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一章 昴

2013-02-02

从闹市区鳞次栉比的建筑群中渐渐掠过稀疏零散而且矮小的市郊村落,在众人昏昏欲睡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一片浩大得似乎没有边界的旷地。

沙尘漫天,什么都没有……

没有工厂,没有超级办公楼,没有食肆,没有人群,没有汽车……

但是却有脉络清晰纵横有致的宽阔马路。

苏航和程伟仁各自将脸扭向自己一侧的窗外,沉默不言。车子走了一段,默默拐了几个弯道,司机伸手拍拍睡着了的接待员先生。

“还有多远?”两眼惺忪的接待员直起腰板,从后视镜里看一眼两位客人,问司机。

“几分钟。”司机说,声音细小,却不甚乐意,因为一路上他比接待员更辛苦,却不能合眼休息。

苏航听了那一问一答,距离对上时间,却解答了所有疑问,感觉微妙,不禁翘了嘴角。她朝后侧偏一偏脸孔,以免被人发现。

接待员特别留意女人的表情,还是捕捉到了那一丝隐然笑意,“苏小姐,窗外的景色很乏味吧?”他记住了她不是博士,却忘了她还有什么身份值得称谓。

苏航只好回头,微笑答道:“不会呀,一片空地,大有可为。”官方的代表,总不能说这个答案不好吧?

“不是填海填出来的吗?怎么不见海?”程伟仁懒懒地问接待员。

接待员和司机对望一眼,“呵呵”一笑,摇摇头:“这可是一个‘区’啊程博士,哪有那么容易到边缘?就这里,刚才我们路过那些地块,还是原来农村边线的荒地,这里开始才是填海造地的成果,浩瀚无边啊程博士。”顿一顿,他又说:“再说酒店总不能建在离边线太近的地方吧,您说是不是?”

程伟仁点点头表示同意,也不管坐在前面的人家看不看得见。

酒店……苏航开始有些不安,想到这个晚上不能在粤然身边,思念和无出处的担忧一起袭来,又想着,北池还什么都没有,这样荒凉的地方,酒店?够干净吗?能习惯吗?也许只是一栋能住人的临时建筑?真的能称之为酒店吗?还好只有一个晚上而已……

车停了。

司机和接待员分别为两人打开车门,苏航下车站定,抬眼一看,不禁慢慢仰起头来,心下诧异不已。

居然是一幢这样大而华美的建筑,在这片还没有正式开发的土地上。

“怎么样,还可以吧?”接待员指着一片荒芜旷地上突兀而起的庄园式建筑问苏程两人,颇有些自得之意。

程伟仁颔首表示赞许:“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他也会得营造投契氛围。

接待员先生果然很受用,帮程伟仁拎着他的行李,司机要帮苏航,被她婉转拒绝了,四人一行往酒店门里走,门童迎上来,白色手套,小圆帽,上红下白的西式燕尾制服,铜纽扣黑皮鞋,专业不输五星级,送他们抵达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前台那个架势,是牛正研究所里会议桌的两倍长短,四位美女虽然无事可做,却安然严谨,见苏航他们抵达,齐齐站起身鞠躬微笑致意。

酒店今天唯一的一批客人,就是参加北池实堪的一行人等,有纪念品,是酒店的水晶微缩模型,有一盏台灯大小,模型上面还有一个嵌孔设计,酒店的标志可以移除,以便于作为普通水晶雕塑摆放,设计贴心,用一个有视窗的礼盒提着,宛如增添了一件小号行李。

接待员想拿两份,被前台美女拒绝了,小声气鼓鼓地嘟囔:“说什么定额定量?稀罕!还不是我们北池方面买单!玩意儿!”

 

“要不,我这个给你吧?你是不是也想要多一份送人?两个人的桌面各摆一个,成双成对?”苏航在作为旁观者的尴尬之中,听见程伟仁这样问她,立时变成了尴尬的当事人。“不用了,谢谢师兄。”她有些无措地摇头。

“送谁呀?男朋友?苏小姐还没结婚吧?”司机的声音不算大,可在空旷的酒店大堂,就也显得洪亮了。

“男朋友倒还好了,就怕是女朋友啊!”程伟仁笑笑地接话。

接待员和司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只消一个瞬间就意会了程伟仁的暗示,齐齐扭头惊异地看着苏航,忘了掩饰。

酒店大堂有一大四小五盏大型水晶吊灯,光线闪烁辉映着一切高堂阔室里的精美陈设,四壁空旷少人,却有风鸣阵阵。苏航眼前,程伟仁的脸跟几年前已然异样,有了些纹路有了些沉涩,笑容自得其乐,她明明以为这是一位很熟悉的同门,这一刻却觉得不认识更好。

毫无准备地,问题就像鞭子一样抽到自己脸上。

似乎他们是最早到的一拨人,齐刷刷突然停在路中间半天不走动,也不是那么奇怪。

苏航用力使僵硬的脑筋转动,依然无法回应,再次勉强自己微笑,什么也没有说,转而看向前路寻找电梯的方向,却发现四周的墙柱地板灯盏植株都模糊涌动起来,使人眩晕。“电梯在哪里?”她很无助,低声地问自己。

他们也不知道。

刚才迎他们进来的一位门童发现状况,进来问:“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苏航抬头看那张陌生的脸,像见了救星一样温柔地笑,“电梯在哪里?”

“小姐您住A座还是B座?”门童见女人满脸无措,抱以关怀的询问。

苏航发现自己无法回答,茫然看着对方,有些恍神地将手里的门牌递过去给他。门童看了,指给她看:“这边请。”

原来电梯就在前方,门壁着了装饰,与墙面看起来并无二致。这迷宫一样的北池。

“三位先生的是B座,请往那边走。”门童顺便看了司机递过去的门牌,给三位先生指路。

原来官方的安排这样贴心,苏航顿时有枷锁被卸除的心情。

程伟仁见苏航惊惶至无法给出一个答案的地步,背手垂头轻笑,踟蹰不前,另外两个男人显然也被局面怄得有些茫然。

如果是女朋友,会怎么样呢?

这么多年了,难道事情没有一点进步么?程伟仁,用这样的伎俩来威胁,信心到底来自于哪里,来自于什么?这样地含沙射影急不可待,就像把两个女人的爱情当成一件寻常八卦在闲聊……说不定,就是寻常……“如果是女朋友,那怎么样?”苏航笑着,看向接待员先生。

她就像在玩一个游戏,筹码是很多很重要的东西,但被程伟仁轻佻地逼至此境,却只能举重若轻。她看着接待员,笑容里装着不打算细说的故事。

接待员和司机对望一眼,耸肩笑笑:“能怎么样呢?个人选择。”话语间是一股没必要细想此事的事不关己,“不过这礼品似乎还挺贵重,要多拿一份是很难了。”他只想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呵呵……”苏航笑了,接待员先生真实在,是啊,能怎么样呢,程伟仁?她动一动身体,脚步僵持间睨一眼程伟仁,转身离开。

只是眼圈红了。

午餐送到房间里来了,丰富精美,味道看起来会很好,可是苏航拨一拨挑一挑,一点胃口也没有,撂下了不吃,想着先去洗个澡做个面膜好了,下午要见的人,可能就是将来客户中的一部分。上午跟接待员聊天,实业代表中,一直难以接触的柏雅也会有人来,规模差不多的也就来个三四家意思意思,连邝氏和安木都不会露面,不知道局面怎么样,得打起精神来琢磨才行……

酒店房间隔音很好,要不是有定闹钟,苏航可能就要陷在柔软的被窝中直到昏天黑地了。应付程伟仁这种人真的很辛苦,她才睡了十几分钟,居然有潜水露头一样的感觉。醒来之后肚子饿,苏航打客房服务的电话试试能不能把中午几乎没吃的饭菜加热,结果人家送了一份新的来,还加上一杯浓香提神的蒸馏咖啡,细心体贴。

在送餐服务生关门离去之前,苏航从门缝里看见一个衣着华美的女人,身姿丰盈曼妙,侧脸肌肤腻白莹润,头发盘成严谨的髻,珠宝在羊绒披肩掩映下隐约闪耀……她完全不认识。

服务生关上了门,苏航开始大快朵颐……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

苏航去开门,赫然就是刚才门缝里那个女人。两人正面相对,她忽然又觉得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不知道先前在哪里见过。

那女人却似乎对她并不陌生,笑一笑说:“我不太会用这个门卡,懒得去找他们,请你帮个忙?”声音低沉有磁性,是一个有故事的好声音。

苏航笑了笑,答应了。这女人观察力还挺强的,她在心里想着。

门卡和指纹要一起感应才能将门打开,苏航耐心讲解了一遍,女人顺利开了门,“进来坐坐吗,苏律师?”她笑着向乐于助人的年轻女孩招呼。

苏航愕然,“您是……”

女人递上一张名片,没有头衔,只有一个名字和邮件地址,她叫“于安妮”。

“于女士,您好。”苏航心里掠过一丝猜疑,笑着和对方握手。下午开始巡视地块的时间马上到了,两个人“坐坐”又能坐多久呢?

于安妮看出苏航的为难,在握手的时候顺便扫了一眼她腕上的表盘,也对时间心中有数,“或者,一会儿你下楼的时候儿,叫上我?”她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和苏航作伴。

也好,总比跟程伟仁比肩而行要妥当,苏航点头答应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