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二章 昴

2013-02-06

“你不认识我?”

于安妮和苏航两人一起下楼,边走边聊。

苏航抱歉地摇摇头。她确实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印象,虽然依稀似乎是见过,名字也很熟悉。

“对我的名字总应该有印象吧?”于安妮一直笑着,似乎觉得这个对话很有意思。

苏航也报以微笑,心里虽然猜测着“安妮”与“安娜”可能有所关联,但总是不能妄加确认,否则疑问更多。她只是抬眼看看于安妮。

午休时间过了,电梯内外都有人侍候着,两人只管抬脚跨一步就是了。

“你猜得没错,安娜是我妹妹。”于安妮话语间有一股骄傲,“所以我知道你。”她又看着苏航笑,像一个温柔长辈。

苏航总觉得这个女人的微笑和声音一样,带着磁性,充满神秘感。“原来如此。”她笑笑,朝于安妮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

原来真的是李作霖的妻子,主任夫人。那么,为什么李作霖在她出发之前不曾提过于安妮也会列席这次的实堪呢?于安妮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今天这个场合?李作霖都有了于安妮,为什么还要自己去接近牛正呢?……种种疑问出现在苏航脑海里,但是她一个都不能直接问。

眼看电梯门就要开了,于安妮沉香一般的声音又幽幽响起:“看来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也好。不过,你以为李律师怎么知道你们牛教授会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北池,他又怎么懂得指导你接近牛教授?”于安妮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注视苏航,“虽然你不知道我,但你做得比我料想中要好,好太多。”

电梯门向两边退去,眼前视野豁然打开。苏航跟在于安妮身后步出一楼大厅,见接待员先生已经在等她,心事百忙中朝他点了点头。

“你们统一接送,还是仍旧各自开车?”于安妮不知怎么就一眼分辨出了接待员的身份,磁性嗓音多了几分居高临下的威严。

接待员先生微微一愣,观察一眼苏航看于安妮的神态,恭敬答道:“派了大客车在外面等,您要自己开车也可以。”

苏航估摸着接待员先生根本不知道于安妮是谁,纯属被她的气势摄住了,因而态度恭顺。

“你怎么走?”于安妮又问苏航,脸上恢复了淡淡笑意。

苏航转而看接待员,她是完全听从官方安排。

“程博士已经在我们的小车上等您了。”接待员告诉苏航。

看见苏航不经意皱眉,于安妮笑意加深:“你跟我一起坐大巴。跟那位程博士说,”她又转而指示接待员,“既然领导派了大车,再开小车纯属浪费资源,不环保,如果他愿意的话,也坐大巴。小苏跟我先走了。”她拍拍苏航的肩膀,示意一起走。

苏航就这么跟在了于安妮身边出去。

接待员根本还没搞清楚于安妮的身份,程伟仁就更不理会那一番劝导了,三个男人继续坐在小车里,没多久就跑到了大巴的前面。大客车笨重,开得慢,好几辆小车都超到前面去了,当中还有一辆记者的采访车。

其实苏航知道为什么还有那么些人宁愿自己开车——为了避免客套的寒暄。就像现在,官方的领导和通讯员都坐在大巴上,不管正副大小,人家总是个官,尤其是市里那位副职,就算没见过真神,电视新闻上总也看到过,不能假装不认识。

在寒暄的时候,于安妮表现得完全不认识苏航,只说她是牛正团队的代表,两人恰好住同一层楼,因而一起出现,苏航小心谨慎跟大小官员握了手,听见他们叫于安妮“于委员”,再没有任何话题有关这位主任夫人的身份信息。

车上三五位实业代表听于安妮介绍说苏航是政策研究组的代表,都纷纷过来认识,有些辗转打过交道,有些则完全不认识。他们参与这次实堪的身份统一定调为顾问观察员,所代表的企业和官方正处于互有意向的磋商阶段,意向落实的条件之一,就是牛正团队即将交出的定稿是否能使他们足够放心大胆地在北池投注人力物力。因此热烈的讨论一直持续到车程结束,下了车,另外几位实业代表也循声围拢过来。

苏航一边微笑应酬,一遍心下暗忖:总纲的初稿怕是不能用了,原来还有这么多因素没有考虑到……

而程伟仁那边,则同几位环保建筑和经济分析的专家顾问聊得火热投契,也是热闹非凡。

电视台记者拉开了架势,直奔官方领导取镜,就意义前景成果规划屡屡发问,领导秘书在一旁和电视台编辑对稿子,赶着将对应问题的答案在旁边小声提示给领导。

官方的两名通讯员拿着相机,在几拨人群之间游走拍照,侧耳听一听,随手记一记,取材备用。苏航他们专家顾问的几位接待员和司机跟大客车的司机一起蹲在一边,抽烟聊天,实业代表们的司机则留在各自的车上,开了音乐打盹发呆。

当男人们七嘴八舌讨论利益诉求的间隙,苏航偷空看了一遍,发现今天这一二十人里,只有她和于安妮两个女人。

而于安妮,于喧闹之外,独自一人垂手站着,目视众人微笑,烈日之下,孑孑而立,形影相吊,荒原之上,宛如水中孤莲。

电视台记者的预定访问做完了,领导示意秘书带领众人继续行程,司机们则原地休息待命,讨论声才稀稀落落地渐渐低下去。于安妮笑着靠近苏航,两个女人自然而然肩并肩走。

空气中有潮湿咸涩的味道,原来这是离海最近的那块地,却依然看不见水线沙滩。风一起,细沙如雨点飘来,于安妮用披肩围住口鼻,苏航幸好有粤然为她准备的薄长围巾,也能稍作遮挡。

这里将是能源站,那里将是污水处理中心,某处考虑划作排污口,往南多少公里将设立码头,往北多少公里预备划定一个小巧旅游区……这是区划管委和建筑工程专家们发言的时机,旁人只能静静地听。

“您好!您是……”程伟仁主动靠过来结识于安妮,伸出手邀她相握。

“你好,我姓于。”于安妮和程伟仁握手,依旧全然不提自己的身份,两眼直视前方,似乎很专心在听专家们的讨论。

程伟仁拿眼睛去看苏航,希望她代为交待于安妮和他的身份,苏航偏过了头,不理他。

“小师妹真是到那里都习惯和女士站在一块儿啊。”程伟仁吃瘪,干笑着打趣。

苏航连耳朵都烧起来了,知道于安妮在看她,也只能不作回应。

副市长示意秘书过来招呼于安妮,在电视台记者镜头前将她介绍给提供环保测评与规划意见的专家,说她是“环保公益组织主席,市里为北池特聘的观察员,并且将入驻区管委”。

程伟仁可算搞清楚苏航身边突然冒出来看似颇有地位的女人究竟是何角色,“原来是个搭戏投票的名角儿。”他“哼哼”一笑,摇了摇头。

苏航听了这一针见血的判断,冷冷看一眼程伟仁,想起早上那篇论文,午间前后他对她的揶揄,心下不期然生出一股惋惜凉意。

一行人走走停停,官方的通讯员兼职讲解,大多数人听得多,表达少,电视台的记者前前后后找人取像,大家少不得都正色保持形象严谨认真。

时间虽不长,但却很累人,天色稍暗,就拔队回营了。

上车前已经宣布了晚餐所有人一块儿在庄园餐厅享用,因此就不再有谁急于交谈表达,除了司机,人人都各安其位闭目养神。

苏航依旧和于安妮一同坐大巴返回,电视台记者攒够了素材已经离开北池赶回市里剪片,领导和秘书回程居然又坐上了跟来的小车,大客车上空空如也,两位通讯员在最后排座位上侧躺着睡觉,她们两人坐在前排。

“看来明天我还是自己开车吧。为你我单开一台大车才叫浪费资源呢。”于安妮富有磁性的声音轻轻调侃,将披肩垫在头后,慵懒靠着休息。“你还坐我的车吗?”她又问苏航。

苏航忍不住笑了,点点头,“嗯,如果不会太麻烦您的话。”

“你那位师兄,程博士吧?怎么回事?”于安妮懒怠动弹,闭着眼睛问苏航,“他说的话,怎么听着怪怪难懂呢?”问题如呓语一般,她似乎没太深想程伟仁的话。

苏航也累了,眼睛却睁得老大,“师兄是博士嘛,思想自然是深邃晦涩。”她不能不注意于安妮的表情变化。

只见于安妮邈一邈嘴角,不再说话。

好像和来时走的不是完全同一条路,两边居然出现了绿化带,暮色之下黑沉沉地铺在路边,却又阻不住视线所及远处的荒凉,更添萧瑟。

苏航正想着晚饭前要抓紧时间给粤然一个电话,却感觉坐在旁边的女人动了动。

“你和安娜的关系怎么样?”于安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目光炯炯地看着苏航。

苏航莫名地一愣,继而微笑:“关系不错,工作上合作愉快。”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