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三章 昴

2013-02-07

生命中充满了改变的可能性,从前肯定自己绝对不会想去的地方,也许某一天就会心心念念地向往,意图开拓……

苏航没有料到会在晚宴开场听到这番如此诗意的讲话,于安妮坐在主桌,用她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不疾不徐地讲这短短的开场白,场上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

于安妮说她小时候随父亲的部队第一次从水路开进这个城市,在今天北池与市郊的连接处下船,看见野花、坟墓、荒田和稀疏矮小的房子,人迹罕至,冷清恐怖。她不喜欢这里,进入市区驻地安家之后,她上幼儿园、念书、工作、结婚,根本很少想起这一小块城市的边缘地带,可是现在,这里却因为填海而放大成了一个寄托着城市新希望的区域,她和所有的人一样,对这里充满憧憬。

很少人知道她的确切身份,但是没有人不同意这番诗意演讲,连程伟仁都沉默着,面色和顺。

这次来主持实堪的领导似乎还比较务实,于安妮讲话之后让秘书大致提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安排,就宣布宴席开始,没有任何废话。

三桌未满的格局,程伟仁坐在苏航身边,和其他领域的专家侃侃而谈,苏航遵守粤然的提示,默然静听。总纲肯定要重做了,连牛正预先设定好的模块分布也要调整,她在心里想。之前都是闭门造车,没有在现场看过,官方的布局计划也语焉不详,现在光是一个码头就有多少东西要讨论,货运规格与操作标准,与优惠政策相适应的检验检疫与税则规定,各方面人员与设施配置标准……还有那个旅游区,考虑中的商品免税区……需要通过政策立法确立准入运营标准的方方面面,比初步设想扩充了一倍不止……苏航在讨论声中独自思忖,眼角却似乎瞥见有人在注视她,抬眼一看,是柏雅集团的代表李宸浩,见她看过去,举杯向她致意。

苏航也只好微笑点一点头。

柏雅在北池之外的法律服务业务大多已经有主,一部分已经在岳崇山董宇手里捏着,而关于在北池投注的项目以何种方式出资,他们的态度一直暧昧,如果完全从属于柏雅本身,李作霖他们争取的意义就不大了,况且柏雅行事也一向低调,不管是李作霖还是梁听,对柏雅几乎都持半放弃的观望态度,苏航对他们的了解可说少之又少。

下午所有人热烈交谈之时,李宸浩也是听多于说,苏航也是刚刚才从官方的逐个介绍里才将他与大名鼎鼎的柏雅对上号。现在他托着酒杯正在走过来,苏航也就微笑着在原位站起身。

旁人也已经三三两两地分了阵营,于安妮在主桌看着人们轮流和领导打招呼,也留意到苏航与李宸浩之间节制有礼的低调应酬。

“我有一位朋友,明天也想过来看看,奈何没有收到官方的邀请,进不来。”客套几句之后,李宸浩提起午前进入北池围栏之内那道起落杆关口。

苏航笑,那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左右皆空,只在路面竖了一条自动横杆,一栋小楼,几个轮班管理员……当然,乡野村民看热闹自可绕过,这片荒地现实也无热闹可看,但若是谁要堂而皇之入场参观,现在没有官方批准或者邀请,还真通不过那道关卡。“那真是可惜。”她笑着表示同情。

李宸浩双眼聚光看住苏航,“我的那位朋友,苏律师也认识。”

苏航静了下来,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李宸浩四十开外的年纪,声音沉厚温柔,不难听,但她确确实实不知道跟他在朋友圈子上有什么交集,更不知他提起此事的目的又是为何。

“苏律师关了手机吧?”李宸浩笑笑,似乎忽然有些腼腆。

苏航失笑,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不是,刚好没电了,来不及充电。”她跟粤然讲电话把电池用光了,却一时找不到粤然帮她收拾的备用电池,只好任由手机自动关闭,等局散了再说。

李宸浩了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维名……”他当着苏航的面转告别人她手机关机的原因。

眼前这个穿着宝蓝色西服外套的男人有种干净的威慑力,是个让人安于周旋的角色,而且,他和邝维名似乎算得上颇为亲近的朋友?苏航没有走开,等李宸浩和邝维名沟通停当,如她所料地接过他递过来的电话。

邝维名很客气,也很直接。他想参加这次实堪的下半场,现在堵在路口进不来,希望苏航帮忙。

苏航很意外——邝维名凭什么认为她能替他拿到官方的限量入场券?

“在场有一位于安妮女士,苏律师认识吧?”邝维名这样说。他并不逼迫她,只是有些事情,正在营销阶段的律师的确应该有办法解决。

就在苏航意外地听邝维名告诉她于安妮必定有办法立刻搞到入场券的同时,于安妮正款款地朝她这一桌走近,停在李宸浩身边,坐下在李宸浩为她推开的椅子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苏航,似笑非笑。

李宸浩和于安妮认识,却在寒暄中一字也不提堵在外面的邝维名。苏航两只耳朵同时接收着讯息,混合进脑海中整合分析。

只有一种可能,于安妮与邝维名相识并且知道他要来却来不得,而李宸浩非常清楚这一点:如果苏航不去推动,于安妮不会帮邝维名。

李宸浩微笑着退场,让挂了电话的苏航和于安妮沟通。

苏航有话直说,于安妮不消多想,去找领导的秘书打了声招呼,秘书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李宸浩就远远地向苏航举了杯子。

程伟仁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连同苏航散席时竭力遮掩的疲惫。

粤然将电池跟苏航每天都要吃的维生素药片放在一起,“你不怕辐射影响药效啊?”苏航笑她,场面上的事情一个字也没提。

粤然也没有问,只关心那里的环境好不好,饮食好不好,听苏航的心情,“明天我早点下班,在家等你。”她摊开苏航在家里的睡衣,又叠好,又摊开,又叠好,一通电话,她边说边倒腾了不下二十次。

长夜漫漫,电话挂不掉,直到睡着,呼吸中寂静。

早晨起来收拾行李的时候苏航已经等不及要回家。她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任何一位同事,也没有人尝试联络她,包括梁听。只是郁杰,在清晨来了一个电话。

“怎么样,状况还好吗?”郁杰问苏航。她其实是希望听见一点不好的消息的,但是也真的是有点担心朋友,心态矛盾,让她语气生硬。

“还行。”这么多年的同窗好友,郁杰小小心事苏航不难听得出来。程伟仁再含沙射影几次,她就要习惯了,一旦习惯了,在真正的伤害出现之前就不会再有什么感觉。但是程伟仁这个人,他有能力带来什么真正的伤害吗?苏航很怀疑,甚至,在心底里,她其实也不相信程伟仁真的会对她实施实质性的伤害。

程伟仁,毕竟不是陶定啊。

郁杰也能听出来苏航简短话语间的深邃省略:“程伟仁为难你了?起得这么早,睡得不好么?”难免地,她为苏航升出一点同仇敌忾之心。

“郁杰,”犹豫了一下,苏航初步定了主意,“北池太大了,我认为总纲要改,模块要增加一倍,回去需要和牛老师商量。总纲可能需要扩大规模的话,你也加入进来,是可能的。”她表达得很小心,因为还没有确定。

但已足够使人惊喜,郁杰说不出“谢谢”,笑了笑,轻轻说:“看来实地考察还是很有必要的。”其实苏航还是没有怎么变,她也是,程伟仁也是。

“嗯。我正要去找师兄交流一下这方面的看法,先不说了。”苏航结束通话,下楼吃早餐。

拜托于安妮不要那么早起床……昨晚因邝维名和李宸浩促使于安妮表现出来的深不可测,使苏航此刻宁愿得以避开她去面对程伟仁。

项目上的事也的确需要合作的两个人互相商量。

在专业上,程伟仁与他所担负的头衔极为相称,苏航的想法过细,他指出来了,对于总纲的修改,他和她共同拟定了业内通用的五段结构主题,但是他不同意模块一次性添加,“有些内容必须在实施过程中逐渐修改定型”,他自信地如此断言。

但是苏航十分反对以临时命令替代示范性立法活动。

两人争持不下,程伟仁同意苏航的反对,一样不赞成以行政命令替代文本性立法,苏航也同意程伟仁的顾虑,僵硬的文本会限制运营灵活性,最后初步结论为做一个创新链接,对有关模块设立阶段性的进度研究。

牛正应该会同意,只要能争取到官方的认可,研究所会有一个超长期的官方合作项目,后续梯队的师弟师妹论文主题和研究成果都将有可预测的着落。

一边讨论一边记载,餐厅小隔间里,当笔记本屏幕上出现初步成稿的结论时,两人都颇有成就感地微笑,看向对方的眼神也充满了欣慰。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