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四章 昴

2013-02-07

苏航不在家,粤然醒得特别早,简直可以和楼下的大妈们一块儿晨练一番再沐浴更衣再上班——但她还是选择吃了早餐提前一点到办公室。

没想到所里面已经有人了。粤然转动钥匙发现三层锁只锁了一重,就知道先来的人不是舒娟,不然胆小的前台女孩一定会在里面重新把门重重锁上直到正常上班时间。因为时间早得太诡异了,她不能不弄清楚究竟是谁在所里。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放好东西,粤然在全所巡视了一遍,每间办公室都没有人,而那些锁着的门里也没有任何声响。她又去了文印室、茶水间、会议室和开放资料室,同样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地方了,那个阴森的机密资料室,人名资料库所在。

门的确是开过的,又被从里面掩上了,却并没有上锁。粤然轻轻一推,沉重的门板拖拽着门轴发出“吱呀”的响声,无论是谁在里面,此刻也一定被惊动了。

光线昏暗,为资料库着上一层灰墨色调,粤然抬脚走进的同时,几乎以为自己听见了纸张被翻动的声音嘎然而止。绕过好几排高及屋顶的架子,她才看见一点闪烁光晕,从最里面的两排高架中间窄小走廊尽头幽幽透出。

“是你?”岳崇山一双鹰眼比头顶的孤灯还亮,看见粤然,似乎是条件反射地质疑,“你这么早来办公室?”

粤然敏锐地察觉岳崇山脸上散发一种持续的兴奋情绪,甚至可能是雀跃,哪怕是对她的意外出现有些许反感都遮掩不了的雀跃。“是,今天来得比较早,以为外面的门没有锁好,所以不放心,四处检查检查。”她不确定岳崇山是不是在意这个解释。

“喔!”岳崇山“啪”一声合上掌间的文件夹,内容厚实,封皮蒙尘,烟尘被他的动作荡起,在灯光下漾成一幅沙画。“我们所的同事不会那么不小心,你多虑了。”他无关痛痒地回应着粤然,手拿文件与她擦肩而过。

岳崇山离开了,没有关灯,粤然站在微弱的光线外圈,举目四望寂静无声满满当当的文件,每一份文件,都是一个人,在敌人朋友同事对手一切社会关系眼中的样子,有的经常翻动,不断被充实,份量越来越厚重,有的薄薄几片,尘封在寂静一角……但不管怎样,能夹在这里面的,都是前尘往事罢了。

她的苏航的一些前尘,也在这某个架子上……粤然笑笑,她还不知道岳崇山将她描绘的苏航,那些前尘封存在哪个角落,但是,她的爱人,今天晚上就会回她们的家了……

“你要找什么吗?”岳崇山似乎并没有走远,他的声音又出现在粤然身后。

粤然回身,摇头。

“跟我到办公室。”岳崇山招一招手,等粤然回到走廊明亮的灯光中,伸手进资料室壁上关了灯,锁上门。

不相干的前尘全被封住。

“你知道这个人吗?”岳崇山边坐下边把把手里的文件夹甩在桌面,封面上的灰尘扬得到处都是。

粤然把岳崇山办公室的灯和空调室内控制键打开,才坐在他对面打开那份厚重的人物档案。“于安妮,原名于继红?不认识。”粤然看了一下名字就摇头说,她看见了名字后面纸张透出来的下一页字迹,依稀似乎写着“李作霖”之类的字眼。

岳崇山扫一眼粤然的面部表情,不太满意这个仓促的回答,指一指文件内页对她说:“看下去。”他管她知不知道,只不过是一个开场白而已。

粤然只得翻开,看下去。

“她是李作霖的老婆。要不是有她,李作霖当年不一定能顺利成为主任律师啊,刚开始的律师级数评定也不一定能那么快达到高度。”语气由不屑转为一种听起来颇为自抑的情绪,岳崇山继续说:“我得到消息,她正在找人查她老公。”

粤然终于明白那种情绪是什么东西了——隔岸观火,岳崇山,不管实力如何,地位如何,他还是乐意看见对手家变的大戏。

粤然不想再亲手操作任何与苏航他们所有关的事务,因而低着头,看着于安妮的资料不作声,只是默默将入眼的字句描述记在心里面。

“这个女人不简单。”岳崇山见粤然读得认真,继续在一旁讲解,“名门之后,学历也不低,文学出身,做过一段时间出版业,艺术品投资,近年活跃于上层社交舞台,似乎有退居二线的意思,但是我们分析,不过是作为女人,给她老公李作霖一个面子,低调行事而已。她就从来没有甘心过。她还有一个妹妹,叫于安娜,被她安插在李作霖所里做眼线,监督着。她们家的关系网不算广阔,层面却很高,至今我们还没有摸透,不过跟邝家应该是有点交集。”他一路说,一路观察着粤然的脸色变化。

粤然除了睫毛闪动,并没有什么表情。“于安娜”这个名字她记得,苏航提过,但这些事情,目前来说,跟她没有关系。

“现在她请人调查李作霖,对我们来说,也许是个不小的机会。小粤,从你的角度,分析一下,于安妮出于什么原因要调查李作霖?”岳崇山发问的时候,显然已经成竹在胸。他想点烟,看一眼粤然,放下了那个纯银的打火机。

粤然摇头说:“不知道。”

“呵呵,小女孩,没结过婚,不知道不奇怪。”岳崇山把玩着烟卷,笑笑。

“她请什么人来查她老公?”粤然突如其来发问。她最讨厌别人对她们的感情问题错把无知当精通。

岳崇山顿了顿,说:“火车站旁边那栋大厦上面有一间不小的事务所,你知道吗?”

粤然愣住了,点点头。念书时就知道,那是挂着律师名头的私家侦探,懂点门路的应届生都知道投简历时最好绕行的一家。“外遇。”粤然淡淡地说。

岳崇山轻轻微笑。单纯的女孩子是诱饵,洞悉世情的女人才能做猎手。

邓远芝睡醒看见岳崇山的短信就急急赶回所里,进门见到他和粤然已经在谈话,不禁有些奇怪,粤然见她来了,却放下资料,起身告辞。

岳崇山要做什么鲜血狼籍的事情,自然有邓远芝这位肱股伺侯左右。

“两位起得这么早,是约会吗?”

官方计划十点才出发,李宸浩是最早到餐厅的实业代表,他一眼看见了苏航脸上兴奋的红晕,因为知道程伟仁的身份,自然而然有了猜测。

苏航脸上的红晕由隐而显,赧然笑着摇了摇头,“李总,早。”

“原来是李总。”程伟仁站起来和李宸浩握手,“我们在谈工作,请别误会了,否则就会有另一位女士不高兴,苏小姐也难交待。”他笑着,三言两语就把局面搅得乱流满布。

李宸浩却简单得很:“喔,原来程博士另有佳人,唐突了,抱歉,苏律师。”他再和苏航礼貌握一握手,自己走开单开了一桌。

程伟仁笑笑挥挥手,不说什么,又重新坐在苏航身边。苏航脸上带着笑,眼睛里又涩了。但她不会向程伟仁求饶的,死都不会。

“其实你做总纲真的不合适,你的思路太细致,随便负责哪个模块都可以做成模范,能力也不在话下,多做两个也可以。总纲,我一个人就行了。”程伟仁慢悠悠在苏航耳边说。

苏航冷笑一声,摇摇头,“我早上还打电话给郁杰了,我认为总纲两个人都不够。”

“多余。”程伟仁冷冷地说。

“多不多余,牛老师会有结论的。”苏航想离开了。她宁愿李宸浩不要出现,程伟仁的状态暂时停留在讨论结束当下,还有点师兄的样子,不像现在,她眼里这个男人如此丑陋不堪。

程伟仁按住了苏航的手腕,制止她的离开:“跟牛老师商量,我可以多下点功夫,或者,你就算做了总纲,也未必有好名声。”他凑近苏航的脸,察觉她妆容之下藏住的黑眼圈。其实他要得不多,也是他应得的,只要她放手,他也就放过她的秘密……他将这些写在自信的笑容里。

好名声……是啊,谁不在乎好名声?苏航浅浅地,翘了嘴角,“师兄,”她转过脸,毫不回避程伟仁的欺近,“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拿性向的事情威胁别人,你打算怎么做呢?写一篇文章,发表在杂志上?昨天你让陈娟给我那本期刊么?”她放大了笑容,因为真的好笑,“你以为那是什么?文艺杂志?你以为你是谁?文艺记者?文艺杂志也分三教九流吧?文艺记者也分三六九等吧?”她的眼中闪现凶光,她知道,以至于要用静默自持。

程伟仁愣住,没有作声。

“如果你那样做了,供你发表言论的杂志将沦为八卦期刊中的下九流货色,而你,将沦为狗仔中的下三滥角色。”苏航看着程伟仁,他的一只眼睛眼白上不知道为什么有斑黄阴影,像一片污渍,“程伟仁,所谓‘蠢人’,当如是。”苏航的笑容不见了,眼中凶光也不再藏匿,缓慢语速骤然停顿,她用沉默凝固一切。

程伟仁没有再说话,转而看着两人刚刚合作写就的总纲新思路,似乎在思考苏航的话,又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在考虑专业问题,他可能根本没有听懂苏航的话,而沉默是遮掩的最佳武器。

苏航定了定神,请侍应移动她的杯盘,去应酬李宸浩,不一会儿,邝维名也来了。三人只谈景致,默契地不谈正事,直到大部队出发。

苏航和邝维名一道坐李宸浩的车出发,及至行程终了也没有再见到于安妮。

深不可测的女人果然也行踪飘忽。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