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五章 飒西

2013-02-12

不知道是不是有一本《富豪穿衣指南》之类的标准读物在邝维名李宸浩之流中间传阅——苏航觉得,这些有知识分子色彩的富豪少帅们穿得太过雷同,实堪结束之后午宴之前,沐浴整理一番再会面,除了脸不一样,衣裤鞋袜手表皮包好像都是一个系列里的单品,虽然来自不同品牌。

也许这就是男人的时尚吧……跟他们微笑致意之后将视线转开,目光掠过身边的程伟仁,苏航不得不说,哪怕衣架子是程伟仁,还是这样干净整齐简单素淡的学究做派更接近亲民小清新风格。

于安妮还是未曾出现,场面上就只留下苏航一位女性,甚是引人注目。但是程伟仁在席上抢了大部分话头苏航静静地在一边,旁的人虽然不免多看她几眼,却也不来惹她说话。

与本席其他领域几位专家侃侃而谈,程伟仁不时一语中的,大出风头,其他两席的人也不免被这边动静吸引,陆续有人围拢过来加入谈话,尤其是实业代表们,减了藏掖的谨慎,逐渐表露出关心意向。

苏航默默留意着,邝维名似乎对物流方面的话题特别感兴趣,可据她所知,邝家一系列计划中并不包含物流方面的运作。这是一个疑点,她记下了,待要回去与梁听讨论。与此同时,她也从话语间窥得,这预先落成的酒店,居然是柏雅与官方的合作项目!

说者有意,听者亦有心,场面变成了一个非正式的研讨会模样儿。原本就因为实地行程拖延而推迟至午后开席的宴会,在这场意外研讨之后才结束,已近傍晚,官方的领导碍于程序与面子,硬是留在他的席上旁观,没有过来参与。直到众人意兴减退,领导才在脸色明显不悦的秘书陪同之下过来,跟程伟仁握手。

“辛苦你们了,事无巨细都要考虑到,不容易啊!”领导关怀地朝苏航笑笑。

苏航也以微笑回应。

“搞实业的老板们呢,讲经济,讲效益,讲实际,但是真正行程文本以供表决的制度方案就不能单凭他们的期望一边倒,还要注意公共利益,注意可持续的效益,注意现实的局限性与可操作性,啊!”领导语重心长地对程伟仁说。

程伟仁微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苏航眼见官方通讯员在旁边急速地记录下领导嘴里一系列排比句,领会过来,这是“重要指示”,因而也明白为什么领导对程伟仁的沉默回应如许不满,于是微微笑着说:“我们明白,会转告牛老师和项目团队,注意方案的中立性、公益性和可操作性。”

“特别是环保方面,可持续发展不能是一句空话,但是资源的利用也不能不最大化,怎么限制企业行为,怎么惩罚违背长远规律和利益的违法操作,你们要好好研究研究,通过制度,予以强化和定型,起到强大的震慑作用。”领导追加叮咛,谆谆教诲。

程伟仁抬了抬眼,点头称是,“还是领导思虑周详,一言犹如醍醐灌顶。”他说。

领导很满意,跟一众专家合了影,说实业代表们既然已经自行散席了,就不勉强了。秘书在一旁打哈哈说,从前都是领导先退席,现在领导目送大家退席,可见北池的务实……通讯员带领大家鼓掌表示对务实作风的赞赏,专家们目送领导退席离开了。

“确实啊,因为制度不完善而发展搁浅的开发区有不少,因为制度落后而限制发展的领域也很多,对不好的行为,处罚力度一定要大,都靠你们了,要把制度制定好啊!”领导都离开了,一位年过半百的规划专家还没够,拍着程伟仁的肩膀继续语重心长。

程伟仁“哼哼”一笑,对着那位老专家,瘦削的脸上肌肉僵硬:“是啊,是啊,制度重要!草拟制度的人,双眼都像女人月经似的泣血了,制度条款在实际操作中曲解变相,还不是没用?还说制度不完善,别总怪制度,制度很好,管管制度实施过程中一双双任性打开方便之门的无名手吧!”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沉默一片,仍在席上的人们安静却迅速地瞬间散去。

只有邝维名和李宸浩两位,过来和程伟仁握了握手,才道别。

苏航和那两位也握了手说再见,依旧坐在程伟仁身边。席面的菜肴她都尝过了,独独摆在程伟仁面前的一小碟炒尖椒她不敢吃,此时见言语辛辣的大师兄在整整说了一席话之后就着尖椒吃下两大碗百合稀饭,她内心也是五味杂陈。

“小师妹,”程伟仁放下碗筷,徒手拿起一个煎馒头蘸了炼奶送进嘴里,问苏航,“我说的你同意吗?”

苏航笑笑,“那要看是哪句话,哪件事,哪个观点了。”

程伟仁看一眼苏航,再看一眼空空如也的席面,“人都走了,你怎么不走?”

“我……”苏航沉默,她本来是想要趁便与程伟仁商谈让郁杰一起做总纲的事情,但是自刚才一番对话,忽然令她明白,程伟仁对专业的追逐,实在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所有的争抢与尖刻表达,是因为这份痴迷,令他不想与任何人平分秋色。“没什么,只是想再和你确认一下总纲的结构。”她说。

程伟仁又舀了一碗百合粥,不以为然:“回去跟牛老师商量吧,你不必操那么多的心。”

苏航听到意料之中的态度,点点头走了。

回程比来时安静得多了,接待员先生领教了程伟仁的犀利言语,路上不再多话,苏航就更没有太多闲聊的心思,闭目养神直到进了城区,车停在L大门口。

是郁杰代替陈娟来接他们。

苏航留意到尹执心的车在校门旁边停车场里,依稀可辨里面端坐的单薄身影。

华灯初上,已是夜幕低垂。

“需要我们现在回去汇报么?”苏航问郁杰。粤然的短信已经一条接一条,新鲜鲈鱼已经收拾好了,只等她回家就要上锅蒸熟上菜。

程伟仁在一边却一副准备就绪的架势。

郁杰观察苏航的眼神,笑了,“不用。牛老师的岳母来了,一家人下馆子呢,让我告诉你们,特别是你,节前安排个时间会来跟大家碰个头。这两天的情况,你们分别尽快写一份报告发到他邮箱就可以了。”

程伟仁颇为失望,苏航虽然松一口气,可也觉得不妥——总纲和大模块都要调整,还是尽快进行为好。她只在心里决定要早点安排时间。

可是年节也的确近在眼前了,圣诞,元旦,农历新年,又一年。

程伟仁自顾自清高孤傲先行告辞走进了校园里,郁杰留下来,拉拉苏航的胳膊肘子,带她坐到尹执心车上。

离城两天,苏航脑子里几乎没有尹执心这个人名儿了,一见着她,脑子里钱大有和薛晴枫的身影又呼啦呼啦跑出来乱窜,像灯下飞蛾一样瘆人。“执心,好久不见。”她对着那张冷冷的脸招呼,微笑着。

尹执心闷闷地“嗯”了一声,没有笑容,甚至表情也没怎么变。郁杰陪苏航上的车,现在她们一块儿坐在车后座上,以至于她要扭过头去才能跟她们互相对话,这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

郁杰看看尹执心的冷漠侧脸,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尹执心窄小的肩膀在厚呢子大衣里面游移,她的手心没有丝毫把握。“苏航,执心有事情要告诉你。”她对苏航说,带着一种神秘的歉意。

苏航觉得好奇怪,依旧微笑着看尹执心,那张冷得僵硬的脸。

大衣翻领因为侧脸的动作而耸起,遮住了尹执心大半张青白的小脸,灯光从后脑勺包抄着她的剪影,呢大衣的翠绿色彩被黄黑光影围裹着,让她的语调更显清冷:“钱大有昨晚喝醉了回来,提到你。”她说得很简短,却忍不住微笑了一下,期待看苏航会有怎样的表情。尹执心知道自己背着光,苏航看不清楚她脸上的变化,于是又笑了笑,抽动的神经甚至让她自己一激灵,有些颤抖。

苏航内心一个战栗,感觉十根手指的血管都凝固了,动弹不得。“提到我,为什么?”她自然而然地问,对她自以为可以信赖的对象。

但是尹执心没有回答,她只是在微笑。此时面对着她的苏航,只有惊慌,没有温暖,一点点都没有,没有郁杰和尹挚赞誉有加的那种温暖,完全没有,就如她初期面对钱大有的时候一样。

郁杰轻轻一叹息,呼吸有些沉,撤开了扶在尹执心肩上的那只手,转脸看苏航:“钱大有从郑局长那里听说,北池实堪有律师参加,但是并没有表明律师身份,并且点到了你的名字,让钱大有注意。”

让钱大有注意……?苏航眨了眨眼,看郁杰,心里想着:难道薛晴枫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然后,她的心里莫名其妙闪过一个人名:于安妮……可能是累了,无法分析任何事情,她对自己说。

肩膀上额外的温暖随着郁杰声音响起而消失,尹执心专心看了看郁杰在的方向,忽然想到,也许郁杰所在的角度,她的位置不是完全背光……郁杰能看见她的笑容吗?尹执心重新冷起脸孔,目光回转到苏航身上,木着表情观看那一份迷茫。半晌,苏航还在沉默,“需要我帮你多加留意吗?”她冷冷地问。也许应该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多一点善意,尹执心想。

苏航回过神来,看着尹执心清瘦的剪影,笑了笑,她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要还是不要。“谢谢你让我知道。”勉力维持一点交流,她看向更为熟悉的郁杰,“我想回家,我老公在家等我呢。”

想不到任何办法,摸不着任何头绪,莫名地联想无谓线索……一定不是因为事情本身就那么复杂,一定是因为自己累了。苏航这么告诉自己,对郁杰笑了笑,下了车。

让我回家抱抱粤然吧,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程伟仁,钱大有,见鬼去吧。薛晴枫,于安妮,关我什么事?

苏航的背影急匆匆从视线里消失。

郁杰坐回到尹执心身边,一言不发,看着朋友远去。

“她害怕吗?”尹执心轻声说,冬夜里有冰棱划破车窗。

“她不会让自己害怕,因为她有粤然。”郁杰在笑,有点凄清,“她要守护她的宝贝,不惜一切代价。”

尹执心听出郁杰藏在话语间的情绪,她不确定地转过脸,定定看着郁杰:“那你呢,会守护我,不惜一切代价吗?我是你的宝贝吗?”

郁杰也流转目光,一只手抚上尹执心的脸庞,那张白皙的小脸,在柔弱的光线笼罩下,阴影细致起伏,悱恻神秘。“执心。”她只是轻轻呼唤她。

尹执心鼻尖忽然瑟缩了一下,微微靠向郁杰,呼吸沉重:“我也会把你当成宝贝,守护你。”她知道,相对于真实的心意而言,自己说得有些太过急切。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