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六章 张

2013-02-17

“还是家里舒服吧?”

“那当然。”

苏航把行李交给粤然,解下围巾,挂在粤然身上,除下头饰,塞在粤然衣袋里,脱了大衣,搭在粤然手臂上,笑眯眯看着被她披挂成了圣诞树的粤然,再扶着粤然的肩膀,把脚上靴子换成舒适绵软的家居短靴,然后一蹦一跳进家里,转进浴室洗手卸妆。

粤然花了一点时间才把苏航赖在她身上的物事归整好,走进浴室拍了一下苏航的小屁屁,对正在小心翼翼卸除眼线的她说:“想先洗澡呢,还是先吃饭?”看她两只熊猫眼都卸干净了,才从后面环抱她的小圆腰。

嗯~!爱人的怀抱真暖呀!!!

就在苏航一边就着水龙头卸妆一边内心感叹着享受粤然怀抱的同时,粤然小前臂上的纺织覆盖物可是冷得很——全湿了,被苏航劈里啪啦往脸上拍打的自来水里外浸润了个透彻。

“咦?你的袖口,不对,袖子,怎么是湿的?”苏航揩干脸上的水珠,双手一扶环在她腰间的两条细长手臂,转过头问粤然,还莫名其妙状瞪大了眼睛。

粤然亲一下那张还没来得及涂抹任何东西的小苹果脸,笑:“装,你继续给我装,还不是你弄湿的,还装!”双臂轻轻一用力,苏航整个人贴在了她怀里,她咬了一下那干干净净的粉嫩小红唇。

苏航双手垂着,慢慢往两人身体中间靠拢,未笑脸先红,表情作惊异状:“啊?我怎么弄湿了?这么快?”她垂着的双手悄悄反掌向上,贴住粤然的身体。

粤然愣了一秒,才发现苏航居然不仅在装傻,还在使坏,先不理会苏航两只温热的小手掌,只双臂一松放开苏航的小圆腰,十根手指呵向苏航腰间……

苏航吃痒,笑得止不住,赶紧就要跑开……

两个人嘻嘻哈哈闹着跑回房间,苏航好不容易才在妆台前把涂抹的工序做完,粤然已经帮她把长发在脑后松松软软绑了个髻。两人这才认认真真抱着窝进沙发里说话。

“你还没回答我。”

“什么?”

“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苏航贴了贴粤然的脸,和她靠得更紧,“先抱抱。”

一时寂静无声……

北池的沙尘飘渺千里之外,那些各式各样的人脸……全都成了模糊的面团团。

“酒店的环境挺好的,五星级标准。”苏航把见闻里没要紧的部分拣来说与粤然听。“从外面看像庄园一样,只是颜色不像古堡,太浅淡了些,又比童话里的城堡要严肃。其实有点四不像,因为后面的花园和中心的水流亭桥用的又是中式的园林手法,可能美其名曰‘中西合璧’吧,不过那些部分还没完全整好,看不出效果。大堂和房间挺不错的,现代豪华风。”苏航亲亲粤然的肩膀,替她卷起衣袖。

“等到正式启动开幕会议的时候,应该就会全弄好了。”粤然拢一拢双臂,让苏航别动,抱着她,她心里才踏实了。

苏航不以为然地扭扭脖子,“可能吧,到时候你可以好好观赏观赏。”到时候,粤然会去,她大概是不会再去了。

粤然心领神会,笑笑点头:“好啊。那个水晶摆哪里?”她留意到了苏航多出来的一件行李,还挺重。

苏航眨巴眼睛想了想,“办公室吧。”哎呀,办公室……她将脸也钻进粤然怀里,躲起来,躲开脑袋里想起的纷繁人事。

粤然笑笑,亲亲苏航露出来的小耳廓,冰冰的,像一片冰镇糖莲藕。“饿不饿?先吃饭吧?”她问。

苏航安安稳稳地扎在粤然怀里,不应声儿,一动也不动。

这丫头,该不会预备要在她怀里睡一觉吧?粤然慢慢倾斜身体,苏航随着她的动作缓缓躺在了沙发上,仰面朝上,不得不睁开眼睛,看着她。“起不起来吃饭?不吃饭的话,我开始了哦!”粤然松开一只手,学着苏航刚才的动作,贴在苏航身体上。

苏航还真思考了一下,眼珠子咕噜一转,坏笑着:“先吃饭吧,不然我没力气。”

粤然真是不得不承认,她老婆道行越来越高了。

陈娟也在张罗着吃晚饭,四菜一汤,对没有经验的她来说,有些麻烦,下午忙到晚上,才算有了个消停。

程伟仁没有催促,也一点不急,他在一张纸上列了好些要点,勾勾划划,终于定了一张只有他自己看得懂的稿子,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岳崇山看一眼来电显示,这次的效率终于令他满意了。“等等,小程,”对方已经为他所用,岳崇山就将客气脸孔变成了主导角色,“详细的情形,你跟你师妹说吧。”他和邓远芝决定,再试一试粤然的能力。

程伟仁却一时不太懂,“师妹?”他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说他小师妹的爱人,“哦,那你把粤然的电话号码给我吧。”心里升腾起一股子不满——他的汇报对象居然改成了粤然?级别哪里对了?瞬间滑落进情绪里,程伟仁一点没觉察自己的请求有什么不妥。

岳崇山失笑——程伟仁不是对粤然很留意吗?没有她的电话号码?当然也不奇怪,神女无心,襄王有意又如何。

程伟仁举着面前写有一列数字的便签纸,脸色凝重。陈娟摆好了满桌饭菜,见他正在沉思,也不敢惊动,静静坐在一边等着。

“你好,我是程伟仁。”

粤然在接起陌生来电的时候,毫无心理准备。“你好。”她其实也意外自己对这个声音居然一点也不陌生——就像打通关游戏,终于遇到了传说中必然会出现却一直未露面的大怪。

“你们岳总叫我告诉你一些情况。”程伟仁不自禁有些趾高气扬,其实心里也有忐忑,因为不了解粤然。而苏航呢,他自以为是很了解她的,那个小师妹,这么单纯这么耿直,却也这么爱这个女人——在他看来,这种爱真是一种冒险。

粤然将头探出厨房门口,书房里亮着灯,苏航在忙。“好,请说。”有理有利有节,粤然不像苏航,她根本不拿程伟仁当回事儿。一边听,一边把洗好的盘碗摆好,程伟仁几次听见叮当作响的声音有所停顿,她也不管,直到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收拾好厨房之后,才走进书房,背对着苏航摊开了记事本。

程伟仁这个人,果然思路清晰严谨。

“邝氏的邝维名突然加入进来,在讨论中似乎对物流方面特别感兴趣。”程伟仁在总结的最后告诉粤然,“他和柏雅的李宸浩关系似乎不错,后半场一直与苏航在一起交流,三个人可算得上是亲密无间。”提起苏航,他不是故意的,但是最后一句话,连程伟仁自己都有些懊恼——画蛇添足。

粤然默默无言地笑。很好啊,多亏了程伟仁,苏航回家不能说的情况,她几乎都能窥见全豹了,听他这股子不自觉的嘲讽劲儿,在北池这两天时间里,苏航肯定没有少受气,可是回家来却不太沉重,可见还能承受得住。

回头看一眼苏航忙碌敲打邮件的背影,骤然间,粤然感到一阵轻松。“谢谢您,程博士。”她走出书房,低声对程伟仁道谢,用邓远芝对他的称谓。

公事公办,不过如此,饶是程伟仁,又能如何丑恶?若非走投无路,人人皆有底线。

苏航在将邮件发送给梁听并抄送李作霖薛晴枫的一瞬间,隐约听见粤然在和谁道谢,回转头张望,正看见她出现,斜倚着门框,握着电话的手臂垂下来,看着自己酷酷地笑。

不是冬天至冷的夜晚吗,心里怎么有一股子温热清泉在汩汩地涌着?

“忙完了?”粤然勾勾手指,苏航就到她怀里来了。

反正在自己家里嘛,抱到哪儿算哪儿。

苏航却还要一边亲热一边找手机,用短信分别通知牛正和所里的三位领导,实堪报告已经在他们的邮箱里了……粤然也不管,由着她,只是无声地纠缠。

“程伟仁的确很有水平。”

苏航洗澡的时候,粤然站在门外等她,门关着,两人门里门外聊着天儿。她想起电话里那一通提炼概括总结提示,程伟仁对焦点的把握确实准。

苏航在热水里打了一个激灵,“什么?”她怀疑自己没听清楚。

她不希望程伟仁接触到粤然,不希望这些带来烦扰的人接触到粤然。她想要保护她。

“我看了你行李里面那本期刊,自然也看到了那篇论文。”粤然朗声回应爱人。其实她只是扫了一眼那个裹脚布一样长的论文题目和开篇论文摘要,就知道程伟仁是什么时下热门就写什么的那种学究。但是她也知道爱人的心思。

“哦~~”苏航放松下来,吹起一点沐浴露的泡泡。

月明星稀……

粤然闭着眼睛,想像着窗外是这样一幅景象:深邃夜空,月明星稀,一幢小楼,一扇小窗,里面是她和苏航同榻而眠……她知道自己醒了,只是仍困倦,因此不愿张开眼睛,不然肯定一下子就清醒了再也睡不着,因而,只在脑海里反观自己身处的景象,算是自我催眠。

苏航转一个身,靠近她,将头脸靠在她颈窝之内,四肢缠在她身上,茸茸的头发围拢过来,暖暖的感觉柔柔包围粤然,她忍不住默默微笑,带着这种舒心安稳的感觉再一次沉睡。

粤然知道,天很快就要亮了。

如梦初醒。

在看完苏航在邮件里关于实堪见闻的汇报之后,梁听才仿佛拨开云雾如梦初醒:原来李作霖的先见之明,实际上得益自于安妮的消息神通。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