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八章 张

2013-02-25

“咚咚!”

薛晴枫意思意思敲了两下苏航办公室的房门,就径直走了进来。“在忙?”她问。

“是的。您有事?”苏航从李影为她打印出来一堆简历里面抬起头来。

“你上次说,北池酒店是柏雅和官方的合作项目?”

“是的。”

“据你估计,已经有顾问团队没有?”

“可能有了,柏雅的第三产业投资中的一个大型项目,按照惯例,会是董律师他们。”

“嗯……”薛晴枫背着手面对苏航沉吟,也不坐下,似乎有点懊恼,在柏雅还是小荷尖尖的时候没有下手,壮大至今被董宇他们冷手捡了个大便宜,“也不一定吧?我去找人问问。”

苏航不作声。薛晴枫自有一堆为她重振旗鼓大讲义气的老朋友,可以拨转局面也未可知。看着薛晴枫眼光闪烁,苏航知道她脑中已经搭通了路径。

的确是的。薛晴枫想好了谋略步骤,回过神来,瞥一眼苏航桌面,“你在忙什么?招新的助理?老李告诉你我们的新方针了?”一叠连声发问,问完就开始不耐烦,薛晴枫对苏航的一贯态度。

“在筛选简历。是的。梁律师告诉我了,分两个方向筛选新人,律师助理和助理律师,没证的和有证的。”苏航按照薛晴枫发问的顺序回答,一板一眼地。

薛晴枫点点头,忽然笑了:“将来就是双轨制竞争了。”她自己好斗,也爱好观看别人相斗。

苏航不置可否地礼貌笑笑,目送薛晴枫离去,猛然间从薛晴枫关于柏雅的发问挖掘出一条新的思路……她决定过两天忙完招新初试再跟梁听请示商议。

这天小会议室里可算是人才济济。

“这是谁啊?这么年轻,就来面试我们?”有人目送跟他们招呼完暂时离开的苏航背影,小声跟旁人嘟囔。

“网页上有。好像是个授薪,不知道怎么还挂了个主管的头衔。”有人压低嗓音回答,表情却蛮有一股子傲气,“你来面试之前都不看一下他们所的主页吗?”

“投了这么多家,闹得清谁是谁?看了也是过目而忘。”先前发问的人被将了一军,不服气喃喃着回应。

“哼。”傲气的家伙欲言又止,忽然眼珠子一转,脸色又挂了和蔼的相,“也是。你说得有道理。”亲切的认同也掩不住那眼里的轻蔑,“这间事务所不接受实习申请,不然早也可以来一探究竟……”这人忽然又皱了皱眉,思疑着自己这话露了底,不要让别人一眼看穿他早想来这里并且是本地院校毕业的才好,立刻住了嘴。

还有其他几个人,闷不作声,有的目无反应,有的难掩笑意,有的一脸不屑……苏豪和崔小捷在小会议室对面的文印室协同整理几分文件,相对一望,“这下可热闹了。”苏豪用耳语般的声音笑着说。崔小捷抿抿嘴表示认同,又摇摇头轻叹:“当年我们可没那么复杂。”

苏航拿了名单回到小会议室之前到这边敲了敲门,跟两位同事招呼:“忙吗?一会儿帮我监考?”

“我没空。”苏豪笑着拒绝,“找我老婆吧。你去吧,这里放着我来。”他将视线从苏航脸上转向了崔小捷,巴不得赶紧将怀孕的老婆顺理成章调离可能产生辐射的文印室。

“哪几位是应聘律师助理的?”苏航一手拿考卷,一手拿着名录,对着众人问。有好几个人举了手,她扫视一遍几张面孔,和记忆中简历里的相片大都对上了号,笑笑说:“你们几位请跟我来……”

“师姐,”突然有一个穿着粉红色呢子小西装的女孩子怯怯招呼,犹疑着站了起来,靠近苏航:“郁老师让我把这个给你。”她向苏航递上一个封缄了的八开牛皮纸大信封。

苏航一愣,认出来了,是郁杰私下里向她转交的简历中那个女孩儿,小本毕业,但是已经考到证了,这次来应聘助理律师。“谢谢你。”她接过牛皮纸信封,和蔼地对小女孩说,“再稍等等,你们的考试是同时进行的,马上就开始。”不管怎么说,看见本校小师妹,她的的确确是天然地觉得亲切。“你们几位先来。”苏航再次向几位已经站起身靠近她的应聘者招呼,转身带头和崔小捷走在前面。

就那么一转脸,已经看见很多表情,嫉妒,狐疑,惊愕,甚至是愤然……苏航脸上挂了笑,她理解他们,不怪他们,也不怪安排这一出的郁杰和看见她和蔼笑脸之后沾沾自喜的小师妹。

“题目应该不一样。”

苏航才离场,刚才还一脸羞怯的小师妹就换了精明了然的表情,向跟她一起来面试的男朋友耳语:“他们考的是文书,我们考的应该是案例分析。”她自以为说得小声,别人却也都听见了。

“那有什么奇怪。”刚才很傲气的那个男生这次懒得压低嗓音了,“律师助理当然要求事务能力,而助理律师是独立发展的,必然以分析能力为先。”

小女生的男朋友皱了皱眉,握住女朋友的手不作声。

“郁老师说苏师姐很牛的,可是怎么分派在所里做招聘的服务后勤?倒像是个文员的样子。”女孩子还是忍不住小声议论,被她男朋友用力捏了捏手掌,才噤声了。

李影过来带一众助理律师候选人走进大会议室,让他们每个人间隔很大的距离做笔试考题。

“让行政文员监考助理律师,让初级律师监考律师助理?你怎么想的?”梁听跟苏航一起讨论着M集团邀请他们做的第一期培训内容,穿插着过问招聘的事情。

苏航温和笑笑,认真告诉梁听:“看他们对合作岗位的对象会采取什么态度,李影和崔小捷手里各有一份印象评分表,藏着呢,等他们笔试面试过后就打分,作为综合评分的三分之一强参考指标。”

“居高临下和妄自菲薄都不可取,他们的自我认知确实应该稍作评估。你想的这个方法不错。”梁听点点头,淡淡一笑:“真是难为他们了,我们的小苏律师设计了这样严密多样的考查手段。”

苏航依旧挂着笑脸,忍不住一个调皮的念头:“师傅,当年我进来的时候,那个横跨好几个小时的无主题座谈会式面试,评断标准是什么?主任一个人考查我们那么些人,挑中了我,可我进来工作一段时间以后才发现,他根本不记得我。”这个问题在苏航心里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现在她期待地看着梁听,希望能得到解答。

梁听看了看苏航,低下头将视线回归文件之上,“我不知道。”她冷冷地说,过了两秒,察觉苏航似乎拒绝接受这个简短的搪塞,她又抬起脸,正色对徒弟说:“我真的不知道。李作霖并不经常让人清楚他的内心算盘。”就像授意苏航接近牛正这件事情,她完全不知道李作霖其实已自于安妮处获得了很具体的信息支持。

苏航点点头,的确是如此——李作霖的打算,没有人真正摸得透。

但其实也有李作霖摸不透的事情,比如说薛晴枫和钱大有的关系。“钱副局长,您好您好!”他在酒楼包间里站起身,笑着和钱大有招呼握手,又很绅士地为薛晴枫拉开椅子。

这个饭局是薛晴枫应李作霖要求安排的,隐晦的议事焦点却是苏航。

不管李作霖怎样旁敲侧击,钱大有就是板着脸,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不冷不热地应付着。没办法,饮食过半,李作霖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场了,临出门前抛了个眼色给薛晴枫,让她继续努力。

薛晴枫回了李作霖一个冷峻眼神,木着脸看他离开了,才对钱大有皱起眉头。“苏航回来报告,说在实堪现场就有人放冷话质疑她参与的身份。那个人是谁?早就跟你说了,老郑让你盯人,你盯着就盯着,别惊着她,等局面定了,你再怎么动她是一回事,定局之前你惊着她了,没多大事儿不说,搞不好还影响我的信息渠道和业务成效!跟你说了先别动她先别动她,你就是不听!”一通说词之后,薛晴枫雪白的脸上微微有些红晕,是因对钱大有辜负她叮嘱而心生怒气所致。

钱大有伸手捋了捋后脑门,皱着眉自顾自深呼吸,“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说实话实堪去的都是什么人,我这个级别还真不是太清楚。这事儿老郑也就是那么一提,我哪会上赶着跟他的指令走?我没有要惊着她的意思,小薛,真的。”刚才李作霖在的时候,他几乎是面无表情,现在却对薛晴枫真诚地赔了个大笑脸。

薛晴枫再瞪他一眼,用指甲敲着茶杯的边缘,低头沉吟不作声。

真的有实堪现场放冷话的“某个人”吗?会不会……想起梁听冷漠无情的脸,薛晴枫皱了皱眉……会不会是梁听授意苏航进行的一种试探?或者说是她们共同部署的一步棋?因为即使是现在,苏航也像个小媳妇儿似的只在所里做些招聘培训和常规业务,北池的口粮,她几乎占不到边儿……

“老钱,老郑让注意小苏的事情,你都跟谁提过?”薛晴枫苦苦思索中忽然问钱大有,见他举起了酒杯,忍不住嫌恶地抽了抽鼻子,“清醒的时候,喝醉的时候?”

钱大有仰头干一杯李作霖留下的半瓶子白酒,“啧啧”回味,想了想,清醒的时候他肯定不提这事儿,喝醉了的时候,他会提及工作内容的……除了尹执心,大概就没谁了吧?“没有。”他果断地摇头,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