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一章 夜东

2013-03-10

“程博士,好久不见。” 粤然脸上挂着笑,先跟表情略有呆滞的程伟仁握了握手,再客气地递上一张她的名片,才将目光落在了苏航身上,神情也转了温柔,灵巧地走到爱人身边,脱下自己的鲜黄色大衣,罩在椅背上的宝蓝色外面,眼神掠过郁杰惊异揣测的脸,重新面向程伟仁,“在这里,我是不是该尊称您一句‘师兄’?”

现下,粤然看着程伟仁,其他所有的人,都在看苏航。

程伟仁有点不肯相信——粤然居然敢来研究所找他?又或者说,无论是找他还是找苏航,不是都很冒险吗?他看着苏航,从那张小圆脸上惊异无措的表情里,看出来似乎她对不速之客的到来和他一样意外,比他还震惊。于是程伟仁又有点安心——苏航还有忌讳,很好。

有些羞赧嗔怪地,陈娟也忍不住看苏航。如果不是小苏师姐,小粤师姐怎么会知道师兄是她男朋友呢?这个结论陈娟几乎不假思索就能得出,因为她曾亲眼目睹过,两位师姐在校园里是怎样地形影不离。

郁杰的眼光流转在苏航与粤然之间,虽然同时也很想去查探程伟仁的表情与心理活动,可又终究还是更想确定一下,此番粤然突然出现,是否经过苏航同意。但见苏航眼神恍惚,郁杰心中猜疑又多了几分。不过,无论如何,今晚程伟仁接二连三地被刁难,虽然实在可怜,凭心而论,也是活该!

全然不觉其他三人如何盯着自己,苏航只拿眼去瞧粤然。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自己专业的研究所里与她共处。虽然粤然并没有多看她,甚至进来之后还没有跟她说过话,但苏航能从这张熟悉的脸上,看出别人都看不见的一抹柔软微笑,并且知道,这一抹柔软微笑,只是为着她。

她来这里,也一定是为着她。毋庸置疑。

心里的惊异倏忽散去,苏航将视线从粤然脸上抽离,晃过与郁杰对望的角度,也将目光落在程伟仁脸上。

程伟仁终于清醒了一点。“你找我?”他接过粤然的名片,看一眼上面的头衔——他早就知道的。“找我什么事?”虽然暗地里用力调整了一下,他还是听见自己的嗓音有些沙哑,好像声音从喉间吐出来途中被许多根减速杠接连绊了很多下似的,这让他沮丧地皱起了眉头。

粤然扇了一下睫毛,眼睛瞪得更大更亮,表示程伟仁问了一个很莫名其妙的问题:“当然是来向您请教有关于北池的问题了,程博士,您可是我们所的顾问呀!”她将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微笑着,眼睛里却是满满的威胁,真正地威胁。

顾问?!

郁杰和陈娟的瞳孔瞬间放大了……

“可惜我到的时候,好像牛教授刚走,不然还能跟他老人家打个招呼。”粤然嗓音清亮地透露出惋惜,轻轻一叹,“不过也没关系。我们岳总说,适当的时候,该给程博士送上一张正式的顾问聘书——我想大概还是会由我送来给您,到时候再拜会他老人家不迟。”

牛正要是知道程伟仁在外兼任顾问会怎么样?郁杰忍不住看着程伟仁,忍住笑:牛老板,最讨厌学生不务正业。虽说为钱为名张牙舞爪他也能理解,但是背着他行事,牛老板是很不喜欢的……

“客气了。”听见粤然如是说,因被岳崇山抬举而受粤然以牛正知情相威慑,程伟仁心下顿时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在减速杠上勉强划过的嗓音又添了几分飘忽,“我在外面的兼职,还是不要打扰到研究所工作的好。”转念一想,程伟仁计上心头,反戈一击:“粤律师知道来这里找我,想必是得到小苏师妹指引?”他心里其实清楚,不可能是这样,苏航不敢。

“用得着么?”粤然拉开苏航身边的椅子坐下,手搭在桌面上摊开,“你们研究所的位置,郁杰不知道?校卫不知道?学院里任何人都知道啊。”她靠在椅背上,慢慢侧过了脸,“恰恰相反,我今晚来这里,是因为收到一些消息,得知苏律师所在的事务所具有我们所缺少的竞争优势,所以急着和您见面。具体来说,那条消息的内容是——我们协会的主管领导,已经知道了苏律师参与实堪的事情,担忧在北池业务上其他同行能不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她是在看郁杰,看看郁杰是否曾经通过尹执心知道这件事。

有两只亮闪闪的眼睛盯着自己细细打量,郁杰即刻就感觉到了。她迎向粤然的目光,看见那疑问,禁不住皱眉,视线滑向苏航平静的脸——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竟没有告诉她?

粤然的脸冷住了……原来如此,果然如此!苏航就在身边,呼吸细若柔丝,温顺而疏离,粤然没有去看她,而是将冷下来的目光依旧停在郁杰写满答案的脸上,淡淡说:“你也先别走,一会儿我还有事请教。”

“客人坐着发号施令,我们三个主人家倒站了半天,这局面也太有趣了。”郁杰左手曼妙五指抓起收好的提包,右手臂轻轻一圈带起了自己的外套,率先迈步离开会议桌边,边走边对陈娟说:“给你男朋友,程顾问,还有,他的雇主,倒上茶。我们到楼下去,把这里让给他们吧。”冷艳婉转话音刚落,她已经踩着细细的鞋跟消失在会议室门口。

陈娟对眼前局面一直都很懵懂,动作迟缓地依令行事,心里还在琢磨着各人之间猜不透的关系。

程伟仁刚反应过来“协会”是个什么东西,眼前忽然就剩了那一对女人和他自己,想要开口说话,却见粤然将宝蓝色大衣从鲜黄色外套的覆盖下抽出来递给苏航,又有条理地帮苏航把东西收进公文包和手提包。

“你先下楼,一会儿一起走。”粤然轻声对苏航说,如果不是陈娟进来了,她几乎要说“一起回家”。

苏航接过粤然递来的大衣和包,垂着脸点点头。粤然的温度环绕她周身,她没有仰脸去看,不然会无法抑制,立刻就靠过去依赖着。

陈娟进来放下两杯茶,恰恰得见两位师姐之间安静的一切动作,粤然的轻声细语,苏航的默然,她们互相之间有一种磁力包裹的默然契合。不知道为什么,陈娟心里又“怦怦”两下,居然有些羡慕的奇异感觉。“师兄,我在楼下等你?”她问程伟仁,怯怯温柔地。

程伟仁挥了挥手,没有回答。

这个晚上真是够受的!先是当着小字辈师弟妹的面被苏航郁杰一通抢白,然后是牛正一顿教训,再又听了苏航一番长篇大论,脑子还没歇过来,又来了个粤然敲他一记闷棍……其实他不是很记得粤然的样子了,前不久才通过电话,声音也是陌生得很。现在这么面对面地看,果然是很漂亮,比印象中在校时更漂亮,虽说少了些嫩口的清脆,却也多了几分历练过后的韵味,难怪陶定当年那么垂涎三尺……想起陶定至今不忘粤然美色,程伟仁虽在心悸之中也不禁好笑,惶恐的情绪终于稍有缓和。

粤然早已敛了笑容,冷峻看着程伟仁神情变化不定。

“不早了。你想了解什么?”程伟仁作势冷冷地问。冷淡是气势的一种,他非常了解。

粤然只觉得好笑,脸上却淡淡地:“说是来了解情况,是因为刚才那么多人,看在你程博士的颜面上说点儿好听的。事实上,我只是想确保,你能清楚你真正该了解的事情。”她看一眼程伟仁,不准备再等他思考回味,“苏航,不管是作为苏律师,还是研究所的成员,她只管做她想做或者该做的任何事情。至于其他的,就算不是冲我来的,我也会在她身边不时出现,用我的方法来面对,或者,解决。”她将脊梁挺直,离开椅子靠背,朝着程伟仁的方向微微前倾,眼神冷漠无情,“她谨慎温和地对待你之前种种言行,正如你所以为的,是因为她有所忌惮,更因为她以为我忌惮。不过,程伟仁,从此刻起你需要了解的是,我不,丝毫不。”

眼看着程伟仁瞪着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不知道是僵持着硬撑还是双眼皮神经暂时性松弛了,粤然确信他已经听得很清楚。“关于北池的事,今后我还会跟你联系,你也不用再找岳总或邓律师,他们已经吩咐,由我来跟你这一条线。今天就这样,再见,程博士。”她站起来,眼角瞥见苏航刚才站过的地面上有一支笔,是苏航惯用的牌子,大概是收拾的时候漏了,于是弯下腰去捡起来,绕过程伟仁离开会议室,看都没看他一眼。

尹执心已经好几天没见过郁杰了。钱大有最近规矩得很,不再招待什么人按摩洗脚,她每天结束了牌局也只好乖乖回家,不敢造次。好在,今天似乎他灵机一动,邀请了几个人物去一个新开的人造滑雪场去“试试新玩意儿”,她在夫人们的牌局上尽早输光了钱,这才将车开进了校园。

郁杰说她还在研究所,这么晚了……而且郁杰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疲惫中带着紧张又有些隐约的兴奋……尹执心一向冰肌无汗,哪怕在三伏夏日也是,可是现在,在这寒冷冬夜里,想到郁杰和一班志同道合的研究所同僚热火朝天废寝忘食地工作,心里微有些酸涩,握着方向盘的手心也润湿了。

狠狠一脚刹车,尹执心整个人在驾驶座上挫了一下,冲击力让她皱起眉头。稳住身体,她在车头灯的光线里盯住前面一辆浅色小车,轻轻蹙眉。这么晚了,谁还把车停在这个通往研究所最近的路口?以前从来都没有过。尹执心注意看了看车牌号码,是本地普通的号牌。

就在这时,随着细碎人声由小渐大,车头灯的光照范围里出现了几个曼妙人影,她一眼就认得出,其中有郁杰,另外两人,虽然挨得不很近,若即若离地,可彼此间有一种看不见的拉扯牵系,一望而知有着排斥外人的亲密。尹执心熄掉大灯,费了一些眼神才看出来,是粤然和苏航。

“上车吧。”郁杰不耐烦地对粤然说,“送你们回家,边走边谈。”她不忘嫌隙地瞪一眼苏航,怪苏航没有将钱大有已经盯上实堪一事自觉地向粤然通报,闹得现在粤然来缠着她问。

“不劳烦了,我们有车。”粤然下巴朝挡住尹执心去路的那辆小车一扬,看一眼推门落地的尹执心,“反正你已经打发程伟仁和他女朋友先走了,这里静得很,不妨我们四个人就在这里聊聊。”

一沉夜色,两辆小车,四个女人。

时间已经颇有些晚,校卫都不怎么巡逻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