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二章 夜东

2013-03-11

沙发上堆满了因为太忙而来不及折叠收拾的洗好晾干的许多衣物,两人分别沐浴之后涂涂抹抹,苏航疲累地朝那个角落看一眼,还是决定不予理会。在灯光明亮的研究所待了一整个晚上,她想让眼睛休息一下,于是走到墙边关了房间的白炽灯,开了床头一盏小灯,搂了棉被窝进床里,招手让粤然过去陪她。

“在想什么?”

等到这时,粤然才问她。

今天晚上,苏航说话真的是很少。在没有经过两人合意的情况下闯进研究所,粤然知道苏航会有多意外,可是她也同样意外的是,苏航表现得很安静,在带有敌意的程伟仁面前,在似乎是友好的郁杰和尹执心面前,甚至是在两人开车回家的一路上,哪怕是粤然温柔地责问她为什么不将钱大有那方面的压力说出来两人一起面对,苏航也只是温和笑笑,依然很安静。现在回到家了,收拾停当,应该松弛了,粤然才轻轻拥住她的肩,催着她说话。

苏航还在涂了厚厚一层玫瑰果油滋润霜的手指上按摩着,对爱人暖暖一笑:“也没在想什么。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关于我为什么没有告诉你钱大有的事情。”粤然来搂她的肩膀,她顺势就靠过去了——她早就想这么做了。

“想睡了吗?累了吧?”粤然拥着爱人软软的身体,不忍逼她,想着,也许她是困倦了,于是轻轻拍打她的小溜肩。

苏航摇摇头:“奇怪,反而精神好得很。很想一会儿加班工作一下,M集团的培训教案可以赶一赶,所里面的新人培训计划也可以构思一下,还有,那个总纲……”她叹息着笑了,“今晚粤律师唱了程咬金的大戏,搅得我们都没能讨论定下来任务,到最后曲终人散,连程博士都忘了他死争活抢的这一茬,真叫人哭笑不得。”她仰起脸,在粤然腮边轻轻啄了一下。

回吻了爱人一下,粤然眼里闪着调皮的光,看起来像一个恶作剧后得到意外奖赏的孩子,“噢!那不是幸好我闯进去了?不然可能要在家里等老婆到半夜,睡都睡不着!”她紧紧拥住苏航的身体,用肢体语言告诉她:太晚了,不要工作了,应该和她安静聊聊天,然后互相陪伴着入睡。

苏航在爱人怀里轻声笑笑,扭头看着粤然,眼神朦胧间,呼吸又长又细。“今天去研究所的事情,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她轻声地问。其实在心底最真的意愿里,苏航并不觉得非问这个问题不可,她的粤然这么聪明,比她聪明太多了……但是隐隐约约地,她又似乎知道,粤然希望能在事后跟她讨论,因为今晚的事,有很多她们未曾来得及交流的前情,以及也许应当说说的下文。

“如果我跟你商量,你会同意我这样做?”粤然侧着脸,温柔地看着苏航,那表情好像了解一切,了解她的一切。

苏航抿了抿嘴,细细思量了好一会儿,无奈摇摇头:“可能不会吧。”然后她生气地嘟起了唇,“难道你预料到我不会同意的事情,就都不跟我商量了吗?”这是意料之外的问题——苏航的思维从程伟仁之流身上抽离,联想的触觉探向她与粤然的感情本身——爱人之间,意见相左并非不可逾越的鸿沟,但互相隐瞒就容易积重难返……“是吗?”苏航生气地质问粤然,一派她的心理活动粤然都能听到的样子。

“当然不是。”其实粤然真的能感觉到苏航的思绪正在发散,“只是这件事情,我明知你不会同意,你会担心我操控局面的能力,又何必告诉你,害你白紧张?”

紧张或者害怕,的确会使人言语无状。

对苏航来说,牵挂爱人,着实比对抗威胁更容易引发这种情绪。“你说得也对。我不怕程伟仁威胁,我只担心你被刁难。”今晚,粤然是真的令她心安了。“早知道你会来,我可能就不对他说那番话了。长篇大论的,弄得我现在还口渴。”

粤然轻轻俯首,一个亲吻润湿了苏航的唇舌。因为这个吻,房中盈满樱桃一样清新香甜的气息,圈圈环绕着,温柔地包裹她们两人。“郁杰转述的,就是你对程伟仁的长篇大论?”长吻之后,粤然垂眼细看苏航脸上的红晕,她有些嘴馋,想吃苹果了。

苏航略微想了想,用手指捻起垂在锁骨前面的几绺长发轻轻梳理,眉眼顺着指尖的动作细细甄别发丝,真好,一条开叉的都没有。她点点头:“八九不离十吧,难为那家伙竟然记得那么清楚。”讨厌的是,郁杰那家伙,玩笑之中似乎还觉得她和粤然欺负了程伟仁——他根本是活该。

“她当然记得清楚了,你把讲话脉络捋得这么清晰,层层深入,由浅入深,由远及近,”粤然也忍不住揶揄苏航,“只要记住中心思想和主要分论点,很容易记忆好不好?”苏航气恼,扭捏着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粤然也不回击,反而顺着话头探索苏航真意,“其实郁杰理解错了,你不是想刁难程伟仁,你是想点醒他,跟他和解,对不对?”

苏航定定地看着粤然,一时没有办法回答。

其实在粤然点出“和解”二字之前,和郁杰一样,虽然师出有名,苏航也认为自己是在为难程伟仁。现在粤然这样问了,她再细想想,“不知道……”苏航说,程伟仁是值得“和解”的人吗?她似乎有点不确定。

原谅一个人从前的作为,大概总是对一个人抱有着关乎于将来的期望。

粤然满以为猜中了苏航的心事,不想却看见满眼被惊扰的犹疑。“我以为你是,就像你一直想帮尹执心一样,你想原谅程伟仁,跟他和解,都是一个原因。”粤然顿住了,专注凝视苏航圆圆的脸蛋,心里是满满的怜惜。

苏航在粤然持久的静默中渐渐愕然,“什么原因?”她怎么能把话只说一半呢?虽然苏航已经意会,那个所谓的“原因”为何,而粤然似乎不同意她那个潜在的“原因”……

“这个原因,不说也罢。因为它并不符合现实。”粤然拥着她的孩子,真希望能包裹这孩子的整个世界,使它如孩子干净澄澈的眼中一样真实地美好,这样她的苏航,就不会有任何失望……可惜,这个愿望,现在来说,也并不符合现实。

被淹没在爱人的怀里,周身因为温暖而松弛,苏航心里却不知道为了什么轻轻颤动,是有什么心事,连她自己也没有看清的,被粤然轻轻盖住了。“是吗?那就……不说也罢。”她轻声在她怀中呢喃,不自觉地微笑。

享受着柔软发丝覆盖着手背的温暖酥痒,粤然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她的指尖太过冒失,扰乱了苏航宁静流淌的心绪。她有些懊恼,虽然能借机震慑程伟仁,却无法让苏航心里的傻念头成真,也许,只有陪在她身边,才能真切地弥补这种无力。“尹执心转告了钱大有关注你参与实堪的事情,你也不说,这可不对。”故作轻松地转了话头,粤然将焦点指向她极其在乎的,苏航最近持续的隐瞒。

“说了又能怎么样呢,钱大有财大气粗又位高权重,要你想办法去左右他的视线吗,不也一样不现实么。不说也罢。”苏航借着粤然先前的话,平静而坦然地说。不管她愿不愿意,这个江湖总是在身边,许多事见多不怪,也就不怎么急于去在乎。她觉得自己变了,好在,是心里的害怕担忧变得少了,也许因为,一直在她身边的,是粤然。

粤然真不喜欢她这样……“我不是怪你瞒我,可是,我们在一起,就算担惊受怕,也要在一起,不是吗?就像你刚才质问我一样,不能事事都因为明知你会不同意我就不说,一个道理呀!”她捏住苏航的鼻子,急着要教会她什么叫做“推己及人”。

鼻子被捏住,气息进出不能,苏航不去挣扎呼吸,而是用瑜伽心法默默憋气调息,不一会儿,指尖就有肿胀的感觉,她也还是不张嘴。对于粤然的话,她知道,也同意,可她就是要犟着。睁开眼睛,亮亮的眼珠子望向粤然,还含着笑意,她就是不点头。

这倔驴是要把自己给憋傻了吗?

粤然无奈松了手,在苏航鼻子上咬了一口。“那你有没有把梁听言语间泄露的,薛晴枫跟钱大有的疑似私情说给尹执心听?”她也没办法对她真生气,只能装装样子。

苏航带着胜利者得意的笑容,平顺换气,和蔼可亲地回答:“您都知道说这是‘疑似’的私情而已,还没有确诊,当然是‘不说也罢’呀!”苏航仍旧引用粤然刚才的话,只是换了调皮的语调,直起身子抱住粤然脖颈,亲亲她的额头,算是为恶作剧得逞表示安慰。

“那你要不要向梁听打听打听清楚,将‘疑似’坐实了,好帮助你听了一个故事就心心念念的‘朋友’?”粤然不紧不慢地追问,言语间似有淡淡醋意。

“不要。师傅不是愿意谈论这种事情的人。”苏航果断摇头,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实堪的时候我碰到了主任夫人,就是李作霖的老婆,叫于安妮的……”她忽然停了一下,“啊,大概这情形程伟仁已经告诉你了吧?”稍作停顿,为免枝节岔乱,苏航硬是打住了联想,“她跟我说了一些跟北池也跟李作霖有关的事情,我用隐晦的官样语言简短写在了汇报里,李作霖跟薛晴枫都没就这一点作出反应,就梁听,找我细问了详细的情况,最后却叮嘱我,再碰见于安妮,少跟她接触。我感觉,她其实是很讨厌裙带关系这种事情的。”想到这一点,苏航不无忧虑……她和粤然这种于现实眼界中隐藏的“裙带关系”,梁听不知能不能谅解。

“于安妮?”粤然没料到苏航会提起她,看样子,不止岳崇山知道李作霖后院起火……“我还真不知道,改天我去问问程顾问。”她笑嘻嘻地一带而过。

苏航皱了皱眉,虽然察觉了粤然眼底的一丝狡黠,却不愿深加追问,只是吞吞吐吐地说:“你还是,少点和他接触吧,好吗?”一向以来,她都自觉不去干涉粤然工作上的举动,可这件事又无法不在意。“你真的受岳崇山之命,必须跟他直线联系吗?”

粤然点点头:“真的。不过我会尽量减少对他的依赖。”轻轻地,额头相抵,她让她放心。“告诉我实话,今晚突然见到我,什么心情?吓坏了吧?”粤然轻轻吻住孩子,话说得多了,也累了,她真的很想吃苹果。

苏航任由粤然对她舌尖撩拨,闭上眼睛不说话。

热切逢迎的身体告诉她,她是有些吓着了,但心情其实是……幸福。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