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三章 柳

2013-03-12

“苏航又不在所里,哪儿去了?开庭?”

薛晴枫敲开了李作霖的门,拉开椅子坐下。

李作霖也刚从外面回来,正站在自己办公桌前面翻看调取回来的文书证据,听见薛晴枫问,头也不抬,阴着脸闷声说:“李影那里有行程记载,打个电话一问就知道了。”他把眼前的东西排了一下顺序,总觉得依旧有所欠缺,锁着眉头兀自陷入沉思。

薛晴枫坐得笔直,朝李作霖悄悄反了个白眼,拿起他桌面的电话就拨。

“什么!”

李作霖吓了一跳,抬起头,手上原来用几根手指分隔开的纸页也合了起来,不知道李影把苏航的行程描述成什么爆炸性新闻导致薛晴枫这一声惊呼,有多出乎意料似的。“怎么了,她去哪了?”等薛晴枫大力挂了电话,他松一松领带,也坐了下来,定眼看过去。不看还罢,一看,李作霖蓦然发现,薛晴枫比先时不知不觉瘦了好多,雪白的方脸上细纹明显,唇角松弛,妆容自然是老派的庄重浓艳,也没有苏航她们年轻一辈来得清淡精致,一下子就显出了年纪。只是那女人眼里好胜的神光,竟比年轻时毫不逊色。

薛晴枫一时回不过神来,没有跟李作霖进行眼神接触,只皱眉思索了一下,鼻息里轻“哼”一声,眨眼间甩掉了烦恼神情。“M集团的培训已经开始了?李影说小苏去了M集团。”她终于抬头跟李作霖对视时,白皙脸庞浮上一抹轻笑。

听薛晴枫口称“小苏”,李作霖就知道她是在自觉舒缓情绪了。不久之前,她那么想吃下M集团这一张长期饭票,谁料梁听苏航师徒俩坚持不肯,她只得作罢,现在M集团业务上马迅速,最近为北池奔波劳碌得人比黄花瘦的薛晴枫思想感情上有点震动,也可以理解。“不奇怪啊,先给一线销售精英做一点法律常识边界的普及,双方磨合一下,很容易的。”李作霖给出一个理解式微笑,算是给压抑情绪的老搭档点儿默契鼓励。“你找她有事吗?”他问。

“想找她问问……”薛晴枫说了半截儿又打住,“嗨,问她也没什么用,她现在跟北池的牵系,就是那个项目,政策上的事儿。别的问她也没用。”她在自己给自己驳论,讪笑摇了摇头。

李作霖却听出来一些端倪,“怎么,不顺利?”他指的是几个薛晴枫早两日汇报很有希望拿下的北池入驻企业。

薛晴枫抿了抿唇,下狠了心才点头认怂:“很不顺利。怕是要黄。”她将语速放缓,打量李作霖的脸色变化。

李作霖那柔和笑容瞬间融化进阴沉脸色里。说了半天废话,原来薛晴枫是来给他负面战报的,“怎么回事?”他冷声问,把带回来的文书甩到一边。

不管年资能力如何,既然自请出战,就得要有战功,大获全胜或者小尝甜头都可以,可不能什么成绩都没有,跑回来坐在他面前诉苦——面对这种局面,无论对谁,李作霖都无一例外地冷漠。

薛晴枫知道这一点,也还承受得住。“先前这几家几乎都已经定下来了,要以招标程序洽商的,我让李翰林连标书都拟好了,可是就这两三天,不知怎么地,不约而同突然都变了脸,推三阻四,跟我们接触的人说有客观制约条件,一副惋惜客气欲言又止的样子,目前是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说起外面突变的战况薛晴枫就来气,“就跟鬼打墙似的,明明都已经走通了的路,突然又封上了。”

李作霖用心听着,发现薛晴枫不是避重就轻不肯客观描述,而是她真的很迷惘。这种情况,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你原本想找苏航问什么?”他不相信薛晴枫是个遇事不想办法的主儿,也不相信她真的毫无头绪。

静了两秒,薛晴枫不甚自信地告诉李作霖:“我想问问她对安木物流那边的情况了解多少。因为这几个目标客户有一个共同点:在北池的项目非常仰赖物流。”

李作霖沉默点头:这的确是一条线索。

既然那几家的项目都很有可能跟安木接触,那同时制约他们的“客观制约条件”究竟是什么劳什子,安木方面应该会有所了解,然而,“现在的状况是,不接触安木,是我们一开始的共识。更何况从整体部署上为了确保战果,苏航在北池这条线上已经是半抽离状态。”这下连李作霖都有些沮丧了。

薛晴枫点点头,接过李作霖话头:“不错。因为明知道这几家都要和安木合作,为了免除他们对于利益冲突的顾虑,我们已经自动完全放弃了对安木的关注,进而争取数量更大的、与它有合作意愿的这几家公司,所以现在要想再接触安木,说白了,从零开始。”

一时之间,室内气氛凝重。到口的肥肉莫名蒸发,李作霖和薛晴枫就像两头绿了眼睛无处使劲儿的豹子,静默而危险。

“李律师,”苏豪来敲门,拿些文件给他过目。因为是李作霖的徒弟,为了表示跟所里其他人相比与李作霖亲疏不同,他很少当面叫李作霖“主任”,反而更喜欢故作尊敬地称他“李律师”。

李作霖摆摆手,示意苏豪把东西放下就出去,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又想到了一些事情:“等等。”他叫住苏豪。“你不是有一个同学在安木物流聘去做资质认证申请的那家二流所工作吗?”李作霖庆幸,平日里对一些细枝末节的留意终在不经意时派上用场。

苏豪骤然被问及,反应不过来,用力想了好一会儿才说:“啊,是。”

“你去找找他,看能不能跟安木搭上线。马上。尽快。今天之内。”李作霖轻描淡写大手一挥,强势命令手下爱徒。

虽然莫名其妙,苏豪也只能立刻出发,回自己办公室去打电话,一路大步流星地走着,一路心里祈祷那个在“二流所”工作的跟他关系一般的同学最好今天不用开庭会见出差取证而且心情不错……

薛晴枫眼见刚才那一幕,心里顿时定了两分,也佩服李作霖于细微处的信手拈来。“好在我们这一行,人脉牵扯绵延。”感佩李作霖的支持,她连说话的声音都温柔了几分。

李作霖阴沉脸色稍缓,重新拿起他取证回来的文书端详,薛晴枫默契地站起身走出他的办公室。在苏豪汇报有用情况之前,他们还有其他事情可忙,真是谢天谢地。

“你回来啦!”

忙忙碌碌大半天,临近傍晚下班时分,李影站在前台向苏航温情招呼。

跟一堆伶牙俐齿发散性思维惊人的销售精英交流了上午下午各一个培训课时,断断续续喝了八杯水也还是口干舌燥外加听觉疲乏,现在回到自己的地方,松弛下来,苏航只是淡淡朝李影笑了笑,软塌塌抬起手臂,把一袋子精致的零食糕点放在前台桌面上,“影姐,跟小姑娘们尝尝吧,客户送的,味道应该还不错。”连分享小小福利的声音都有些哑。

李影接过牛皮纸的超大号午餐袋,轻轻一缩鼻子就闻见了牛油香味,她身后的几个小姑娘已经像漫画里馋孩子一样笑开了怀,“多谢了。”饶是辈分高见过世面,李影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淡淡谢过,告诉苏航:“今天有这几个电话找你,一份传真,薛律师找过你。”苏航在所里辈分低,没有私助,但是李作霖和梁听都器重她,李影也就自动自觉成了她的半个秘书。

苏航谢过,问得薛晴枫在所里,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今晚有没有家常菜吃啊?”她发短信给粤然。

过了颇有一会儿,粤然才回信:“我今晚有事,可能会晚一点,带宵夜给你?”客气得很,小心翼翼的样子。

苏航在疲累和工作的成就感里大受打击。她拒绝了那帮活蹦乱跳的销售精英关于晚上聚餐K歌下半场的热烈邀请,一心期盼回家赖着粤然,结果她晚上居然又有应酬!“好吧……”她嘟着嘴,特地从输入法里翻出六个点的省略号发了过去,让粤然在无限想像中愧疚去吧!哼!你不煮饭给我吃,我就自己去下馆子……苏航眨眨眼,赌气地想。

“小苏?”

门口忽然有人叫,吓了苏航一跳。

苏豪从没见过本家师妹嘟嘴红脸眨眼睛这么傻气天真的样子,又是奇怪又是尴尬,站在门口候着。

苏航回过神,赶紧调整脸部肌肉,“师兄找我有事?”她站起身请苏豪进来坐。

“啊,是。有点事。”苏豪见苏航调整得快,也就不废话,直接把上午临近中午时李作霖和薛晴枫突然下达指令的情形跟苏航讲了一遍,又告诉她:“主要是现在我跟我同学搭上线了,了解回来的情况却有些奇怪。你对北池的事情参与得比较深,在跟主任汇报之前,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他也看得出来苏航有些疲累,只装作没眼色一般,殷勤地提出要求。

苏航倒还好,在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她因为不再参与客户公关的工作,也不那么抗拒。“如果你觉得主任不反对我知道,不妨说说看。”她还是提醒苏豪要谨慎。

苏豪点点头,眉眼之间忧思疑惑凝聚,“我同学说,他们已经被安木炒掉好一段时间了。在得到高出北池准入条件许多的资质认证结果之前,他们就被安木炒掉了。不过,据他们所的头儿多方旁敲侧击探得情报,安木确实已经拿下了资质认证,跟北池的初步协议也签了,但是这个过程中却没有任何其他所的参与,而是他们自己新成立了一个法务部门来打理有关事宜。”眼见着苏航的脸色随着他的叙述也渐有几分讶然,苏豪又压低了声音表示强调:“我同学说,还有无法证实的传言表明,安木被一家外地集团收购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炒律师,拿资质,签协议,招聘组建一个完整的法务部门,连法务经理都即刻走马上任。你说,是不是有些蹊跷?”不等苏航回应,苏豪自己就先点头了,眼睛亮亮地看着苏航。

蹊跷,但也不那么蹊跷。收购传闻和这一切业务上的现实变故肯定是有关系的,虽然隔着一层迷雾,但苏航也可以肯定,肯定有人具备这样的能力,帮安木那样一家成熟的物流公司完成苏豪口中的一系列操作,比如说,她和梁听,比如说……苏航默默笑了笑,阻止自己的直觉继续行进下去。“是蹊跷。”她对苏豪说。

之前薛晴枫和李作霖在跟她和梁听的闭门会议里,不是说好不理会安木,只管朝与它有合作意向的客户进攻么?现在安木纵有蹊跷,关键在何处?她看着苏豪,不再多说,却也不问。

苏豪露出烦难的表情:“李律师的要求是让我跟安木搭上线,今天之内!现在这样,情况复杂不明,小苏,根据你对北池情况的掌握程度,给我一点意见,怎么能将这些种种‘积极地’汇报上去?”把李作霖作为师傅来描述的时候,苏豪又不叫他“主任”了,而是充满距离感的“李律师”。

苏航温和笑笑。她很多谢苏豪烦难时向她求助这一份信任,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李作霖意图所在,她怎么帮他“对症下药”呢?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