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四章 柳

2013-03-13

薛晴枫在她市中心的高层公寓里,站在窗前朝地面看去。

有时候她会有一种错觉。她是站在云层上面的建筑物里面,看向不知多少层下面的人间,那些不知道为了什么行走在路上的人们,恰如蝼蚁般营营役役,而那些甲壳虫一样的铁皮交通工具里面,是境况稍微安稳一点的蝼蚁。她自己,是一只有幸被风吹上了云端的蝼蚁,经受过不一样的严寒,所以获得了更为高广阔大的视野。

每当这种错觉出现的时候,薛晴枫就知道,她是清醒的。

她还没有找到安稳下沉的路,所以需要紧紧抓住这高高的墙沿,所以,才要从曾经也柔若羊脂的手上长出利爪,流过的脓血,只有她自己见过。

还有钱大有,那是一个跟她一起淌过血的男人。

过了这么久,伤早就好了。不记恨,也不痊愈,更无从原谅,她与他,就这样子了,联系紧密,却谈不上亲密;彼此信任互相利用,却再不能托付终身。

这样是最安全的,有着不能互相辜负的距离。

薛晴枫嘴角勾起笑了笑,笑的是她自己。视线从路面慢慢往回拉伸,越往上,太阳猛烈的光线所遭遇的反射就越多,眼睛也就越刺痛,在物理刺激下呈现半开半闭的状态,她猛地一转身,抬腕看了看表。

今天她没有去所里,在家里打了几个电话,现在在等钱大有的回音。

西斜的太阳带来最后一丝炙烤,别说春天了,在这个见鬼的南方城市,好像连夏天都已经提前降临。

薛晴枫拨了一个电话出去,钱大有没有接。她将电话甩在脚边的地毯上,抄起手臂打量自己的客厅。

苏豪说安木炒掉了律师,没有再聘请任何人,却顺利完成了被收购的流程和资质申请……而且还成为了目前唯一与北池官方签订协议的物流供应商——最后一条,经过苏航向项目组官方联络人求证,已经确认。怎么会这样?

苏航……因为毕业于国立名校,因为导师地位崇高,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硕士,哪怕辈分资历远不如她,也已经能探得她无法确知的情报。

对手……对手不外乎就是那么几个人。能与她和李作霖抗衡的人,不会太多。

李作霖最有力的信息渠道,于安妮,最近似乎有些敷衍塞责。她只好尽情利用钱大有的势力,去拆除这个鬼打墙的局面。

在薛晴枫的冷笑之中,天色渐暗,夕阳的红晕也渐渐退散。景致很美,她的心却没有一分闲暇去欣赏。

钱大有终于打来了电话,以终于能对薛晴枫有所交代因而自信轻松的声音对她说:“小薛,今晚跟我一起去一个局。”他告诉了她地址,让她自己去加入他已经约好的饭局。

他知道她不会满足于听取转述的消息,所以给她一个亲自问询的机会。

等待了一天的薛晴枫终于精神抖擞地出了门。

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觥筹交错。这就是人间的温度。

太太们在隔壁房间另开一席。别看女人们点的菜肴清淡景致,几瓶进口果酒下肚,照样不乏面红耳赤粗声大气之人。

钱大有坐在最里面的角落,将门外搀着醉妇路过的尹执心看得一清二楚。哪怕在这样酒热食香的场合,那个瘦小的女人身上,依旧有一层月白色的光华,不为呛俗的气息所淹没,而那双冷冷的眼,从不朝他看一眼。

再看席间与男性要人们侃侃而谈的薛晴枫,钱大有也一样觉得陌生。她是这房里唯一的女人,却一点也不显突兀,谈吐得宜,虽难免对位高权重者有所请求,但也能恰当地为他们的烦恼给出实用的专业建议。

对于钱大有来说,尹执心会引起欲望,而薛晴枫,却有着经久不衰的吸引力,与欲望没有太大干系。

当尹执心搀着醉妇从洗手间返还,太太们房里的牌局已经开启,先生们已经打算转场了。

“不,不,我就不去了,爷们儿的活动不适合我,再联系。”薛晴枫豪爽地向各人告别。旁的人呼着酒气先走了,钱大有借故留下来,要跟她说几句私话。

“怎么样?”他问薛晴枫,是想知道,今天这场饭局,有没有令她得到想要的答案,甚或,能不能帮助她扭转战局。

薛晴枫一改席间的谈笑风生,脸色阴沉,“能知道的都知道了。”她叹着气说,无奈的语调叫人一听就领会——她得知的一切对事情并没有什么帮助。

钱大有的心情随着薛晴枫脸色转变,也是一沉。他知道,事业上的进退对薛晴枫有多么重要,就连他,她的事业是起是落,对他来讲也非常重要。当年他们不就是以有益于彼此的事业前途为由头才……“别着急,小薛,总会有办法的。你回去找老李再商量一下。”他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虽然中年发福,可女人的肩膀,终究是柔软如棉啊……

薛晴枫涩涩一笑,朝钱大有豪爽地挥手:“你去吧,不是还有下半场吗?”想到男人们可能会做的娱乐勾当,她又不禁不屑冷笑,定定看钱大有一眼,想要劝谏几句,不过忍住了。

罢了,不过都是无聊取乐罢了,钱大有真心喜欢什么,如何真正会快乐,也许很多年前,在他们共同作出某个决定的时候,就不必要弄得清楚了。

薛晴枫不等钱大有回应,直接站起来走人。

尹执心今天没有上牌桌,坐在几位夫人身后冷冷清清地张罗着零食酒水的事情,服务生看她年轻漂亮,对几位贵妇人周到却不甚热情,淡淡高傲的样子,叫人摸不清楚底细,都很有些奇怪,反应也就迟钝了些。尹执心也无所谓,只管不甚留心地待着,却注意到隔壁男人们似乎陆续都离了场,又走了一个中年女人。在她和钱大有共同出现的应酬场合,她只见过这个女人寥寥一两次,但从未交谈过,钱大有似乎也无意介绍她们互相认识,可越是如此,尹执心越是对这个女人有一种举足轻重的直觉。

“我们转场了,还要谈点事情,你们玩。都已经打点好了,随便吃喝,再有什么需要的,找她就是。”钱大有代替男人们过来跟几位夫人交代一声,指了指尹执心,表示他留下了活动钱包。

尹执心冷眼看看丈夫,装模作样说了声:“别太晚回家。”语调也是冷冷地,但好歹算是给了钱大有面子。她不敢不如此,其实心里一团冰蓝小火已经窜起来——他这样交代,是让她不能提前离场了。

钱大有前脚刚走,尹执心后脚就走到门外透气,打电话给郁杰。

电话占线中。

接连又试了两次,还是打不通,她动作急速地打开短信收件夹,来来回回地翻看,其实她记得,郁杰今天没怎么给她发过短信。尹执心瞬间就有些生气,脸上却冷冷地不显出来,只是冷冷地,冷冷地,冷冷地……

她已经不想知道郁杰在干什么了。尹执心这样想着,脸上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冷冷地。

“这个借口可不怎么好。”郁杰在电话里和苏航谈判着,想说服她来学校开会,跟程伟仁较劲,赶快推进项目进程,可是苏航怎么都不肯,“你别耍我了,用网络聊天工具开会?吵起来程伟仁随时掉线给你看,还怎么讨论。”郁杰转了一下眼珠子,翻白眼太丑了,她刚上完一堂晚课,路上还有许多学生,得要注意形象。

“是不是粤然在家缠着你?”郁杰想到了这一点,讥诮着轻笑起来,妩媚的唇微微弯起,连眼角眉梢都笑了。“你让她陪着你一起来嘛,又不是没试过登堂入室。”她听见自己悠扬回转的嗓音,那里面有隐约的忿忿,是嫉妒吧,她承认。

校园里硕大的草坪在晚上显不出绿来,只是一片深深浅浅的墨黑,好像天空在夜间的倒影。

“什么?她不在家?那你还不肯出来?为什么?”接连的问句之后,郁杰也觉得自己傻——家,在家里等着另一个人回家,如果是她,她也懒怠动弹。声音由高渐低,郁杰已经自觉徒劳。第二节课的铃声已响,她无奈一叹,“好吧,等我上完第二节课回去,打电话叫程伟仁一起上线。”

陈娟在客厅看了一会儿书,就撂下了打开电视机,音量调得很小,程伟仁在房间工作,但他能留意到,也很清楚,女朋友这是为了不要打扰他。他坐在椅子上,对着书桌上方窗外树影伸了伸懒腰,脱下眼镜,做了几分钟眼保健操,在闭眼静默的时候,突如其来地,心里为陈娟的善解人意生了几分感动。于是他刻意地轻轻转身,在不滑动椅子的情况下站了起来,穿着陈娟买给他的软底棉拖鞋,双脚落地无声,走到房间门口,从陈娟背后的斜对角看过去。

陈娟盘腿坐在程伟仁宿舍里的老式陈旧木沙发上,背影静静地,电视里是宫廷里男人女人在悲欢哭号,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一样,配上演员们夸张的表情,蓦然有点儿卓别林的效果。

程伟仁默默地笑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庆幸,此时眼中有这样的背影。

这就是所谓被爱的幸福吗?

程伟仁朝地面上自己的影子摇了摇头:他不信这些风花雪月。“老板知道我做顾问的事了?”他突然说话,惊扰了陈娟,也是为了惊扰他自己心里突然的蠢动。

陈娟微有些愕然,为剧情入戏的五官还来不及收敛,看一眼程伟仁,想一想说:“没有。”

程伟仁点点头。陈娟是老板秘书,心又细,她说没有,那就是没有。“郁杰没有说?为什么?”他自言自语,但不抗拒陈娟能够回答。

“大概是说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好处吧。她都得到做总纲的机会了,现在再说你些什么,也不能得到更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即使损人,又何必多余去做?”不知道是不是真随着电视里的剧情入了戏,陈娟这话也说得冷冷地。

程伟仁发现,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显示出不同寻常的聪明,专业以外的聪明。他点点头,心不在焉地陪她看电视。

“又或者……”陈娟的声音又有了温度,带着不易察觉的颤巍,“是因为你们是老乡?”她很早就留意过,郁杰师姐和程伟仁大师兄,不仅来自同一个地方,还是中学校友,可他们却这么疏离……这中间值得揣测的往事,她忍着不问,却总是不能释怀。

看来聪明会不经意显现,聪明的止境也会。程伟仁淡淡干笑一声,没有回答。再略坐了坐,他又站起身回房继续工作了。

“师兄?”陈娟没再多说,只是手机叫了起来,她一看,就跟着程伟仁进了房,“郁杰让你开手机,谈谈项目的事情。”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