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六章 柳

2013-03-20

当陈之力终于和苏航说上话的时候,宴席已经快要散了。

“明敏的选择真是出人意料。”陈之力看着被众人簇拥却沉默寡言的邓与帆,站在苏航身边小声说。

苏航看着陈之力身边的许蕊,亲切笑笑,说:“她喜欢就好。”

许蕊和陈之力一样,在工作制服外面罩了宽大的外套,免得在宾客中间显得突兀,但依然掩不住挺拔飒爽英姿。这么一比较,尽管婚庆公司和明敏共同在邓与帆的装扮上下了不少功夫,他依然算不得是这婚礼现场最帅的男人了——陈之力才是。苏航视线来回之间,忍不住翘起嘴角自嘲:邝维利说得果然没错,裙带关系并不必然能带来认同感,哪怕邓与帆成了她最好朋友的枕边人,在心理上,依旧是老同学陈之力更让她觉得顺眼亲近。

“真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好。”陈之力笑苏航,看着她的脸,有一种熟悉的温柔情愫在心底流动。

苏航晃了晃手中的杯子,俏皮撇一撇嘴,“其实也还好,喝多了肚子疼。”这是在暗示他别灌她。

从和陈之力拉着手远远地穿过人堆站定在苏航身边开始,许蕊明亮的双眼就分毫不挪动地定在苏航脸上,看着她和自家丈夫说话时的神情变化,每一个眼神的流转,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出于对爱人在乎的天然敏感。许蕊毫不掩饰,她相信这是一个妻子的正当权利。

“刚才在外面和你说话的,是你的男朋友?”在丈夫和苏航谈笑的间歇,许蕊冷不丁硬梆梆地加入了进去。其实在这个晚上,她留意着苏航,比陈之力还早,也更持久细致。

陈之力愕然,苏航曾经和谁到“外面”去说话了,他都没有注意到。随即他又笑了,许蕊对他,何止是心细。带着这沾沾自喜的笑意,他和妻子方向一致地看向苏航。

苏航跟陈之力一样惊讶,也跟他一样很快明白过来。“不是,普通朋友。”她笑着回答。看样子,曾经每年送她哈利波波影碟的男人,在魔法童话结局之后,遇到了跟他一起从梦想着陆于现实的女人。这个女人这么可爱,连吃醋都这么直截了当。

“怎么能不是呢?”许蕊的眉头皱起来,越发显得英气逼人,“看起来家境不错,教养也不错,长得也不错,跟你讲话的样子很自信,也挺有魅力的啊……你这么挑剔?”她依旧皱着眉看苏航,仿佛真的很伤脑筋的样子。

听到妻子形容别的男人用上“魅力”两个字,陈之力转过头去看许蕊,苏航看见他眼神里的宠溺和醋意,不禁也觉得温馨浪漫。她想起粤然常捏着她的鼻子叫“长不大的臭小孩”,可是眼前陈之力身边的许蕊,不是另一个更加任性的小孩儿吗?她忍不住调皮地发问,逗逗许蕊:“怎么?怕我太挑剔,变成朋友圈子里的‘单身公害’吗?”

许蕊有着两道浓密笔直的纤细眉毛,在不施脂粉的脸上最快地泄露着主人一切情绪起伏。现在这两道眉毛轻轻翘了翘,许蕊皱着的眉心就松开了,“呃……”她虽然有些尴尬,却又莫名地高兴,“只是觉得奇怪。”苏航会这样开玩笑,是因为对与陈之力之间的往事非常坦然吧……许蕊是因为直觉如此,才默默地高兴,“我还以为是你男朋友来接你回家呢。”她画蛇添足地解释说。

苏航抿嘴笑笑,再次默默摇头,又用揶揄戏谑的眼神去笑陈之力。

重色轻友是人之常情啊……陈之力一点也不为妻子对老同学的直来直往而不好意思。他看一眼双颊绯红幸福满溢的明敏,突然想起往事:“你还住在先前跟明敏一起住的地方吗?”那一带是老城区,最近似乎颇多空巢,他有些担心苏航太晚回家的安全问题。

苏航一愣,“啊,不是。不住那里了。”她小心翼翼地回答。

“那现在住在哪里?一个人吗?”陈之力继续追问。想当年读书的时候,同学们没事就互相串门,或者拉大队随便在节日假日到哪个人家里去聚会,彼此知根知底,毫无隐私可言,跟好朋友的父母都熟悉得像一家人一样,可是近些年来……“虽然同在一个城市,要不是因为上次那个案子,你住哪儿,我还真不知道。”陈之力笑得有些感慨。

在好朋友面前忘了多年修来的道行,苏航默默变了脸色。对陈之力或者明敏都一样,他们是她太好的朋友,她认识他们比粤然还早,她不喜欢搪塞他们,更不愿意胡编乱造来掩盖真相。可是,正如他们会有自己的妻子或者丈夫一样,对她来说,粤然才是伴随一生的爱人,因此她固执地要维护,要保护,不让她们的关系面对来自任何亲友的质疑或不认同……真是叫人为难啊!

许蕊眼见苏航忽然眼神游离面色凝重,用手肘捅了捅陈之力,白他一眼,小声说:“好端端地提什么案子。”她将眼睛向苏航一瞟,暗示陈之力,回忆当年命案对一个女人会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这伴娘裙真好看,是特别定做的吗?”英姿飒爽的脸上忽然着了温柔的色彩,许蕊碰一碰苏航的手肘,笑着问。

两个女人这就聊起了衣服妆容,陈之力看着苏航平静下来的脸色,宽厚笑笑。

“你们在聊什么?今晚吃得还好吗?”明敏爽朗的声音靠过来,她终于得空加入熟悉的小圈子,脸上工笔画一样精致的新娘妆衬着她笑意盈盈,谁也无法忽视她眉眼间的幸福喜气。“今年我可就不能回家参加同学聚会咯!”她用感慨的口吻宣示着告别单身的光荣。

“对哦?丑媳妇过年要去婆家敬茶,连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都抛开了!”陈之力老实不客气地跟明敏开玩笑。不管他说什么,谁都知道今天晚上的新娘美得不得了,“丑媳妇”只是一个光荣称号而已。

许蕊挽上了苏航的胳膊,靠在一起看明敏和陈之力两个老朋友斗嘴,谁也不让谁。

苏航只管笑吟吟听着,明敏揶揄陈之力新婚之年只顾陪妻子去岳母家过年,晾着家乡一群老同学的聚会不去,然后陈之力反过来质疑明敏怎么不把新婚丈夫拐到她娘家去过年,也好让老同学们审核审核……就像高考之前讨论数学模拟试卷的最后一题附加题一样,叽叽喳喳,毫无心机,热闹活泼……她也懒得纠正他们,其实早两年开始,一年一度农历年假期的同学聚会就暂停了,只是他们各自有事,不觉得或忘了而已。

过年……是啊,快过年了。

“小红?”

李作霖用钥匙打开家门,客厅里亮堂堂的,玄关柜面上放着两张飞机票,日期是农历年前两天,目的地是他老家所在城市的新机场。他进了家,回转身关上门,正要往前走,不防一脚踢翻了一个箱子,箱子里滚落出好些个头圆润均匀的小山芋头。李作霖低头细看了看,箱子外面还贴着被割开两半的快递签条,上面写着他的名字,看样子是老家不知道哪路穷亲戚寄过来,给他尝鲜的。

“小红?”李作霖打量着明亮却空荡的客厅,又叫了一声。他料定她在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听见应声,他不想走进这个家门。

总觉得不是很有必要。如果家里没有人等待,回家就不是很有必要——李作霖知道他心底其实是这么想的。他僵直地站在门口,甚至都没有放下手里的钥匙。

水晶大吊灯的亮光虽然闪烁奇异,亮度却很稳定,可李作霖还是觉得眼前光线抖动了一下,厚重的皮面沙发那里,慢慢地长出一个女人静默的身影。

于安妮半长不短的红棕色卷发扰攘在肩膀两侧,狭长的眼睛闪动着睫毛向李作霖看过去,“回来了?今天没有应酬?”她问他,声音冷得连她的身子都禁不住打颤。

李作霖点头,没有表情的脸,跟于安妮的声音一样冷。

夫妻之间,不应当是这样冷寂的你来我往……于安妮试着笑了笑,却自知笑得并不温情,“我买了一幅新锐画家的新作,好看么?”然后她拎起的话题使这笑容也显得不怀好意起来,但于安妮还是板直了腰身,朝玄关对面原本空白的墙上扬了扬下巴。

李作霖看见一幅画遮住了原本没有任何污染的白墙壁。准确地说,是一双绿幽幽的猫眼睛,泛着凶狠隐然的光,占据了那幅曾经雪白无暇的墙面。他抑制了双唇抽动的意愿,阴柔笑笑,看着画不作声。

“好看吗?”于安妮走出沙发的环绕,朝画作靠近,“这幅画叫《猫与白玫瑰》,很浪漫的名字。我特别喜欢画家画的这个男人,他没有脸,也不知道是弄丢了脸,还是……”她笑着,眼睛却不是,“这个男人不要脸。”眼睛里灼热的,不是水,是雾气,于安妮知道,这一刻她的嘴脸,不再是于家大小姐了。

明亮的客厅里,吊灯上的水晶吊坠们安安静静地垂挂着,一动也不动。

李作霖站得有些累了,但他还是站着,直到他从那幅画里看出来了,那双绿幽幽的猫眼睛,其实不是在觊觎那朵白玫瑰,而是在死死盯住袖扣也扣着一只猫眼的男人背影。“好看。不过,”他这时将视线投注在于安妮脸上,这张脸,有一种大气的精明,和安娜一点儿也不像,“画作就是这样才有味道。”他朝她温柔地笑着,笑容里有一丝浮动的阴凉气息,“你看,有你的道理,我看,有我的想像。我倒觉得,画家不画这个男人的脸,是因为她不自信,这个男人的脸是朝着她煞费笔力描绘双眼的猫,还是那朵静静绽放的新鲜白玫瑰。”

“煞费笔力”的描绘?“新鲜”白玫瑰……于安妮脸颊笑成一个尴尬的弧度。她仍然记得为什么会爱上他,他总是很聪明,也懂得如何用安静的暗示来表达聪明。那时候,她是“新鲜”的功勋贵族小姐,他是“新鲜”的青年才俊……

李作霖略过于安妮的神情变化,拿起玄关柜面上的两张机票,在手里轻轻一扬,问道:“今年过年怎么忽然愿意回我老家?不去看你的父亲吗?”

她的父亲,在他嘴里,一直是“你的父亲”,他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爸爸”,就像她从不喜欢陪他去他那个山高水长的“老家”。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