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七章 柳

2013-03-30

“爸爸。”

苏航拿着手机在耳边,边说边走进厨房,站在粤然身旁。粤然在洗菜,星期天中午的冬日暖阳正从窗外漫进来。“不是,是粤然在做饭,洗菜呢。啊?”她听了爸爸的问题,朝水池里看了一眼,回答说,“是菜心。对啊,我爱吃嘛。我才不会煮……对啊,都是她煮。就算我会也要她煮。”苏航笑嘻嘻地,小心翼翼地表露着躲懒的小幸福。

粤然好笑地白了苏航一眼,一手擎着装满菜心的菜篓子,一手轻轻握住苏航肩膀,把她挪到远离炉灶的位置——她碍着她炒菜了,这个炫耀幸福的小傻瓜。

抽油烟机一开,轰隆轰隆地,再加上锅铲叮当和热油爆蒜的噼啪声,苏航一秒钟就被吓出了厨房。粤然也就不怎么听得清她在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

其实父母问起粤然,苏航的心情挺复杂的。爸爸妈妈像是接受了粤然的存在,又像是总不经意在挑粤然的毛病,在累积素材劝她们分开。

如果粤然的父母也是这样怎么办?苏航想……又懒又笨又不会煮饭的她可受不起挑剔。“过年假期啊?”因为不专心,苏航总是要重复一遍爸爸问的话才能想起答案,“十天。嗯?妈妈……还没买到票,我看看吧,现在买票越来越难了。”通话的对象换成了妈妈,她抢了爸爸的手机。

粤然关了抽油烟机,关了炉子,手握着锅铲站在灶台前,垂着头静静地听。

“好嘛,我当然会回家过年啊。”苏航有点想结束这场对话了。“她也要回家过年啊,啊?她爸爸妈妈家啊!当然回来,我过了年也回来,她过了年也回来,回到我们的家里来。”她向里跪坐在沙发上,将头抵着沙发靠背,藉此减轻一点与父母对话的压力。

身后慢慢有了温度,一双温柔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

“嗯,好,买了票就告诉你们。过年也不用弄那么多繁复的食物了,妈妈别累着,我也吃不了多少,现在是最容易发胖的年纪,再说应酬也多,好不容易有个假期,让肠胃也歇歇。好,陪你们去拜年,那些你们安排吧。是~我假期除了头尾要赶路其他时间都在家里陪你们,放心啦,苏太太……好,好,你们注意身体,好。”

挂了电话,苏航轻轻直起腰,在粤然怀里转了个身,躺倒在沙发上。粤然一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将苏航脸上的乱发轻轻拨弄,归整到两边耳旁,轻轻俯下身去,吻在她唇上,伏在身上,亲她的脸颊。

不管风浪暗涌或是太平无事,相依为命,或许就是这样的感觉。

苏航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他们还没有放弃希望呢,亲爱的。”她微笑着说。“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试探着我们有没有争吵或者变得生疏,期待着我们过了年,各自会有新的开始,期待着我们有分开的可能性,真是……”眼睛里润湿了,不过脸上什么也没有。

她们面对生活和工作里的种种,左挡右闪地对抗躲避着一切可能会拆散她们的攻击,就是因为她们分不开,她们需要在一起,需要彼此……多么地不容易。可是,最爱她们的父母,却期待着她们会遇到足矣分离的变数,并且是怀着善意的祝愿来期待,认为她们分开才会获得幸福……这不是善恶之分,也没有利益之争,只是,就是,完全是,他们不能理解她们,他们甚至还怀着委屈,认为他们已经在尽量理解和等待……

等待着相爱的人变成陌路……

这种期待,真的美吗?善良吗?好吗?被期待的人,如果实现了,真的会幸福吗?

他们就是觉得会。

更令人难受的,是苏航理解并谅解他们,而且她知道粤然和她一样。父母有了年岁,在他们的思想里,能用这样若即若离的方式来暗示劝谏和期待,确实已经很不容易……她们也爱他们啊,可她们年轻,所以,需要做出的谅解就更多。

但是,自己的幸福,她们的幸福和爱情,完全不能作为任何谅解的牺牲品。

苏航相信,粤然的心意和她是一样的,一样地坚定。

静静地,抱得更紧。

“五年,可能不能证明什么,他们还是会觉得这是可动摇的事情。”苏航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喃喃自语。为了过年,粤然已经把家里从上到下打扫得干干净净,天花墙脚没有蜘蛛网,地面没有灰尘,就算这个地方不是买来的而是租的,这也是她们的家,用真挚心意营造守护的家。“时间会让真的东西坚如磐石,也会让纷纷扰扰浮尘掠去。”苏航轻轻地说着,眼角终于淌下半滴泪。

粤然抬起头,尖尖的下巴搁在苏航锁骨中间,“老婆,你在念诗啊?”她取笑她,要把她从浓重的思绪中打捞出来。“如果他们知道你即使跟我分开,再找一个也还是女人,他们肯定会宁愿你继续跟我在一起的。你的父母尤其如此,他们希望你平顺没有波澜。”粤然看着苏航眼角的半滴泪,想了想,并不伸手拭去,她觉得那半滴泪好看,很好看。

苏航笑了,因为她知道粤然是在逗她开心。

你身边,有一个这样在你胡思乱想时千方百计逗你开怀的人吗?并且她还能一矢中的一招见效?这是难得的幸运,真的很难得……

“嗯,你说得有道理。”苏航配合地点点头,勉励自己从多愁善感里跳出来,加入客观分析的戏谑,“对他们来说,不爱男人爱女人,已经是一个意外,迈步走进了一条弯道,如果分开再爱一个女人,那就是弯道又弯道,偏离常轨更远了,并且有可能无限循环下去,跟平凡的幸福背道而驰……如果只在第一条弯道一直向前走,除了拐开性别这个弯之外,一心一意,平淡相守,同甘共苦,幸福美满,白头到老,这些都是可能的,也都符合主流价值观,只要我们真的做到了,他们还能存一点殊途同归的庆幸。”苏航说着,用想象在天花板上勾勒线条与色彩,延伸出一幅饱满画作……

一条大路,像荒原一样大,但是有着清晰的指示,指着人们向前。路上有崎岖不平高低起伏,很多人在走,似乎所有的人都在走……而她,和粤然,在一个路口转弯,相遇,牵手,走下去……这转弯之后的路,有更多的山岭坑洼,也有更多的岔路口,可是,如果一直向前,跨越那些拦路的山岭淌过那些坑洼略过那些岔路口,这条路也是直的,和那条大部分人在走的大路平行,方向一致,远处,一样是平静美好的阳光景致。

大路上也有很多弯道,为了向前,要躲避陷阱绕过路障,有人一直在拐弯,寻找更漂亮更容易的通道,虽然没有跳出这路两旁的框框,却一直在原地打转,到不了终点,甚至落入陷阱……而她们所在的那条小一点的路上,有人后悔,有人要在路上重新选择,回头,拐弯,有人虽因此而堕后,但也终究向前,还有的人,回到那条大路上,或平静,或挣扎,也有人,在属于这条小路的弯道上左拐右拐三弯四道,走到了光线照不到的阴影里,就像大路上那些迷失的人一样……

苏航把自己的想象说给粤然听,越说,心里越宽。粤然真是太聪明了,她懂她们,也懂爸爸妈妈,还有,许多。“我爱你。”她最后说。

苏航满脸痴痴的笑,粤然看着那笑,心里很幸福。“你怎么看着天花板表白啊?是爱我呢,还是爱你想象中的大路小路呢,还是爱我刚清理过的雪白天花板呢?” 她怕自己的下巴把苏航压疼了,抬起头,看着苏航,俏皮地问她。

“我爱你,当然是爱你!”苏航亲亲粤然靠近她的双唇,她的压力消失了,眼里恢复平静理性的神情。“也爱我们一起走的路,天花板也爱,因为是我们家的嘛,而且是你清理的。都爱,怎么样?”她反过来逗粤然,让她知道她已经好了,不再胡思乱想了。

“哎哟~!你好博爱啊!”粤然坐起来,也拉着苏航跟她一起坐起来,神清气爽。“我们一定会在你希望的那条路上走到最美的地方,”她双手捧着苏航的脸,认真地告诉她,“就算你‘博爱’,就算你犯傻,就算你莫名走了弯路,我也会把你拉回来,在我们的路上,好好走到你心底向往的,最美,最好的地方。”

粤然真好看,黑黑的眼睛红红的唇,为她一个人专注的眼神……“你能不能别那么煽情啊,大叔!”苏航钻到粤然怀里,用还算镇静的声音开了个玩笑。心里那些澎湃,她要圈住它们,细致地保存,然后涓涓细流,长长久久,陪着粤然流淌很远很远的时间长河。

“我要是大叔,你就是大婶。”粤然拧了一下苏航的耳朵,“起来呗,大叔要做饭给大婶吃啦!”想起厨房里炒了一半熄火焖着的一锅菜,她还真有些着急。

嗯,的确,肚子饿了。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