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九章 柳

2013-04-19

尹执心站在郁杰家门口,等她下课。她没有她家的钥匙,开不了她家的锁。

从来,尹执心也没有问郁杰要过这里的钥匙,因为钱大有对她的步步紧盯,藏掖是很难的事情。可是,郁杰也从来没有问过尹执心要不要这里的钥匙,尹执心不知道郁杰是理解她的难处,还是根本就不曾想过要给她这个自出自入的权利。

虽然这么猜度着,尹执心却也不去向郁杰求证心意,她宁愿这样模模糊糊地一知半解。问得透了,尘埃落定,似乎就没了趣味。她愿意不那么清楚郁杰的心意,就像有时候郁杰为不明了她的心意而心急如焚,尹执心反而有一种安全感。

郁杰跑步上楼,脸上洋溢着不确定的惊喜快乐。“你什么时候来的?”在还有一截楼梯要上的转角处看见了尹执心,她就绽开了明艳的笑脸,“在楼下看见你的车了,你不在车里,我就想你会不会上来了,如果没有上来,又是到哪里去了……”人高腿长,她已经站在了她面前,轻轻地贴近她,细看她的眉眼。

尹执心仰着脸,素白的小小面孔上,只有细银框的眼镜作装饰,老式房屋的楼道里阴冷昏暗,更衬得她五官冷漠无情,只有那镜片后的双眸,漾动着丝丝暖流。“我又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等你。”她淡淡地回应郁杰,似乎和郁杰热切的询问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也是一种安全感——她不要像她一样热烈。她要静静地看,静静地听,静静地感受,要看郁杰在她淡漠的言行之后,是否依旧保有这热切的心情。尹执心,一切的沉默与冷淡,是在冒险的试探。

郁杰懂吗?

郁杰不需要懂。

在她热烈地爱着她的心里,根本不觉得尹执心的沉默与冷淡是一个需要有答案的问题——她爱的她就是这样子的,她爱这一整个人,这就够了。

尹执心今天穿了铁灰色的呢子外套,墨绿色的衬衫和休闲裤,墨蓝色的平跟铆钉浅口鞋,整个人就像是一株长在这阴暗楼道里的精灵草,那在晦暗光线里也微微闪着柔亮的白皙脸庞,抒写着属于这个女人的灵气,虽然黯淡,却很执拗。郁杰定定地看了她许久,眼睛终于有些涩,温柔一笑,点点头,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吧。”她自己先进了门,站在门里对尹执心说。

尹执心站在门外,没有即刻往里走,反而朝后退了一步,冷凝的双眼默默看着郁杰。她不想两个人挨得太近,因为郁杰今天用了香水,一种很清新的绿茶味道,如果和她身上的五号混在一起,会有交错的混杂。这样一来,钱大有灵敏的嗅觉也许捕捉到异常的气息。就算郁杰没有涂抹香水,她身上不属于尹执心的发香、肤香和衣物上的香味,也会发生那样危险的揉杂。郁杰也知晓这一点,所以方才并未拥着尹执心进门,而现在,也默契地朝门里面后退了一步。

气味不一样,心事也可能不一样,毕竟,她们是两个人。

也许,郁杰没有提过给她宿舍钥匙的事情,真的是体谅她要面对钱大有查探的难处……这样想着,尹执心轻轻迈步子,踏进了郁杰那一扇门。

这里是郁杰的地方,对尹执心来说,应该是很熟悉的了……但她从来不觉得这里是属于她的地方,甚至她也不觉得这单身宿舍真正属于郁杰——使用权与所有权,并不是完全等同的一回事,虽然她因为婚姻而肄业,但总还记得一些基本概念。所以,尹执心只是,站着,等郁杰给她拿了拖鞋,再配合地交出手袋脱下外衣给郁杰挂好,这才换了鞋子,走进客厅中央,回过身来看照料完她才开始照料自己的郁杰。

“你坐吧,我去做饭,想喝点什么自己拿。”郁杰招呼尹执心,一手提着买来的菜,另一手勉强地挂好提包与外套,又晃晃悠悠地换了鞋。

尹执心看了看郁杰手里提的东西,一把青菜,一条鱼,一些葱姜蒜,几颗土豆,还有一袋看不出是肉还是排骨。她大约能猜出今天晚上吃什么了。不过她不会去厨房帮忙,甚至也不会去旁观郁杰操作,因为尹执心不喜欢料理鱼和青菜,鱼很腥,青菜要煮得好吃,很难,对她来说。

这段时间是静默无言的。

尹执心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面前,静静端坐。在她耳畔,是厨房里郁杰挪动锅碗瓢盆的声音,是刀剁在砧板上肉被撕裂的声音,是水龙头哗哗冲洗的声音,尹执心知道郁杰现在此刻当下所作的这些举动是为了她,只不过她心里其实觉得,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厨房里,郁杰也没有说一个字。洗涮切割翻炒蒸煮,一切都是默默地。菜肴的清香开始萦绕,微笑浮上了她的脸庞。

时间过了好像有一年那么长。

郁杰将简单的菜肴端上桌面,轻声对尹执心说,“吃饭了。”盛了两碗白米饭在桌上,尹执心那一碗,只有碗中份量的一半,郁杰知道她吃不了那么多。“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要来,所以没有买很多菜,简单吃一点。”郁杰对尹执心温柔地笑笑,带着一点抱歉。

尹执心脸上冷冷地,心里却愣住了。刚才一直以为眼前这一桌是为了她,却原来她错了么?这青菜,鱼,土豆炖排骨,原来是郁杰照着她一个人的份量买的吗?当然……就算她尹执心不来,难道郁杰她一个人就不用吃饭不成?果然,还是自视过高了,对自己在她心里的份量期许过高……尹执心的心里泛起一层笑意,带着自嘲的凄然。但在她脸上,还是那么默默地,冷冷地,并没有动筷子。

郁杰将鱼肚子上鲜厚的一块白肉夹到尹执心碗里,含情脉脉看她一眼。

也许,说菜买少了什么的,只是一种自谦之词?是因为面对她的沉默与冷漠,不确定的一种自谦?是因为郁杰对她所思所想的不确定?这么想着,尹执心又暗暗浮起一层欣喜……尽管猜度着,她仍然什么也不问,在这种模糊的凄然与模糊的欣然的来回转换之中,获得了一种的感觉,这种感觉,安全,熟悉。

“过年回家的票买好了吗?”她终于开口,跟郁杰说话,同时也把碗筷端在了手上。

但是这个话题让她们两人同时都心里一沉。

郁杰把筷子上的一条菜梗子放进碗里,看看尹执心,点了点头。“坐飞机回去。”她说。她现在吃不太下了,尹执心倒动了筷子,那冷白的小脸近在眼前,可又离得她那么远,她们之间充盈的,是寒冷的空气。

“有同事或者学生一起吗?”尹执心接着问。

郁杰摇头,笑,“大部分人一放假就走了,我算比较晚的。”连程伟仁和陈娟都各自回家了,除了特别勤苦清修的几个学生和师弟妹,学校里几乎没有认识的人了。“最近研究所里的工作,连苏航都不太来了。牛老师也体谅,他自己都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去了。”郁杰看着尹执心,想象大年夜那个晚上,红火热闹氛围里,这张脸,依然是这样冷清寂然的神情……居然很美。

听郁杰提起苏航,尹执心顿了顿,细细咀嚼了嘴里的饭菜咽下,才说:“苏航她……她们过年是一起吗?”郁杰做的土豆,不知道是不是加了醋,有些酸。

她想和我一起过年吗……听了尹执心的问题,郁杰不自觉联想,有一种甜蜜的无奈袭来,叫她觉得喉间苦涩,“不是吧,读书的时候每年她们都各回各家的,虽然回来得早。近几年好像也是。”话语间是这样不确定,但郁杰其实是很清楚的,苏航粤然每年春节时也没能一起守岁,这是她细心留意过之后早有结论的事情。用这样不确定的口吻说出来,只是因为她不想承认曾如此细致地留意过这一点,更不想承认——能够那样勇敢自主地相爱相守的两个人,每年守岁也不能一起吃团圆饭,这个事实,令她有一重同病相怜的庆幸。

但尹执心是很明显地大大松了一口气,甚至连冷漠的神情都有些松懈,显露出一种难得的懒散——她真不喜欢每次和那两个人相比较时都显出她能给予郁杰的相守时光太少。“那,你今年也早点回来。”她淡淡地笑了,朝着郁杰,尽管那笑容转瞬即逝。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只偶尔有两声筷子与碗边碰撞的“叮叮”声滴入耳膜。

郁杰没有反过来问尹执心过年的事情。这几年,她也只是估摸着知道,钱大有和尹执心一样父母都不在了,是不需要回去什么地方和老人团圆的,别的官家人家大多有长辈子孙亲戚要团聚,自然是有那么些天连胡吃海喝的聚会都安排不起来。虽说有一个尹挚,可尹执心是想要保护弟弟叫他离钱大有越远越好的,所以也不会多聚。尹执心对着钱大有这个男人,怎么样两两相对度过那些天,郁杰真的不忍想象,也不敢多想,于是,也不问。

有些话题,在别人是再平常不过,在她们,却只能小心翼翼地半遮半掩。而这种小心翼翼,其实,也是一种爱惜。

尹执心往郁杰碗里放了一块排骨,在静默里,脸上的寒霜不知不觉已经化掉。这时候,她本可以继续拉扯着与旁人有关的话题,化解掉眼前僵局,又或者,告诉郁杰,其实每次年夜,钱大有都另有红颜知己要相陪,让郁杰不必担心挣扎忧郁……但是她没有,她只是享受着因为郁杰对她小心翼翼而呈现的这种静默,什么也没有做。

这种无言牵引的寂静,是她们之间独有的,与旁人的爱情不同的,一种让两颗心在引线两端一起灼烧的默契。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