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章 柳

2013-05-09

今年所里居然要办年会。

苏航刚参加完M集团充满创意与怪异的年会,受赠了一顶金黄色的负离子波波头假发,想要扔掉呢,似乎浪费,拿回家去呢,又觉得惊悚,只好放在办公室抽屉里,又觉得不伦不类……“影姐,这个你看看有没有谁准备节目的时候能用得上吧。”刚好李影来办公室通知年会的时间地点,又顺便倾诉了一下筹备节目和调动律师们的积极性有多难,苏航就做顺水人情把假发交给了李影。

李影当场试了一下,罩在头上,还满漂亮的。“哎呀,太好了,谢谢你啊,小苏。”受年节气氛渲染,她一下子放下了身份的芥蒂,以一副前辈夸奖小妹妹的口吻对苏航说。

苏航点点头,心里却有一种异样的察觉,只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

“哎,对了,”李影取下假发,理了理粉色薄呢外套的荷叶领边,“你家里那边的火车票啊,不好买,所里是没有办法了,你看看是不是自己去托关系解决一下?”

苏航一愣,隐隐捉摸出自己心底那一丝异样之感的来源……

“哎呀,小苏!”李影以为苏航是反应不过来,听说所里买不到票就犯了难,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我看你业务越来越蒸蒸日上,还以为你心思都老道了,没想到还是这样!你接触那么多上上下下部门里的人,谁跟火车票那块有点关系或者能说上话的,你找一下,打个哈哈,票的问题不就解决了?说不定连票钱都省下了呢!知道了吧?马上就放假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着急,别悠着等所里了,赶紧发挥你的人脉本事自己解决,知道吧!”话一说完,李影手里擎着那顶假发,急匆匆地就走了。

苏航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李影反手关上的房门,不禁失笑。

火车票哪一年不难买?开启网络购票以后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可是每次所里人不管休假回家还是出差旅游,买票的事情都从来没有烦难过……之前,这项工作一直是于安娜负责。就连类似于年会的尾牙聚餐,也是于安娜张罗组织。

可是今年,所有的事情都到了李影手上?

那于安娜干什么去了?

毕竟工作了那么些年,尽管并不热衷于关切人事纠葛,苏航也还是有一种敏感——李影代替于安娜处理这两项事关所里民生的事情,看似平淡,实则不太寻常。再想想近日情形,在因前番猜测而先入为主的基础上,苏航越发觉得于安娜情绪不太对头,不仅没有节前的兴奋,连平日里八面玲珑的绰约也黯淡了许多……

不过,这似乎也跟苏航没什么特别大的关系,只是,如果于安娜真有什么难处,她也希望能够帮助一二,毕竟在她被薛晴枫和余佩文联合刁难的那个时期,这位专管员给过她同事间细致的关怀。

苏航一边看着笔记本整理工作思路,一边心有旁骛,好不容易准备好了,拨个电话给梁听,得到批准,起身锁门去师傅办公室开小会。

“你这个思路不错,但是难度太大了。”

对于苏航深思熟虑后所提出的建议,梁听似乎并没有觉得很惊喜,只是淡淡地回应,一副心思沉重的样子。“要独家做官方在北池的业务,的确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微笑着对苏航的思路做出了肯定。

苏航默默和梁听对视,揣摩着师傅的思路,忽然有些了悟。“您也曾有过这样的设想?”既然梁听对于她的提案不感意外,唯一的解释就是如此。“但是为什么您从来没有提出来呢?或者,为什么否决了这个思路?”

其实苏航能够猜测得出——得到北池官方的概括授权,独家抓住这个大客户的业务需求,这样就避免了和其他大大小小的竞争对手去竞逐不同行业规模各异的企业客户——如果梁听也曾经如她一般有过这样的方向设想,却又否决了,甚至根本都没有将之提上讨论议程,个中原因,跟当初李作霖薛晴枫合意彻底放弃安木,大抵是一样的:第一,跟众多需方企业合作,可以更灵活,始于北池,进而扩散到各企业北池之外的业务需求;第二,为一个一对多的客户提供法律服务,看起来单一,其实却会因为延续性与同一性而使难度更大。但是,正因为如此,不够自信又贪心的李作霖与薛晴枫,却在安木的问题上被甘心独沽一味并且敢于摆出长远大盘棋局的岳崇山和粤然算计得死死地。

粤然没有抓住安木,而是通过一个以大吃小的收购案,与收购安木的大客户达成合意,以资金投向影响其业务选择,钳制了在本地物流行业有准垄断地位的安木,从而以安木的合作意向来影响不能不在物流上做出优选的其他企业。这不是一招棋,而是一盘棋,在岳崇山的资源支持下,粤然静悄悄低调地布局良久,表面上因为代表收购案中的甲方站在与安木相对之立场,实际上却又因为看准了安木对甲方资金的趋之若鹜,而打通了影响安木的暗道,薛晴枫只能走在鬼打墙的地面,粤然却能利用他们通过甲方对安木施加的影响力,抓住其他对安木物流实力趋之若鹜的相对方企业,虽然必须小心翼翼,但终究是一次合法的算计,并且,滴水不漏。

薛晴枫前不久才对鬼打墙的局面有所察觉,连带着调动钱大有李作霖甚至是梁听苏航和其他所内同仁的人脉渠道,才搞清楚了大致情形……别人不知道,苏航却知道,这个局面的出现,往大了说,是岳崇山他们敢想敢做又有实力,往小了说,罗小丽的存在,才是粤然出奇制胜的先天条件。既如此,苏航她拥有牛正点拨的优势,又为什么不能就此扩大化使用呢?一旦他们开始利用项目与官方的沟通平台,取得官方的独家意向,那么,他们和董宇岳崇山之间的竞争就不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私心而论,在北池的问题上,苏航也就从此避免了和粤然的正面交锋,除非有一天官方和北池中的企业要像上次一样对簿公堂。

当然,对梁听可不能这么说。

“董律师和岳崇山律师他们能够摆布安木,无非就是利用了手头已有的跨国公司客户资源,那是他们相对于我们的先天优势,并且他们敢于促进局面形成。现在我在牛教授的项目里,运作北池的官方意志需要与项目趋同,也是一种先天资源,我们大可加以利用作出布局。”对梁听,苏航只能这么说。

梁听点点头,垂首沉吟着该怎么提醒苏航这其中的难度,却禁不住分神去想,苏航在提到岳崇山的时候,为什么不称“岳律师”而要大费周折地说“岳崇山律师”,并且只字不提另一位“粤律师”也就是安木事件中的主角粤然……被不起眼的小问题岔乱思路,她自嘲地笑笑,又认真翻了翻苏航的建议方案,“对于官方不同部门的利益分歧,你考虑到了,并且设想了如何通过项目中的内容去各个击破,这点很好。但是小苏,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在所内的利益之争?这个思路对你本人的依赖性太大,薛律师和我们之间……你想过吗?”其实问题远不止这么简单,但梁听只拣了明面上突出的两点来考验苏航。

苏航皱了皱眉,苦恼地想:内部不团结,真是阻碍对外事务的最大阻拦。“可是薛律师目前的市场拓展不是一筹莫展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试试眼前这个方案呢?以我们所的实力,集中兵力,未必就不能成功。”她脸上浮现出一种天真的自信。

其实,苏航心里并不天真。

粤然他们已经对外围企业形成了一种包抄优势,这时候不管是薛晴枫李作霖还是她和梁听,甚至包括所里其他大大小小的律师,再去做同一层面上的竞争,跟从零开始与寡头竞争无异。可是,为官方服务,虽说伴君如伴虎,而且有可能会对企业客户形成一种阻隔,但是专一突破却容易得多……“至于我和薛律师的人际关系,如果业绩和我有关,说不定她还会对我客气些,再说,不是还有您在嘛!”苏航对梁听无奈笑笑,“要是她想为难我,我什么动作都没有,她也会照样为难我的。”

面对苏航摊开的手掌,梁听也忍不住笑了。“好吧。”她很快又恢复冷淡的神情,再给苏航出考题,“那你再想另外两个问题。一,现在的企业,早已不像从前惟官为上,看官方脸色行事,如果我们在北池范围内因为官方授权而一家独大,他们为了不被官方获悉商业信息施加压力,即使在北池之外的业务上也减少与我们,怎么办?二,你这样堂而皇之地利用项目研究员身份,主管部门的警告管制,怎么办?”前者是为以后想,后者是为苏航自身想。梁听不知道苏航是不是为一个宏大思路兴奋得昏了头,以至于连这些顾虑都没有想到。

在做出回答之前,苏航的确沉默良久。但是这一次,她没有皱眉。她当然曾经想过这两个问题。“梁律师,我记得您问过我:深谋远虑和前怕狼后怕虎的区别在哪里……说真的我不懂怎么回答,现在也不懂,不过,时移势易总是有的。”

积极地消极……梁听的确没有想过,在这一点上,苏航给了她小小的惊喜。再次翻动苏航打印出来的提案建议,她翻来覆去又想了一遍,才松开眉心点了头:“好吧,那其他的问题就更是小问题了。这两天我跟主任商量这件事,年假过后,看看我们能不能开拓一个新局面。”她向苏航投去鼓励的微笑,将那几张纸收进与北池有关的文件柜里,转头跟苏航闲聊:“薛律师要求今年的年底聚餐改成年会,你知道了吧?听说她还有特邀嘉宾,你猜是谁?”

方案获得师傅首肯,苏航刚有点沾沾自喜,一下又愕然了:“是薛律师的要求?”年会这样喧闹的事情,是薛晴枫的要求?特邀嘉宾?会是钱大有吗?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