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一章 柳

2013-05-10

随着灯光和熟人聚集的密度加剧,于安娜的神情是越来越不安。

吃饭,表演,抽奖,演讲,这真是一次安排得很满的年会。客户们前前后后地来了又离开,M集团贡献了一些抽奖的礼品,苏航做了一次抽奖嘉宾,其他时间都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台下,看着别人表演。

李影为年会现场铺陈的菜肴甚是可口,居然大大胜过从前于安娜的安排。这使苏航想起来,于安娜点菜的口味,似乎颇为单一,跟李作霖的喜好很接近。

到了现在,似乎这种亲缘性的迎合,李作霖不再需要?

有很多同事都携眷出席,随着年会进程推进,苏航也就渐渐不再留意于安娜,而是跟随热闹的焦点,留意同事们的“最亲密伙伴”,这当中许多人对于事务所同仁来说也都是陌生的……有旗鼓相当的伉俪,也有一激扬一低调的互补,另一些,看他们自我介绍和共同应酬时的样子,明显是还处于磨合阶段,尚未找准共舞的节奏。噢,不过李影的丈夫似乎很有范儿,底气十足的样子,一直找机会跟李作霖搭两句,李影也断断续续制造了不少这类机会;融安刚交往的男友是某部门小办事员,今后李作霖大概会看在潜力可期的份儿上对融安更和蔼一些;苏豪跟崔小捷像连体婴儿一样寸步不离,当然,崔小捷的肚子还不太显,小心翼翼地;于安娜,她丈夫没有来,但是苏航见过她那位和蔼却精明的婆婆,想必她丈夫也是太忙了没空吧。

李作霖没有带夫人,梁听自然也是没有的,薛晴枫呢,她早就放出风声吵得尽人皆知的“特邀嘉宾”,似乎也没有出现……

客户们陆续都走了,只剩下内部同事继续狂欢。

不表演节目就要卖力做游戏,哪怕是所里倚重的大小律师也不能幸免,二人三足走了一圈下来,苏航的搭档是梁听,速度真是慢,但好在这两师徒颇有默契,那些像火箭一样出发的对手们摔跤次数比她们多,才让她们侥幸得了第二名。第一名被房地产部做合规审查的一对男同事获得了,居然把奖品让给了梁听……

苏航一下子就觉得兴致大减——年会本来可以大肆放松一下,那两人还不忘讨好领导。

“你去哪儿?”同样是鼻梁上渗着细密热汗的梁听问她。

“去洗手间,补补妆。”苏航笑着,尽力掩饰因为那两个大男人的巴结行为而产生的无趣之感。

即使梁听也有些被游戏竞赛的热络气氛感染,眼神仍旧何其敏锐,“怎么?得了第二名,连第一名的奖励都到手了,反而意兴阑珊?”虽然脸色微微泛红,梁听神情间依然不脱淡漠理智。

这位师傅,这是在嫌弃徒弟缺乏好胜贪多的青年心性呢,还是在责怪她依然以为某些场合能逃脱俗套的幼稚执拗?

苏航抿了抿唇,断了走开的念头,重新在梁听身边坐好。

“薛晴枫的‘特邀嘉宾’还没有出现,你就别走开了。这几天她时不常地含沙射影地提及这位‘嘉宾’,尤其是今天,我们合伙人碰头的时候她又提了,好像这人还跟你有点关系。”梁听在苏航耳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薛晴枫的嘉宾,“跟我有关系?”苏航瞪大眼睛和梁听对视,心里“咚咚”一跳,除非……钱大有知道了尹执心和郁杰的事情,然后进一步知道了她也喜欢女人,然后说不定还知道了粤然……苏航在心里飞速地推理着,自己把自己吓得不轻。如果是这样,薛晴枫还要忍到今天年会现场来给她刁难,真是太为难这位好大喜功的前辈了……啊,对,年会之后大家就算正式进入假期了,除了非有公务回所不可,明天所里就不会有人了,如果她真的被刁难,连解释挽回的时机都不会有……苏航强撑着镇定,对师傅不解地笑笑。

掌声就在这时稀稀落落地响起来。

最后一个节目是李翰林表演的魔术,似乎还算精彩,随着道具被撤下,薛晴枫拿着麦克风上了干干净净的舞台。

薛晴枫说,最大金额的抽奖现在开始,由今天最重要的嘉宾来为大家抽取,抽奖之后大家尽可以唱歌跳舞,明天就正式放假了……

然后舞台灯光一闪,一个自苏航入职以来从来不曾在所里出现的人走进了聚光圈,有人惊愕万分,有人不明所以。

苏航眨一眨眼睛,心里一块大石烟消云散。

她转头看梁听,却发现师傅脸色冷峻得难看。

场面寂静。

“她是谁啊?”

一个行政的小女孩悄悄问李影。

李影的表情很复杂,有点兴奋又有点惧怕,快速地左右望了两眼,找到于安娜的身影,看了看她的表情,才带着五分怀疑五分确定回答下属说:“主任夫人。”

“喔……”知道些所里人际八卦的小女孩也转头去找于安娜,眼里满是羡慕敬畏。

于安娜的脸上,却像是高烧刚退的病人一样,无力,震惊,五官凝滞,让人猜测她真实的脸色一定比妆容粉底更加苍白。

“下面有请李作霖主任带着我们的大奖信封上台来,于女士抽奖,李主任颁奖。”薛晴枫气定神闲,带着入戏十分的导演气场。

李影赶紧推搡一下跟在她身边的小文员,两人一起把信封和抽奖箱送上台。

李作霖脸上那抹温柔的笑容,风度翩翩恰到好处,让人一看就猜测他大概是个怕老婆的人……梁听在身边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苏航莫名地觉得眼前氛围让人难受。

三等奖两人……

二等奖一人……

一等奖,最大的奖……当然只有一人获得。

“主任夫人真是好手气!”薛晴枫展开于安妮递到她手里的小纸条,绽放笑颜。所里谁见过薛晴枫这样轻松自如地开玩笑?没有人应和,连半声附和的哄笑都没有。“苏律师,你们猜,是哪一位苏律师?”她像一朵硕大的白玫瑰,在台上绽开了红艳唇齿。

并不是所有抽奖都是暗箱操作,相当一部分还是概率问题……今天以前,苏航是这么相信的,但是这一刻开始,她肯定不会再相信了——尽管薛晴枫还没有揭晓获奖的是她还是苏豪,但是看那张雪白大方脸上夸张的笑容和视线所向,苏航觉得得奖的应该是她了,然而,薛晴枫怎么可能会眼看着好处落在苏航头上还这么高兴?除非,这是副主任薛律师亲自安排的局面……

人们开始不情愿地作出热烈反应,苏豪第一个高喊他自己的名字,崔小捷在一边贤良淑德地拍掌附和,也有人此起彼伏地猜测是苏航,几个司机高声笑着说谁拿了都不打紧最要紧是贡献出来请客吃饭。李作霖在台上笑得脸都僵掉了,转头看了于安妮一眼。

于安妮温婉地朝丈夫笑笑,所有人看了这笑容,都会以为她和丈夫很有默契。她又体贴地朝李作霖点点头,接过薛晴枫同时递过来的麦克风和纸条。

“小心点,少说话。”梁听好像是从寒冰笼罩中凭借理智艰难地挤出了这句警示。显然她对眼前局面的判断与苏航一致。

苏航点点头,于安妮话音落下,她缓缓起身走上台去。那动作节奏和面部表情,就像开庭时一样得体凝重。

台下表示祝贺的掌声还是真诚居多。

“恭喜。”李作霖夫妇给了她一样简短的祝贺。旁边捧着抽奖箱的小文员羡慕而羞怯地笑着,李影脸上是殷勤的微笑。只有薛晴枫,手里捏着麦克风,那张大白脸慢慢地向苏航靠近。

“小苏律师打算拿这笔‘巨款’作什么用途?买最新款的平板电脑还是智能手机?还是留着过年回家发红包?要知道,我们全所人,现在对你可都是‘羡慕嫉妒恨’呢!是不是啊?”薛晴枫向着台下笑问,得到附和的起哄。

副主任居然连这样对她施加小刁难的机会也不放过,真是纡尊降贵……苏航仿佛为难地皱了皱眉,扫视了台下一圈,以作结案陈词般凝重的语态说:“我想,给大苏律师未出世的宝宝发一个大红包吧。其他的,我考虑薛律师的建议。”

台下应声而起的鼓掌又添了几分真诚热烈。

然后是真正地纵情欢饮了。苏航躲得薛晴枫远远地,和一些平日不大打交道的职员在一起闲聊,他们是有意要跟她热络,她是乐得被绊住。近旁,跟她一样离所里的核心团体远远的,还有于安娜。

于安妮优雅的谈吐间,不知怎么,触发了薛晴枫带着凌厉眼神的微笑,李作霖似笑非笑中阴郁的注视,梁听沉凝脸色朝这边一招手,不是向着慌张的于安娜,而是苏航。

“不好意思……”苏航压抑心跳,慢慢踱步迎过去。

再有多大的猜疑忐忑,也不过是这二十多步的距离而已,苏航往脸上摆了浅浅笑容。

“苏律师交游广阔,原来还有一位给董律师做顾问的程博士?”薛晴枫果然是耐不住了,苏航刚到跟前,她就亮了嗓音。

于安妮先前只是隐约提到苏航对董宇所里的动向很可能并非一无所知,薛晴枫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直接——如果于安妮不是非要等到今晚这个戏剧性场合而是早点告诉她的话,这一场年会,薛晴枫虽有可能就不作安排了,但若依然安排,她会喝得更加高兴。

“也有可能,苏律师是真的没有留意到。不怪她。”于安妮看着苏航,脸色和蔼,招呼人斟满一杯香槟,换了苏航手里的果汁,示意她碰杯。

梁听扫一眼深藏震惊与愤怒于阴郁之中的李作霖,淡淡笑了一下,“是啊,小苏是可能没留意到,薛律师早几天就预报会有神秘嘉宾,这个神秘信息您是今天才得知么?”她的视线落在于安妮佯装雍容的脸上,冷漠镇静。

苏航意会,是的,明天就放假了,主任夫人似乎该早就知道了程伟仁和董宇岳崇山那边的勾连,可李作霖,看样子却是今天第一次听说,可是明天……大年夜近在眼前,返乡的大迁徙人潮中,哪怕是李作霖薛晴枫,又能来得及处理些什么呢?

这个措手不及的局面,连穿针引线的薛晴枫也是其中一员。

雍容自若的于安妮变了脸,和梁听冷漠对视,苏航依然浅浅地笑着,在这凝固氛围中霎时了然——眼前,其实不需要她作出任何反应。

可是,于安妮和程伟仁只有在北池实堪那次有过短暂交集,而程伟仁虽为人有待商榷,在兼任顾问眼线这件事上,还是因忌惮牛正且爱惜声誉而非常低调……那么,知晓这件事情又有机会高调地打乱牌的人……好吧!

苏航觉得今晚她回到家时,某人最好已经睡醒一觉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