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二章 柳

2013-05-11

“喝下这两杯酒。”

亲自将两个杯子斟满,梁听命令苏航,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苏航先前已经很喝了一些,这样两大杯满满地灌下去,不倒也会晕了。她迟疑地看看梁听,默默捧起了酒杯。师傅虽然对她有些不解,但是并没有动怒,这两杯酒,更不是处罚。虽然两人没有当众过多交流,只言片语之间,于安妮的行为并未破坏她们的默契。

而且,苏航借着今晚忽然明白过来,于安妮,她并非真心帮助李作霖。

她不禁想起明敏婚宴那晚,邝维利说的话——在那时,于安妮为了李作霖,不惜与世交邝家生出芥蒂,那个时候,是真心的吗?也未必。

梁听看苏航喝完两杯满满的红酒混白酒之后醉态立现,满意地点点头,对她说:“你在这里坐一下,闭眼休息会儿,我叫于安娜来照顾你。他们要简短碰个头,你等我。”说着,她就离了苏航的身边,路过于安娜,严肃吩咐了几句,就径直走到李作霖薛晴枫身边坐下,席面上其他人也很有眼色地离开。

于安妮已经走了。安娜呆呆地坐了许久,其实今天这个场面根本不再像一年以前那样需要她,但是她还是习惯性地要等到最末离场,她远远地看着心里崇拜的那个男人,既舍不得离开,又害怕他靠近。而她也知道,现在,李作霖最不想接近的人,一定是她。

安娜对安妮来说,是第三者没错,可是她安妮呢?安妮,你面对梁听,又是什么位置?……饶是伤心惶恐,安娜对眼前的局面还是能有一丝职业判断。于安妮的到来,决不单纯是做颁奖嘉宾这么简单,她还带来一些消息,蓄意地引发小小风暴,而苏航,就是那个风暴的中心……眼看着梁听督促苏航在无人角落灌下两大杯酒,她就更确信了——这是师傅在保徒弟,让苏航不必清醒面对诘问。

“苏航喝醉了,你去看着她,在我回来之前不要离开她身边。”

安娜苦笑。梁听的态度并不强硬,只是冷淡中让她不能拒绝。看来,梁听也觉得,现在李作霖最不想靠近的人,就是她这个第三者安娜。只要第三者安娜在苏航身边,就会像一个黑色的护身符咒一样,阻隔李作霖对她的探问,那么,能阻隔其他人吗?

安娜一边向苏航走去,一边渐渐了然……梁听,薛晴枫,并不是只有李作霖于安妮知道她的第三者身份?原来,安娜是第三者,早已尽人皆知!

“谢谢你,安娜。”

苏航的心清醒着,对着安娜,却没有先前温和笑容。酒精的作用,妨碍她自如地调动脸部肌肉。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所里人差不多均已离场的时候,李作霖和薛晴枫踱步迈向宴会厅出口处,远远看了看苏航,对安娜扫视一眼,一起离开。梁听正在往这边走来。

“可以了,你也辛苦了,回家休息吧。”梁听对于安娜挥挥手。

苏航抬眼看师傅,直觉让她提醒自己:这时最好还是打起精神来。

“你早就知道了?”梁听不让别人刁难徒弟,但作为师傅,亲自责问却是应当。

苏航点点头。

“知道得确切吗?”梁听继续问。

法律人的追问真是让人无所遁形。苏航再点点头。

“为什么不说?”梁听这是要逼迫苏航开口说话了。

苏航却没能事先想好答案。“我不想说。”这也是实话。

梁听没动。对于如此严重的问题来说,四个字的交待根本应付不过去。冷峻的眼光罩在苏航脸上,梁听压迫性地注视着徒弟,不怒而威,无声胜有声。

人都走光了,连李影她们也收着所里的杂物离了场,包场人员已经进来打扫,却没有人敢打扰她们。

“北池的局面本来就复杂。”苏航在整理思路,“牛老师虽然主动召我回去,但是我了解他,他不会喜欢学生以学术头衔作敲门砖慌不择路四处兼职,程伟仁是大师兄,老师对他冀望甚高。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所里,以主任他们的行事风格,这事至少会被钱大有知道吧?”她不确定地看一眼梁听,梁听对她的注视里有一抹提示的亮光闪过,苏航忽然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笨:对钱大有来说,如果程伟仁在别所兼任顾问,那么她本人以律师身份兼任研究员,就不存在竞争不公平的问题……“牛老师也会很快知道,那么,研究队伍里的局面也会变复杂,进程会拖慢,我们的战线就会更长……”原来师傅不只是在怪她隐瞒,而且在怪她后知后觉,苏航停止说话,默默笑了。

“回过味儿来了?”从徒弟眼神里略有些犹疑的跳跃,梁听已能窥见她所思所悟,斟了一杯清茶,放在苏航手边。“因为你不信任领导的处事风格和水平,所以就‘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苏航居然是在考虑牛正那边的局面,对梁听来说有些出乎意料,“我对他们表达的观点是,你被所内的人事斗争扯昏了头,没有意识到这条信息的重要性。大白话,他们两个一时不好反驳,顺便也把你针对官方的独家思路对他们说了,算是转移视线。现在我要回所跟他们连夜开会,刚才已经说你喝醉了,不醒神,他们看你的样子也就信了,没说什么。你先回家吧,假期有事电话联系。”梁听说着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回头,“能自己打车吗?”

苏航点点头,慢悠悠也站了起来。其实她没有那么醉,只是因为领会了梁听的意思,尽力演了那么一点点。

这些老律师真是铁人啊,年终节日气氛这么浓厚,喝酒玩闹大半夜,还能连夜开会斗智斗勇……夜风一吹,苏航的酒又醒了几分,远远一辆竖着空车灯牌的出租车驶近了,她招一招手坐了进去。想一想,她也不差啊——今晚其实是险境,但她就是这么少言寡语地淌了过来,就像经常漂流的人,越过壶口瀑布也就像在游泳池里奋力挣了两百米而已,会累,但是已不惊惧——不知不觉锻打得坚韧了,有一天她也会像梁听他们那样,蜕变成输赢起伏高低跌宕全当稀松平常事的老江湖……

家里还有灯……

深夜回家的时候,家里有灯,在等你……苏航仰着头,微笑着享受了一会儿这种感觉,还有,有些潮湿的,提前到来的,春天的气息。

粤然睡着了吗?

在年会现场,苏航收到过粤然发给她的短信,但是她没有回,也有未接来电,到十点半以后就没有了,她可能是睡着了,反正,她知道她在家里,她知道她会回到她们的家……笃定地知道。

粤然一定是睡着了。

苏航上楼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脚步,但是门并没有自动打开。

她掏出钥匙,慢慢地拧开门锁,又反身轻轻锁上,把一路上因为不太冷而脱了搭在手臂上的大衣和挎包挂在衣帽钩上,换鞋,洗手,把客厅的灯关掉,轻轻走进房间。妆台上小台灯为她留着光,门边的沙发上放着她的换洗衣物,一颗小小巧克力球用锡箔纸包着搁在妆台中央,她的爱人,粤然,用棉被的一角盖着肚子,躺在床上睡得正香,静悄悄地。

最近粤然睡得都很香,工作的忙碌与压力对她来说似乎只是助眠剂,心理素质真是好。

苏航在门边站了一会儿,好像这么站着就很舒服了,有点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就要睡着的感觉。她看了看那颗巧克力球,笑了,今天晚上,她真是没有吃饱——在那些场合,一般都吃不太饱,虽然都吃得满好,但是总要留出空档应酬交流。她把锡箔纸剥开,纯纯的黑巧克力球在唇齿间融化,浓香和身体里的酒精相冲,苏航深呼吸一下,觉得真是该洗澡了,要把酒精的气味冲掉才是。

“你是不是要弄到天亮啊?”

其实粤然早就有所知觉——苏航蹑手蹑脚进房间,发呆,她都隐隐约约知道,只是真的太困倦,一时还不能完全清醒。直到她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久久也不曾间断,不耐烦的浮躁终于冲破沉睡封锁,再听见苏航从浴室出来后涂涂抹抹依旧慢条斯理,末了居然还玩起了她那几瓶香水。深夜极静,粤然只是听着,就知道她在一支一支地打开瓶盖轻轻嗅闻,然后又用面巾纸一双一双地试着不同的两瓶混在一起是什么味道……苏航搜集的香水可不止三五瓶,要是这么排列组合下去……真的是要天亮了,粤然果断睁开了眼睛坐起来。

其实苏航已经预备对香水们的“拉郎配”暂告一段落,选了一支青苹果主调的浴后香点在手腕上,听见粤然问,轻轻地连那支也放下了,转过头,看她睡眼惺忪的爱人。

“薛晴枫的嘉宾是于安妮。”

她微微笑着说,“于安妮带来了程伟仁的消息。”

难怪她会有玩香水这样消磨思虑的小动作……粤然完全清醒过来了,定眼看看苏航,把覆在小腹上那一角棉被掀开,开了床头灯,拍拍床边,“把那边的灯关掉,过来。”她温柔地说。

靠进爱人的怀抱,苏航真庆幸刚才把话说出来了,不然……没有什么气息能比粤然的更好闻,要是先贴近了她的气息,肯定懒得再提什么别人了。

“想知道具体的情形吗?”

已经彻底清醒的粤然抱着越来越迷糊的苏航,在她耳边轻声问。

“不了……”苏航小声说着,摇摇头。“连你的目的我也不想深究。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想到过我会面临责问。”她强撑着精神,抬起头来,打量粤然。

粤然嘴角轻轻翘了翘,大大的眼睛里泛起隐约懊恼,缓缓摇头:“对不起,我没有。当时灵光一闪的时候,来不及有。”事后想起了,虽有愧疚,仍是抱有侥幸——说不定,她的苏航会应付得很好——她的苏航多聪明啊!

苏航看见爱人脸上那一抹自责,忍不住心疼,手掌轻轻抚上粤然脸颊,柔软温暖的触感更是融化了她,眯了眯眼睛,她说:“亲爱的,我们好像很久没吵架了吧?”

“嗯。”粤然亲亲苏航的指尖,神情好似在吃一颗香甜糖果,“要不,你先睡觉吧?等明天醒来,你想怎么吵,我们就怎么吵,好不好?”

苏航已经禁不住困倦的拖拽,轻轻躺下,靠在枕头上,迷蒙再看了粤然一眼,合上眼睛点点头说:“好,那你记得提醒我……我们要吵架……”

粤然看着,她的苏航一秒入睡……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