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三章 柳

2013-05-17

“骆小姐,对不起,非常对不起。”

苏航的声音从书房传来,好像是正在电话里跟什么人道歉,粤然眨眨眼坐起身,又仔细听了听,估摸着苏航是挂掉电话了,这才下床走过去,站在书房门口跟爱人打招呼,“一大早,跟谁说‘对不起’呢?”今天她也放假了,难道不是大部分人都放假了吗?怎么会有人来刁难她老婆?

苏航背对着门口,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听见粤然问,转过头来,眼里充满沉思神光,勉力为粤然挤出一丝微笑。

“能跟我说吗?”粤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走到苏航身边,轻轻抱住她的脑袋往自己怀里靠。

在爱人怀抱中轻叹,苏航点点头:“事情过去有一段时间了,可以跟你谈论了。”她抬起头,看着粤然,脸上歉疚依然,“我的初衷,原本是希望能帮助人们,却为不恰当的同情而不经意使人受伤,所以要真诚道歉。”她的双眼,一瞬间很涩。

粤然理解地对爱人笑笑,“噢?找上门来了?难应付吗?”

苏航摇摇头,轻轻地说,“有些事情,始终应该正式对人家说一句抱歉。而现在,我也逐渐能够坦然面对。”

两人相视良久,静默地用眼神对话。

凌晨的时候天气骤变,温度降了许多。粤然从被窝里出来,在书房站得久了,忍不住瑟瑟地紧了紧衣领。粗心的苏航这才发现爱人身上仅穿着单薄的睡衣,却为了分担她不愿说出来的心事,忍受了这么久的严寒,她赶紧站起身,贴在粤然身边抱紧她,“起床怎么也不加一件外套啊?”苏航身上裹着粤然给她买的珊瑚绒睡袍,很暖和。

粤然将脸在苏航耳畔厮磨,发了一会儿愣,让脑袋一点一点地清醒,才轻轻地“嗯”一声,直起身子,再定眼看了看苏航,说:“你忙吧,我去洗漱。”说着就转身走了。

苏航眉头蹙了一下,说:“哎,你……”

“知道啦!我先套上睡袍!”粤然扭头,朝苏航调皮地一笑,“你真啰嗦。”

看着爱人走着拐到她视线之外,苏航依旧站在原地,靠着书桌,侧耳听着,听得一阵细不可闻的柔软衣料摩擦的声音,放下了心,对着书房门口自顾自微笑一下,转身继续坐下整理电脑里的文档。

自来水冰一样冷,冷得够呛,粤然让指尖适应了一下水温,才挽起袖扣,将冰冷的水装进口杯里,开始刷牙。假期的早晨,楼下有带孙子的老奶奶在大声招呼着小屁孩儿,还有主妇们交谈的声音,粤然才想起来,年前似乎应该给她们的小家做一次无死角大扫除,但是,好像不够时间了……房间里想起了音乐铃声,是她的手机响了。粤然放下牙刷口杯,将冰冷的自来水浇到脸上,又挤了洗面奶慢慢地按摩,不去管那来电呼叫。

苏航也没有去代听粤然的电话,铃声执着地唱了三分钟,停了。

粤然将脸上的洗面奶冲干净,取下毛巾轻轻擦拭,就在她走回房间准备在妆台前坐下的时候,不出所料,轮到苏航的手机铃声响了。

苏航很是犹疑了一会儿,才拿起书桌上就在她手边的手机,“阿姨,早上好。”她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够乖巧,抿了抿嘴。“啊,记得,我们下午会尽量早点过去的,我们买一点菜回去吧……喔,好吧,好的……嗯,那个,中午可能不行,我们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

粤然笑了,先前她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如果苏航真的想不起来——今天还有一架没吵。

“对,明天走,行李……”苏航倒抽一口凉气,她还没有收拾过年回家的行李!“没事,我今晚回来再收拾……啊?这样啊……我,我让粤然跟您说吧?她正在忙……”苏航从书房走进房间,见粤然已经往脸上涂抹好保养品了,二话不说把手机塞进她手里,往沙发上一坐,为难地看着粤然。

“老妈,干吗?”粤然手起指落,迅雷不及掩耳地捏了一下苏航鼻尖,“我明天还要回所里,今晚回家住干吗?工作的资料全在这里。‘早就放假了’那是外地的同事好吗!……我这个本地雇员拿着高薪不工作到最后一刻像话吗,您说是吧?……不一定,要是她行李不多明天我就不送她,让她自己走。”粤然朝苏航眨眨眼,“我回家还要带什么行李,睡衣什么的家里都有。嗯,行,晚上劳烦您老做点儿好吃的,让苏航想着您的手艺,也好早点儿回来给您拜年。好,晚上见。”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粤然赶紧坐到苏航身边亲一下气鼓鼓的爱人,捏着她的鼻子说:“别担心,我明天肯定送你去火车站。我怎么可能让我亲爱的老婆一个人去坐火车呢,不可能!”说着,粤然又亲亲苏航脸颊。

因为粤妈在电话里的话题引起的离愁别绪缓和了些,苏航又有另一重疑问又浮上心头:“你明天还要回所里?真的吗?”

粤然点点头,“真的。”邓远芝和岳崇山都在本市过年,等明天苏航走了,她想约他们碰个头,做一点布置。不过,这个碰头会用不了多长时间,更重要的是,明天还要大半天的时间给她们的小家来个无死角大扫除,好让家里新年也有新气象,让苏航过了年回来看见她们干干净净的家,心情好好儿地。“你们所里也不会是空城吧?昨晚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说不定老前辈们今天就有动作?”粤然故意一字不提自己的安排,反而跟苏航开起玩笑来。

苏航定定看着粤然,看她嬉皮笑脸地,忍不住越看越生气。本来也是无从去问缘由的事情,她就干脆先不问,就这么盯着粤然看。

“于安妮跟李作霖的夫妻关系,看起来不太好,是吧?”粤然温柔地笑笑,揉一揉苏航的头顶,那一头披肩的长发顿时变得乱乱蓬蓬。

苏航眼神顿了一下,又继续紧紧盯着粤然,“可能吧,但是我从来没有琢磨过。人家夫妻间的私事也入了你们的档?真是事无巨细呀。”她淡淡说着,压抑着思绪里对那个“专业的外联组”汩汩冒出的嘲讽。

对于苏航所指,粤然心领神会,轻轻摇头笑道:“关于这一点,我也很意外。不过,前辈们以这类方式相互摸底攻击,也不是只有我们所独有。薛晴枫,李作霖,甚至是梁听,借力打力之事,肯定也没少做,不在这一桩上,就在那一件上,不用我说,你也清楚得很。”她揽住苏航的肩膀,想让她靠近自己,却发现,那软软的小肩膀现在硬气得很。

苏航也并不显得有多生气,只是笑着说:“事实上,许多事情其实是‘不用我说你也清楚得很’才对吧?”她故意在“我”“你”二字上加重了语气,决意要把这一架给吵得清楚透彻,今日事,今日毕,然后平安喜乐过大年,年后再来真枪实弹地较量。

看来这丫头是要跟她来真的……粤然定了定神,收回自己的胳膊,点点头,说:“但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程伟仁从来没有主动跟我或者郁杰或者学校里的任何人谈起过他借用参与项目之便在外兼任顾问的事。”

“我知道……”

“那天晚上你特地去专家楼给他下马威时他甚至都还想否认。”

“是,没错……”

“从那天晚上的情形看来连他的女朋友我的师妹陈娟都不知道这件事,想必你也留意到了?”

“对……”

“所以在程伟仁本人从未正面讨论过且项目组成员在你故意出现捅破窗户纸之前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我知悉这件事情的来源就只能是你,只有你!”

“嗯,是的……”

“所以为了不被人注意到你,注意我们的关系,我根本不可能主动跟李作霖他们提及这件事情!”

“我知道……”

“但是你知道我不知道的其他事!你知道李作霖于安妮不和……等等,” 苏航忽然醒悟,“你们是在试图联合于安妮,你们知道她和李作霖之间嫌隙的缘由,所以联合她对付我们,是吗?” 

“这……无可奉告。”粤然防线严实得很。

“你……那我就当你们是。所以你们要试探于安妮可不可靠,想要摸清她对李作霖的态度底细……可是你明知道以上种种为什么还拿程伟仁这件事情做饵料?”越细想越不对劲,苏航现在几乎肯定粤然是故意做这件事,虽然明知她会因此受到责难。

“我没想到。”粤然这次很用力地摇头,“对不起嘛,真的对不起!这是我临时起意而做的试探,因为于安妮她先质疑我们。”她适可而止地解释着,带着温柔的眼神试图让苏航相信。

但是在联想中越走越深入的苏航现在根本不想吃这一套,“怎么可能?你们所的风格完全就是步步为营,必定经过精密计算才出手。‘临时起意’?”她想起实堪那次于安妮刁难邝维名,又想起前一天于安妮故意使得李作霖薛晴枫出乎意料……

于安妮老于谋算,连李作霖邝维名这等人物都不跟她奈何,而粤然年轻气盛,在相互过招时一次沉不住气,也是可能的……最重要的是,粤然昨晚就告诉过她“来不及想到”,她是不会骗她的。“你真的没想到?”苏航迟疑着问,脸上表情在不自觉中稍有缓和。

粤然带着点委屈点点头,“直到放假前你们都没动静,我还以为于安妮真的对李作霖已无夫妻情分,听见我泄露的信息也不以为然。没想到她会来年会这一出,还借了薛晴枫的手。真是个矛盾不知所谓的女人!”她不无懊恼地说。“既不想落下口实让李作霖说她背心背情,又故意要让李作霖来不及快速反应。分明是在爱与恨之间摇摆不定,我看于安妮其实都不知道她自己想干吗。”说着,粤然无奈笑笑,同时又因于安妮可怜的心态而惋惜。

苏航听了粤然的感慨,也觉得有些同情,闷了声不说话。于安妮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责怪粤然也没有什么意义,李作霖昨晚到现在都没找过她——看来,暂且不需要为这事再自扰了。

“其实你现在也依然可以说不知道的。”粤然又试了试,那软软的小肩膀这次乖乖靠近她了,真好。

苏航摇摇头,郁闷地说:“昨晚喝多了,梁听一逼问我就承认了。”

粤然笑,“就是没喝酒,你也会承认的。你不会骗梁听,就跟你不会骗牛正一样。‘不说’是一回事,‘说谎’又是另一回事,对吧?”

苏航瞪一眼粤然,蜷在她怀里撅着嘴不作声。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