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四章 柳

2013-05-17

粤家父母显然已经将今天的晚饭当作是提前的团圆饭了,客厅里张灯结彩,厨房里热火朝天。苏航一进门,心情就有些紧张。

也许是因为她心里本来就闷闷地。

“粤然什么时候能到?”

粤爸一面让苏航坐,一面问她。几分钟前粤然打电话告诉他要晚一点到,让他们和苏航先吃饭,粤爸就觉得不太对劲。“你是怎么来的?打车?”接过苏航提来的几袋子年货,粤爸觉得苏航这样个子小小的女孩子怎么也不可能一个人拎得了这么些东西搭公车,再看苏航脸上的表情,他更觉得有些异样——两个小孩说不定是吵架了,他猜想着。

可是怎么别人家的孩子倒回来了,自己家的粤然却不肯一起来?粤爸又想不通了。

苏航在粤爸的打量下更是恍神,听见他问,愣了愣说:“啊,叔叔……是粤然送我来的。她开了单位的车。”开口说话了,也就定了点神,她向粤然的爸爸露出一个微笑。

“什么?她送你到楼下的?”粤爸更愕然了,看见苏航点头,紧接着又问:“那她自己为什么不上来?”

苏航面对粤爸惊诧的表情,也有些无奈,“半路上接了一个她们领导的电话,叫粤然临时回去所里碰一碰头。”

“什么事情这么急。”粤爸低头感叹了一下,也不再追问究竟。

苏航兀自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

再清楚不过了吧,肯定是程伟仁的事情。

不过,岳崇山也够快的,或者说,李作霖也够快的?不知道李作霖做了什么,这么快惊动了岳崇山。本来按粤然的计划,是要明天才向领导汇报的,但领导就是领导,收风一点都不慢。这下可好,也不用她安排了,明天送老婆上车再加上小家大扫除,晚上去父母家蹭年夜饭,刚刚好……粤然在停车场碰到了邓远芝,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过年和父母一块儿吗?”邓远芝的发色又变了,再不是矫情的紫红色,而是新染成较为内敛的灰金色,衬着她瘦削面容,添了几分冷艳沧桑。

“是。”粤然点点头,“邓组呢?一个人?”她也不嫌唐突,因为想到了梁听,所以对邓远芝的私情现状有些好奇。

邓远芝笑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协会里熟人通知,李作霖他们竞争手段不妥的初步结论被推翻,因为我们也跟他们一样——他们有苏律师,我们有程博士。”岳崇山简短地给属下做情况通报,语气波澜不惊,“钱副局长本来就动作迟缓,没有要动他们的意思,现在更是摆明车马说是不存在不当竞争的情况。”

邓远芝和粤然对视一眼,粤然没有说话,邓远芝稍一沉吟开了口:“这是小问题吧,岳总?”她看看粤然,觉得这张年轻漂亮的脸上那股子镇静如常耐人寻味。

岳崇山点起一根烟,颔首道:“当然。一旦我们的信息来源被外界洞悉,就没有了‘内部渠道’的神秘感,程博士从隐性基因变成显性,我们因他反馈信息而对客户产生的吸引力就会减半。还有一个问题是,于安妮女士,我们要设法摸清她是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可以做什么?”粤然快刀斩乱麻地问。前面那些状况,他们大可以在电话里交换所知,如果不是有事情要马上做,岳崇山大可不必叫她们临时赶回来。关于当下可以做什么,粤然在先前打算明天再碰头的时候,也有自己的设想,只不知道她对岳崇山思路的揣摩是否准确。

岳崇山闻言沉吟,邓远芝再次深深看了粤然一眼。

岳崇山打定了注意,老鹰一样的视线也投向粤然,“你们分头做一个分析,从我们接触这两个人到现在,有哪些资源是从他们手头掌握的,对我们接下来的战略部署意义何在,给我两份一览表。然后我们讨论出一个结果,这两个人还要不要用,怎么用。过了年回来就不用再花时间犹豫试探了。”他干脆爽利地一挥手。

邓远芝点点头,想一想,对粤然说:“你来做程博士的分析,我来做于安妮的。”

粤然站起身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

邓远芝看着那高挑颀长的背影直到粤然一甩一甩的马尾辫子消失不见,回过头来,不无疑虑地问岳崇山:“岳总,你不觉得小粤的表现太镇定?”

岳崇山笑笑,“能够迅速接受突发情况,不是坏事。我反倒觉得李作霖能这么快影响钱副局长有些始料未及。钱副局长怎么没有带着他的小娇妻回老家过年?”

这回轮到邓远芝不以为然,“钱副局长不查也好,查了反倒变成为李作霖他们做免费宣传……薛律师和钱副局长何止曾是同班同学,我一点也不奇怪。倒是于安妮……女人心,海底针啊!”她开玩笑似的长长叹气,也站起身回自己的办公室去做分析。

粤然在办公桌前听着走廊那头的动静,嘴角隐隐挂上半抹笑意……在思路上,岳崇山比她更谨慎复杂,但是,她自信可以通过分析技巧导向一样的结果——程伟仁,今天以后,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外援”就算不变成岳崇山的“弃将”,也只有一线之差,恭喜。

时间还早,粤妈索性多煮几个菜,好耗一耗时间等她的宝贝女儿回来全家人一起吃新鲜饭菜,只是又不好意思让苏航饿着,就一面挥舞锅铲一面在厨房里招呼:“小苏,你粤伯伯单位发了一些年货零食,有巧克力啊水果酥饼啊,你看看有没有爱吃的!”

苏航答应了,可是厨房里的抽油烟机太吵,粤妈听不清,又一个劲儿地叫“小苏”,粤爸朝苏航笑笑,干脆走进厨房,叫老伴专心做饭就是,不用咋咋呼呼。从厨房里出来,他也觉着等得不耐烦,拨了个电话给粤然:“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马上。”粤然跟爸爸一向不罗嗦,果断挂了电话,拿起打印好的报告去岳崇山办公室敲门。

邓远芝很过了一会儿才来,看来在于安妮的部分,她的顾虑仍是不小。

三个人互相交换着看了两份分析结果,岳崇山颇有些沉重地抿着嘴,不说话。

邓远芝先表态了,“可惜了我们和程博士的默契。本来是想让他隐身到制度设计整个完成,我们经由他了解并向客户提供的信息全部坐实,在制度整体公布中得到印证之后,再揭晓他的顾问身份,啧啧,可惜了。”邓远芝看看粤然,又看看粤然的报告,问她,“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程博士自己泄露了顾问身份,让那个姓苏的向李作霖汇报,才导致今天有这一出?”

粤然知道,邓远芝还是不舍得放掉于安妮的利用价值,所以宁愿寻找迹象印证李作霖的消息来源是旁人。她略一沉默,肯定地说:“程博士想必已经回老家过寒假。如果是他自己捅出去的,李作霖他们就不会等到今天才动作。”

邓远芝想一想,没错,在追逐战果和打压对手的急切心理上,李作霖和岳崇山不相伯仲,甚至更有过之。

岳崇山垂眼琢磨:“那于安妮为什么要等到今天?难道她不想过年了?”他有些不明白,但也不是完全不懂,譬如邓远芝方才那句“女人心海底针”。

“岳总,您忘了那幅神叨叨的《猫与白玫瑰》?”粤然笑着提醒他。

两位很经过一些人事的前辈相视一笑,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苏航觉得情况真是不妙——居然看着满桌子美食佳肴毫无馋劲儿,这一点儿也不像她。粤然说过五分钟就到了,她盼着,可又有些疑虑。

“我回来啦!”自己用钥匙开门进来的粤然倒是很欢乐,一边大声招呼着,一边拿眼睛去找她的老婆。

苏航亮亮的眼睛看着她,无声地询问。

粤然灿然一笑,转而去厨房洗手并安慰她老妈。等她扶着老妈的肩膀走到餐桌边坐下时,苏航眼里已经隐去了问询之色。

女儿回来了,粤爸心情就好了,斟出酒来要一家人小酌一番。粤然摆摆手,“你陪爸妈喝吧,我吃了饭还要开车,就不喝了。”她笑着吩咐苏航。

是该将工作的事情暂且放下了。

“小苏啊,酒量还不错喔!”粤爸自己干了好几杯,却夸奖起只抿了几小口的苏航来,拍拍粤然的肩膀又说:“哎呀,按说她应该去给你爸妈拜年的……”

苏航喝了酒本来就脸红,这下两颊更烧了,羞怯笑笑不语,低头吃饭。粤然伸过指尖来摸摸她的手背,她也只向她报以温柔微笑。

粤妈都看在眼里,却不说什么,反倒问起粤然的工作来。“你怎么那么忙?你看人家小苏,就比你会安排时间,该放假放假,该陪家人就陪家人,你看看你……”说到后来,她就嫌弃起粤然来。

粤然忍住笑,做一个“救命”的表情,对妈妈说:“是呀是呀,我就是没有小苏好,那你就多疼人家一点呗,过年封个大红包?”她开自己妈妈的玩笑也不忘为她那“财迷”老婆谋福利。

“当然啊!”粤妈把一个大鸡腿夹到苏航碗里,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肯定给她一个大红包,比给你的还大!”她明知粤然下了一个套,还乐呵呵地往里钻。

一顿饭就这样半醉半醒乐乐呵呵地吃完了。

“把这瓶酒带回去给你父亲吧。还有这些个补品,是你阿姨买的,给你妈妈。回家注意安全。”她们临走的时候,粤爸又拎出两个袋子交给苏航,郑重地交待她转交父母,苏航推辞不过,只好受了。

城市里的道路空了许多,很多人都已经提前踏上了回家团圆的旅程。苏航和粤然,两个人在车里静静地,呼吸属于她们的夜色。

喝了酒脸有些热,苏航把冰冷的手捂在自己两边脸颊上,感受那阵凉意。明天就要回家了,可她一点也没有放假的心情。

“李作霖用程伟仁的事情作借口,到钱大有面前保你去了。难事变好事,挺好的,开心点,好吗?”粤然在红灯停车的当口腾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苏航的膝盖。

苏航眨眨眼,看一看粤然,笑了。

本章节积分:4,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