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五章 柳

2013-05-18

虽然带有一点恶作剧的成分,但真正去做的时候,尹执心又忍不住认了真。

钱大有的品味并不是恶劣,他只是从不在这些事情上用心琢磨罢了。钱老爹去世前喜欢金色银色大红大黄,钱大有也习惯了,就觉得这样才看得惯,才“好看”。可是尹执心喜欢用白的黑的淡色的,他顶多嫌弃两句,也不大动手去掀换,钱由着她花,家里由着她整,他懒得动心思。

今年年前半个月,钱大有就转了一笔钱进尹执心账户,又甩下一砖块大小的百元票子在她面前,“现金留着过年打牌拜年封红包,买东西就用卡里面的,把家里给我弄弄好,别总是这么灰蒙蒙白兮兮地瘆人心慌。”他颐指气使地吩咐她。

尹执心收好了现金票子,转了几家百货公司,立意要把钱大有家里弄个金色泛滥。

可是真正下手时,她还是忍不住细致地琢磨搭配,深浅明暗,器物布艺……现在成形了,从窗帘床铺被褥沙发罩面桌旗到地毯门垫,深深浅浅的金色布艺交相辉映,不仅并无泛滥凌乱之感,反有另一种精心设计而成的夸张美感。

尹执心静静地,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从门厅逛到卧室走廊,又从露台走到厨房浴室,里里外外慢悠悠地逡巡,随着审视的完成,冷凝嘴角边缘渐渐化出一丝向上翘起的纹路。

有钱折腾就是不一样。取材随心所欲,不须节制,可以将设想游刃有余地进行试验,结果,也才能令人赞叹——钱大有,他不正有的是钱么?

站在客厅中央,看着露台的绣金蕾丝垂帘被外头冷风刮起,飘飘缈缈地翻飞起来,煞是好看……尹执心想象着,如果能自在地和郁杰两个人布置那学校里的小宿舍套间……她要用很多深深浅浅的暖色,但不是金色,是粉色,橘色,再配以清澈的蓝,明透的白,也许还有草绿色和向日葵花瓣般明亮的黄……那一定是很惬意的,可也许就不能像今天这样肆意挥霍,也许,要小心计算着精心设计……可是,那未尝不是一种踏实浪漫的美……那个女人,甘心分担她的痛苦,甘心等待她的解脱。

尹执心闭上眼睛,眼里留下的影子,却仍是那些深深浅浅的金色,那么好看,挥之不去。

还是家里好啊,自己的地方,安静,不用小心翼翼……

刚用钥匙打开门,钱大有就觉得眼前一阵金光晃动,说不出的讨厌。他瞬间皱起眉头,把钥匙扔在玄关柜面上金色的圆钵里——那个圆钵也是新的,他之前见都没见过,钥匙掉在里面好像隐形了一般,跟圆钵融为一体。家里面灯火通明,照得他眼睛生疼。

他累极了,连心浮气躁的力气都想省去,动了动嘴唇,不说什么,认命地低头换鞋。

那个被人尊称为“云哥”的黑衣无常,不知怎么就盯上了他,娘的!大年夜前听到这样的消息真是叫人闹心……钱大有深深叹一口气,弯腰看着自己的脚面发呆……他这才发现,家里的女人居然连他的拖鞋都换成了金面绣花的新鞋!“这钱是没处花了吗!生怕人家不知道我奢侈吗!”他腹诽着,嘴上却静无声息。

他实在是不想动气。

薛晴枫一时叫他不要动姓苏的小姑娘,一时又叫他警告一声,近两天又拿另一个不相干的程博士跟董律师那边的顾问关系到他面前,让他藉此平了姓苏小姑娘的事——虽说事情不大,可也够折腾的,更别说老郑好不容易逮着件能彰显协会存在感的事儿严正嘱咐让他盯着,现在薛晴枫要他硬要压下去,光看老郑的脸色就够钱大有烦的了。

客厅里的女人对他冷眼相向,他也懒得问了,只想洗澡睡个好觉,明天去陪薛晴枫守岁,就算只是坐着聊一聊工作上的进退,也好。

钱大有的疲态,尹执心默默地尽收眼底。

他不会和她一起守岁,可她从不告诉郁杰。似乎是因为即使他不在她身边,她也不能让郁杰在她身边,郁杰,该有她自己的生活。更何况,如果让郁杰知道了,大年夜,她们又能做什么呢……尹执心冷冷的思绪里,在最浅的层面,一直漂浮着这条理由。而在她脑海最深不见底的洞穴里,潜藏着混浊模糊的魅影,就连尹执心自己,都不曾有胆量细致地探究。

对不能相守的人来说,大年夜,年初一,年初二,年初三……和所有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两样。

苏航知道父母一大早就起来了,好几次路过她房门口,但是都没有敲门叫她起床,这大体也算是一种体谅和理解。

她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发呆,想着不知道今天粤然是否也依然睡得熟。她自己昨晚是睡得不太好,对父母家里的床也有点认生了,睡睡醒醒地,好不容易天亮,她犹豫着是不是要再入睡养养精神。

昨晚刚到家,也许是心疼她舟车劳顿,爸妈倒是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什么……

苏航只记得爸爸跟她讨论了一下网络购买火车票的意义和利弊。在这个话题的某一瞬间过后,当爸爸细致地向她了解一些很简单的网上操作概念时,苏航一秒深似一秒地觉得,父母的确是年纪大了,虽然并未老去,但对这个连生活细节都飞速改变的时代,他们的适应显得有些缓慢。虽然他们还不愿意承认,虽然他们维持着不呈现那种面貌,但是,他们的的确确地,不知不觉地,开始需要依赖她的存在,不是物质上的索求,而是精神上的需要。

可是她这个女儿,在他们眼里始终是柔弱的。所以,尽管他们知道她和粤然存在感情,依然隐隐盼望着,她能为家里也为她自己带来强壮可信赖的新成员……尽管,在他们眼中适格的主体性别中,事实上也不乏柔弱无骨之人与胆怯懦弱之辈,但他们根深蒂固的一种观念却仍是如此。他们让她难过的冀盼之根源,是对她深沉天然的爱。

苏航理解,苏航懂得,但她无法满足。

她相信,她自己真切地幸福生活,才是对父母所赋予的生命最好的诠释。而对苏航来说,真切地幸福生活,必须有粤然与她携手。

手机响了,苏航拿起来看,是粤然的短信。

“早点起来吧,免得他们说你,昨晚睡得好吗?”

苏航笑一笑,回复说,“嗯,睡得不好。现在就起来。”看来粤然今天醒得不晚,不像平日在她们俩家里,一向都是苏航醒得比较早。

苏妈妈在厨房里,穿着灰袖红身的棒球服外套和灰色灯芯绒家居裤外罩东南民族风拉花围裙正在料理新鲜牛尾预备要炖汤,时不时地留意着客厅里的丈夫和女儿关着的房门……现在隔着玻璃门看见女儿房门开了,远远地就问:“起来啦?不再多睡一会儿?”

苏航微笑摇了摇头,跟坐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的苏爸爸打招呼,“早,爸爸。”

穿着白底棕格衬衫的苏爸爸眼睛盯着电视,喉咙里“嗯”了一声,深沉威严地,算作是回应。

苏航站在房门口,感受了一下家里的熟悉氛围,进浴室梳洗。

不一会儿,父母在外面交谈起来,渐渐地有争执的趋势,声音越来越大。苏航止住洗脸的动作,侧耳细听,半晌才弄清楚,他们是在讨论哪几道菜该今晚吃,哪几道菜该放一放,年初二开年再吃……大概在她起来之前他们就有各自的见解分歧,只是为免吵醒她所以一直没有敞开了讨论。

等苏航整理停当从洗手间出来,父母的争论也顺利进入僵持不下的局面,轮到她主持“公道”了。她充分发挥“和稀泥”的本事,从妈妈主张的菜里挑一两道,再从爸爸主张的菜里挑一两道,再从他们双方都不赞成大年夜就吃的菜里挑出一道来说她今天就想吃,引得他们立场一致火力并向地来说服她,然后她投降——事情圆满解决。

苏爸爸继续看电视,偶尔接两个老部下打来给他拜年的电话,苏妈妈继续准备菜肴。苏航吃了父母给她温在餐桌上的早饭,就坐在沙发上,陪着爸爸看那满篇和乐华美的早间新闻。

家里这边的温度更低一些,苏航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冷得没有地方可躲。苏爸爸在新闻尾声的音乐里扭过头来看了看她,“是不是还想睡?再去睡一下吧,吃午饭叫你。”他用命令的口吻说。

苏航摇摇头,“不是,不困。”她才不相信父母会让她这么任性。深吸一口生冷的空气,她跳下沙发,拉拉衣服下摆说:“我去收拾一下行李。”她想起了粤爸粤妈交待的酒和补品。

苏爸爸不置可否,摁着电视遥控器,电视机画面定格在某部战争科幻剧硝烟翻滚的场面。

把给爸爸妈妈的东西都拿出来之后,苏航的拉杆箱几乎整个空掉。她有些忐忑地抱着一堆东西走出客厅,将它们放在沙发上,重新坐在爸爸旁边不远处。

等了好一会儿,电视剧终于暂停进入广告时段。

苏爸爸脸上跟战争片一样严肃的神情还未褪去,看着苏航,尽量面色和蔼,“行李收拾好了?”他看了看苏航放在身边的东西,心知肚明那是女儿的孝敬。

苏航把给父母买的两套睡衣先拿出来,一瞬间觉得这新年礼物似乎太过稀松平常,“嗯,这两套睡衣有纳米保暖技术,又不是很厚,秋冬穿起来既暖和又不厚重,不错的,你们试试看合不合适。”她忽然觉得自己像在说广告语,不禁笑了。

从苏爸爸脸上看不出他对这份礼物有多大兴趣。他从苏航手里接过来,看了看两份拉链绸布包装上的商品标签,鉴别出男装的那一套,拉开包装袋的拉链,取出睡衣套装,把裤子就手轻轻放在身边,抖开纽扣开襟的上衣,拉近自己面前比了一比,又翻开衣服下摆看了看面料说明,大手掌摩挲着布料的正反面,抿了抿嘴,抬眼看苏航,沉着声音命令她,“你帮我比比肩膀的位置,看合适不合适?”

苏航依言走近爸爸身边,从他手里接过深海蓝色的衣服,捏住两边肩线的位置,待爸爸转过身去,将两端肩线贴在爸爸两边肩头,仔细校验看了看,说:“挺合适的呀,宽了一点点,可能。”

苏爸爸转过身来,从女儿手里再次接过衣服,仔细折好了放下,又拿起裤子小心抖开,拉在腰上低头看了看,肯定地点点头,对苏航说:“裤子就长度刚刚好。”

苏航看着爸爸又把裤子仔细折好,跟衣服叠在一起,小声说:“合适就好。”

“哎!你女儿给你买新衣服了,还不出来看看!”苏爸爸忽然大声对关着玻璃门的厨房里苏妈妈招呼起来。厨房里响起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苏妈妈瞬间把燃气灶抽油烟机全部关掉,“呼啦”一下拉开厨房门,走了出来。

苏爸爸把苏妈妈那套未拆包装的衣服递给她,坐下来研究另一袋子里的东西,“酒?肯定是送你老爸的吧?补品,肯定是给你老妈妈补身子的啦!”他自言自语着,声音已没有先前深沉,多了几分高兴。

“什么‘老妈妈’?就我老?你不老?”苏妈妈一边乐呵呵地看着睡衣,一边嫌弃地反驳苏爸爸。

苏航笑着,看着父母。

“这酒还不错,不过洋酒我比较少喝。”看着看着,苏爸爸察觉了什么,把手里的酒放下了,又用手指掂了掂那两盒补品,也就不再看了,看两眼已经跨过广告时段重新进入情节的战争科幻剧,复又声音深沉地问苏航:“这些东西不是你买的吧?”

父女间的默契让苏航感受到爸爸的心情。“睡衣是我买的。补品和酒,是粤然家拿来的。”她轻轻柔柔地说,一时也觉得心情有些低落。

苏妈妈似乎浑然不觉父女两人的情绪变化,高高兴兴看完衣服,感叹着说“很好很喜欢”又兴冲冲地打量起补品来,“阿胶,燕窝,好啊,虽然我不大吃这些东西。”心直口快的她实话实说,又心情很好地回到厨房去热火朝天。

苏航看着战争科幻剧里那些莫名其妙打来喊去的人,闷闷地。

“吃午饭吧。”苏妈妈开始上菜,热情地招呼丈夫和女儿。

苏爸爸站了起身,正要往餐厅走去,又站住了,侧脸看了看那瓶酒,又看看苏航,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沉着声音说:“今晚和你叔父姑姑他们聚会,可以带这瓶酒去。”说完,看着苏航的眼神多了两分安慰慈爱,“吃饭吧。”

苏航这才站起来,跟在爸爸身后走向餐厅。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