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八章 柳

2013-10-15

当两个人攻守错位的时候,对话会有一种戏剧性的延伸。

“薛副主任,新年好!”

深呼吸之后拿起手机,苏航带着微笑先朝那边打招呼,说了薛晴枫职业以外的头衔,暗示父母这个电话很重要,用眼神向他们稍一示意,她就拿着电话离开一家人大年初一午饭的餐桌边,走进自己的房间关起了门。

任何时候,跟薛晴枫这样的前辈对话,苏航都会严阵以待。

小姑娘态度听起来不太自然,有一点战战兢兢的谨慎 ,这让薛晴枫有点摸不着头脑。她不相信钱大有这个级别的深处震荡,一个小丫头片子能这么快知道底细并且摸清她的来意——除非是梁听事先告知,但是,这种事情,未经坐实,以梁听的审慎,不可能傻到去传任何谣言。“新年好啊,小苏。怎么样,在家休息得好吗?”她以闲聊的口吻问候。

“好。”苏航算得上简明扼要。薛晴枫不是能和她“没事聊两句”的前辈,她十分清楚。如果今天要被追究瞒报程伟仁一事的责任,她毫不意外,薛晴枫做这种出其不意的攻击又不是一次两次,总比李作霖亲自来问责要容易对付一些。

薛晴枫也不糊涂,明知苏航对她存有某种戒备之心,依然决定忽略。毕竟今天是她有求于人,能屈能伸,且不提她本就是老江湖,哪怕单是为了钱大有,她也能做得到。“你父母好吗?”她带着和蔼的微笑温和地问。

“嗯,好。您的家人也好?”苏航礼尚往来,虽然觉得有点奇怪。

“应该好吧……我没有回老家,就在这里过年了,一个人,懒得跑。”认真回答了苏航木讷回敬的问候,不期然间,薛晴枫竟有一种真切的寂寥。

“噢……”苏航心想:这个对话怕是要进行不下去了吧?“那……您要好好照顾自己。”苏航一边诚恳地说着,一边捏捏鼻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薛晴枫笑了,“跟老梁打电话了吗?”她不会这么容易就说出“再见”的。

“打了。”苏航老老实实。

“嗯,那就好。毕竟她是你师傅,可不能像对我们一样,只用一条短信就解决了。”薛晴枫冷笑着,语音语调却控制得很好,俨然提点教导的口吻。苏航对梁听与对她亲疏有别,这早在她意料之中,但从这问答之间的直白可见,苏航此时的防备性正在减弱,或者说道行有限,之后她要再问别的,就好办了。“跟主任打电话了吗?还是发了短信?”她不需要苏航流露尴尬,只需要她和缓地接收心理压力。她料想着,李作霖收到的应该也只是短信。

“哦,还没有。”苏航皱了皱眉头,“我一会儿就打给主任。”看来关于程伟仁的事情是梁听太乐观了,主任副主任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嗯?还没有?雪白的大方脸稍一凝滞,薛晴枫迅速消化这个让她意外的小细节,没有马上说话。转瞬之间,她约略有些眉目,“哦,这样啊。过年过节的问候,晚一点无妨,心意到就行。不过,以后,对于工作上有关的信息,要注意及时反馈。”原来,苏航的防备是因为于安妮捣鬼的事情?呵,她现在可不关心那个。薛晴枫一语带过,不预备因这话题让苏航更加紧张或不快。

“是,我记住了。”

“牛教授那边,你也打电话问候了?过了年项目就初步实施了吧,要注意。”

“嗯,是。”

这下苏航才感觉到了,薛晴枫拐了好几个弯儿,似乎并非冲着程伟仁而来。

“听说除了梁听牛教授,你毕业实习阶段的师傅对你也不错?”

薛晴枫施施然慢吞吞,终于领着苏航绕进圈儿了。

毕业实习的师傅?华叔吗?“还好吧……”其实联系不多,庭上见面也是打对台,华叔这种谨慎派的作风苏航很了解——保持距离是一种必要。所以,年节时分,苏航对他也只是短信问候而已,而华叔则更是连回复都没有。难道薛晴枫今天的目的是想搭这条线?苏航双眉皱得更深。

“有没有打电话问候问候?各种关系都要注意把握。”薛晴枫一边训导,一边试探。

苏航直言,“联系不多,只是短信问候了。”

“联系不多?你不是还逃班去跟人家吃饭吗?我本来要提醒你注意工作纪律,可老梁解释说你是去和那位‘云哥’吃饭去了,那边系统的关系很难建立,你这也算成绩一件,我们才没有追究。现在怎么说联系不多?”薛晴枫不紧不慢,却不掩饰生气,她要叫苏航知道,一个所里的同事,应当要共享人际资源!

云哥?

云哥不是毕业实习的师傅,是之前暑期实习的师傅……算了。

薛晴枫找云哥干什么?

想起陈之力婚礼上,刘连代云哥转达的警示,苏航登时谨慎起来:薛晴枫是要试图打探什么,还是要保什么人,还是要保她自己?都不重要,苏航也不想知道,“噢!”她轻快地“恍然大悟”,“您说的是云哥啊!他年前打过电话给我,所以我就没有打扰他了。他不是我毕业实习的师傅,是别的场合认识的。”防备性的帐幔无声息拉了起来。

薛晴枫心里冷笑:想让苏航帮忙跟那边搭线果然不易,就这么两三句话,小丫头居然连太极都懒得耍,想一招撇清!“我知道你在他们单位实习过不止一次。”她淡淡一语显出对苏航履历的了然于胸,“好吧,有联系就好,你好好休息,陪陪父母。”

只要苏航不否认与对方有联系就好,急是急不来的,既然初步探得虚实,不妨暂且收兵。虚晃一枪,薛晴枫倏忽收住攻势,就此作罢。

苏航大松一口气,心事却更深重。

眼看女儿放下电话回来吃饭之后不言不语,眉眼之间似有雾霭,苏妈妈好几次想开口询问,都被苏爸爸用眼神制止。一顿午饭,就这样在苏妈妈的蠢蠢欲动和苏爸爸的严厉按压中悄然结束。

“爸,妈,我出去走一走。”

“顶个大太阳有什么好走的?”

苏航朝妈妈疑惑不解的双眼笑笑,肩上挎了小包,打开家门走了出去。

大年初一人人过节,菜市场小商店和普通食肆都不开业,街上冷冷清清。只有小区外大街上一间连锁超市播放的贺年舞曲在轰隆大响,更衬得市声空旷寂静。

她出来,是想在电话里好好儿跟粤然说说话。

冬日午后的阳光猛烈耀目,虽然空气极冷,眼中景致却蒸腾出一种不安的焦躁。

苏航走在路上,忽然发现对这种感觉有一种深埋心底的异常熟悉。

谁也不知道,苏航其实是个孤独的小孩。

亲戚们之间走得很近,父母喜欢一起出双入对去跳舞唱歌吃饭打牌,自孩童时期直到少年,苏航经常和亲戚们的孩子或者父母朋友的孩子们在一起。这些孩子中间,她是最乖的,学习最好的,可是她不喜欢玩,这是他们不能理解的。

也不是那么喜欢学习,只是做为父母的孩子,学习要好,苏航觉得这是她的责任和义务。她觉得自己真正喜欢和追寻的,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是确实存在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知道那种东西是什么,只是偶尔在学习的时候,在深究不同的学科的某些瞬间,似乎捉到了那种东西的尾巴,一下子,一点点,震颤心底……于是她很用心地投入学习,只为更多地拥有那些瞬间。

很多时候,陪父母出去吃饭聚会,苏航会记挂着功课与书本,先离开,在许多的年节假期里,在午后或深夜,在父母流连牌局舞会热闹朋聚时她就像现在这样走在熟悉又空旷的街上,回家,回到她当时眼界所及的书本中,回到她无人知晓的安静的世界里,在既定与艰涩的探索路径,邂逅那些瞬间。

直到她遇见法学,直到她遇见云哥,直到她遇见粤然,直到她和粤然在风雨飘摇中将她们的生活越过越安稳……

渐渐地,苏航终于清晰知道,她在追寻和真心喜欢的是什么东西……而且一路还在追寻的路上,和他们一起。

沿着寂静的街道走到河边,新年的阳光将河堤上大块的白色石砖晒得泛光,苏航穿着圆头小皮鞋踏在上面,一步一步,清脆可闻。

她想粤然了,真想……但她愿意这样静静想着她,她猜,就算没有拨电话过去,粤然也一样感受得到,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粤然也一样知道……

河风轻轻吹来,苏航迎着阳光弯起嘴角,眯缝着的眼睛里藏着深深笑意:薛晴枫,云哥,他们不是一路的人,这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假设。

好吧……

既然薛晴枫没把程伟仁的事情看得多严重,李作霖的态度也就可以合理揣测了……苏航很快的编好了新年祝福的短信发送给李作霖,如释重负地扬扬脸。

手机就在这时响了,而且是粤然的铃声。

“你们副主任打电话给你有什么好事?自己跑出去晒太阳应该是想我了吧,干嘛连电话也不打一个?”

粤然的声音听上去懒懒散散的,像是吃好喝足就要睡午觉的样子。苏航笑了,耳根有些热热地。

“你打电话到我家给他们拜年了?”

“对啊!阿姨什么都告诉我了,快说,薛晴枫想干嘛?”

“工作上的事,你怎么能问?”

“得了!一般的工作上的事至于让你脸色大变吗?她自己其身不正凭什么要你讲规矩?快说!”粤然挥一挥手,将送水果进她房间的粤妈请了出去,轻手轻脚关上门,坐在床上搂住枕头威吓苏航。

“她想结交云哥。”苏航很平静地告诉粤然。

因为答案是既定的事,所以说起来也就波澜不惊。

粤然从爱人的语气里清楚了她的意思,点点头,笑说:“难为你了。”其实她倒很感谢薛晴枫打了这个电话,烦恼冲淡愁绪,苏航似乎不再挂心郁杰。

“我妈都跟你说什么了?”苏航在好奇别的。

“该说的都说了。来吧,思想汇报,一个人散步想什么好事了?”

“哼,你少套我的话。还是你先汇报汇报吧,午饭都吃什么了?”

“这有什么好汇报的?吃你婆婆做的美味佳肴呗!别羡慕啊,等你回来我做给你吃。”

“好啊!”

这个笨丫头!听到吃的就雀跃,连菜名儿都没问就答应了……粤然想着就觉得好笑。“你不用打电话来我家了,我知道你不好意思。等回来直接来给他们拜年就行。”

“好啊!”苏航真开心。

最懂你最疼你的人,就是最不需要你勉强自己去应酬的人。

“‘好啊’‘好啊’,说什么你都说‘好啊’,还有没有别的词儿,嗯?”

“就是这词儿了——你说什么都好啊!”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