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九章 柳

2013-10-15

过年就这么几天,说是休息,其实也忙得很。

关掉笔记本屏幕上胡巍巍刚发过来的数据报表,粤然离开书桌,走进客厅打开电视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换着台。最近几年电视台终于有了些新意,再也不会在春节期间十几个台轮换着重播同一台晚会,而是有了电影电视剧甚至是纪录片访谈等多种选择,新年的文化消遣也算摆脱了浓油重糖的口味,营养搭配日趋均衡。

换了好几个台,粤然将视线停留在一档创意烹饪节目上,认认真真地,一边看一边记。过不了几天,老婆就要从娘家回来了,她除了高兴安心之外,还要准备好接收那个被苏妈妈手艺养刁了的小馋嘴,不能落差太大,最好还能尤胜一筹……嗯,应该要中西结合,浓中有淡,配色明艳,蔬菜要新鲜,鱼肉要鲜甜……节目快播完了,粤然学了一道新菜的同时,已经拟好了一桌盛宴的腹稿。

正自考虑是不是要提前一天回小家提前采购好食材储存在冰箱里,大门那里“咔嗒咔嗒”响,粤然关掉电视机,站起身走向玄关,在门边等着。

“你不是在工作吗?”粤爸率先进门,递给粤然一只大果篮,三两下换了家居鞋。

粤然侧身让父亲进门,又接过跟在后面的粤妈递过来的手袋,一边扶着粤妈好让她弯腰把脚上的短靴脱下来,“累了,休息休息。”一手提着果篮和粤妈的手袋,一手撑着母亲的身体重量,她说话就有些吃力,断断续续地尽量简短。

粤爸回头看了一眼,重新从粤然手里夺过果篮,拿进客厅放在茶几上,又将钥匙钱包等从裤袋里掏出来,把车钥匙放在电视机旁边,坐下来准备泡茶。

粤妈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是瑶柱干贝什么的,粤然看她换好鞋了,伸手要帮她拿,被她轻轻挡开说,“不用不用,你去忙你的,这些东西我来收拾。你不知道放哪儿,一年到头也不回家几趟。”

粤然好笑:妈妈就是喜欢这样,喜欢借由眼前的事拉扯她莫须有的牢骚,连消带打抱怨几句好像就爽了,其实什么目的也没有达到,就像指着秧苗抱怨老天不下雨的老农。她转身要把粤妈的手袋挂好,不经意瞥了那袋东西一眼,好像还有珍珠粉洋参什么的,惊叹道:“爸,妈,你们这倒是去拜年呀,还是去收礼来着?”

“那个果篮是阿梅叫带回来给小苏的,说里面全是进口水果,小苏会喜欢吃。”粤妈接了粤然的话茬儿告诉她。

原本对这些东西不大在意的粤然一听这话,就踱步回到沙发处,站在茶几旁边,动手拆果篮来看,一面忍不住地开心往脸上挂,说:“梅姐真有心,谢谢她了。”

粤爸一脸严肃在旁边看着,沉声说:“谢谢人家就打个电话过去。且不论我和她爸的交情,你跟阿云师徒一场,也不去给人家拜个年。看看阿梅多会做人!我们去给他父亲拜年,她夫妻俩还准备了礼物给我们,很把我和你妈当长辈,既做了人情又省了回访的麻烦,还想到了小苏……”平淡声调里分明是严厉的指责,不过又渗透一丝明知影响不了女儿的无奈,“虽说如果不是她丈夫,小苏可能就不会在当年失落理想,可是话又说回来,要不是在他手底下实习,当年你们也……”

“要不是在云哥手底下实习,当年我也就认识不了你们媳妇儿了!”粤然生脆爽利地接过父亲话头,把看起来的确很能诱惑苏航的果篮重新扎好,“所以你们上门拜年是正确的。例行慰问梅姐的老父亲之外,就当是谢媒嘛!小辈媒人还知道孝敬你们,多好!至于给云哥和梅姐电话,我们家苏航会打的,她打了就等于我打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眼睛闪闪,粤然朝父母乖巧地笑笑。

“小苏打电话是小苏的心意,怎么就能代替你呢?”粤妈一边收拾那个大口袋里的东西,一边驳斥粤然。

粤然看看粤爸,只见他一脸“早知如此”的表情,就觉得好笑,朝粤妈朗声说:“妈,我和苏航是一体的,别人可能不知道不接受不理解,梅姐和云哥却肯定早知道并且接受得很彻底,不然,”她举举那个果篮,“梅姐也不会把这个请你们顺便捎回来了!”

欢快的话音一落,粤然脸色却转瞬间一沉,很快又恢复明亮笑颜。她抬眼看看父亲,不说话,坐下了。

正着手泡茶的粤爸将女儿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了然于胸: 阿梅当然早知粤然的事情,不然,当年也不会造成苏航在职业理想上留下那么大的遗憾……正因为她们是一体的,所以,小苏的遗憾,也是他女儿粤然的遗憾,粤然在意介怀,在所难免……想一想,他也还真的没想到,一眨眼,两个女孩子的关系已经持续了这么久。“小苏爱吃,真是人人都知道啊。”他清一清嗓子,默契看粤然一眼,将对话往轻松的方向上转,“连阿梅都想着给她留一手。”

粤然笑笑,不说话。

粤妈这时已经收拾停当,从储物柜那里走过来,坐在父女二人中间,接过粤爸递给她的茶杯细细抿了一口,接话道,“除了吃,小苏还有什么爱好没有?”她很认真地用疑问眼神看着粤然。

粤然懒懒靠在沙发背上,看一眼妈妈,再看一眼爸爸,淡淡说:“有啊。”

“什么?”

“我啊!”

“那你呢,除了小苏还有什么爱好没有?”粤妈反应非常快,连反向再设问都免了,直接将话题引到女儿身上。

粤然早有准备,拉着嗓音理所当然地说:“孝敬父母啊!”

粤爸粤妈互相对望一眼,都笑了。这个女儿精乖伶俐,真是叫人又爱又没有办法。

粤然重新开了电视机,调到新闻频道放着,粤爸继续泡茶,粤妈扫了两眼屏幕里热火朝天和乐温馨的年节新闻,兴趣缺缺,忍了忍,没忍住,问粤然:“要是哪天小苏知道我们家和阿梅家早有来往而你没告诉她,会不会很生气?”

“不知道。”粤然抿抿嘴说,“就算会的话,大概也是闹一下就好了。她又不笨,云哥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事,她几乎没有深究过就接受了结果,怕是也猜到点什么了。”

“年年都顾虑着,你烦不烦?我看小苏是个有想法的女孩子,不会怎么样的。”粤爸沉声说着,转身又烧一壶水。专业的泡茶用具加上纯净水,折腾起来就是人间享受。

粤妈点点头,“唔”了一声,想一想,忽然又自言自语,“反正是没有婚纸的,就算闹掰了大不了一拍两散,也没有什么离婚赡养费财产分割这种麻烦……”

这话来得奇怪,而且听来骇人,粤妈话音未落,粤爸就“啧”了一声,先前虽然严肃但还算轻松的表情即刻变得冷峻,瞪着粤妈问:“你又看了什么肥皂剧胡乱代入?太平无事你想这种糟心问题干什么?”虽然他还没有自然到能祝女儿和苏航百年好合的地步,但心里终究已是默认了这重关系,“大过年的闹什么掰?再说我们女儿又岂是那种吃干抹净不负责任的混帐东西?要是人家对你女儿也这么想这么对付,你怎么办?莫名奇妙!”一面斥退粤妈的想法,一面观察粤然的反应,带着点儿作为长辈的不好意思,还有作为父母常有的担忧。

粤然对妈妈突发这种侥幸心态也觉得无稽,而且十分不以为然,看着粤妈笑道:“妈,没错,苏航平日里是心思简单反应慢。可你要是打算这么对她,等她一年半载回过神了,慢慢儿反扑的手段可多着呢,人家毕竟是学法的,又认识那么些人,心黑手狠起来,合理合法地把你整得腹背受敌你都未必察觉得了哦!”

粤妈听了,看女儿脸上一派自信的笑容,心里就有些毛毛地:“小苏那样儿的老实孩子,还会心狠手辣有仇报仇?”一般心地单纯善良的人,不都是以德报怨的善人么?她心里暗自揣度着。

“那也不是这么说。不是天生心狠手辣,但以直报怨却是应该的。正直善良的您难道不赞同么,嗯?”粤然觉得好玩儿,继续逗她老妈。

粤妈表情都僵了,一则以惊讶,一则以赧然,对她自己引起这样的讨论也有些懊恼。粤爸往母女两人面前各放了一杯新沏的热茶,和女儿一起笑了:“你收了人家这么多心意和礼物,打这种见不得人的小算盘,真是一个恶婆婆。”

“我……”粤妈这下觉得冤屈了,稍一犹疑,指一指面前的果篮,生气质问那两父女:“我怎么就是恶婆婆了?我还给她带东西吃了我,等她回来我还好酒好菜招待着,我怎么就恶婆婆了?”

粤然赶紧拆开果篮拿出里面一只皮光肉脆的牛油果来递给粤妈,“是是是,您是三好婆婆,您最好了!都是我们的错,没有婚纸!回头开年上班了,我们先去积极推进同性婚姻合法化,怎么样?”她脸上笑着,心里却全无玩笑之情。

有些问题,随着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久,也显得越来越重要。爱情是浪漫,却离不开生活的现实,而作为伴侣在现实生活中的名义与利益,总需要得到保护,才能守护柔软的爱情。粤然觉得她和苏航很应该为彼此在目前的环境内想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来才对。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