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章 柳

2013-10-15

“真的吗?你提前一天回家?”

苏航惊喜的声音穿过房门透入父母耳里,苏爸爸和苏妈妈两两对望一眼,各自默不作声,屏声静气细听。

“家里那边天气怎么样?”苏航掀了掀房里的窗帘,看着窗外细雨绵绵。

粤然正站在自己的衣柜前面,对着里面叠得整整齐齐的N条牛仔裤深感惋惜,听见苏航问,也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出太阳了,夏天一样,热。”都没什么机会穿,这些当年精心挑选来的剪裁、破洞和刷色真有些可惜……

“那太好了!”苏航很高兴,声音跳起来,“那……你到时不用去火车站接我,两天时间,你把我们的棉被和垫被枕头都晒一晒,还有我们那些呢子大衣羽绒服什么的,啊,记得啊,羽绒服要在阴凉透风的地方挂着,不要直接曝晒。”出太阳就好,杀菌防腐温暖牌,回去有又松又软的棉被盖了,苏航摸摸自己的脸颊,想想就高兴。

“不行!”粤然皱了眉头,“晒被子用得着两天吗?一天就可以了,我要去接你。”她都已经跟舒娟打好了招呼要回所里拿车用两天,见老婆,能早一天是一天,能多一分钟也不能浪费……

“可是你不是还要去买菜准备煮给我吃吗?买,洗,切,各种处理,还要打扫卫生晒被子,时间哪够啊?”苏航顺起发梢扎扎自己的耳垂,对粤然的坚持有些伤脑筋又有些甜蜜蜜。

“你管我!”粤然关上衣柜门跌坐在床上,拍打着枕头,“你个家务白痴还操那么多心干嘛?反正我一定会全部都弄好,保证你回家能睡好吃好就是啦!我不管,我就要去接你。”

“嗯!好吧好吧!”苏航笑着左右晃一晃脑袋,无限怅惘地挂掉了电话——哎,真想早点回家……就快能回家了,真好……打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一抬眼,就看见了父母同时投过来的四道目光里忧喜糅杂,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正默默地嘴角弯弯。

迎着父母毫不避讳的注视走到他们身边坐下,苏航加入了新年期间一家三口难得的清净相聚。电视里正回放着父母因为应酬牌局太忙而无暇欣赏的春晚,苏航只消一眼,就看进去了。很多人不喜欢春晚,或者评弹多多,但对于苏航来说,春晚有着细致的温暖,很多个大年三十,陪她更多的是这台已经渐渐变为传统却还在不断探索新形式的晚会。相较于去谈论或者评价,她更喜欢去发现制作表演者用心力技艺表达的细节,去体会那种阳春白雪的坚持中对下里巴人的探索……能够尊重地欣赏,才会有安享的感受。

蔡小姐的小品每年都是品质保证,表面的好笑之外,还能有那么一点点暗喻和温暖的劝慰,苏航“呵呵哈哈”地笑了一轮,苏爸爸苏妈妈才慢慢回过味来,互相争论了一下不同的理解,又来问苏航要标准答案,苏航想了想,笑着说:“作品有她自己要表达的特定含义,不过作为观众本来就是各自有各自的欣赏感受,自己觉得有乐趣就可以了,存异更好,不一定要求同。”

苏妈妈愣了愣神,忍不住嘟囔:“爸爸妈妈跟你交流小品剧情,你用不用得着来这一通文艺理论啊?”说完,又转头去看一眼苏爸爸,寻求支持。

看着妈妈脸上委屈不解的神情,那一秒,苏航真的有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在这场家庭闲聊中调子太高,然而,结论是——还好。她笑了笑,也就不再说什么。

苏爸爸没有再附和妻子,而是顿了一下之后,毫无预兆地开口,“你平时跟粤然就是这么说话的,是吧?”语调平平,听不出来情绪或者意图。

苏航眨了眨眼,有些歌舞的确给人“司空见惯”之感,需要细心寻找亮点才能发现乐趣,就像日常生活一般……“啊?”因为专心欣赏晚会,她没听清楚爸爸的问题。

苏爸爸苏妈妈同时都有些郁闷,“我问你是不是快回家了心情很好!”苏爸爸来了气,瞪一眼苏航。

苏航还是在欣赏五彩缤纷的歌舞,想也不想就答:“嗯,是啊!”

然后是歌舞声充斥着客厅,好一会儿,苏航才有些回过神来,扭头看父母,再一次看见他们喜忧参半的神情。

苏爸爸脸色不太好,但是自知没什么道理给脸色女儿看,只得极力掩饰着——女儿心情好,他反而不高兴,要是这样的话,他成了什么父母了?他首先对自己就交代不过去。

苏妈妈则是满腹感慨: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苏航待在这里已经全然不像过去那般留恋,而是心心念念着跟粤然的那个小家……苏妈妈记忆中也曾有过这种心情,在她跟苏爸爸新婚的时候,在苏航初生的时候,在那之后所有的时间里,这个家,都是她生活的中心。

苏航看着父母的脸色变化,隐隐约约明白是为了什么,而她心里也很清楚,这是无可避免的,甚至,不管对于父母还是对于她自己来说,在人生进程中,这都是应当发生的变化。

苏航还记得大三那年暑假回家,因为她太宅太小女儿情态有时想要多点相聚时间甚至要求父母不要总赴牌局而遭到妈妈的嫌弃,妈妈那时毫不避讳地对她说:“你快要大学毕业了,以后这里对你来说就只是父母的家,你会有自己的工作和朋友,还要找到自己的情感依托,你要找到自己的世界。父母的家只是父母的家,不再是你家。偶尔,你回来休息可以,但不能太依赖这里。”爸爸当时拿好了钥匙等在门口,默默地对妈妈的论调表示支持。

当下她没有说什么,可是其实,那是因为苏妈妈的话而有了一种冷冰冰的新感觉——妈妈是在提醒她,一定要有自立的能力和独立的情感,不能再从生活或者情感上依赖父母的荫蔽——她觉得妈妈正在努力地把她推出家门。她毕业实习特别努力,她读研做项目都特别努力,她知道,这番话里所蕴含的道理,也许有待商榷,却不能说是错。

而今天,她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她有自己的爱人,她确实找到了自己的世界而且生活得挺好。这对于曾经说出那番话的妈妈来说,是值得欣慰的事情。

虽然,也许,对于父母来说,她独立的方式和程度,有些超出他们的预设。但,即使是对于自身的生活轨迹,人们尚且难以预设,更何况是预设别人的脚步节奏呢?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父母可能忘了他们说过的那番话,而苏航的人生,却已经不可逆转地向前跨越。

“时间合适的话我会常来看你们的。”她微笑着安慰略有不满的父母,温柔地,体贴地。

“你自己过得好就行。”其实苏爸爸并不曾忘记他们对苏航提过的要求,只是女儿已经越走越远,此刻他宁愿自己不曾提过希望她离得开父母老家的期望。然而,总是有些不甘心——“既然你过得不错,前几天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不对婶婶姑姑她们明讲?”他知道原因,这样一问,尽管作为父亲不肯承认,但心里也清楚,这是对女儿的挑衅。

苏妈妈立刻也心知肚明,情绪复杂地看看丈夫,又看看女儿。如果女儿的对象是男孩子,跟粤然一样的学历家世工作背景,那她和丈夫大可以摆明车马向亲戚们骄傲炫耀,那样,即使女儿眷恋的不再是这个家,他们也可以老怀安慰……这是作为父母的虚荣心,也是人之常情吧?

只是这样为难女儿,一个这样乖巧听话的女儿,他们更多的是不忍……于是三口之家里,矛盾的因子在暗流汹涌地碰撞回旋着,火花无声四溅。

苏航非常平静。早在今天之前,她心里对这一类问题的答案早已过滤了成千上万遍,在筛选过千万种词汇和论点的排列组合之后,她得出的唯一结论,是她对自己的要求——体恤父母和所有“普通人”认知中的掣肘与盲点。

在年夜饭的圆桌上,面对家族众人,她的表现,也是因为这一自我要求。

春晚重播中一位老牌歌唱家的独唱曲目完毕,一分多钟过去,苏航将电视的音量调小,视线从电视屏幕上挪开,看着父母浅浅一笑,很认真地回答他们:“因为那是我私人的事情,他们不需要明白,我也不需要他们明白。”

这个回答,最简单也最平和了,当然,也足够决绝。

苏爸爸的表情凝住了,过了一会儿,冷笑一下,沉着声音提醒苏航:“他们是你的亲人,他们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幸福不幸福,那是关心你,那是为你好……”

苏航低头笑了,无奈地……她很了解父母。接下来她可以不作声,任由妈妈接着爸爸的话头说下去,他们可以说上十分钟,一小时,甚至一天一夜都不停,举例说明分析论证,观点都会差不多。

“生活是实实在在过出来的,不是用嘴巴说出来的。”她寻了一个空档,低调和缓地提醒父母,“一个人的话,未必就过得不好,可是人们对别人的生活总有自己的好奇和想像,判断的标准不是那个人本身的感受而是想像者自身的体验,这对被好奇对象本身来说,不具有真实意义。而有没有爱人,爱人是谁,感情如何,怎样生活,这些实在都是一个人自己的事情,就算对人和盘托出,他们在经过想像和经验加工之后,未必能真的明白,就算真的明白了,又如何呢,对这个人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实质性影响。一个人的生活,终究是她自己的。”苏航非常和缓地控制着语音语调,关顾着父母的情绪。“正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我的亲人,在那些额外的好奇之中有一部分是出于对我的关心和亲情,所以任由他们讨论,不作解释,不去挑战他们对人生的经验和想像,避免争论。这是我对他们的理解,这是我对亲情的尊重。爸爸妈妈,”她看着父母,双眼温润,“这也是我为你们而做的事情。我的生活,我们的家庭,真的没有必要去成就别人的谈资。因为我爱你们,信任你们,所以让你们知道粤然,让你们在一定程度上了解我的选择和生活。我认为,这就够了。”

苏航坐了一个果决的停顿,语调和神情让苏爸爸苏妈妈即刻明瞭——她的说明到此为止,言简意赅却完整真诚,她不会再说什么了,无论他们再说什么。

苏爸爸停顿了一下,回避着女儿的视线,将目光投向他毫无兴趣的春晚尾声。对于女儿这番话,他需要时间去思考,需要时间去理解,也隐隐感觉到,在思考和理解之后,他大概是会接受的,因为,从女儿镇定严谨的表达过程中,他能听出来,这并非一番冲口而出的说辞,相反,却是苏航深思熟虑之后的结论。所以,他现在选择沉默,以保有作为一个父亲应有的明智。

苏妈妈却忍不住,欲言又止一番,还是说了:“可是,难道你们不想获得外界的承认吗?就像……”就像普通夫妻那样?苏妈妈皱着眉头,字斟句酌一番,“就像你表弟和他老婆那样?”

好吧,谢谢你妈妈……苏航忍不住笑了,看看爸爸,他白了妈妈一眼,她将笑容收敛。“感情上的投注,是一个人内心的选择,舆论和规条都不能控制。至于外界更形式化的承认,我们会努力的,在适当的时刻,以适当的形式。”

被女儿文绉绉一通绕过来,苏妈妈一时语塞,接不上话。

苏爸爸不耐烦了,“行了行了,你做了几十年人,做人的道理还要你女儿教吗?不说了!看电视。”语调虽然严肃,他却伸手去拍拍妻子的肩膀,温柔地。“留在家的时间不多了,你好好享受你妈妈给你做的菜吧,想吃什么就跟你妈说,不要客气。”

这么一说,果真客气了。苏航点点头,继续陪父母看电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