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一章 南跃

2013-10-15

民俗的事情,常具备一种神秘仪式感。比如说过年,人们借机表达对未来的冀望,同时敬神安鬼。于是乎,有了各家供桌和宗庙香火,以及红男绿女年节时特别的妆扮色彩,礼节与礼品。

满含热情参与或是袖手冷眼旁观,在这一整套仪式过后,多数人会产生一种脱胎换骨的疲累感,急于从中解脱出来回归平静生活,自然地也就能够在节后慢慢投入踏实努力的工作与学习。

然而,与仪式完全无关的人,却会与前述大多数人感受相异,有一种滑稽的孤立感。

尹执心一向知道,钱大有在这些事情上是不大虔敬的,暂且按下他因工作需要而秉持无神论不表,就他本人本性而言,对此类事情也是一种漠然无关的态度。会因现实生活的“不得已”而牺牲爱情,进而又因为报复泄愤而去伤及无故他人,这样一个钱大有,内心信仰些什么,实在是不必言喻。

然而今天,她却觉得他在逢迎老郑夫妇而结伴进香这一路上,对眼前景象无来由地生出一种肃穆端然。

钱大有不烧香,却站在神像面前,凝目沉思。这让站在一边冷冷旁观的尹执心不明所以。

她点了一炷香,默默地许了愿。愿某人平安,愿某人知心……从钱包一格中数了钱去捐香油,那是她自己挣的钱——钱大有给的钱,和她其他来路的钱,尹执心一向是分开放的,所为的,是她自己的一点点尊严。

“要替你捐香油么?”尹执心转过众多香客来到钱大有身边,老郑夫妇面前,她将嗓音刻意压低佯装温度。

钱大有正看着跪坐在蒲团上闭目许愿的诸多背影沉思,听见问,似乎略有些一惊,渐渐才明白过来是尹执心在向他请示。他怔怔地看着她,白皙紧绷的小脸,英目凝眉,神情冷峻,烟雾缭绕在他们周围,她问他是不是要进香油?“终究不过是俗世女人啊……”粗哑的嗓音缓缓说着,他看着被烟雾熏得眼睫微微闪烁的她,目光流露出大梦醒来的失望怅然。

尹执心一呆,随即明白过来,内心有些愤然,勉力忍住了,尽力在熏眼的烟雾中间圆睁双目直视钱大有。

“捐吧……多少不拘,功课总是要做的。去陪陪慧娟姐,一起捐一点吧。”钱大有低声吩咐她,嗓音在烟雾熏燎中居然有了些撕裂的温度。

尹执心不肯相信地盯着钱大有肃然的脸,因为她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同情的关顾。僵持着站了一站,她还是转身走了,去找慧娟姐,一起在香油簿上写下丈夫的名字生辰,数钱捐出去。

“你们家阔阔的钱副局长怎么不用回乡下去收地租啊?”事毕,慧娟姐脂粉浓厚的脸从许愿的紧张中抽离出来,跟尹执心开玩笑,半是调侃半是讥讽地问。

尹执心知道,老郑这种正统派系不大看得起前尘往事太多的钱大有,慧娟姐自然也是受了些感染。“我不大清楚。”她勉强一笑,说了句实话。

钱大有乡下是有些地,当年被进城捞金的钱进财丢荒了,现在是不是钱大有众多财源之一,尹执心实在是不知道。

“走吧,吃斋饭去。”慧娟姐也不大难为这口冷面冷的小姐妹,慈祥和蔼地拉着她去跟老郑他们会合。

钱大有正和老郑走在前边聊天,两个人身量差不多,钱大有瘦些,老郑略有些魁梧,都背着手仰着头慢慢地走,两个女人步速虽不快,也慢慢地赶上了。老郑低低地说了句什么,侧头看着钱大有,目光里大有提醒警示的意味。

尹执心注意凝神细听,钱大有语调沉重地说了句:“最恐怖的,往往躲在暗处悄无声息……”

躲?

是啊,在钱大有看来,当然是“躲”。

隐隐约约的,郁杰从隔江雾霭中看见了学校大门牌坊的轮廓。她拿出手机,又放回包里,再拿出来,再放回去,如此几次,在旁边开车的司机也留意到了,笑着问她:“郁老师,手机没电了?要用我的吗?”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郁杰不动声色做好表情管理,脸色不再变幻,而是明朗地微笑着,看着眼前延伸的路面,对应她的请求帮忙到火车站接送的合作单位同事说:“不用了,我看时间而已。”

这个早对郁杰有追求之心的男人莞尔一笑,也不戳穿,点点头不作声。

过了一会儿,在郁杰再次伸手拉开包链的时候,男人一手离开方向盘,指一指车上的时钟:“这里也有时间。”

郁杰双眼晶晶亮,看一眼对方,手已经从包里抽出,握着一盒口香糖,摇动手指开了盒盖,倾倒出两粒薄荷色的扁方形糖果,半握着手抛入嘴里,朗声问:“你要吗?”一边把小盒子递过去,却没有要帮人家的意思。

男人略有些郁郁,摇摇头,开始东拉西扯地跟郁杰聊天。

跨江大桥行车顺畅,聊不了几句,就到了学校,人家将车停在郁杰宿舍楼下,从后备箱里抬出了行李,还要继续送上楼,被郁杰温婉明艳地拦住:“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谢谢,开工就找机会请你吃饭。路上小心。”她甚至还帮他打开了司机位的车门。

强势的女人如果太漂亮总是会让人生出“可惜”之感,男人讪讪笑着开车走了,郁杰没有目送,只是提着行李快步走向宿舍。

宿舍,不管收拾得多么有生活气息,总归不是一个家。

郁杰扔下行李,脱了鞋子,在自己住了好些时日的宿舍里左转右转,要扫地拖地,要铺床整理,要打扫清洗……没错,有一大堆活要干,但是,她总是提不起劲儿来。她脱下外衣,拢一拢裙子,跌坐在空荡荡小客厅的沙发上。

她心里很清楚,收拾房间,继续生活,努力工作……所有种种,她需要一个理由去支撑自己来完成。也许人是要为自己而活,但这个自己,却包含着许多意义。

她重新找到随身带着的挎包,打开拉链,郑重地将手机握在掌心。

“我回来了,在宿舍里。可以的话,来见我。”

犹豫了片刻,郁杰抿起有些脱妆的嘴唇,下定决心将短信发送出去。这和她平日对尹执心说话的口吻不太一致,不太像请求或是征询,也不够客气,有一点要求,有一点强硬,这是她当下的心情。

看着送达提示,她放下手机,寂静之中,她觉得自己作出了努力,这一点自我肯定,足够支撑她去完成繁琐的家务了。

已近傍晚了,那个人,可能没有时间,又或者不方便过来吧……

因为起了个大早去上香,钱大有回到家就急急地泡了个热水澡,然后上床歇息了,临睡着之前,还喃喃着感叹:“年纪大了啊……年纪大了。”

尹执心一直等到身边的男人鼾声四起,才放心走进浴室。

朦朦胧胧间,钱大有听见有手机震颤的声响,他醒过来,睁了睁眼,转个身,继续闷头睡去。

尹执心发现短信的时候,已经接近要为钱大有准备晚饭的时间。“今晚想吃什么?”她强自镇定,问着刚睡醒的他。

看来不是因为仪式,而是确实有事,钱大有睡醒一觉,脸色仍然肃然,跟白天进香时相比,有增无减。但他却不对自己身边的妻子说一个字。真够深沉的……尹执心冷脸默然猜度着,钱大有心情愈加沉重,大概是跟老郑在他耳边说得一番话有关。

她正想着,等着,钱大有已经起身离开卧室,站在她大年夜时高空掷下玻璃杯的露台上打了几个电话,“您回来了?好好,喝喝茶……嗯,我来接您。”钱大有再走进卧室时,黑着脸回答尹执心,“你自己解决吧,我出去。”

这可是恰好了……

将钱大有的事情抛在脑后,尹执心开车去找郁杰。

交通渐渐不那么顺畅了,回流城市的人群为各自减慢了前进的步伐。

电视里的声音很响,尹执心敲了门之后等了一会儿,郁杰才来开了门,穿着运动服,系着围裙,视线和她身后菜肴的香味一起朝尹执心面前飘来,恍惚之间,尹执心想:啊,这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啊……

“电视这么响,你也听得到我敲门?”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把电视里的吵吵闹闹关掉,尹执心站着,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话,一边细细看郁杰。

没有胖也没有瘦,眉眼间弥漫着疲惫,却在勉力对她微笑着……尹执心伸出手,去握郁杰沾了油烟还来不及卸妆的脸颊。

原本不打算解释的,但是爱人眼中闪现的疼惜实在令人迷醉,郁杰深吸一口气,凑近尹执心耳边,带着神秘的气息小声说:“我没有听到,是感觉到了。感觉到你来了……”语毕,她自己的脸先红了,就眷恋在执心耳边不抬起头来,默默微笑着。

两个人气息交汇的滋味,恍如苦涩中酝酿着甘醇,如果能拥抱一下的话,那该多好啊……

有些想念,就算并不宣之于口,你也听得见吧?

尹执心轻轻地,握住郁杰抓着锅铲的那只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