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二章 鬼

2013-10-15

“吃得好么?”

郁杰轻声问,看着尹执心放下碗筷。

在尹执心来之前,郁杰清理房子后去买菜,才想起现在寒假未完,学校菜市场营业的商户不多,所幸是东西还新鲜,一荤两素买了几样,这一桌饭菜在年节之中显得很有些萧索。

尹执心冷白的小脸上,嘴角淡淡一翘,“好。我不很在乎吃,你是知道的。”语毕,她蹙了蹙眉,暗恼自己话多……郁杰是知道的,应当知道……在那晚一个设问之后,直到今天以前,郁杰也不曾跟她说过一句话,她心底默默念了无数次——郁杰应当是知道的……今天一见面,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

窗外一幢幢宿舍楼里,灯光稀疏零星,哪怕算上她们明亮的客厅,这个校园舍区的夜晚,也只能是清寒的冷寂。几乎没有人声,电视已被关掉,两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就只有静默在温柔包裹。

这是两个人新年的第一次相聚。尹执心的脑中,忽然就有了这样一个概念。

她想起很长时间不能想起的事情:小的时候,刘媛还在,尹守成还在,爷爷奶奶叔伯姨姑一家子声势浩大地聚在一起,真心假意的热闹和礼让……奶奶总说,新年伊始,总是要热闹的,红红火火的,这样才能有一年到头幸福安康的日子。

可现在,她和郁杰这样冷冷清清地两两相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兆头?

她想要做些什么,让氛围变得不一样,让这空间里气息温暖,让郁杰感觉到她想给予她的温度……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在这种无措中,她只是感觉到手心越来越冷,而指尖却脆脆地疼痛。

郁杰在一步开外的距离,默默坐着,看尹执心愈发僵硬的白皙小脸。就像往常一样,她在猜测着,试图理解爱人的心事。纤长睫毛煽动,眼中的光芒迷离黯淡,她抑制着嘴角就要溢出的微笑,想像着自己如果笑起来的样子……一定,一定像月夜时,墓地里徘徊的彩色小丑——穿着金黄底子鲜红圆点的连身服,灯笼袖口的上衣裤子裹住了血肉之躯,脖子上挂一串彩色的大塑料珠子,双足蹬着离开舞台地毯就会滑跤的木底翘翘鞋,金黄色稻穗一样的蓬松短发,硕大鲜红的厚嘴唇,僵硬着一个无奈而欢畅的微笑……绚丽而落寞。

她不知道尹执心此刻的心事……虽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旅途之后勉力营造一个两人相会的家,然而,她们之间的氛围,还是如此,依然如此,仍旧如此。她猜不透她的心事,也猜不透,尹执心是不是从来都不觉得——她也有她的心事,而郁杰的心事,对尹执心来说,重要吗?

重要吗?

“我去洗碗吧。”尹执心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冷冷看着郁杰抖动的嘴角。“你休息。”她很努力了,为了使声音听起来更温暖真诚,“一路回来,你也该累了,我来洗碗。”

这一瞬间,从郁杰坐着的角度看过去,执心小小的脑袋恰巧遮住屋顶那个孤单的白色灯泡,光线从她小脸周围朝着郁杰双眼暗下去,执心的身影被昏暗遮蔽……郁杰忽然后知后觉出尹执心的无助。

和她一样无助。

“离开他。”郁杰轻声说。

尹执心稳稳拿住了白色骨瓷的小碗,不让它碎掉。“什么?”她抬起头看郁杰,脸上是失望和冷漠。

“离开他。”看见尹执心的表情,郁杰的心狠了狠。

“叮叮”,“咚咚”,尹执心很快地收拾了碗盘,走进厨房,拧开水龙头,拧了又拧,冰冷的水流哗哗冲洗着碗盘上无力粘连的油花儿。

很少的碗盘,很快就能洗得完,可是为了确切洗得干干净净,尹执心一遍又一遍地用抹布抚擦着,冲洗了一次又一次,一直不停歇……

郁杰坐在客厅,轻轻闭上了眼睛,弯起手指将长长的指甲嵌在肉里。可她并不觉得这疼痛令她清醒——思绪没有变化。

她本来就是清醒着的,无处使力,却清醒着。

水流声还在继续……

“我爱的是你,尹执心……”

郁杰听见自己带着恨意的声音,像仙人掌的汁液,顺着那些小刺,一点一滴,渗出来……

“你的过往,你的现在,你的痛苦,让我心疼,让我更加想要爱惜你,那都是因为我爱你。你以为你知道,你以为你懂,但是,我想,这一点你不了解。”

厨房里,水流声还在继续……

郁杰停顿了很久很久,真的很久,在她确定要将这番话表达之前,她停顿了很久。

“你不了解,你以为你‘非常了解’,可并不是真的了解。”她自嘲地笑了笑,对语言里太多的重复和无序自嘲,“我爱的是你,就算这个你没有任何故事,没有任何过往,没有任何疼痛,我一样会爱你,心疼你,珍惜你。因为那个男人的存在,因为那个男人对你做的事,我小心翼翼地疼爱你,我日复一日地等待你,都是因为这一点——我爱你,爱本身的你。”

水流声依然,不曾停歇……

也许执心不想听吧……也许,郁杰想,也许她自己都想逃避这一番陈述……但是,执心该知道,她有需要知道。“我爱的是你本身,有没有故事,有没有疼痛,我都爱你。我爱的,并不是任何一个被那个男人限制住的女人,并不是因为你不自由所以才等你,也不是因为你受过伤所以才疼你,更不是因为你有着被夺走时光的缺憾才更珍惜你……不是的,执心。”

水流声很响,远比郁杰娓娓的声音要响……

“我爱你,疼你,珍惜你,并不因为你是谁,有什么样的经历……我爱的是你,所以,爱你的一切,愿意为你的一切付出我所能付出的。因为,我爱的是你,你本身。”

水流声哗哗,郁杰已经说完。

一场高烧,吃过药之后,烧退了,身心都瞬间虚脱……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

白色的骨瓷最要小心,一点点污渍都很显眼,一点点裂缝都很惊心……尹执心来来回回地用水冲刷,总是舍不得关掉那冰冷的水柱。

但是,天色已晚,周围实在太过安静……

“你去洗澡吧。”尹执心拿面巾纸轻轻擦掉手上的水珠,清冷的声音朝郁杰耳畔飘去。

郁杰睁开眼睛,怔怔看着眼前月白色的小身影,虚幻恍如画卷。

“我在这里等你。”尹执心轻轻一声叹息。

虽然,今晚还是要回去的……但今晚,却只是一年的开始而已。

就知道一开始就不能消停!

程伟仁郁闷地进房间去拿手机——因为烦死了亲戚们关于相亲结婚的建议,他跟父母提了提陈娟,结果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被老父老母一个劲儿地要求跟陈娟通电话,又要看陈娟的相片。他只好拿来翻出两人的合照给父母过目。

结果老人家竟然有些不满意——“哎喔,个子好像没有很高吧?嘴唇也太薄,不过鼻子长得是不错,脸盘嘛也白,眼神看着还好,满温顺的孩子……”老父老母亲戚们聚在一起品评着,个个老眼昏花还要七嘴八舌,程伟仁不禁替陈娟不忿起来:所谓“横挑鼻子竖挑眼”,大概就是如此令人苦笑不得的状况。

恰好这时陈娟打电话来了,程伟仁设定的联系人图片是陈娟早前一张艺术照,随着铃声嚣叫在来电显示上闪烁,亲戚们那叫一个热闹,“哎呀这张好看!”“哦哟不错不错!”“化了妆就精明多了,底子还是好的!”

程伟仁打着哈哈勉强笑着,好不容易把他的手机从老人家手里拽出来,赶紧避回房里,饶是陈娟有耐性,电话响到这时还没挂掉。

“师兄,我明天回学校了,跟您说一下。”陈娟说。

程伟仁听得她细声细气地,好像声音也会脸红一般,就知道她又在害羞。“嗯。”他不紧不慢应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了更重要的事,“你有没有给苏航拜年?”

“啊,有。”陈娟有点小小的失落,但还是明快地回答,“我刚才也给她打电话了,她也是这两天离家。”

“这么早?寒假还没过完呢!”程伟仁一呆,不禁觉得好笑,他自己放寒暑两假放成了老学生,理所当然地推己及人,一时忘了苏航已经工作多时,“啊,是了,她假期没我们多,自然要早回去的。”他自言自语地纠错。

陈娟笑,“是啊,不过,听小苏师姐说,小郁师姐已经在学校了喔,她应该是最早的吧?”

“什么?”程伟仁皱了眉,想了一想,又“啊”地一声——他隐约记得郁杰也有那么个女人,大概是这个原因吧?不过——“牛老师还在老家吗?”他问陈娟。

“这,我不知道啊。”陈娟噘嘴,牛老师何必向弟子交代行踪,就算她是秘书那又如何?她觉得程伟仁应该想得到才是。

“哦。”程伟仁干着嗓子答应一声,“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到校打个电话给我,”顿一顿,他清了清嗓子,“好让我放心。路上一定注意安全。”

男朋友总算要有点男朋友的样子,不管真诚有几分。

听陈娟高兴着挂了电话,程伟仁想一想,在手机里翻出苏航的电话号码……

“你不是很想回去吗?怎么看你心情又有点低落?”

见女儿眉眼间隐隐有些纠结,苏妈妈怀着不舍的心情打趣道。

苏航抿抿嘴,笑一下,不说话。

能回去见到粤然是很开心,可是一想到回去就要上班,那些工作事项就排山倒海一般在头脑中复苏,判决,客户,北池,项目,牛正梁听李作霖,还有程伟仁……呼啦呼啦!

生活是不是就是这样子?螺旋式前进,既周而复始,又有所更新……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