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三章 鬼

2013-10-15

看苏航皱着眉头,粤然有点不明白了,“怎么了?”她一边接过苏航的行李,一边问。

“嗯,我觉得好像不认识你。”苏航说着,还真有那么几分严肃。

两个人不约而同作了相同的装扮,卫衣和针织衫为她们增添了动感的闲适。

“这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了?”粤然瞪一眼苏航,“不许乱说。”

苏航晃一晃脑袋,不以为然,“是真的。我真的觉得对你有陌生感……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是真的,我真的觉得你好陌生。嗯,不对,是有一点,一点点陌生。”她自言自语地强调修正,体会着不期而至又奇妙的内心感受。

粤然终于不得不认真对待苏航表达的心情,她只觉得很奇怪:“每天都打电话,这些天我每天干什么你都一清二楚,你干了些什么也都告诉我了,怎么就觉得陌生了?”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她已经习惯了老婆经常性突发的奇思异想,既觉得有趣,又难免着急。

一起在川流的人潮中走出站台穿过隧道去火车站对面大厦的地下停车场,苏航在急急的脚步中侧头看粤然,努力寻找今天早上出发上车前万分期待的那种归属感……

“看够了没有?”粤然提着行李,还要拉扯苏航躲避横冲直撞赶时间的人们,有些吃力,“还是觉得陌生是吧?行,回去吃饱饱,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做一件事,立刻就会熟悉起来,看你还怎么觉得我陌生!”满心急切地来接老婆,却接到对她认生的小孩,她不禁有些生气。

苏航一时没回话,走了几步,醒悟过来,抗议道:“那怎么行?!做那件事是因为熟悉了才能做,陌生的人之间是不能做那件事的!是因为熟悉了有感情所以才能做那件事,而不是做了那件事情才熟悉!”

粤然看看周围擦肩而过的人群,又看看苏航。苏航眼睛睁得圆圆的,因为急切而不自觉扬起声调,在隧道密闭的环境里,虽然周围非常喧闹,可她的声音还是穿透许多杂音清澈入耳……粤然坏笑起来,提醒苏航:“哎,你怎么可以在公众场合这么大声地讨论‘那件事’?”

话题就这样偏了方向……

苏航一怔,瞬间红了脸,郁闷地瞪一眼粤然,熟悉的又爱又恨的感觉立即将心脏肺腑都充塞填满。“嗯……”她降了声调,声音变得软趴趴,“反正我今天累了,就想好好睡一觉……嗯?对了,你晒好被子了吗?”

“晒好啦!”

“那家里的卫生呢,书房,房间,浴室,客厅,还有厨房?”

“都清理好了!”

“我们今晚吃什么?”

“准备好了,回去你就知道了……啧,你这是领导在巡视工作成效吧!”

……

“哎……”

苏航叹了一口气,粤然在洗碗的时候隐约听见了,出来看看,见她靠在书房门框上,面对着书桌发呆,就没有作声,看了她的背影一会儿,继续进厨房忙活。

“嗯……”

换了一个叹词,粤然又听见苏航叹气。这时她正站在衣柜前找两人洗澡要换的衣服,苏航在书房整理那些带去又带回的文书资料,已经有十几分钟了。粤然再侧耳听听,又只剩了纸张堆叠的声音,苏航似乎还在忙,她也就没管,找好了睡衣,合上柜门,到浴室里去调水温,预备自己先洗澡。

等她洗好了澡,正要从厨房出来转进房间,又听见苏航叹气……

“呼……”

其实这声音很小。苏航坐在沙发上低头翻看一本专业论丛,长发垂面,低低回回地一叹,之后又是悄无声息。

粤然走到沙发旁的妆台前,在椅子上坐好,抹了点滋润霜在手上按摩,看似不经意地问:“一唱三叹地,怎么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听着苏航的动静。苏航那几声似有若无的轻叹,显然是不欲人问,又似一种欲言又止,但是呢,如若深究下去,她觉得最底里的意思应是:如果是粤然的话,问问也是可以的……

“可不可以休息久一点再开工啊?”苏航闷闷地说着,眯眼抬起头,长发随着重力惯性垂在脸侧,露出那张不知足的小圆脸,撒着娇的不甘不愿。

粤然好笑,看着苏航的模样神情,又觉得可爱,还有些心疼。她坐到爱人身边,摸摸她的脸,柔声问:“想起工作觉得压力大了,是吗?”她又抱抱她——今天回家还没有好好儿地抱过呢。

苏航眨眨眼,摇头,“好像不是。”虽然年前有一个开庭的案子,年后就要宣判了,此时此刻,还真有点像读书时假期后回校就要看上一学期成绩排名般忐忑……但是,不是,她的叹息不是因为压力的缘故。

“那,是在父母身边待了几天,回家反而不习惯了?”粤然又猜,想起下午在火车站两人刚碰面时苏航的疑问,一把松开怀里的爱人,稳住她的肩膀正色问:“难道是真的觉得我陌生吗?”

苏航瞅一瞅爱人着急上火的样子,心里有些抱歉,但又觉得不好意思,说:“才怪。”

“嗯?什么?”粤然没听清,侧耳过去,“你说什么”

“熟悉得不得了啦!觉得你陌生才怪!”苏航对着爱人耳朵小声说,又亲了一下粤然凉凉的耳垂。

唇齿的温暖一下子渗进心里,粤然重新抱住苏航,两个人团在一起,“那是为什么呢?”说完,她静静等苏航回答,也静静地想着,体会着,在宁静中默契相通,未曾经过语言的叙述,就已然有了眉目——

“太匆匆……只觉得太匆匆。行了些什么事,要好好说;想了些什么事,要好好说,对你的行程和心情,要再详细问一问;对我的思虑和感受,要再细细告诉你……都是需要花时间慢慢去做的事情啊。”苏航团着身子,窝在粤然怀里,细语喁喁。“时间流淌得这样快,却还要去好好处理别人的事情,一周五天,一天八小时,有时还要更多……希望记忆力足够好,得空时,信手拈来。”

苏航暖暖的声音轻轻缓缓,节奏翩然,顿挫有致,粤然听来,舒服,亲切,眉眼自然而然笑开了,沉默好一阵子,才亲亲爱人,眼睛漾起调皮的波纹:“所以说,这世上才会有《朝花夕拾》成书啊……”

苏航抬起手,轻轻掐一下粤然的肩膀。

……

“吴茂源也放假了吗?他这种角色不是应该连生日过年都陪在老板身边鞍前马后?再说邝家也总该有专职常驻的司机吧?怎么闹了半天连我们所都不如?”

“我们所的司机不也放年假了?”

“那怎么一样?他们能放假是因为我们所的律师过年不办案啊,要办案也是有可能会要他们回来加班的。”

“那说不定是报酬不够丰厚,过年司机拒绝加班咯。”

“开玩笑吧!邝家给不出丰厚的加班费?那菜市场都没有猪肉卖了!”

“作死吗你们!坐在前台议论客户?!”

薛晴枫漆黑笔直的眉毛倒竖起来,瞪眼训斥将脑袋藏在前台高桌下嚼舌根的两个文秘,吓得她们当即噤了声。“李影呢?”她又问,仍是疾言厉色。

“影姐她……不在。”其中一个资历稍微老一点的文员怯怯看一眼薛晴枫,支吾说完,睫毛立刻扇下去,垂眼去看她桌面的文稿。

“不在?”薛晴枫火了,“不在是什么意思?有事出去了?去洗手间了?还是根本没来上班?”眼角余光已经睨到小文员手臂下压着的考勤登记表,她记得那可是李影该负责的事项,语气更加严厉。

“她……”资历比较老的小文员是李影作主招进来的,两人显然有一点私交,知道得多,瞒起来就更辛苦,期期艾艾,在薛晴枫的逼视下不敢不说实话:“她家小孩过年着了凉,所以……”

“所以没跟我们请假就不来了?”薛晴枫瞪一眼小文员,心想,跟这等小朋友计较也没有用,于是调整了语调,吩咐道:“那开门利是的事情她总该交代你们了?赶快统计一下在所的人数,超过一半就报告主任一声,再跟安娜安排好时间。如果不足一半的话,请示一下主任。”她又瞥了一眼那张考勤表,“平时这一项李影是向梁律师汇报吧?出勤人数,请假人数,外勤去处,”她敲一敲前台桌面表示强调,“都要一一记好,知道吗!”

小文员诺诺地答应了,薛晴枫转身离去,刚走两步,又返身问:“苏律师回来了么?”

小文员略一迟疑,才想好了万无一失的答案:“苏豪律师和苏航律师都回来了,比我们还要早一点。”

“嗯。”

薛晴枫“笃笃笃笃”地走了,留下两个小文员面红耳赤犹有余悸。

到李作霖办公室门前,薛晴枫扶着门把手抬脚就想进去,却发现门虽然开了,却半掩着,恰好挡住李作霖办公桌所在的视线,侧耳一听,似乎于安娜也在里面,无声冷笑,薛晴枫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