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四章 鬼

2013-10-15

于安娜早把帐目处理好了,将现金和利是封都摆在李作霖桌面,哑着嗓音向他解释开门利是的预算和灵活分配,视线向下,不肯抬眼去看他。

李作霖阴柔的面容也是冷着,似乎并不期待与于安娜对视,甚而对这一番说明都觉得多此一举,默不作声地听着。等于安娜说完了,他点点头,也没有回应什么。

“听说过年这几天,你都是一个人在这边家里?”沉默两秒,他反而提起另一个话头,私人的传闻。

于安娜还是耷拉着眉眼,坐在李作霖对面,点点头,肯定了李作霖的“听说”。

“他没有回来,也没有接你过去?”李作霖皱起的眉头使脸色愈显阴郁,声音里有一丝未经藏匿的愤怒,“那孩子呢?他倒把孩子接走了?”

于安娜没有动,半晌,默默抬手在脸上轻轻拭了拭,又吸吸鼻子,才再一次轻轻点头。

李作霖喉腔深处咕噜着“嗯”了一声,长长一叹,用温柔悠远的声音劝慰眼前的女人:“安娜,你自己要保重。”有点无聊地,他两手握起面前一沓现金,抿着指尖数起来。

钱币摩挲时,发出脆响的声音,这既是纸张又比纸张矜贵的印刷物,以它特有的回响慰藉诱惑着人的沉思。

于安娜嘶哑柔弱的嗓音悄悄响起:“您听谁说的?”她问李作霖,心里却祈祷着答案不要如她猜测一般……

“你姐。”李作霖却偏偏叫安娜失望了。“安妮还是很关心你的。”仿佛还不够,他还要更加强调消息来源。然后,他有了决定,“不用什么灵活处理了,按照级别递增,你去封好了交给前台,让她们协助你派发吧。今天大客户有突发情况,这些形式就省省,大家能得到实惠最重要。”他两手分别抓起现金和利是封,朝于安娜递过去。因为现金太多,饶是李作霖手大也有些握不住,散落了一些,他等于安娜接过之后,又两手在桌上一拢,将散落的钱叠整齐交给于安娜。

于安娜自始至终都没能抬起头来,双手捧着将要散出去的钱财,木然离开李作霖的办公室。

“找我是要说邝家的事吗?”于安娜一走,李作霖就打电话给薛晴枫。他刚才已经瞥见她在门边驻足的身影。“不用,我过来。”离开自己的办公桌,李作霖锁上门,朝薛晴枫的办公室走去。

薛晴枫有一间非常开阳的办公室,跟苏航那间连窗都没有的办公室相比,几乎可说是一个天一个地。李作霖生性不喜阳光,可是天气冷的时候,还是会羡慕薛晴枫对方位的选择。

“亲自办吧?”

李作霖落座后,半仰着脸享受窗外射进来的温暖光线。“邝家大少爷醉驾,真是……”他也忍不住议论两句,腔调里还带着笑,“太不谨慎了。也太奇怪。”

薛晴枫略一点头,仿佛很认同李作霖,“涉事路段其实挺偏僻的,交警很偶然才在那里设个岗,他被查到还真是……中了头彩。也不知道去那儿干什么。会不会……”她看看李作霖,“和北池有关?”

李作霖想一想,摇头,“未必吧。年节假期,老婆孩子回娘家了,去会什么人也是有的……”他顿住,不再说下去,腔调里的讥讽笑意也收住,掩饰内心五十步笑百步的自判。

薛晴枫装作听不出来,只理会李作霖字面上的意思,“也对。不过,据他自己一口咬定,测定的程序上好像有点问题。叫小苏办怎么样?”她亮着眼睛,盯住李作霖瞬息万变的阴柔脸色。

李作霖有点意外,“小苏?苏航吗?”他还不理解薛晴枫的建议。

“对啊,她的专业范围。”薛晴枫俨然一副“明摆着”的表情,回答得理所应当。

李作霖定定几秒,“哦……”随即细细一想,虽然认定薛晴枫所说只是表面借口,但是他并没有马上表态接受或者拒绝她的建议,而是思忖着:如此一来,苏航就等于重新进入了北池业务的公关队伍——年前发生的一些事,让他们都觉得就此让苏航抽身而退似乎不大妥当,借此一案让她重新归队,也是顺利成章。这么一来,他的眉眼又活泛起来。

“邝维名这一醉驾醉得恰是时候,你是在高兴这个吗?”薛晴枫观察着李作霖,出言打趣,“就像外国讥讽小说里写的,医生乐见病人,棺材店老板喜闻别家丧事?”

李作霖面色一正,沉声道:“老薛,别倚老卖老,注意职业形象!”

薛晴枫肩膀一颤,笑着睨住李作霖:“得了吧,我又没授权你代表我,你的个人心理活动,还不至于影响我们整个职业队伍。形象,呵,你个人的。”

……

每次回归粤然都会更喜欢自己的团队。

开年的短会,言简意赅,董宇还作势幽默一番:“开工以后工作很多,工作多,挣得就多,开年利是里面那一千几百就算是意思意思,大家别往心里去,卯足了劲儿完成工作任务要紧。”难得她面带笑容,新年特地穿来的红色毛呢套装也将气色衬得格外好,“稍后杨起威会找大家分别做一个民调投票,大家畅所欲言。散会。”

干干脆脆。

粤然回到办公室,看看手机,苏航没有任何消息,不知道是在忙还是所里开会。定一定神,她打开文档将过年做好的文本最后复查一遍准备发送出去。

胡巍巍也在噼哩啪啦地敲打键盘,不过神色有些紧张,大概是过年应酬繁多,没有时间做额外的加班。

其他办公室由远及近传来阵阵笑谈,大概就是主任说的,杨起威正在进行民调。

“小粤,你说,他们要调查什么?”胡巍巍一向事不关己不多嘴,可是此刻她正紧张万分地赶作业,却见粤然气定神闲,不禁心浮气躁,起了八卦的兴趣。

检视文档时最不能分心,尤其是核对敏感数据,更是不能中断。因而虽听见胡巍巍说话,粤然却充耳不闻,细细审阅,直到将一整个段落核完。“不知道,不过很快就到我们了吧。”她也留意到,在她专心致志的同时,尽管在等她回答,可胡巍巍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的节奏却一点未缓。

“不知道会不会和北池有关呢……”胡巍巍腾出手做了一个保存文档的动作,暂时中止敲打,“程博士的事,昨天还没上班,我前前任男朋友就已经来电话打听了。所里的意思不是暂不宣扬吗,怎么泄出去的,小粤你知道吗?”原本只是没话找话,说着说着她倒真想起这一茬疑问来。

粤然听了,很有些意外,“你前前任男朋友?是谁?”她没想到这么快,不过也不是坏事。程伟仁上浮的速度越快,对岳崇山来说,他的份量就越轻。既然胡巍巍自己提到,粤然就顺势被动好奇一把。

胡巍巍略有些迟疑,带着些拒绝的语调说:“喔,也不是谁,小人物而已。”既然她自己不回答粤然的问题,也就不好再继续索要答案。

粤然也不再问,两个人的办公室只剩下了鼠标和键盘的声音,直到杨起威来敲门:“两位,打扰一下。”

一人一张纸,原来需要民调投票的问题是:我们所是否有必要开通自媒体帐号并定期发布即时消息?请扼要陈述原因。

粤然和胡巍巍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想想董宇岳崇山的年纪与风格,他们对这个问题需要做调查投票再决策,实在不足为奇。

“您觉得有必要吗?”胡巍巍问杨起威。几乎同时,粤然也问:“其他同事的答案是什么?给我参考参考?”她干脆伸手问杨起威要他手里那沓纸。

杨起威倒也大方,抽起一张留在手里,其他都给了粤然,然后回答胡巍巍:“我觉得没必要。”不等别人追问,他就自顾自进一步解释:“开通了不发布信息不是浪费资源吗?再说好像加V要付费的。我们发布什么?谁谁谁在做收购前调查,今天我们查了谁谁哪一年哪一块的经营数据,按照某标准核评资信状况优良中差?把我们的策略方向,判别依据,尽职调查手段,项目进度,如此种种悉数实时公布?让对手一览无余?再让客户的对手知己知彼?自己给自己泄密?傻啊?本来每个项目就都有正式的公告途径和阶段,何必呢?”

胡巍巍大笑。

粤然看了手里的一沓纸,大都写的是“没必要”,但是没人陈述原因,少数人写“必要”,原因一栏也是空白——难怪杨起威这么大方。她远远看一眼杨起威手里保留的那张纸,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他的笔迹,大概是记下了大家口述的原因——这么说,这个调查也不是那么严肃,问一问意见而已。

“你可以不发布那些啊,可以发布一些人生哲理,生活感悟,或者是跟我们业务有关的法律常识,再不然政策法规也是可以发一点的嘛。”胡巍巍手头的工作今天肯定交不出去了,心理压力越大话越多,欢快地提出建议,“喔,对了,还可以写一下我们所开了什么会,表彰了哪位同事,领导或者骨干得了什么外部的奖项,我们开展了什么文化体育业余活动……等等等等啊。”说着说着,她自己还满觉得是那么回事了。

杨起威听了,紧抿双唇一沉思,“啪嗒”把手上的纸拍在门板上,提笔记下胡巍巍的意见,记了一条,忍不住,出言反驳:“人生哲理,生活感悟……太虚幻了,跟我们全所的务实作风不符。”过一会儿,他又说:“法律常识……我们所的业务涉及的都是高精尖专业知识,哪有普通人喜闻乐见的常识?就是发布出去人家也觉得乏味不好看,看不懂……政策法规?也是一样嘛!……哎呀,大会小会文娱体育……难道我们要花钱花精力做我们自己的娱记吗?”

胡巍巍再次哈哈大笑,提笔在自己的调查表上写上“不必”,签上大名,还给了杨起威。

杨起威看了,欣慰一笑:“就是说嘛!”他又收了粤然的调查表,却见她写的是“必要”,立刻问粤然:“为什么?”

粤然想一想,斟酌字句:“跟市场亲近一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