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五章 鬼

2013-10-15

凡是消息都有一个源头。

梁听路过苏航办公室,见她敞着门正在翻看文件,敲了一下,跨进一步去:“判决书拿到了?怎么样?”这才注意到,苏航正一手握着话筒低声跟什么人在通话。

“您稍等。”苏航对电话里说,抬起眼对梁听点点头,以眼神动作告诉她,现下正是在跟获判案件的当事人分析结果,商量下一步采取什么措施。

梁听会过意来,点点头,转身走了。回到办公室,把皮包放在一旁,解下丝巾,站在椅子旁边,对着好几天不曾办公的桌面,还不想坐下,冷着脸琢磨要如何收拾一番,却听得有人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薛晴枫默然到来,一手搭在门锁上,点点头算是对梁听打招呼,开门见山道:“你也听到消息了吧,邝家的事情。”

“你是说邝维名酒驾的事?”梁听拖开椅子,端坐桌前。“当然听说了。他的首席助理吴茂源第一个打电话给我,官方那边的进度还是我去问的,通报也是我叫所里行政给你们的。”

薛晴枫这才恍然大悟,笑道:“难怪呢,我说事情怎么会由文员来转达。看来他们家还是比较信任你。”她走过去,在梁听对面待客的宽椅落座。

梁听报以一笑,“我看邝家没有意思要把这件事当成家族大事来处理。依洵公素来的习惯,到这个阶段还没有话,想必没有打算去过问这件事,再说新法实施严格执行,他也不好过问。从吴茂源的言行判断,邝维名也是作为个人事务来委托我们,不牵涉其他。”她看一眼薛晴枫,补充道:“最好不要过多期望。”

且听且思考,薛晴枫安然待梁听讲完,继续将微笑摆在脸上,“既然这样,案子让苏航来办,在她的专业范围内而言,不仅不复杂,程序事实各方面简直就是简单得很。我跟老李已经商量过了,他也同意将案件分配给苏航。你没意见吧?”最后,她盯着梁听双眼问。

薛晴枫哪里是来征询意见?她只是来“礼貌通知”一声而已。

梁听懒得跟她笑了,习惯性地摆出一张冷脸说:“既然主任已经同意,那就这么办吧,我会把有关情况告诉小苏,让她尽快着手处理。”

薛晴枫点点头,满意地站起来离开,临出办公室门,又回头:“正常的案件分配而已,你别多想。”

梁听已经开始整理桌面,头也不抬:“普通案件分配而已,我不必多想。”

好不容易将上诉的利弊跟客户分析清楚,苏航正准备看一看北池总纲的支撑材料,梁听的电话就先一步追了过来。“都处理好了。上诉的可能性不大,他们可能考虑一两天,就会过来交清费用。前款已经收了,安娜那里有数的。”到梁听办公室简单汇报过后,苏航隐约猜到会有新的指示给她。

“邝维名醉驾被抓进去了。你处理一下。这些是我手头现有的,赶紧着手吧。”梁听简单说明一番案情,交了几张模模糊糊的复印件给徒弟,冷而细致地打量一眼,略一沉吟,认为有必要进一步给予指导:“一个普通案件,不要考虑太多因素,以专业知识对一个孤立无援的成年人施以援手,抱着这样的心情认真去做。”

邝维名的身份,他的家族背景,北池的利益纠葛,所里的业务诉求,所有这些,在依既定程序与规定处理个案时,统统都要归于无形——薛晴枫时常罔顾这一点,因为她自认为有经验有能力,但梁听认为不应该这样,也希望苏航能够明白并谨记。

苏航听了,思路却略有凝滞。第一感觉已经告诉她,表面上这是一个简单的案件分配,将她专业范围之内的工作交由她负责,可实际上,其中不乏领导们的期待与算计。然而,梁听却叮嘱她依照最简单明瞭的规则来处理——以专业知识,对一个孤立无援的成年人,施以援手。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她以深邃的视线回应梁听,默默点了点头。

马上就迅速地行动起来。

在苏航粗拟方案的同时,吴茂源已经驱车到达,跟于安娜做了初步的钱款落实,就载着苏航去往邝维名所在之处,进一步完善手续和了解情况。

“苏律师临危受命,一点也不紧张?”走了一段,吴茂源闷闷地开了腔。

听上去,身边这个男人倒似乎颇有些焦虑,语调里甚至还有同情与歉疚混杂的情绪,苏航略侧过视线看了看,吴茂源紧盯路面却目光游移,确实心绪不宁。她暗暗深呼吸:“既已是临危受命,就不必要紧张。”

吴茂源笑笑,点点头,忽然又皱眉——苏航说的并非“不应该”,而是“不必要”,似乎对邝先生的处境虽不乐观却不太在意。这种感觉令他担忧更甚。短暂的沉默之后,见苏航并没有再说什么,他决定主动告知一些情况:“邝先生去郊外其实是去见邝太太。”说起老板的私事,他没来由地谨慎,车速也放慢了不少,“邝太太不喜欢热闹,但碍于洵公很在意家族的年节仪式,所以推说回娘家,带着孩子到别墅去过年,邝先生在洵公安排的时间之外就会过去相陪。”他叹一口气,“不过现在这事情一出,洵公也就差不多知道了,我们肯定要如实相告,总比让他以为邝先生私下胡闹要好。”毕竟苏航年轻,吴茂源话说得婉转了,又担心她听不懂,不放心的扭头看看她的表情,车速慢得几乎要停下来。

苏航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去回应——原来是这样啊。邝维名夫妇在年节时孤立于家族之外,拂逆了老人家的意思,如此怕是比“胡闹”更令老人家不快吧?难怪洵公对他出事不发一言不行一事,任由他们搁置一夜,现在由她这个小角色来代理,邝家人也没有意见。依照既定方针,这些并不是必要关心的因素,但多知道一些关联情况没有坏处,所以她也没有阻止吴茂源说下去。

“其实……”苏航脸上的平淡自若令他困惑,吴茂源有些犹疑地建议,“对于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苏律师找一找邝维利先生就会一清二楚。”他的语调隐隐透着愤然,“他的手下陶先生跟洵公秘书靳小姐过从甚密,而靳小姐对于家里各人的事务安排都十分清楚上心。郊区偏远,怎么偏偏就会在那个时间那个位置有人检查!”吴茂源顿了顿,再次扭头看苏航,却不知不觉深踩了油门。

对此,苏航心里确有一惊,但更担心当下的车速。看来她需要给吴茂源一个明确的说法,来安抚他心里的焦虑与怀疑。于是她面带微笑地说:“吴助理不必担心。现在人已经在里面了,我们要做的是追求最优后果,至于前因,如果是判罚情由之外的事情,都应当暂且放下。”

听闻苏航以女性特有的温柔作出了确定判断,吴茂源的猜疑终于得到平息,沉默加速驶向目的地。

不管有钱没钱,面对境遇的突变,人人都有可能惊慌失措。

岳崇山说要问粤然借人,这玩笑开得令所有人莞尔,邓远芝低着头无声地笑了,看看粤然,她却一本正经对岳崇山摊摊手:“没问题啊,让胡小姐来兼职打理这个帐号吧,我会合理安排她的工作,让她两不相误。”

岳崇山听了粤然这番稍嫌隆重的表态,看一眼邓远芝憋不住笑的脸,心想,小朋友难不成还要趁机给他划道道?

果不其然,粤然鬼马一笑,紧接着说:“不过这样一来,我的工作量肯定会增加,而且既然我已经有管理人员的责任了,那么薪资方面,我是不是可以要求略微提升?”半开玩笑半认真,认真居多。

“哈!”邓远芝冲口一笑,蓬松短发轻扬,抬头跟岳崇山默契相视:“年轻人真会趁势提要求啊,岳总?”

岳崇山“呵呵”一笑,点点头,满脸轻松:“没问题啊。就‘略微’给你涨一涨,当是过年来一个‘开门红’。不急,一会儿我就跟舒娟打招呼。”说完,他神色收了收,不说话望住粤然。

邓远芝也定了脸色,问粤然:“不过,你是支持开设帐号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你说说看,发布什么消息会比较有意义?”

粤然似乎早有主意,“既然程博士担任我们顾问的事情外界已经有所耳闻,我们何不趁着开年之机,在路人皆知之前造一造势?许诺过给他的聘书,是不是也可以同时进行?”她虚心地征求两位领导同意。

岳崇山跟邓远芝略想一想,都默然应许。

“那个案子推掉了吗?”一件事情已了,岳崇山转而问邓远芝另一件事。

邓远芝点点头:“不用推,刚刚收到邝维君手下人的消息,案子已经落在李作霖那边,他们让姓苏的负责,已经在办了。”

粤然倾一倾身子准备告辞:“岳总,邓组,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岳崇山伸手凭空一按:“不用。邝维名醉驾,在我们也算是跟北池略有关联,你可以听听。”

粤然闻言只得坐下。

“这件事,邝家就老三一个人出面找人帮忙?”岳崇山继续问邓远芝。

邓远芝耸耸肩,“我所知的情况很有限,目前看来大概是这样。不过这案子没有办头——新法肯定严执,证据又是一目了然。重要的是我们本来就比较少处理这种案子,邝维君倒是很理解。”邓远芝看看粤然,抬一抬下巴示意她发表看法。

粤然不作声,装作没察觉。

“不仅没有办头,而且还棘手。”岳崇山继续分析,“姓苏的来办倒是很在理,专业对口嘛。现在就看有没有人扩散消息。以邝家的实力地位,不管程序是不是如邝维名所说有不当之处,如果姓苏的真给办妥了,马上就把人弄出来,总不免引起外界对潜在过程的遐想。反之,如果邝维名受到最大程度的处罚,那又可以猜疑姓苏的和李作霖团队实力有限……”他试探地盯着粤然,眼神深邃。

一再被要求表态,粤然只得淡淡一笑:“北池也好,一般业务也好,竞争者众多,这种主战场外使绊子的事情,明里暗里都可能有人会做。不过依我们的风格能力,倒是不屑为之,巍巍她肯定清楚。”

岳崇山邓远芝对视一眼,对粤然的意见再次默认。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