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六章 鬼

2013-10-15

不管任何时候,投入工作都该紧张严肃认真。

苏航正在办手续,电话又响,她看了一眼,是郁杰,于是抽空接了。

“你上班了?”郁杰听得背景里有人声,直觉苏航那边气氛凝重。

“嗯,在办案。”苏航小声回应。

“牛老师回来了,程伟仁今天也回来。”郁杰尽量简洁,不过还是自觉有些罗嗦,“陈娟已经在学校了,通知说项目时间很紧,牛老师这两天要先见一见我们,你准备一下,随时等通知。”

“知道了。”苏航挂掉电话。

吴茂源在旁边也免不了多次接听电话,安排邝维名缺席的工作事宜。

接待的机关人员看着他们忙碌地处理几件事情,节后缓慢加速进入工作状态的心情也早已收拾干净,动作利索起来。

在苏航看来,邝维名的神情姿态倒是未见憔悴,只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一切既意外又懊悔。“苏律师,新年好。”他带着自嘲的腔调先对苏航打招呼。

苏航也若无其事地说了句“新年好”,语调轻松。

旁的人见他们举重若轻,整个气氛也都跟着从凝重中弥散开随意。

邝维名的要求很简单,一是请苏航尽力反应他对程序的疑虑,二是要求苏航对细节尽量作出控制,减少因为他个人失误对公司业务和家中各人的负面影响,尤其是他的妻子和孩子。相反他要对吴茂源交待的事情就庞杂得多了,由于出了突发事件不能及时回归工作,很多事情他只能经由吴茂源转达或代办,一些跟北池牵连的事情也顾不得避开苏航而只能直接作出指示。

当事人理智镇定,无疑更有利于简化事件的处理。

苏航在完成一系列操作之后,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李作霖还打来电话叫她过去汇报。她通知了刚处理好其他事回所不久的梁听,两个人一起去李作霖办公室。

薛晴枫也在。

“就这么简单?”薛晴枫对苏航的汇报似有不满。“你没有更多的手段和技巧可用了?”语气严峻地质问苏航,她却拿眼睛去瞟李作霖。

李作霖面无表情垂着眼睛,只以耳细听苏航回应。

“目前是只能这样。”苏航语气确定无疑,“条文有它的确定性,太过激进只会弄巧成拙,反而对客户不利。”虽然在薛晴枫的质问下压力剧增,她还是勉力扛着。

“老梁,你怎么看。”李作霖依然头也不抬,声音低回温柔。他认为,包括苏航在内,大家都应当充分意识到,这个案子表面虽小,背后意义却非同一般。

梁听冷着脸,不为李作霖话语间暗示所动,“我没有意见。”

薛晴枫没有再说什么,但周身神经却瞬间紧绷,投向师徒二人的视线写满质疑和不满。

气氛变得沉闷阴郁,李作霖却并不多加理会,不紧不慢地继续问了些M集团和其他业务的情况,就示意四人可以散会了。

薛晴枫气势汹汹地离开,苏航和梁听也默然离去。李作霖独自想了又想,拿起电话拨给于安妮……

离开办公室,走出所大门迈入电梯,跟大楼里其他不相干的人一起从电梯里出来,走到大楼外面,站在华灯初上的路边,苏航这才感受到室外的温度原来这么冷——是开春以来第一次降温吧?

神经渐渐松弛,感受到紧绷过后的松弛,说不上疲惫,只是想着:哎呀,这才是开年第一天啊……

“哎?”拧动钥匙的一刹那,苏航颇有些意外。家里大门居然没有反锁,粤然已经回来了?“你这么早?”听见厨房里锅铲翻动的声音,她不自觉地笑起来。

“洗手吧,准备吃饭了。”粤然在厨房里忙碌地扬声回应。

苏航换了鞋子,将皮包和外套挂在衣帽架上,扶着餐桌站了站,最终选择跌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倚着靠背放松下来,提不起一点劲儿再站起身去洗手或做其他的事情。

真累啊……

这时她脑中只有一根筋,想着这三个字:真累啊……

满屋子都是油烟味,苏航待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拖动脚步把全屋的窗户都拉开来透气。想去开洗手间的窗户,就要路过厨房,她站在浓烟滚滚的厨房门口犹豫了,见粤然正在给刚出锅的炸薯条沥油,高兴得拍起手来。

粤然脑后长眼,知道苏航来了,沥好油,将金黄脆嫩的薯条悉数装盘,转过身瞪着眼递到苏航手里:“你几岁啦?看见炸薯条还这么兴高采烈?端出去。”其实她自己也是满脸笑意,“不许吃!”她挥掌打掉苏航抓起滚烫薯条的两根手指,“热辣辣的烫掉你的皮!放凉一点再拿筷子夹着吃!”她看看自己满手的油,放过了苏航的耳朵和鼻子,声调却是严厉:“你洗手了没有?快去洗!”

苏航嘟着嘴把一大盘薯条端到餐桌放好,不服气地顶嘴:“当然要洗了!被你的大油手摸过……咿~肥腻腻,啧啧啧……”一面抗议,一面小心翼翼从粤然身后通过厨房狭窄的过道走向洗手间。

粤然拎着锅铲作势一扑,以老鹰抓小鸡之势袭向苏航,吓得她加快了脚步“嗖”一下闪身躲在洗手间门后——两人都忍不住放声大笑。

“今天我下班也有点晚了。超市里的肉都不怎么新鲜,这一顿就吃素一点吧。”粤然看着桌上的番茄炒蛋炸薯条盐水菜心,虽说色彩缤纷却只有素菜,对苏航有些抱歉。

苏航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听见爱人的语气,莫名其妙看她一眼,想说什么,细细一思量,不禁莞尔:“你们也知道了?”

她伸手摸摸她的脸,因为太累而懒怠卸去的妆容,和妆容覆盖下归家的疲惫,那么柔软,鲜嫩,使人心疼,又叫她怜爱。

粤然默默一笑,不答苏航的话,只将番茄汤里隐藏的一颗荷包蛋用勺子细心捞起,小心翼翼放进她碗里,盖在白米饭的上面。“半生熟,你最喜欢的。”她柔声对她说。

原本勉强流动的心绪渐渐沉落,苏航收回握在粤然脸上的手,垂眼看着沾了番茄汤,红里透着鲜白嫩黄的荷包蛋,软软一叹:“这才开年第一天呢,你就这么心疼,之后可要怎么办呀?”她倏忽闭上眼睛,呼吸也沉落得缓慢了,像是酣睡中清醒,脸上微微地笑。

粤然轻轻揽过苏航肩膀,柔柔地摸摸那小溜肩,不期然地在她耳边轻轻哼唱。

她细细地听了,是张学友那首老掉了牙的《每天爱你多一些》……她在她怀里“呵呵”地小声笑了起来,将眼角自她衣领轻轻蹭过,抬起头来:“真难得啊,我老公也会唱歌给我听。”暖暖的手掌又忍不住抚上她好看的脸颊。

看着她的笑脸,她的歌声骤然而止,眼神闪烁,扬了扬嘴角,“哼,笑我,那我不唱了。”粤然点一点苏航的鼻尖,放开了她的肩膀。

只是视线还粘连在一起。

一顿饭期期艾艾,吃了足有两个小时,天气虽冷,胃肠却暖和。

“春暖花开,应该去旅行走走才对。”

珊瑚绒裹在浴后的身上,苏航蹭到粤然身边躺下,钻进被窝,只觉得身上未散去的水汽在缓缓蒸腾,有些热,又将被子掀开,凉风一过,水汽吹散,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粤然放下手里的书,“呼”一下把大棉被罩住苏航,给她盖了个严严实实:“不许掀被子。”她掐着被头警告她,“‘春捂秋露不生病’,你懂不懂,啊?”

苏航皱着眉头在被窝里动了两下身体,挣不脱,只好放弃,听了粤然的话,仔细辨认她说的是哪几个字之后,苦恼地摇摇头:“我不懂啊,我又不是老人家。”蹙眉抿唇,好像真的好苦恼。

粤然一愣,气得脸颊微红,转念一个坏笑,“你给我装无辜是不是?别后悔啊……”敏捷的双手已经游移着由内而外袭去……

像一条被茧丝裹住的蚕宝宝,苏航蠕动着抗议:“被子掀开啦,捂不住啦……我明天还要上班,下班还要回学校讨论项目呢……喂!”她倒吸一口气,紧接着没了声响,只有止不住的轻喘……

粤然一手轻柔地撩动着,一手将被子拉好,不叫苏航着凉,耳鬓厮磨间坏笑依然:“那很好啊,春暖花开,到我们绿草茵茵的校园里走走,不正是美妙的‘旅行’吗?”

她轻轻啄吻她绯红的脸颊,一下一下,直到唇边。

她已无暇再出言回应,只能接住她柔软清甜的舌尖,接受她纵情的需索。

春未暖,花已开。

郁杰睡了一个大懒觉,洗漱之后吃了简单的牛奶麦片,收到尹执心的一条短信,虽然只是简单的问候,已然心情大好。她选了一件青葱色的针织衫,搭配灰色及膝裙和白衬衫,盘起长发,在额角简单别了一个发卡,踩上牛津鞋往办公室而去。

没想到学院里这样热闹,回来的人多得已经看不出有谁缺席。虽然只是喝茶聊天互相交换家乡特产与新闻,也显出一派欣欣向荣。

老建筑里房间有限,教授副教授按学科分配办公区间,固定办公的行政人员有部门科室,除此之外,所有的讲师共用两个办公室,像郁杰这样的兼职讲师,就更是没有特定席位。好在陈娟在院长办公室门外的走廊自有一块地盘,超大的拐弯办公桌连着复印打印设备和传真机茶水柜,自成一局,郁杰作为院长门生,自然而然能在那里栖息流连。

“师姐。”陈娟淡淡招呼了一声,自顾自忙碌。

郁杰没说什么,不过隐约有些察觉,这小师妹今日神色有异……

“师姐?”

身后有人叫她,那声音恍如水晶被灯光穿透一般,郁杰笑了——陈娟早已不是“小师妹”,更小的师妹黄雅心也已经提前回校。

“新年好。”黄雅心脸上淡淡笑着,抬手递给郁杰一盒小饼,又放一盒在陈娟手边,却什么也没说。

郁杰将小盒子端在眼前细细打量,眉眼轻展:“人人都有一份吗?你也不嫌带得辛苦?”

“不是的,就你们和小苏师姐有。”灯光再次穿透水晶,轻扬悠然,黄雅心轻轻折了折风衣的领子,看样子有些热。

“多谢了。”郁杰拍拍盒面对小小师妹温和一笑。

陈娟看一眼牛正办公室紧闭的门,自言自语一般,“看来你没有给牛老师准备礼物?也好,今天他看起来不会有心情收礼物。”声音小得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