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七章 鬼

2013-10-15

晴朗的春日里,昼夜温差总是很大。

“事情办完了?”胡巍巍跟粤然打招呼,对她一脸的如释重负感到不明所以。“顺利吗?”她画蛇添足地又问了一句。

粤然已经先点了头,再听见后一句追问,忍不住笑:“送送东西而已,当然顺利了。”她坐下,想一想,掏出手机,给苏航发短信:“学校里只开了一些小花,杜鹃还没开,下次再陪你回去拍杜鹃花。晚上会冷,空气不好,要戴口罩。”

苏航正跟于安娜一起跟客户结算,一看短信,顿时觉得头大……

牛正一向是不怒自威的典范,因此当他震怒的时候,连原明也知道不能多话。

在收到粤然短信之后,苏航就已知晚上到研究所大概会有一场风暴,只是怎么也没想到,风暴的中心居然不是程伟仁,而是牛正。

原明在这个晚上只是露了一下脸,送来一个保温壶,郑重其事地叮嘱陈娟,“一定让牛老师在开会之前喝了。”然后她破天荒和颜悦色朝郁杰打了声招呼,又跟苏航心不在焉寒暄几句,看了两眼程伟仁,就这么走了。

程伟仁独自坐在一角发呆,既不张牙舞爪地招惹苏航,也不向在场蹭热闹的师弟妹们训话,甚至都不大搭理陈娟,只是那么坐着。苏航到的时候他倒是抬了抬头,想说话但是忍住了。

苏航坐了一会儿,见郁杰在不远处看着她,却不过来和她说话,虽有些奇怪,可在目前的气氛之中,她也自觉此时不是交谈的好时机,只是朝跟黄雅心坐在一块儿的郁杰使了个询问的眼色:出什么事了?

郁杰露出一个讥诮笑容,又闪了一下眉毛,似乎对苏航不明了当前状况感到不可思议,继而耸一耸肩,表示她也不清楚。

苏航只得作罢。

又过了好一阵子,郑絮语才到。一来就跟两个师弟热络地寒暄,似乎早已经由他们而对眼前局面非常明了。

“回来得这么早?”郑絮语跟郁杰点一点头,坐到苏航身边聊天。“我们大师兄得了一张聘书,你知道吗?”说起这件事,她看起来高兴得很。

这点苏航在收到粤然短信的时候就略微猜着了。真没想到,恶魔的恶作剧这么快就开幕了……可怜的程伟仁,刚过完年回来就得接招。她对郑絮语笑笑,不置可否。

“牛老师气坏了,拍桌子拍凳子训了他一顿。学院里回来的人几乎都知道了。”郑絮语小声附耳对苏航说,“今晚大家都要小心。”这时她才把五官放严肃。

啊,原来是这样啊……

郁杰跟黄雅心在说话,似乎也不怎么热络,有一句没一句地,偶尔冷场,但从她们的表情来看,似乎都还满乐在其中。苏航远远看着,心想:郁杰怎么事先没有提醒自己呢?或者……她认为这是粤然和爱人的合谋?想想和郁杰同学期间发生的种种,若她以己度人的话,这种可能性的确很大。

那该怎么好,朋友之间的信任……

“师姐。”

陈娟从牛正办公室出来了,叫苏航,“牛老师让你先进去。”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看过来,不过苏航知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瞬间默然转向她。

这个春天的晚上真是冷得够呛。

牛正办公室的木椅子冰冷冰冷,苏航挨着边只坐了一点点,即刻挺直了腰,看看牛正铁青的脸,沉默等待指示。

“假期之前你们汇总的初稿发给指挥办先看了看,你知道吧?”牛正看一眼苏航,脸色略有缓和。他指的是“北池项目实施指挥办公室”。

“知道。”苏航回答。

“昨天收到消息,他们说这种学术体例太罗嗦,领导们和部分代表可能看不懂,要求我们换一种形式。”牛正说完,鼻腔轻轻一叹。

苏航听了,也不禁觉得为难——难怪牛正要发火了,还好有粤然送上程伟仁的聘书作由头,不然这股气牛正还不知得憋到什么时候。她点点头表示明白,理解地看一眼老师。

“你处理实务的经验比较多,总纲就由你来主笔改写完善吧,郁杰会帮你。下面梯队的人里面,你选一两个不错的,也带一带。”

那程伟仁怎么办?苏航看着牛正,不说话。

牛正沉默了一会儿,手指头敲一敲桌面的文件,“就这样吧,其他的事情会上再讨论。只是总纲的事先跟你交个底,看你有没有意见。”说完,他精光闪耀的双眼紧紧盯住苏航。

苏航想了想,只提出让黄雅心一个人加入总纲,牛正二话不说就同意了。然后两人一起到会议室跟众人开会。

沉默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迎接牛正。苏航刚才坐的地方被先前跟郑絮语交谈的其中一个师弟占了,她也就顺势坐在了牛正的身边,陈娟坐在牛正另一侧,程伟仁离开原先待着的地方,坐到陈娟身边。

牛正一改平日作风,一点寒暄和会前训话也没有,宣布完总纲的人员调整之后就直接进入学术讨论阶段,并不留给程伟仁连表态是否接受的机会。

会场上心情好极了的大概只有黄雅心一人,郑絮语有些懒懒的提不起劲儿,好在郁杰和苏航都有提前做功课,讨论氛围尚可。

“师兄,你原来对总纲不是颇多见解,今天怎么一言不发?”郑絮语观察牛正脸色,在苏航和郁杰为主的讨论进入尾声时向程伟仁发难。

程伟仁在陈娟关切的目光中干笑两声,说:“我的意见还是一样,也已经成稿上交了,没有什么补充的,两位负责人如果需要大可以看我之前的稿子,有什么问题的话……”

牛正冷不丁打断了大弟子的话,“负责人我刚才说了,总纲整体由苏航负责,从体例到内容都由她安排把关。我们程博士最近在外面兼职忙得很哪,过年回来聘书都送到学校里来了,大概是没有时间思考总纲的事。”他就这么直戳戳地下了结论,连诘问都懒得。

苏航低头看着文稿,心里却十分惊讶:牛老师出言讥讽学生,这可不像他平日表现的师范与器量。可见他这次是真的十分生气。

程伟仁看一眼苏航,深埋怨怼,又张惶看着牛老师,嘴唇嗡嗡,最终什么也没说。

连兴高采烈的黄雅心都吓着了,扭头看看满脸冷静的郁杰,又看看垂首不语的苏航,不安地折叠着手头纸张的尖角,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郑絮语用手肘碰了一下身边的师弟,这个叫于晏晟的孩子壮着胆子开了口:“听说北池开幕具体的日期定下来了?时间这么紧,那除了总纲之外的其他模块……”

连苏航都忍不住激赏地看一眼于晏晟。

牛正讨厌别人一心多用,却很欣赏在学术项目上积极进取的人——对于这一点,于晏晟真是摸得透也用得好,能在这种气氛下这么大胆地,以最对老师胃口的方式打破僵局,前途不可限量。

牛正深深看一眼于晏晟,在场最年轻的弟子之一,脸上表情瞬间松弛了很多,“没错,时间定下来了,好像是过了元宵不久吧?”他转头示意陈娟宣布官方消息,眼角瞥见程伟仁,神情又变得冷硬。

陈娟手里早就捏好了一张纸,“官方将这次会议定性为多方研讨加媒体说明加启动建设剪彩,日期初定在十五日之后,并且要求各单位在本周内上报参会人员,之后允许有两人次的替补名额。”

这时苏航感受到了郁杰今晚第一次专注的注视,她抬起头,转脸看郁杰满眼殷切的示意,简短考虑之后,微微点头。

“牛老师,我想参加。”郁杰老实不客气地举手发言。

郑絮语猛地看她一眼,懊恼自己下嘴慢了半拍。

牛正今晚第一次露出笑容,“行。初步就这么定吧,总纲肯定要有人参加,苏航工作忙,就你去。我和原明,陈娟肯定要去,再看看,还有谁去……他们给我们的名额有多少?”他忽然想起来,问陈娟。

“我问了,他们说因为我们是项目团队所以没有限制,不要太多就好,他们会尽量安排。”陈娟对诸多问题都早有准备,不愧是秘书。

呼啦啦的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郑絮语和程伟仁,所有弟子无论大小都一起殷切地看着老师。

牛正却是一脸严肃,考虑半晌,忽然看着苏航说:“人家虽然没有限制,我们自己也要看着办,不好搞得像公费旅游一样,是吧?”

苏航乖巧地微笑点点头:“明白。”

“现在已经定了几个人了?牛正,原明,郁杰,陈娟……”他将视线从苏航脸上挪向陈娟,“四个了吧?”

牛老师连他自己的全名都念了出来,可见态度多么坚决。

陈娟只得点头,为了程伟仁而惋惜的心情却全部写在脸上。

牛正颔首,看看她,想了想,说:“既然程博士有市场任务,那不出席会议也对不起外聘单位,要不然,辛苦你一起参加?”

虽然这问话里用词苛刻,却听不出语调的喜怒哀乐,不管怎样,总是一个机会,程伟仁即刻答允。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