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八章 鬼

2013-10-15

语带双关,敌对的人听来如冰锋冷厉,而在默契的人耳中,却别有一番轻柔朦胧。

“怎么样,今晚冷吧?”她怕她深夜洗头着了凉,早就拿着吹风筒在床边候着了。

“还行啊,风向跟你预想的不一样。”她将两条浴巾叠放在枕头上,趴在暖暖的床上让她掀动发丝。

“噢?”她想了想她话里的意思,一手略微用力,抬起她的额头,遮住她的眼眉以热风吹拂发际线,“或者是你以为我预想的风向跟我实际预想的不一样?”

苏航猛地睁开眼,只看见粤然黑漆漆的掌心。她眨眨眼,迟疑着:“这是你知道我今天开会所以特地去送聘书的原因?确保牛老师有机会生气?让程伟仁意会我们无所畏惧?让郁杰以为我们共通合谋?”脸靠在枕头上仰着脖子问完这一连串问题,气息自然而然急促,她控制整晚的疑问气恼也呼吸殆尽。

粤然笑笑,轻轻将爱人的小脑袋按回枕头上,一绺一绺地吹拨她脑后长发,说:“也不尽然。”

她听着她老夫子一般自信神秘的回应,抿着嘴想了想,“哼!”不服气又不屑一顾地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在下文出现前,不妨将之抛诸脑后——是这个意思么?她笑着贴近她的脸,轻轻亲了亲。

“这次我不用出差了哦,大概。”她捂在枕头里的唇齿忽然模模糊糊地说。

她手上的动作停了停,领悟,“哦,那很好啊。”

吹风筒“呜呜”地响,为这寂静夜晚吹送一点点暖意。

尹执心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

一山还有一山高,就像周瑞家的虽然管事,可她上面有平儿,平儿上面有凤姐儿,凤姐儿上面有王夫人,王夫人上面有贾政,贾政上面还有老太太,老太太上面还有南安太妃,太妃上面还有……钱大有上面压着的,还有老郑。但凡一个人要管人,他就必然会被管。钱大有虽然钱权俱备,但是一样要按时到单位里应卯,一想到这儿,尹执心就觉得很公平。

可是她的郁杰,今天却可以睡到自然醒。

“不理工资增减,坚决拒绝做班主任管理班级,就是为了睡懒觉吗?”她打电话将她叫醒。

郁杰朦胧惺忪地,听着尹执心的语调,那样的严肃认真,像极了恨铁不成钢的领导在训话,可是,难道,不苟言笑的尹执心,是在跟她卖弄幽默?她慢慢掀开被子坐起来,将垂到脸颊的头发往脑后拨去,手掌就势摁在头顶,眨眨眼,以同样认真严肃的态度回答:“不是的。昨晚做项目的内容到半夜,还没开学,今天又没什么事,所以睡晚了。”

尹执心睫毛轻微颤动,冷白小脸在上午强烈的光照下晒出一点似有若无的红晕,就如她唇边的微笑。“中午见面吧,我去你宿舍。”她说。

郁杰隐约记得午后约了什么人,预留了整个下午的时间,可就是想不起来是约了谁……可尹执心并不是在征求她的同意……“好吧。”她只得迟疑着答应。

尹执心挂了电话,脑中反复回放郁杰最后回答的语气,觉察出她话语中有那么一点不确定,不禁轻轻皱起眉头,情绪低落。

钱大有请的阿姨来了,没有摁门铃,直接用钥匙开了锁,进来,见尹执心抱臂独自冷冷清清站在客厅中央,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尹小姐”,然后低头换鞋,拎着买来的杂物头也不抬就走进厨房拐角处的储物间。

没有人教过她,但这位阿姨从上工第一天开始就叫尹执心“尹小姐”,大概是钱大有的年纪,令她叫不出“钱夫人”或是“钱太太”,好在经验老到,脸上倒不显出任何一点看不惯来。

尹执心不太明白,旧式大家族里的二姨太都懂得不要将大太太送的丫鬟收进房里登堂入室,怎么钱大有这么精明的人,就会接受老郑和刁慧娟介绍来的这位清洁大婶呢?也好,不用她自己来做那些粗重的家务就好。尹执心一直那么站着,双臂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阿姨忙里忙外,收拾杂物,掸尘,吸尘,再打湿了抹布细细地擦拭……没完没了。

那阿姨几次抬起头嗡动嘴唇想说话,一看尹执心冷冷的脸,壮起的胆子就被弹了回去,埋头干活的身体被尹执心盯得越来越僵硬,烦躁得冒汗。

尹执心看得出,阿姨有点窘迫和尴尬,可她心里憋着一股子莫名的不乐意,就那么肆意地不顾对方的感受,以凛冽姿态自顾自僵持着。

她想起来,郁杰那间窄小的宿舍,连钱大有这间豪宅面积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可是面积虽小,老房子打扫起来却更费劲,尤其那种在绿树丛中的老旧建筑,不管怎么洗拖擦,就是不显得光亮,灰灰暗暗……尹执心眯了眯眼睛,不愿想起每次郁杰在她冷眼旁观时独自忙碌的身影。

她不希望看到那一切,那窘迫的一切。

为什么一切不能事不关己地默默达到理想状态呢?

呵呵,当然不可能……

看见阿姨眼中一阵惶恐,尹执心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地笑了,嘴角弯翘的弧度那样明显,以致于面颊都有些抽动。

一定很诡异吧……这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嘲弄谁的笑容……

司机这两天可乐呵了,从前台路过的时候还会偶尔哼哼两句,得意洋洋溢于言表。

文员小姑娘不明所以,悄悄地议论,李影在一旁冷不丁淡淡地说:“叫他得意两个星期吧,新招的小朋友谁都可以使唤,你们哪天不想整理大开间那些律师的办公桌和废纸篓了,也可以礼貌点请他们去做,谁不肯做记下名字回来告诉我。”

最年轻的两个小文员不可置信地大眼瞪小眼,“真的吗?”

资历老一点的文员们笑而不语,其中一个悄声回答:“真的。夸张点说,连物管那边扫地的阿姨都可以叫他们帮忙倒垃圾。当年苏律师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我们所的传统。”

“哇!”小文员忍不住失了笑容惊叹。

李影瞥一眼她们小人得志的脸,最后才来泼冷水:“这是观察新人,太傲的不要,太过谦的不要,太中庸的也不要,通过这些琐事最能看得出来谁对我们所的胃口可以留用。不过,记住了,”她严肃起来,警告道:“只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一经留用,律师就是律师,助理就是助理而且总有一天会变成律师,始终是你们的老板,所以,不要太过分了。”

嗬!这种短期利益后患无穷,除了早已炼成老油条的几位司机,谁敢要啊?小姑娘们互相使个眼色,吐舌摇摇头。

“但是,‘太傲的不要,太过谦的不要,太中庸的也不要’,这么说来……”有人又从李影话里找到了新问题,“那还有人是能要的吗?”

李影带头,一众资历较深的女人们酝酿出超出办公室小八卦应有限度的大笑,“有啊,所以说‘凤毛麟角’,要看悟性咯!”

“这么玄?”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们这第一大所这么容易进吗?”

从进所第一天开始,崔小捷就怕了这帮女人。虽然人员有所更替,但只要李影在,这个氛围就不会变。她一直站在拐角等她们的议论告一段落才慢慢现身,走到前台,避开李影的注视,对另一个年轻些的文员嘱咐:“下午苏律师要和我们负责所内培训的几个人开会,你们准备一间小会议室吧,通知实习人员不要太早离所,我们会后可能要召集他们。”

李影压住了手下人答应的话头,歪过脑袋来说:“你还不赶紧查查都由那几位同事负责所内培训?好知道该按什么人数安排会议室!不要一会儿太大了一会儿又太小了。通知实习人员的时候不要提到‘可能’两个字,不是谁都像我们一样随传随到的。”她说完,才冷冷看一眼挺着个大肚子的崔小捷,继续低头忙活。

崔小捷和文员面面相觑一阵,默默无言地挺着肚子离开了。路过苏航办公室门口,她真想敲门进去诉诉苦,站了一下,还是作罢。

苏豪说过,苏航才是那种谁也不愿意得罪的人……那诉苦还有什么用?

苏航从门缝里瞥见了崔小捷犹豫的身影,对坐在面前的李翰林说:“那所内既有人员的培训就暂时到此为止。我看小捷孕期也越来越辛苦了,之后对新进人员的培训就不要再要她主讲,给她分配一些文书后勤的工作,主任他们怕是还会要她承办些简单的案子,差不多了。”

李翰林顺着苏航的目光扭头看门缝外面,已经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他爽朗笑笑,伸手挠挠板寸头,说:“崔小捷就是不够好强,对吧?”

苏航看他一眼,不以为然:“不好强也不是什么错。”她从抽屉里拿出文件夹摊开在桌面,“我们讨论一下新人培训的主题吧,这些是梁律师建议和我考虑过的部分,你的呢?”

李翰林懒懒地打开自己的公文包,一面费劲地从里面拉扯出文件夹,一面摇头晃脑感叹:“我们一进所就忙个四脚朝天,怎么就没有什么培训呢?新人们真是好命啊~!”

有些习惯,不论好坏,要改掉总是不易。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