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九章 氐

2013-10-15

能够相伴享受沉默的两个人,最合适在一起。

尹执心直接来到郁杰的宿舍,买了些吃的,一一摊开放在郁杰客厅的小几上,然后去厨房把沾了油的双手细细洗净,走进郁杰房间,找到自己早先买来的护手霜,拧开了盖子慢慢涂抹。

郁杰给她开了门之后就默默回到书桌边,一直埋头工作,书页翻得哗哗响,时而敲敲键盘,时而抓起水笔在散开的纸面上沙沙急写,生怕漏掉任何细微的思想灵光。

既然有了键盘,又为什么还要手记呢?这其中,必定有着微妙而重要的区别……尹执心站在房门一角,饶有兴味地,无声地观察。

虽然背对着尹执心,虽然无暇分神去招呼照料,可是在频繁流动的思绪里,感性的神经末梢传来阵阵悸动……

这个房间里,这个时候,连温度都不一样了。弥漫着的温热,寂然却温柔的包围。

虽然尽力在专心工作,郁杰依然不能忽视这难得的幸福。

看着那个背影,难道不想走上前去,什么都不说,就那么从身后将她拥住……尹执心将呼吸放得很轻,很轻,想像着……

于是电话响的时候两人都吓了一跳。

郁杰边拿起手机,边回头与尹执心对望,一眼之中,两人都是深深的惋惜和遗憾。

就连这一眼,更深的注脚,仍然是幸福。

“谁?哦,魏丹莹?啊!对!今天我临时有事,不好意思忘了通知你。”郁杰终于想起来,是约了她推荐到苏航所里的那位师妹,即刻换了一副轻车熟路的脸孔打哈哈,“一回来就为项目忙得晕头转向的……”

联想到钱大有多次推掉老郑邀约时种种不着边际的说辞口吻,尹执心脸上的温柔又被冰寒封住,冷眼转身回到客厅。

……

两个人的周末,简直舒服到陌生。

“醒了没有?”

粤然睁着大眼睛,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一条手臂抬起来从苏航脖子和床之间的缝隙伸出去又绕回来搂住她的肩膀,当然,她的手不会是礼貌手,怎么调皮就怎么来。

“嗯。”苏航翻了个身,既躲开了那只“不礼貌”的手,又钻进了粤然柔软的怀里。

粤然将视线从天花板上拉回来,垂眼看了看怀里的小孩儿——眼睛还是还闭着,扇子一样的睫毛颤动着,纤细而脆弱。她俯过去亲亲她的额头,“还不想起来吗?”

苏航在爱人怀里动了一下,长长地呼吸,“嗯。”

粤然笑了,索性也闭上眼睛,不理她,只是绕在她肩上的那只手缓慢地一下一下轻轻拍动,像是安抚一个入睡困难的婴儿。

过了好久……

太阳穿透窗帘的射光连紧闭的双眼都再不能忽视。

苏航忽然睁开了眼睛,对着粤然的怀抱说:“老公~肚子子饿饿了~!”

“‘肚子子’是什么东西”

“就是饿扁了的,小的肚子。”

粤然伸过另一只手去摸一摸苏航腹部,“嗯,好吧,”她以严谨的口吻判断,“虽然有点肉,不过勉强还不能算是‘大的肚子’。起来吧,我做东西给你吃。”

苏航不答应,“要做东西给我吃的是你,那为什么要我先起来?”

“你不起来我这条被你压住的手臂怎么动作啊?”粤然抬一抬绕过苏航颈后的那只手,刚一抬起就“咚”地落回到被面上,以表示“压力好大”。

苏航抬起头,不屑地眨眨眼睛,嗡嗡说:“我刚才也没起身,你还不是自己钻过来了?你钻得进来,就钻得出去……”说了一半,紧紧闭上嘴唇。

粤然“哈哈”一笑,感受了一下满屋子生机勃勃的晨光,仔细地考虑了好一阵子,得出结论是:如果在刚醒来的周末清晨来一场混战的话,道理上虽然说得过去,不过就像白天喝酒一样——可以用其他行动来更多地表示对光阴的珍惜。于是她只是捏了捏苏航的鼻子,对她率性的讥讽稍微表示一下惩戒,就奋力地抽出了手臂,离开温暖被窝去为苏航准备早午餐。

苏航独自在床上躺了一小会儿,就有些懊恼地“哼”了一声,自己爬起来跑到浴室抱住正在洗脸的粤然。

“天气干燥了。”等粤然洗完脸,苏航已经打开润面霜的瓶盖伺候着了。

粤然细致地抹好,又推苏航去洗脸。苏航摇晃着小脑袋,高兴得直哼哼,调不成调,只是听得出是快乐的音符。

“不是每个周末都能这样听你唱歌咯。”粤然一边用毛巾揉擦着苏航的脸蛋一边说。

苏航在粤然的掌下皱了眉头:“哎,老公同学,你这清醒得也太彻底了吧?”看来大家都收到消息了。

“看你每天忙得连去角质的时间都没有。人家程伟仁的气色倒是不错。”粤然掀开毛巾,亲亲苏航的眼眉让她适应光线。

不会吧……只是通知一下会期而已,需要见面吗?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苏航抑郁地看一眼粤然轻描淡写的脸,负气地伸手拨乱自己的头发。

粤然笑笑,慢慢把苏航凌乱的发丝梳理好。“在延伸谈话的涵盖范围方面,面对面比电话连线还是有更多优势。”她拍拍苏航的肩膀,表示梳妆打扮已毕。

苏航扭头就走。

“干嘛去?”

“加班去!”

“好好地突然加什么班?”

“我们对手不知道又搞了什么小动作,我要去做思考题!”

……

既有规则要适应新人,还是新人要适应它们?对于比苏航李翰林更年轻的新生代来说,似乎再也不是一个“毋庸置疑”的问题。

邝维名的案子算是尘埃落定了,该罚的都得罚,一样不落,只不过钱交得多些,关着的日子短些,这些裁量范围内的论断,要找硬性依据,也还是颇具可行性。梁听似乎还挺满意的,苏航自己也感觉不错,然而李作霖和薛晴枫却在分析,根据苏航汇报回来的北池会期,邝维名似乎就注定要缺席了。

在得知结论之时,吴茂源也是一阵冷笑,却没再强求,只是满含暗示地问苏航:“是否一直有跟二少爷保持接触?”

连在苏航旁边协助的新同事都能觉察出他的不满和猜疑。

“师姐,案子就这样结了吗?” 找李影归档之后,魏丹莹以为苏航也闲下来了,就追过来敲门讨教。

苏航刚从快递手上签收了两本新能源法规研究的大部头著作,已经翻了几页,听了小师妹不请自来的提问,已然完成转换思绪一时抽不回来,“嗯?啊,告一段落了,你有什么问题吗?”大概花了两秒钟时间吧。

这样一来,魏丹莹就知道自己打扰了师姐,赶紧摇摇手:“没有,你忙吧,我回助理室了,师姐有需要叫我。”不管多不好意思,礼节还是要周全。

助理室里气氛有点不对,有一种……紧张又喧闹的感觉。

初试时很拽的那个男生被安排坐在魏丹莹后面,此刻正要扭头对另一个女生议论什么,听见魏丹莹进来的脚步声,警惕地回头,一发现是同为试用期的女同学,立马不屑一顾地再次转头继续话题。

“哪里是分配什么重要任务!是为我昨天下班之后就走了,没有跟他一样继续加班到晚上,特地叫我去训话。”他告诉坐在走道对过的女生,也是告诉助理室的其他所有人。

“天哪!”那个女生惊呼一声,好像真的很讶异,“你挨主任训了?”

魏丹莹背对大家坐着,这时也扭过头来聚精会神地听。

“对!”那男生伸伸脖子,像一只好斗的公鸡瞪大了眼睛,“你猜他说什么?”不等别人真的猜,他就迫不及待转述:“他说工作是要花时间下硬功夫才能做得好的,年纪轻轻不要怕吃亏,不要抗拒花费私人时间做好业务。就像办公室里的空调,虽然大家白天很多时候都要在外奔波,可还是开足马力地制冷,一点也不怕耗电,就是为了当大家回所的那一刻,进门一刹那,能够感受到沁人心脾的清凉!”

对于李作霖这个比方,大家都不能不静下心来想一想,于是年轻人们霎时沉默。

可是,很快,不一会儿,魏丹莹就嘟囔着发表疑问:“这难道不是说明,我们所该节能减排了吗?”

一阵低回的哄堂大笑瞬间无可抑制地爆发,正好被走到门口的苏航撞见。

她终于明白,从前实习时为什么总是莫名回头就能发现沉默着冷眼旁观的梁听——面对这些闲得无聊手上无案源眼中又没活的孩子们,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训是懒得训了,孩子们的笑话前辈也没有闲暇去真的参与,问了自然也是白问,就那么冷眼等着,看他们什么时候有意识自觉。

也难怪今年三位老大如此一致地同意在新人入所之初就开展常规培训——是为了主动衔接他们从学生到职员的角色过度,免得所里要为他们的成长期付出更多代价。

实在不行,只有炒掉。

“小魏,你帮我找找这一类的现行法规和规章。按效力层级和地域特点排序,做一个汇总,排好版打印出来交给我,今天之内。”等他们安静了,苏航轻轻递过去一张写着几个新能源规制名词的纸条。

她一转身,就听见了后面的议论。

“你看,他们连这种事情都叫我们做。”

是那个拽拽的小男生。

魏丹莹倒是没有答话。

毕竟是郁杰推荐的孩子,还行……苏航默默一笑,一路走回办公室。

“这种事情”?

等你看见那浩如烟海的各级各地法规规章,等你发现你要从类似雷同且效力更迭又各有地域与层级微妙差别的条文中作出整体或部分筛选才能进行有意义的汇总,当你亲自考虑如何排版才能便于上级阅读并直观地反映出你最高的见识水平和工作能力时,你才能逐渐体会“这种事情”对你个人具有怎样的意义。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