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一卷 同门 第一章 苏航

2012-08-29

认识一个人,有时是某种缘分的开始,有时不是;有时是幸运,有时是不幸;有时,你知道,有时,你不知道。

 

11月中旬,早晨八点,冷风清冽。

苏航紧一紧大衣的领子,从公交车的后门下车,站定,捂一捂鼻子,象征性地想要躲过城市空气中无处不在的粉尘,低着头,朝车站左边的30层大楼走去。

大楼的门还是那样幽深,却敞开着,甚至连挡风的玻璃都没有,两个警卫员和他们的小桌子一道,缩在黑色大理石屏风后面一个温暖的角落里。

屏风上还是那四个字:“公正廉明”。

苏航怀着敬仰的心情在屏风前站定,深吸一口里面严肃的空气,轻轻绕过屏风,朝大楼之内走进去。

高跟皮鞋的鞋跟敲在云纹大理石地面上,有节奏地“咯咯”地响着,惊动了那两个恹恹欲睡的警卫,他们警觉地伸长脖子张亮了眼睛,看向门口。

苏航向他们微微一笑,急急地拿下挎在肩上的手袋,伸手进去掏学校开出的实习证明。

虽然大二来实习的时候已经认识这两个警卫员,但是两年过去了,苏航并不指望人家还认得她。

“你好,我是苏航,来二处实习的。”苏航边说,边微笑着将折在一起的实习证明打开展示在那两个人面前。

“行了行了,苏航是吧?不是实习过了,怎么又来了?”那个叫邢力的警卫员粗声粗气的大声发问,态度却是友善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苏航的实习证明推还给她。

苏航很意外他还认得自己,笑着解释道:“力哥您好!这次是毕业实习呀,要实习四个月呢。”

邢力点点头,表示知道,挥一挥手,示意苏航可以进去电梯间了。

苏航向他和另一个警卫员点点头表示感谢,转身进了电梯间。

也许在这里上班的人们还没有来,大堂和电梯间都静得出奇,尤其是在刚才他们的对话停止后,静得仿佛空气都不存在。

苏航按了那个尖角向上的三角形,后退一步,站在能够同时看见三个电梯门的位置,安静等待。内心却是忐忑,她暗笑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实习,怎么还心慌?

无非是工作,或者人事。

 

眼角余光感应到右手边的电梯门徐徐打开,苏航赶紧移动脚步过去,却看见里面黑压压地站满了人。

黑色笔挺的工作服,人人身上的都一样,即使高矮胖瘦不同,也严肃得辨别不出各人的面目。

正在犹豫要不要走进去,忽然听见里面一个嘹亮的女高音:“苏航!进来呀!”

苏航不由自主地就抬腿朝电梯里面走,一面张惶地搜寻着究竟是哪一袭黑衣发出的声音。

“呵!菊姐!这么早上班?”

原来是上一次实习时的师傅菊姐,苏航松一口气。回过神来,原来这电梯里所有穿着黑色制服的面孔都是她认识的,只除了一个人。

“哎呀,别提了,我们全科出差一个礼拜,凌晨的飞机刚回来,领导要听汇报,家都没回就过来了。”快嘴的菊姐很大声地回答苏航的疑问,电梯里其他的前辈只是笑笑,没有答话。

苏航和他们一一打招呼,有人问她:“回来看我们?还是回来实习?好像新人的招聘考试还没有这么快?”是云哥,科室里唯一科班出身的前辈、曾经手把手教苏航做项目的师傅,而那个苏航不认识的人就站在云哥旁边。

那个人穿着酷肖黑色制服的黑色套装,个子比云哥还要高一些,戴着无框眼镜,脑后扎着马尾辫子,竟然是个女生。

“哦!这次是学校指定的毕业实习,分到了二处。”苏航笑着回答云哥。

同时,苏航察觉那个陌生的黑衣女生隔着眼镜片在居高临下地上下打量着自己,有种被挑衅的不自在,她转过脸去,朝黑衣女生微笑一下,又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云哥,期待他告诉自己这是谁。

嘴快的菊姐朗声说:“哎呀!你去二处呀?早知道你要来,我们再把你抽过来啦,你这么能干!不过现在我们科又有实习生了,就是这个粤然。”说着又转而对黑衣女生说:“粤然啊,这是小苏,两年前跟你一样跟着云哥在我们科室实习,很能干的,你们多多交流……”

原来她叫粤然,也是实习生。

苏航在心里默念着“粤然”,觉得这名字真好听,于是对粤然轻轻一笑。

她看见,粤然也牵动嘴角在朝她微笑,但眼镜片后双目却充满了对她的探询,即便是她扭转头专心看着跳跃的楼层显示灯,也还是能感觉得到。

19层,食堂,电梯停了下来。

前辈们还没有吃早饭,一下子全都出去,连同着实习生粤然。苏航笑着跟他们告别。

电梯门缓缓合上的时机,苏航看见,高高的粤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眼镜片反光,苏航竟然觉得那里面有一些戏谑的笑意。

不明所以,苏航也不放在心上。独自一人在电梯里,继续数着楼层显示灯的跳跃,心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冒着奇怪念头。

食堂在19楼,是取“十足”的意头,这是菊姐两年前告诉苏航的。别以为机关单位里的人不信这些,其实还更讲究得厉害。

一处和二处是顶尖的业务部门,却没有挨在一起。菊姐和云哥他们是一处,在26楼,苏航这次要去的是二处,在28楼,中间空着27楼,却是后勤处,原因是逢七为死数,所以业务部门要避开。

二处楼上的29楼,是几个领导的独立办公室,最高的一层,却作了大会议室和礼堂。原因是:高处不胜寒。

想着这些菊姐告诉的“典故”,“叮”一声,电梯停住,28楼,二处到了。

苏航屏气,定一定神,走出电梯。

转出电梯间,苏航小心翼翼却漫无目的地顺着走廊往前走。楼上的地面是云白大理石,高跟鞋的“咯咯”声敲打着苏航的神经:二处对于苏航来说,是神秘而陌生的。

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办公室都房门紧闭。

苏航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电梯却又“叮”一声,接着是里面的人走出来“咚咚”的脚步声,叫人瞬间又紧张起来。

寻着声音望过去,是那位高个子的粤然,手里拿着塑料袋裹着的两个包子。

她也看见了苏航,走过来说:“这是菊姐请你的,说这么早你肯定也没吃早饭,让我送上来给你。”

原来她的声音很清亮,很好听。苏航感动,由衷地说:“谢谢你。”

粤然却似乎没有在意这句谢谢,前后好奇地张望,然后又对苏航说:“一个人都还没回来,你实习过,不是知道他们九点才上班吗?这么早来做什么?”

苏航有点尴尬,说:“怕堵车,特意提早了出门的。”

粤然撇撇嘴,说:“用不着吧?你又不是正式员工。”然后看看表,潇洒地朝苏航挥挥手:“我走了,一会儿他们要开会,我准备一下。”一面向电梯走去,一面又指指苏航手里的包子,“趁热吃吧,你慢慢等。”

苏航看见她走路的时候一晃一晃的,有种不羁调皮的潇洒,脑袋后面的马尾一甩一甩,又有点可爱。捏一捏手里热热的包子,没来由地快乐起来。

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热腾腾的包子,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渐渐安定。

“叮”,电梯的门再次打开,交错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起,有的沉重有的轻巧。

苏航知道,是前辈们到了,其中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会成为她毕业实习的“师傅”,于是迅速地收好吃剩的半个包子,擦擦嘴整理仪容,笔直地站好。

那几个人自顾自地开了办公室的门进去,没有人关注等待着的苏航。

苏航失笑,看了看,其中一个帅气的中年男人开的是处长室的门,那么,他应该是处长了?

侧耳听听,估摸着他已经拉开转椅坐了下来,苏航过去敲门,出示介绍信,自我介绍,很顺利地,被安排在第三科。

得知苏航曾在一处实习,处长特地交代:“小苏,我们的工作带有一定保密性,二处比一处更甚,所以平日和熟人交谈一定要注意谨言慎行。”

苏航点头称是,自去到第三科报道。

房门开着,敲门,一谢顶男人抬起头来,戴着黑框眼镜,一副老猾却严肃的模样。

“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苏航,陈处长着我来找计华科长,让我跟他学习。”苏航立正着说完了开场白,等待里面的前辈发话。

谢顶男人的笑容和蔼:“你好你好!小苏是吧?不用客气,以后叫我华叔就可以了。”

啊,这就是我的新师傅了——这个认知使苏航怀念起帅气的云哥和热情的菊姐来,但很快就无暇顾及这些无厘头的杂念。

看着她写了两个文书,华叔就把一个小案子的卷宗交给了苏航。

独立负责个案,这种机会在一处却是从未有过。

苏航紧张又兴奋。

本章节积分:7,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