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章 学生妹

2012-08-29

对于正式职员来说,未必是能者多劳,但对于实习生来说,能干的人一定是要多做活的,因为是免费的劳动力。

自从第一个小案子结案之后,华叔对苏航的表现十分满意,且对其他职员也毫不怀疑地认可她独立承担工作任务的能力。免费的勤勉劳动力自然谁都喜欢,于是三科的其余前辈也陆续交活给苏航做,当然碍于华叔才是苏航名正言顺的“师傅”,他们所交付的任务只是手头某个案子的一部分。

华叔其实对苏航不错,跟师不到一个月,就让她有机会独立处理小项目,对实习生来说,是难能可贵的机会。

不过华叔比较苛刻,不愿意直接传授工作的心得和窍门,要苏航自己摸索,就算因为任务紧急她实在没头绪了去请教他,他也还是要求苏航先按自己的方式操作,只是在可能出错的时候点拨一下,不得不说,这是难得的淡定和放心,毕竟他们在做的不是教学案例而是真刀真枪的项目。一时之间苏航十分地忙碌,成了办公室里“最抢手的资源”。

但是她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因为心理压力很大。

二处的工作,即使是同科室的人之间也不能随意交流,只能向直线领导汇报和请示。但偏偏他们所有人都喜欢将工作交给苏航,他们彼此不知晓的事情,苏航都知晓。那些漫天飞舞的文件,苏航必须牢牢记得哪一份是属于谁名下的案卷,不可以有丝毫混淆,平日也是半句话不敢多说,避免蒙上“泄密”的嫌疑。

前辈们互相之间也几乎不说话,同事之间,倒是少了许多应酬,但叫苏航这样的实习生看着,免不了觉得无情。整个楼层,不管有人没人,都是静悄悄的。有的时候苏航到菊姐他们一处去送交共享的资料,感觉仿佛从图书馆跨进了街市一般。

那些喧闹的嬉笑也未见得全是真心没有是非,但还是叫人觉得暖和一些。每每见到,苏航就忍不住觉得亲切,泛在嘴角浅浅的笑,自己都不觉得。

只是粤然看见了,就会想,这学生妹又在傻笑,便很想逗逗她。只可惜总没有机会,因苏航不过是来送资料,只去档案科,不去他们科室。粤然奇怪,不是和师傅们感情很好么,怎么路过也不来看一眼,聊几句?

事实上苏航不是不想,奈何人情世故。

某次随华叔市内公差归来,电梯遇见云哥,热络与之招呼,华叔表情却是木然。

也难怪,同事之间,除却假期,天天见面,即使不同处室,也日日在电梯上下中照面,哪里来那么好的闲心招呼?云哥对华叔说:“烦请多照顾苏航,她曾在我手下实习,小姑娘肯学肯辛劳,请多给机会。”苏航这时方知道,论辈分,华叔是云哥前辈。对云哥的恳切言辞,他竟是未作回应。

云哥不以为意,又对苏航说:“有时间下来,我请你吃饭。”电梯门开,云哥出去,感动得一塌糊涂的苏航蓦然瞥见,华叔朝着云哥帅气的背影翻白眼。

苏航当下不以为然,但很快就吃了苦头。

从电梯出来回到办公室,苏航照程序将笔录归档,一路默不作声的华叔突然开口道:“小苏,你把我前三个月的卷宗规整一下。”

苏航一愣:华叔手上的案子,哪怕是一个一周就能办结的小案子,卷宗也有十数本,三个月的卷宗,那得有多少?!

华叔很快回答她心中的疑问,指指身后的文件柜:“第一层的四格,全部都是。”

苏航顺着华叔的指向看去,一时委屈满心——厚厚薄薄的四格卷宗,两三百本是一定有的,或许实际上甚而不止,按照程序的要求整理这些,怕是足有一个半月不必接触案件实操了。

这些事本来精细而没有技术含量,一般是由聘用回来的后勤做的,华叔这是在修理她。 苏航再笨,也知道,必定是因为云哥的一番话,所以华叔确定要“多照顾”自己了。别无他法,苏航默默无言地开始整理资料。

所幸三天之后,因为其他前辈仍然会将活计交给苏航,华叔眼看着自己的徒弟帮别人做事,这边却只是帮他整理本来就有专人对付的资料,觉得白浪费了得力助手和提高效率的机会。他终于叫苏航将卷宗交给后勤科了事,再次将手头的案子交到了苏航手上。

苏航也学乖了,即使见到菊姐和云哥,也只是浅淡地笑,不敢过分热络,也不再动到一处串门的念头。

所以见到粤然就更是不会多话。

其实苏航对粤然也是好奇的:她好像不会像自己一样对师傅们毕恭毕敬,反而时时平起平坐地跟他们调侃,她的工作,会比自己好么?

于是每次路过,苏航也会多看粤然两眼,她发现,粤然挺喜欢穿红颜色的衣服,想起那天初见混淆身份的一袭黑衣,苏航忍不住笑:看来粤然是故意的呀,这种跟前辈趋同的小心思,究竟是跟自己一样年轻。

年轻的实习生不只有苏航和粤然,整个单位里有超过50名实习生在这里进行本科的毕业实习,每日中午,就有一群唧唧喳喳的年轻人挤在食堂吃中饭,师傅们看见了,也羡慕起年轻的徒弟们来,下午就变本加厉地交代琐碎枯燥的任务,好叫小青年们忘却年轻的轻松愉快。

其实人人都不是没心没肺,现在这社会,谁会真正无忧无虑?所以实习生们坦然甚至荣幸地替师傅们做着苦工——辛劳将会化为经验成为资本,何乐而不为?

次日中午仍是如此唧唧喳喳。

苏航跟许多实习生都熟识,跟谁都微笑招呼,自然人人都买她的帐。只是她比较寡言,唧唧喳喳的声音中很少有她的份,粤然观察很久,得出这个结论。

粤然却是喜欢说话,是真正的自来熟类型,热情如菊姐,也佩服粤然的人缘好,插科打诨或者交流实习心得,她都乐意之致。反正他们一处也没有禁令。

二处的实习生倒是谨言慎行一些,但也不是人人都像苏航那样谨小慎微。就有人告诉粤然,苏航最近开始独立负责中型项目。

粤然听出说者语气中对苏航的妒忌,对这个学生妹更是好奇。

终于这一日,因为中午加班,十二点半才到食堂吃饭,见学生妹独自一人,粤然猜测,她中午也有加班。

粤然不慌不忙,端好饭菜,缓缓端至学生妹身边,放下盘碗,坐在她对面。

似乎是饿极,学生妹全然没有留意旁人,自顾自风卷残云。直到发现面前有人放下盘碗才猛然醒觉,立刻抬起头来,不大却黑白分明的眼睛诧异地看着粤然,双唇紧闭,嘴里的食物已然咽下——看来她虽然吃得急,却仍是细嚼慢咽。

见苏航好奇地看着自己,粤然只有四个字浮上脑海:“傻得可爱”。

苏航注意到,粤然穿着鲜红的羊毛衫,里面翻出来的衬衣领子也是粉红色的,这样明媚的色彩配衬她的瘦削高挑,煞是好看。

粤然发现,苏航又是穿着杏白色的呢子大衣罩黑色小毛衣,不用想,配的肯定又是标准黑色西裤和累死人不偿命的高跟鞋。

她们对彼此笑笑,算是打招呼。

粤然慢慢地吃起来,想跟苏航说话,却发现她低头认真专心地吃饭。

坐在这么傻气的学生妹对面,看着她小口小口却无限渴望地咀嚼单位免费提供给实习生的三荤三素一饭一汤,粤然觉得自己也跟着愉快满足起来——自己从未觉得这饭菜这么好吃。

“嗨!你觉得这饭菜好吃吗?”正在专心吃饭的苏航听见粤然明媚的声音问自己。

苏航像个贫苦出身的孩子一样不假思索地说:“没说的,单位伙食,有三荤三素一汤一饭一水果,还免费提供给我们实习生,太人道了。”

粤然愣愣地看着苏航,然后貌似无奈地摇一摇头,说:“我不是问你分量怎么样,我是问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苏航嘴里嚼着鱼香茄子,脑子里掂量着粤然话里是不是影射自己只看数量不看质量呢?还是,根本是在讽刺自己是“饭桶”?转念一想,没道理呀,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想太多了。慢慢把鱼香茄子咽下去,说:“不错呀,挺好吃的。”一面看着粤然,想着她到底什么意思。

粤然故意要逗逗学生妹,跟着说:“我觉得怎么着还是比不了家里妈妈的手艺,比如说这鱼香茄子吧,要我妈来做的话……”

苏航在这里实习过两回,连带对食堂的饭菜也很有感情,听见粤然这么说,来气了,噘一噘嘴,恍然大悟:得了,原来人家是意在显摆。于是她什么都不再说,继续风卷残云。

咦?学生妹这就生气了?粤然觉得好笑,只是看她气鼓鼓的样子,一时还没想好再要怎么逗她。

不一会儿,苏航吃完,起身收拾餐具,可粤然剩下的一半饭菜却没再动,只拿起了配餐的水果,就要走。

苏航看了看粤然留在桌上的碗碟,对她说:“嘿!自己收拾下桌面嘛,自觉餐具回收,省得食堂阿姨增加工作量啊!”一点环保意识都没有,当然,这句话苏航咽肚里了。

粤然站定,看苏航笨拙地收拾了餐具,暗自好笑:“真是个老实孩子”,也收拾了。

这时苏航已经快要走到电梯口。

粤然跟上去,对苏航说:“你可真够自觉的,难怪云哥他们都夸你。”

苏航看粤然一眼,很有些得意。

粤然想到了要怎么逗这个事事认真小心的学生妹,“听说你负责了一个大案?”

苏航疑惑:奇怪,小案子而已,哪来的大案。再说了,既不同科室又不同处室,连云哥都未必能知道华叔在负责什么工作,她怎么知道的我的工作内容? 

粤然看苏航脸上神情瞬间几经变幻,好玩极了,猜得她的疑问,“你们处的实习生说的啊。实习生独立负责案子,你是第一个,之前做的还算小案子,可是听说你现在负责的算是大案了,别的师傅都说你师傅太大胆,所以实习生都知道了,我们都没这机会。”

苏航的实习生活一直很忙碌,也不敢乱打听,所以别的实习生做什么别的师傅怎么操作是一点也不清楚。听见粤然这样说,有点沾沾自喜。一边又提醒自己要更加谨慎,于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可是粤然不,晃动着束在后脑勺的大马尾接着问:“这个案子什么内容啊?”

苏航越想绕开话题,粤然就越是紧紧抓住这个问题不放。她看得出来,学生妹明明已经不耐烦,却还是努力彬彬有礼地回避,就是不想得罪她。

“倒还真是想要八面玲珑呀!”粤然想,“这丫头打太极拳的功夫不错,还好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要不然,怕是早就被她绕开了。”她隐约明白为什么前辈们都夸苏航。

这时粤然眼角瞥见电梯的楼层指示灯正一格一格跳跃着接近19——她们所在的楼层,电梯门开了,里面一堆前辈听见她问:“那你的案子到底什么内容?”

苏航脸憋得通红,心里不住埋怨粤然:要是被发现泄密就完蛋了,就算只是被怀疑也够呛,电梯里的一双双眼睛亮晶晶,容不得多想,少不得只有得罪她了:“这是我们处的工作机密,不便向你透露。”

然后逃进了电梯。

粤然当然也要上楼,所以当然也跟了进来,站定之后还是一副探询的神情,故意凑过脸去,似乎还是要继续问刚才的问题。

苏航赶紧头一偏,挨个跟电梯里的前辈领导打招呼——她这是第二次实习了,电梯里的人几乎全认识,所以电梯里的人都被招呼了一遍——他们的表情怪怪的,在疑惑苏航这不寻常的热络。

苏航苦笑,还不是因为那个家伙!

粤然忍笑忍得脸都要青了,一时又想起刚才惹急了时苏航说“这是我们处的工作机密,不便向你透露”,呵!

还真是个不好惹的妞啊!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