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章 实习

2012-08-29

佩文又开始闹,这次改在QQ上。

佩文在粤然的空间留言,说些什么爱人的保质期限禁忌的爱等等,哀怨缠绵,好叫所有人都知道,粤然曾跟一个女生恋爱,又舍弃了她。

粤然困窘且愤怒,她致电佩文。

“佩文,不要胡闹!”

“我怎么胡闹?粤然,你说清楚!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人,帅哥或者是美女,就把我扔在一边?”

粤然觉得滑稽:“佩文,我什么时候给过你承诺?书面抑或口头?又或者,我什么时候接受过你的承诺,叫你今天犹如被我辜负一般委屈?”

佩文哑然,沉默半晌,仍是不甘心:“怎么没有?整个学校的人都看见我们天天在一起,无论上课下课图书馆食堂!整个学校的人都是我的证人!”

粤然气极反笑:“呵!佩文,天天在一起代表什么?许多女生也天天在一起,上课下课图书馆食堂,她们只是闺蜜好友,甚至许多男女情侣也天天在一起,毕业不是一样各奔东西?整个学校都是你的证人?什么证人?证明什么?又向谁证明?佩文,你这是要向谁控告我呢?”

佩文哭:“粤然,你要是没有喜欢我,为什么由得我?为什么?”

叹一口气,粤然温和地说:“佩文,面对面拒绝你,不会比现在隔着千里拒绝你叫你好受。并且,佩文,无论如何,你仍是我大学时期的好友。”事实上,好友也算不上,顶多算搭伴过活的同学。

也许女人,无论成熟抑或年轻,天生就讨厌做不成情人做朋友的尴尬,佩文大叫:“粤然!你——去——死——!”

电话被挂掉。

粤然苦笑,她不明白佩文为什么自始至终想不通,并且这样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又怎能叫自己和她相爱?

将手机捏在手中,粤然发呆半晌,想给佩文发条短信,毕竟毕业时期工作和落脚问题已经叫人筋疲力尽,同学一场,她不想佩文太难受。

“佩文,任何时候,爱上任何人也好,当对方不再爱你的时候,请记得,优雅地转身离开。”

敲完这几个字,粤然自己看着也要发笑,又将它删除,并不发出——即使两家真的相爱过,写这句话也会将好意叫人看起来像是讽刺,只能令对方更加痛恨自己,何况自己又没有爱过对方,还是不要教对方如何做的好。

粤然幽幽地叹一口气,将手机扔在枕头边,又将自己扔在被窝里。

大字形地躺着,望着天花板的小吊灯,昏黄的灯光让人放松得酥软——实习还真是累人啊!

想着实习的情形,粤然又想起了那个傻气的学生妹苏航,“这是我们处的工作机密,不便向你透露”,哈哈!粤然嘴角不自觉地钩起来:真是个单纯又正直的孩子。

自从那天之后,苏航就不想多跟粤然说话,在她看来,粤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又口无遮拦的家伙,而且总是坏坏地笑,马尾辫子一甩一甩的,一副诡计多端的样子。苏航思量着,惹不起,躲得起,如果实在躲不过了,也就只有小心应付。

聪明如粤然,自然知道苏航对自己怀有这样的小戒心,更是忍不住要去逗她。好几次午饭在食堂碰见,都故意靠近过去,作势要跟苏航说话,每次总是看着那学生妹,起初面孔一板故作严肃,但是说着说着脸色又缓和亲切起来。

粤然越发觉得这个女孩认真严谨却纯净简单。

某次云哥带粤然去市内的下属机构调材料,刚巧华叔要带苏航去相邻的地方出公差,单位就给安排了同一辆公务车出去。

云哥开车,华叔坐在旁边抽烟。抽烟必须开窗,所以车里没有开暖气,寒寒的有些冷。粤然和苏航并肩坐在后排座位上,各自看着窗外的风景。

师傅在面前,粤然也不敢随意地玩笑。

苏航发现,粤然其实也是知道纪律和规矩的,反而疑惑起来,但华叔在,也不好问什么了。

粤然还是对苏航好奇,用心看她转开看窗外景致的侧脸。

她的面颊有雀斑,不过还算白皙。她的眼睛不大,但有着慵懒纤长的睫毛。她的鼻子扁扁的,却有圆圆的可爱鼻头。她的脸蛋丰满,嘴唇却小巧可爱。她的头发,上次电梯里明明觉得是乌黑亮泽的,可是这会儿车窗外的阳光照射下,竟有金棕色的光芒。她圆圆的耳垂上戴着银色耳钉,在阳光下亮亮地晃人眼睛。她的神情,沉默的时候,有些忧郁的味道,仿佛拒人于千里,完全不似平日里笑笑的亲切。

……

看着苏航,粤然觉得暖暖的。

殊不知,云哥在倒后镜里看着她俩。

四个人在车里沉默着,谁也不说话,偶尔,抽烟的华叔咳嗽两声算作调剂。到了目的地,各自散开去工作。

两三个小时后,粤然和云哥坐在车上等苏航和华叔。

云哥问粤然:“小粤,跟小苏熟吗?”

“还可以。”粤然随口答,其实没有说过什么话,只是这个学生妹没来由地叫人陌生不起来。

“小苏很喜欢我们单位。”云哥说着从倒后镜里看粤然一眼。

“是啊,我知道。”粤然的话里带着笑意,想起上次自己评弹食堂饭菜的时候,苏航就像自己的家庙被人踢了馆一般气愤的样子,怎能忍得住不笑?

“如果,她毕业时过来参加应聘考试,我们都会很欢迎。”云哥说,语气很诚恳,仿佛是在对苏航本人表明立场。

“哦!”粤然应,她相信的,苏航这样的单纯认真,正是前辈们喜欢的类型。

“那要是我来参加考试呢?”她问云哥。

“你这么聪明,我们当然欢迎。”云哥说。

粤然听得出来,他同样真心欣赏自己,她为此感到高兴,转头看向窗外。

夕阳下华叔慢悠悠地朝车子走来,手上除了一根烟什么都没有,他的材料都在后面学生妹肩上扛着的包里。

学生妹的手上还拿着厚厚的一叠纸,肩上的重量或许让她很吃力,她皱着眉头,却有一种倔强的神情。

“云哥,我去帮苏航。”粤然说。

犹豫了一会儿正要开口说话的云哥顺着粤然的视线看去,也看见了个子小小却拿着很多物事的苏航,住了嘴,点点头。

粤然就开门下车去帮苏航拿包。

苏航看见粤然下车过来帮忙,很感激,却是不敢将手里的东西给她,拿眼探询地望向华叔。

华叔头也没回,很酷地点点头,苏航才松了手,揉着肩膀上车。

在车上坐好,华叔倒是跟云哥聊起下属单位的人事是非来。

人都爱讲是非,无论男人女人何种阶层,只是是非的内容层级不同而已。

听了半晌,苏航惊讶于两位她所尊敬的男性前辈对探讨人事纠纷根源的热络,忍不住转脸观察粤然有何反应,恰好粤然也正要看看学生妹的表情,两人相视而笑。

她们便也顾自己聊起来。

自然都是聊的毕业生的话题。工作,论文,档案,户口。不是不烦人的,每年总有几个毕业生,男的女的,从十几层乃至几十层的高楼纵身一跃,就是受不了这些琐事的折磨。

但这才是真正人生入世的第一关。

原来两个人都是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的,说到这里,都沉默了。

考研是一项赌博,如果专心考,那么会错过很多寻找好工作的机会,如果一边找工作一边考,那么就几乎肯定考不上了,找工作的患得患失必定会影响学习的心情。

所以认真想要继续深造的人,多半是选择沉默地准备。但难保不会同样患得患失,所以谈论到考的学校和专业时,会不自觉缄口莫言。

苏航就是这样子,因为不想粤然问,所以自己也不问她。过了一小会儿,发现粤然也没有再讨论这个话题的意思。略一思度,苏航明白了,浅浅一笑,看向粤然。

粤然也笑:单纯的学生妹,倒也是聪明认真的人,很不错。

俩人默契地相视一笑,彼此间欣赏又多了一层。

云哥在倒后镜里看了看,和掸了掸烟灰的华叔继续掰扯他们的是非。

像这样出门办差的机会不多,粤然更多的时间还是待在办公室里做文书工作,和师傅们说说笑笑地去午饭的时候,偶尔能看见苏航,其实她也不只是穿杏白色,有的时候也穿粉红色,或者黑色。

她穿黑色正装顶着一张苹果脸的样子,真像高中生扮演成熟白领。

粤然想着想着,脸上就不自禁地浮起笑意。

天气越来越寒,学校里都放寒假了,很多同学都选择换一个家里的实习单位,趁势回家过冬。可是苏航寒假也留下来,可见是真的留恋这里。

回家实习的人离开之后,只剩下几个实习生,苏航发现,粤然也还留着。人少,常常吃饭都挨着,似乎彼此之间感觉又越发熟识,偶尔也会互相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物以稀为贵,越到年关越忙,剩下的实习生自然而然都成了宝,得到的机会和教诲都更多,都还是小年青,喜怒形之于色,大家不免地有些兴奋,忍不住交流心得体会,一来二去地,渐渐就把保密准则看得淡了。

这不是明智之举,苏航认为。

为了避免犯错,她在热闹的午饭时间反而日趋沉默。

粤然知道苏航的想法,不禁对她严格遵守原则的作风感到好笑——师傅们交到她们手上的案子,未必真的需要保密,谁不知道年轻人藏不住事儿?这丫头,真是个老实孩子。

粤然和他们说得热闹,眼角瞥瞥苏航,看她虽然忍着不说话,却是对热情分享的实习生投去好奇的目光,那人讲错了些程序,她黑白分明的双眼明明透着有意见,但就是干干净净地闭着嘴欲言又止。

呵呵,粤然在心里想要笑出来。

对面的一个女生正在谈论她手上的案子,其实也没说什么好笑的,可是粤然开心地笑得前仰后合。

莫名其妙呀,一直在听的苏航看见粤然夸张的表情,很不解,眨眨眼探询地看着这个高个子的帅气女孩儿。

粤然更乐了。

天气越来越冷,有更多的人离开,却也有一些人到来……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