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章 美丽的榴莲

2012-08-29

过了元旦,越发冷得刺骨,每次午饭前后,上下楼电梯门开合的时候,常看见其他处室的人在电梯间踢毽子,热身玩闹。

特别是一处,活泼得不得了,云哥和菊姐都是个中高手,能“倒踢紫金冠”。

有一次,苏航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正看见粤然也在“倒踢紫金冠”,姿势舒展洒脱,苏航和电梯外面的人们一起发出赞叹的惊呼。

但她身边二处的前辈们脸上却是不屑和漠然。

“吵吵闹闹,不务正业!”华叔小声地嘟囔。

苏航渐渐觉得压抑。

二处的人将专业的保密性发挥到极致,沉默低调得近乎封闭,连带着苏航渐渐也有此倾向,难怪两年前自己在一处实习的时候根本没有留意到还有一个二处。

现在周遭的前辈,确实在工作上强压菊姐云哥他们一头,业务难度高得不止一个等级,但惨在性情过于沉稳,狐疑多变,且彼此戒备。

和他们相比,云哥他们简直像是虽然事业潦潦却拥有快乐的野孩子。

办公室,乃至整一层楼,只有人走路的声音,没有人说话的声音。

偶尔有人出言相谈,也是用悄悄的气音,白晃晃的灯光从云白的地面反射到灰色墙面上,偏偏还是灰色,莫名地神秘。如果恐怖片的剧组来,灯光和音效都能现成利用。

苏航自问,该追求专业的极致,还是妥帖的快乐?

总是有一些时刻,面对着垒砖一般的卷宗材料和华叔不苟言笑的身影,写写算算规整分析,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苏航就会去洗手间,关上小格的门,扭扭脖子,转转腰。

这天她正要开门出来,却听见女子啜泣的声音。

苏航一个激灵,着实有些害怕——莫不是恐怖片剧组穿越而至?贴着门缝小心翼翼地张望一下,鲜艳的橙黄色身影映入眼帘,苏航松一口气——是人,而且不是穿着工作服的前辈们。

“咿呀~”苏航开门从小格里走出来。到洗手台洗手。

声音惊动了啜泣的人,橙黄色的身躯一转,面对着苏航。看清了,原来是美黎姐——上半年刚考进来的正式职员,比实习生们高一届。

她长得真美!苏航惊叹。

大眼睛,烟黛眉,俏鼻头,小嘴红唇,面颊白皙,瓜子脸蛋,兼且此时眼眶含泪,楚楚可怜。漂亮已经不足以形容,惟可说美。

“美黎姐姐,”苏航轻唤。

她喜欢叫人“姐姐”胜过“姐”,在她的意识里,年过40的妇人,泼辣无忌像菊姐那样,却又未跨入“大婶”级别的女性,才担得上“姐”,好一如青春的尾巴似地简短音节。

像美黎这样俏生生的,自然属于“姐姐”。

美黎点点头,沉默着洗手。

苏航想问,却不敢问,美黎为何在洗手间啜泣?

“苏航,”美黎叫她,“你觉得,我的衣服颜色是不是太艳?”

“……”苏航有点愕然,“什么?呃……不会呀,而且很好看。”

太艳?在这个死气沉沉的环境里面,正需要这样鲜艳的颜色让人醒神。

美黎安静地笑,抬手擦一擦眼角,对苏航的赞美似乎觉得很愉悦。

苏航见她擦眼泪也没有一点回避自己的意思,于是直接地问:“美黎姐姐,你怎么了?”

美黎叹口气,苏航听来是悠长婉转,莫名地好听,接着小声说:“力哥说,我的衣服颜色太鲜艳,不严肃。要我注意,这是单位,工作要有工作的样子。”眼圈红红的。

……

力哥是二科的副科长,刚升上去的。

如果是这样,那一处的实习生,特别是总是一身红艳艳的粤然,岂不是要被赶走。

苏航撇一撇嘴,又摇摇头,看向美黎,很歉然地一笑。

每个山头有每个山头的规矩,新来的,外来的,都没有资格说什么,只能去适应。

美黎见苏航浅浅的笑容已是明了,对她没有开口议论什么,一时觉得这个实习生倒是懂事谨慎,就也默契地笑笑,两人一起洗了手出去了。

苏航才第一次留意到,美黎原来是在内勤办公室。——如果不是二处实在强人太多,就是有人故意如此,有实力又美丽的美黎才会被分在毫无表现机会的内勤。

中午时分,美黎来敲华叔的门,约苏航一起午饭。

苏航很高兴,她终于在二处遇见可做朋友的人。

其实很多人喜欢美黎,包括领导,以及众多年轻的男性职员和实习生,但谨慎的职业习惯使他们没有表现太多的热情和照顾。甚至有人故意为难,等着美黎自来求助。

美黎倒是不卑不亢。

闲时她教苏航很多处理琐碎工作的技巧,以及她在内勤翻查过去卷宗所得的办案心得。苏航发现,美黎其实很聪慧,也许,她只是在等待机会,或者根本不想要机会。

粤然和许多实习生都留意到苏航和美黎忽然亲厚,以至于苏航连午饭都不和实习生们同台而食,而是跟美黎一起。

二处的其他实习生觉得苏航是怪人,之前他们议论,苏航之所以能够独立负责个案,是因为很懂得巴结华叔。又而且,他们平日闲话苏航从来不加入,却也不走开,只在一旁沉默,根本是在故意搜集信息。可是现在跟不得势的美黎要好,目的竟是不明——他们一再认定苏航肯定有企图。

他们更喜欢粤然这样嘻嘻哈哈的,所以粤然得以听见这些议论。

粤然听着,摆一摆头,表示她也不明白,将话题转移至当天饭菜。

粤然不相信学生妹跟美黎的亲近是出于什么目的,因为苏航跟自己一样,目前的心愿是研究生,次一等才是工作和职位。

她的看法是,单纯到笨的学生妹是不按牌理出牌的,随性而致,自然不讲章法,似乎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谨慎的沉默已经无言地得罪了许多人。

粤然默默地想。

下班了,冬天的黄昏,天色已经暗淡,冷风拂面,叫人觉得分外孤清。

粤然戴上手套,紧一紧围巾,扭转头,看见苏航。

连羽绒服也是杏白色的苏航,围巾和手套都是大红色的,上面还有同样红色的绒毛球球。像孩子一样,粤然想。

美黎跟苏航挽着胳膊走路,这两个人,竟然连下班也一起走。

路过粤然身边,苏航跟她打招呼,“粤然,你的围巾很好看,再见!”笑容温暖的脸又别过去,和美黎说话。

粤然摸摸环绕在脖领间的黑底深灰色图腾围巾,笑了。

这是在南京,跟佩文逛街的时候自己挑的。

佩文说,太寡淡了,不明白粤然这么喜欢红色系的衣服,怎么配衬这样寡淡的围巾。

但是苏航说好看。

忽然之间,粤然心底生出一种被了解的温暖。

晚上苏航去美黎宿舍和她同住,因为寒假宿舍停了热水,洗澡不方便,美黎听说后干脆地跟苏航说,开学之前就到她那里洗澡好了。

苏航只答应今晚去。

六人间的宿舍,只有苏航没有走。也只有苏航考研究生,患得患失,考完之后,只想找点事情忙,不敢想考试结果,一直因努力而紧绷的精神,似乎考完了也不敢松懈,虽然实习压抑,总也充实。

苏航笑自己,还是不够自信,也不够潇洒。

美黎却说这样最好,在单位,总能保持竞争状态,等一开春,不论考研进入面试抑或要重新找工作,也能有最好状态投入。

苏航感动,她知道这是真心的鼓励。

美黎的宿舍很乱,到处都是巧克力。

苏航不意外,她的很多好朋友都不喜欢收拾屋子,美女在外的精致,需要私下的随性来养着。

乱有乱的舒适,连带客人也能无所顾忌地轻松。

苏航洗完了澡,就窝上美黎凌乱的床,遵照主人的指示将所有干净的穿过的衣服一同扔进宽大的转椅,盖上被子斜歪着看电视。

是疯癫惟美的偶像剧《蔷薇之恋》。

苏航几乎要爱上长发飘飘的葵。

“苏航,床头柜有DOVE巧克力,你自己拿来吃~!”在做饭的美黎大声说。

宾至如归,苏航感激地笑。

吃了一颗,甜香若醉,苏航边看电视边就手帮美黎收拾床头的凌乱,别的地方暂且不管——她不想掀开温暖的水鸟被。

美黎端着蒸腊肠和炒生菜出来,抱歉地说:“菜是周末买的,有点不新鲜,我晚上回家总是吃零食懒得做饭……”,然后赧然地笑。

苏航也笑:“谢谢姐姐,我也无所谓的。”但求能吃暖热的饭菜,何况美黎只是“收留”她,又没有义务。

掀开被子跳下床,苏航自觉地进厨房乘了两碗饭,发现厨房也是一样地乱。

她们一起坐在电脑桌边细嚼慢咽。

“明天我们处有新的实习生来,听说是定向的,处长他们特地去武汉招的,你知道吗?”

苏航当然不知道,好奇地看着美黎:定向的实习生?

美黎不以为然:“我们这个专业这几年女多男少,但有些事情非男生不可,所以领导会亲自去招徕男生,只要实习考察不出大错,毕业就接收。”

哦,性别的不公。

司空见惯了,苏航也不理会,她还有她的研究生梦想,于是转移话题,跟美黎讨论瑾的飘逸和葵的灵动。

第二天,苏航和美黎一起上班,一到办公室,就看见了华叔,和另一个瘦高却矫健的陌生男孩。浓眉小眼,鼻子英挺,大嘴厚唇,国字脸,芒刺儿头,很精神。

“苏航,这是我们处新来的实习生,刘连。处长派他跟我,你调过去跟莲姐。”华叔说着,语气有点遗憾,但苏航也听出里面分明的愉悦——将来会留下来的刘连,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徒弟”,实习完就离开的女娃儿自然是比不上。

苏航懒得多想,笑着对华叔点点头,又朝新来的幸运儿刘连笑笑,算是招呼,转身就走。

不是固定的人员,岗位调动自然是连交接都不必,也没有办公用品可收拾。

“请等一下!”是那个刘连在喊,“对不起!”他追出华叔办公室门口,歉然地对苏航说。

苏航笑,恬淡的神情叫刘连一愣:她真的无所谓?

无所谓!反正春节就要到了,大家一起放大假!苏航对自己笑笑,放松心情。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