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章 恍惚

2012-08-29

城市的早晨是灰蓝色的,苏航站在逼仄的公交车里看着窗外,虽然车里因为人多而气温暖热且空气浑浊,但苏航知道,车外仍然是清冷的晨曦,且有早晨难得的一丝清澈。

虽然最近调了岗位,工作变得烦琐沉闷,苏航很是郁闷了几天,不过很快也就丢开了不想——只是实习而已。

看见那幢熟悉的大楼,公交车又驶了一段,苏航穿过车上拥挤的人,蹦跳着下车。

忍不住深吸一口冷冽的空气,脸上浮现满意的笑,清晨,站台空旷,人少,冷清也惬意。

苏航慢悠悠地从包里拿出粉红色的毛绒手套,仔细地穿在手上,顽皮地拍拍,又深吸一口空气中的寒冷味道,才抬脚回身走向办公楼。

人三三两两地都来了,有自己开车的,有坐单位班车的,也有住在附近自己走路来的,只有实习生才会自己坐车来,大家友善地点头招呼,同事之间,不正是最恰当的点头之交么。

苏航看见熟识的人就点点头微笑,下车一路走过来,真的感觉有些冷了,想要快点走进温暖的大堂,风吹过来,脖子后面冷飕飕,不禁缩了一下——真冷啊!

“冷吧!”耳边响起好听的男中音,苏航回头,是新来的刘连。

刘连,榴莲?呵呵……

苏航看见他,说,“是呀,快要春节了,春天来临前的寒冷。”

刘连来了两个星期了,也许是因为挤了苏航的岗位有些歉疚,时不常地会找些由头跟她说话,苏航也隐约感觉得到。

这时候,他们已经过了警卫的值班岗,走到了电梯间,一堆黑色制服的前辈站在电梯前,过眼看去黑森森的,他们就远远站着,预备等下一趟。

“在此地过年吗?还是过年要回老家?”刘连问苏航,同时看见她乌黑的头发映出头顶的白炽灯光,仿佛碧水波光。

苏航脱下手套,仔细地放好,“要回老家啊,不过坐火车很快的,两个小时,跟从市区去火车站差不多时间。”

“呵!城市的交通很叫人无奈,对吧?”刘连不失时机地感叹。

苏航笑,在这里四年,早就习惯了,“你呢?过年要回去吧?”

刘连“嗯”了一声。

苏航好奇,问道:“你老家是哪里的?”

问题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怎么好盘问人家的底细?又不熟悉。只好有点窘地立刻沉默了。 

刘连对苏航的问题有点意外,还是老实回答:“山东。”

苏航听说,“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不想再说什么。

刘连见苏航不再说话,清了清嗓子,也沉默了。

少时电梯来到,前辈们进了电梯,剩下他们两个人,有些尴尬。

他略一低首,打破沉默:“你一向也这么早来?”

苏航正低头打量脚尖发呆,忽然刘连和她说话,仿佛沉闷的空间被人搅动,有些使人愕然,她抬起头,却是没有看说话的刘连,而是看向正前方紧紧闭合的电梯门,仿佛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刘连的问题,“是啊”,也只是简短地回答。

刘连对她忽然的冷淡有些不甘心,追问:“为什么?”

苏航这次偏头去看他了,“因为早晨车没有那么拥挤,而且空气好些。”她笑着说。

刘连满意了,了解地点点头。

安静了一会儿,刘连又问:“你……调了岗位,活多么?”

苏航的新师傅莲姐是内勤科长,活多且琐碎,但她不想说起来像抱怨,只笼统地说:“还好。”想起一会儿又要不停地归整卷宗,苏航烦躁起来,“电梯怎么还没到?”她心里想。

刘连不知该怎么接苏航那句“还好”,索性沉默。这两周以来,他也听一些人说起过苏航的工作能力,就是华叔也曾经当着他的面对苏航赞赏有加,他总觉得是自己的到来使苏航失去了原有的好机会,虽然不是他安排的……迳自抿一抿嘴,一口气从胸腔叹了出来。

恰这时候苏航在想着同样的问题:“刘连?”

“嗯?”

“跟华叔还习惯么?”

“还好,活挺多的。苏航……”

她打断他:“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抢了我的饭碗,所以对我不好意思?”

他没有料到她竟然点破,有点不知所措,没有接话,“电梯怎么还没来?”他心里想。

苏航见他尴尬,接着说:“其实无所谓的,我只是实习,什么都接触一下也是好的。”说完自顾自笑了,好像真的无所谓。

刘连看着她的笑,忽然觉得空气里有什么甜甜的气息在流动,又仿佛眼前女孩的释然使他的歉意显得多余,一时语塞。

“小苏!小刘!”好在这时一个清亮的女声打破了沉默,俩人回头一看,是菊姐,后面跟着美黎、粤然、其他职员和实习生——上班的大部队来了。

我们等电梯似乎等了很久?苏航跟菊姐打完招呼,内心疑惑,看向刘连,他显然也有些恍惚。

粤然一晃一晃地走过来,拍拍苏航的肩膀,苏航发现她跟刘连差不多高。

老远就看见他们肩并肩站在一起讲话了,大家都走近了他们却沉默了,粤然莫名地有什么压住心口。她走到电梯门口,忽然发现,上下按钮的指示灯都没有亮,她伸手往“上”的三角形一戳,灯亮了。

气不打一处来,回转身,看着发呆的苏航和刘连,“哎!你们俩在干什么?电梯都忘了按?”

苏航一愣,脸红起来。

电梯门开了,而且是三个一起开,大家一边走进电梯,一边从各个方向朝苏航和刘连投来暧昧的目光。

苏航进了电梯,红着脸,发现刘连也进来了,脸色也很尴尬,她心里直怪自己糊涂,难怪等来等去电梯都不来呢!

粤然先他们一步进去的,自然在电梯里站在了他们后面的位置,也就顺势打量起两个人来。苏航她很熟悉了,其实打量的是刘连。

“唔,个子和我一般高,不算很高,身材倒是不错,可是小眼睛,长马脸,哪里好看?苏航因为和他说话笨得连电梯都忘了按?”粤然在心里掂量着。

这时苏航回头看了粤然一眼,鼓了鼓嘴,仿佛说:“你刚才说的什么话?!”是怪她让她尴尬了?“呵呵!没错,那丫头本来就傻傻的,跟我站一起没准也忘记摁电梯的。”粤然的心情莫名地好起来。

这时角落里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也在看着苏航和刘连,目光流转,是美黎。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暧昧地笑,也没有像粤然一样猜测苏航的心事,却将目光定格在刘连的背影发呆。

刘连有着标准的倒三角形身材,脸上有憨厚可靠的神情,最重要的是,看起来,他在单位有着美好的前途。

美黎一来单位就分在了内勤,她写写抄抄装订归整的时候,同来的其他人已经在几个业务部门轮岗几番,唯独她,没有挪动过。她不是学校里的孩子,自然明白这不是因为她的内勤工作实在做得太好——那个外号叫“毛毛”的女孩,如果不是因为父亲是部长,也不会定岗在二处的一线业务科,而美黎自己,没有这样的背景。科长莲姐虽然也是做内勤,但处里的人都很尊敬她,在美黎看来,是因为她丈夫是在高层办公的领导。这个刘连,人还没有来,就已经得到了处里的重视,而这段时间的工作表现,也让众人赞不绝口,前途应是无量……

美黎惊讶自己的盘算,但还是不可自抑地想下去,思绪像一个个回环往复的结,连成一个完美无缺的环。环的中间,是她眼里憨厚而帅气的刘连。

电梯在26楼停下,里面的许多人“哗”地一下流散出去,只剩下三个年轻的男女。

刘连低头看了看脸红的苏航,他的眼里竟然有灼灼的光,美黎看见,神情间一抹阴霾一闪而过。

电梯门开,他们三人也散出去了。

调岗以后,苏航就和美黎同一办公室,她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却没有如往常一样亲热地小声聊天。

苏航自顾自走在前面发呆,还在刚才的赧然中悻悻地,美黎慢慢地走在后面,若有所思地看苏航的背影。

到了门口,苏航站定不动,回头对美黎笑笑。

实习生没有办公室的钥匙,她得等美黎开门。

呵!美黎在心中笑了:苏航只是实习生,她的实习时间只剩下两个月,很快她就会离开了。念及此,美黎的眼里对苏航又有了姐姐对妹妹亲切的关顾。

苏航熟练地接过美黎手上的提包,让她轻松地开门,心里感念着美黎,没有像菊姐和粤然她们一样对她取笑。

不管是内勤,还是业务科,工作起来都是忙得很,称功道劳时各有风光,勤勉认真时却还是一样的。

所以这世界的公平在乎人如何定义。

苏航在心里轻轻地叹一口气,犹如撞钟的和尚一般开始一天的烦琐,美黎今天却难专心,将手头的活计大部分派给苏航,仿佛在专心地等着午饭的休息时间,确认心中恍惚的思绪。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