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章 暖冬

2012-08-29

中午,苏航以为不会调侃自己的美黎问了自己早上的尴尬,晚上,热乎地吃着火锅竟然又要面对粤然再次谈论这个问题。

将海带咽下去,苏航若无其事地装糊涂:“什么怎么回事?”

粤然看见了她刚才神情的僵硬,觉得好笑,心里却越发想知道答案,索性直截了当:“你对那个人有意思么?居然聊天聊得两个人都忘记摁电梯?”

哎!提醒自己,以后一定要记得摁电梯,还有,等电梯的时候不要跟人聊天。在粤然眼里一向安静温和的苏航忽然怒目圆睁:“什么有意思啊?怎么可能!”然后气鼓鼓地扔了一筷子的青菜下锅。

“那……你对他有好感吗?或者他对你有好感?”粤然不依不饶。

苏航一愣,好感?她倒是挺欣赏那个人的,但是好感……这个词怎么听怎么不对。“没有!”斩钉截铁地否认,接着说,“总共接触没几次,哪有好感这种认知?而且他对我有好感又如何?难道没见过几面就‘啪!’地一声贴上去直奔结婚生子共同衰老的终极目标?”说到后来,苏航简直没好气了。

“哈哈!”粤然被她的话逗乐,吃进一口涮白菜,唔~香甜可口。看了看苏航的锅,提醒她:“哎!你的菜要烫烂了啊~”

“哦!”苏航忙不迭地将绵软的菜捞起来放进碗里。

粤然看着好玩,想要再逗她:“呵呵,你说的有道理,你也不是大美女,也不见得会上演一见钟情的戏码,是吧?”然后笑吟吟地等着看苏航的反应。

她肯定会气得腮帮子鼓鼓却又无从反驳吧?嘿嘿,其实小苹果的样子也挺可爱的,也不能说不是美女啊。

唔!这个称呼不错——小苹果——适合她,嘿嘿!

粤然自己冒着奇奇怪怪的想法,却见苏航镇定自若地吃完了刚才烫得过了头的青菜,悠悠地说:“说什么呐?不会一见钟情是没错,可你也不能说我不是美女呀!”不满地撇撇嘴。

噢,还挺自信啊!粤然有些意外。

“再谦厚的女子,内心也认为自己是个美人吧!”苏航慢条斯理地说,一边将几块血旺子和两块山水豆腐放进锅里。

粤然失笑:果然,这丫头说的话总是出乎她意料。她笑着,放几块面筋入锅,忽然想起什么:“这话,是你原创吗?”

苏航捞起豆腐看熟了没有,发现看不出来,又放回去再煮,“版权所有者,香港作家亦舒是也。”

难怪呢,这么老辣的口吻。粤然偷眼看苏航,小声地嘀咕:“原来还喜欢看言情小说。”

火锅店里人客渐多,苏航正在认真查看她的豆腐,没有听见。

粤然看了看自己锅里的面筋,好了,夹一块起来,蘸点辣酱,啊,真香!

两个套餐,她们用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基本解决完,当然,连带还聊了许多闲话。付款的时候,粤然要请客,被苏航拒绝了,她坚持各付各的。

最后还是苏航占了上风,各付各的。侍应生去找零拿发票的时候,苏航看着笑吟吟的粤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忽然就暗淡了。

“怎么了?”粤然问。

“粤然,你很聪明。”苏航苦着脸说。

“到底怎么了?”虽然被表扬了,可是粤然还是摸不着头脑,而且有种不妙的感觉。

“我早就发现了,你和其他实习生说话,很容易就能套出你想知道的信息,可是你自己的事情,却是滴水不漏的。”苏航苦着脸,虽然她也不确切觉得有什么被粤然套了去,但总是觉得粤然了然了什么而自己始终糊涂,要不粤然脸上怎么有那种满足的笑?

“什么呀?”粤然笑,“你嘴巴挺严实的呀,我没有套出什么呀!”说完一本正经地模仿苏航的名言“这是我们处的工作机密,不便向你透露。”然后不可自抑地乐起来。

苏航也笑,笑一会儿又苦着脸,不看笑得开心的粤然。

粤然收了笑,正色道:“好吧!你想套什么……想知道什么,问我好了,来,问我。”

看她认真的样子,苏航倒是有些感动,偏着头认真地想:“不问了,做朋友,慢慢互相了解才最好,我不喜欢刻意。”她说得很真诚。

粤然一凛,觉得心里某些柔软被苏航的话语轻轻触碰。

侍应生拿来零钱和发票,她们收拾好走出火锅店。

吸一下寒冷的空气,粤然感慨:“吃了火锅,冬天也温暖得可爱。”转头,看见苏航实实地点头。

到了车站,看着苏航上了回学校的公车,粤然竟然担心,这冬天的夜晚,苏航一个人待在宿舍会不会冷?

真的很冷。

一下车,苏航就这么想。

春假的校园比任何时候都空荡,校道的路面洒满路灯昏黄的光晕,“咯咯”地响着苏航孤独的脚步,无声的寒冷仿佛也有了肆虐的欢声。

“所谓形单影只,大概就是这样了!”苏航幽怨地想,“也许如果有个恋人,这样的安静反而是种浪漫。”

可也许自己永不可能有恋人的,在这方面苏航认为自己没治了。学校里也有不错的同学和师兄,开始的时候苏航都会觉得跟他们相处得很舒服的,在女同学们的试探和笑问中她也曾觉得跟其中的某人或许有可能,可当对方真正按照他们自以为对待女朋友的方式对待她的时候,苏航只有一个念头:逃跑。

好几次了,苏航在眼看事成的时候不能抵挡自己内心逃跑意念的驱使,硬是停留在红颜知己的位置,将那几个曾经以为会跟自己发展浪漫恋情的男生搅得尴尬不已莫名其妙,结果四年下来,还是“孤单的西红柿”,有时女同学之间感叹一下,她们会说苏航是“情冷感”,怨不得别人。

呵呵,苏航笑,也许某天某人能解开这个结。

其实也不一定要那样生活的,如果有粤然这样的一个朋友陪着做老姑婆也不错,冬天火锅夏天吃冰,彼此还挺聊得来……“你疯了吧!”苏航骂自己,“还想别人跟你一起做老姑婆呢?!”二十来岁期望做老姑婆是不正常的吧?苏航劝慰自己:只是对的那个人还没到而已。又想:“不知粤然这样的女孩有没有男朋友呢?”

第二天中午,在食堂看见穿着粉红色小外套精神饱满的苏航,粤然正想要过去和她一起坐,却看见刘连坐在了苏航身边,不一会儿,美黎过去,坐在了苏航的另一边,苏航默契地朝她笑笑。

搞什么啊?粤然不解地看着苏航身边的一男一女两个人物,无法,跟其他实习生嬉闹着胡乱吃了。拿眼睛不时地看苏航所在的一桌,见刘连看苏航的眼神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热切,而美黎却用同样的眼神看向刘连,粤然心里禁不住想,苏航,看来你有麻烦了。

不自觉地被卷入三角关系,算不算大麻烦?

也许不算吧,苏航还挺高兴。

刘连忽然对自己分外热情,而且美黎跟他好像也很聊得来,这样在沉闷的办公室,苏航就有两个算得上朋友的同龄人,比之前好多了。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

粤然看着苏航陷在麻烦里面竟不自知,只有摇头叹息的份,也惊叹苏航对某些事情的迟钝竟然至如此地步。

时间一天一天过,春节快到了,为即将到来的年假,大家多少有些兴奋,有更多的实习生离开,只是提前回家等过年,等假期结束再决定是否回来继续实习。

前辈们感慨,虽然没有工资,但是你们自由啊!

然后小年轻们对着情绪复杂的前辈甜甜地笑。

当莲姐来问苏航回家的确切时间,告诉她因为春运买票困难所以单位决定帮实习生统一订票时,苏航愕然:太有人情味了!

粤然家在本城,自然用不着单位的这份操心,但她不忘揶揄苏航:嘿!学生妹,怎么样,他们还帮你们买票呢,有没有感动得泪流满面?

苏航知道她的嘴就是这般俏皮,就顺着她说:“有啊,铭感五内呢。”然后和她一起哈哈大笑。

自从上次一起吃过晚饭,苏航看着粤然就觉得亲切多了。

连云哥也注意到,问苏航:“你和小粤成了好朋友?”苏航默认,云哥却若有所思。

其实粤然很少有机会跟苏航聊天,因为几乎每天美黎和刘连都会坐在苏航身边午饭,偶尔一天刘连出公差中午回不来,美黎也就打饭上办公室吃,粤然才坐在苏航身边。

看粤然过来,苏航很高兴,挪一挪位置,给她让出更多空间。粤然领情,却仍是忍不住调侃苏航:“行啦,不用让啦,就你的身材,再让也让不出多少来。”

苏航尴尬地红了脸,却是不会回嘴,只是白了粤然一眼,倒没有认真介意。

噢!真大方!“你的‘美丽的榴莲’呢?今天不做你的左右护法?”粤然问。

“美丽的榴莲?”苏航反应不过来。

粤然也不解释,只是笑吟吟地,半晌,苏航反应过来,“呵呵!美黎姐姐和刘连啊?”难为这家伙怎么想出来的,苏航笑。“他们各有各忙,就没有来。”

“火车票定了什么时候的?”

“年二十九那天。”

“哇!又没有设模范实习生评选,你这么积极留到那时侯干什么?”

“家里呆着很无聊的!”回去父母肯定会老是问考研成绩和工作着落这种苏航自己都不能回答的问题,还是晚点回去的好。“而且可以留下来陪你嘛,你又不用长途跋涉,提早休假说不过去吧?”苏航抓着了一个好由头。

“切!臭美吧你!又不和你一个楼层,你怎么陪?”虽然知道不过是苏航的一个说法,粤然听了还是很受用,只是嘴上仍是不饶她。

“陪午饭陪下班啊!”苏航这次反应倒是快。

也许是因为春节要来了?她们都觉得很欢快。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