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九章 微寒

2012-08-29

虽然晚上在宿舍看书上网未免孤清,但白天在实习单位却实在忙碌快活,苏航迷恋着这样宁静有序的生活。但她也知道,这是暂时的。

成绩即将揭晓,实习终会结束。

也许正因为就要逝去,因而分外留恋。苏航以奇怪的带着悲剧色彩的心情细细品味着这些日子里的惬意美好。

相比之下,粤然潇洒得多,她参与了更多有影响力的案子,代替苏航成为前辈青睐而实习生艳羡的角色。

大家都很奇怪,被挤掉的苏航竟然和挤掉她的刘连能够相谈甚欢。

经过细致周到的观察,华叔给出了解释:他们俩情投意合。

当这种笑谈传到一处经由菊姐告知粤然,粤然不禁感叹:40岁的男人跟30岁的女人对花边新闻的解读有着惊人的一致!

那个学生妹肯定犹自浑然不觉成为了别人的谈资吧?

苏航自然是不知道,尽管美黎也知道了大家的这种说法,而且有好事的人来向她求证,可她从不跟苏航提起。

她当然能感受到刘连对苏航的有意,可她也从不向别人证实她的观察所得。

她喜欢苏航的单纯,和在单位两耳不闻是非的作派。她跟苏航是好朋友,所以当刘连在苏航身边时,她顺理成章地在一旁。她可以安静自如地观察刘连这个人,观察他有意对苏航流露的优点,以及无意间暴露的缺点。他们三个都是好朋友,美黎这样对别人说。

目前来说,这个局面很不错。但是有人急于打破僵局。

是刘连。

春节假期就要来临,刘连是定向实习生,所以不能提前放假回家。其实他也不想回,因为苏航。

之前刘连还担心,苏航会提前很多放假回家,一个漫长的假期过后,也许苏航连他是谁都不记得的。在刘连的想像里,要在她走之前表白,这样假期的时候她可以考虑,甚至可能会思念自己,就算她要拒绝,也有好几天缓冲的时间,不至于大家尴尬。可是彼此认识不多久,就这么表白,苏航这样内敛的女生大概会被吓住?

刘连苦恼不已。

没想到,苏航竟然会留到年二十九,这样算来,还有一周多,刘连觉得时间足够让他充分地表现和铺垫。

他天天陪苏航吃饭,甚至,有空还去内勤帮忙装订卷宗。苏航工作时的认真,和接受他帮助时充满谢意的温暖眼神,让刘连觉得自己的努力很值得,而且充满希望。

他开始按照自己的方式“更体贴”。

为苏航剥水果,将自己的菜拨到苏航的碗里让她吃,甚至有时苏航吃饭时有汁液留在嘴角,他伸手为她擦去。

每次这样的时刻,苏航的脸总是红扑扑的,眼神动作窘迫地回避着他。

刘连认为这是女生的矜持与娇羞,而且,这样的苏航有一种别样的可爱。他犹自欣赏着,依然故我。

一旁,美黎看着,好笑。

她知道,刘连对苏航的眼神和身体语言完全误读了。

如果真只是矜持和娇羞,苏航在脸红的同时,嘴角应该有窃喜的微笑。可是,她对刘连的表情,真真切切是单纯的窘迫,甚至暗藏着抗拒和一丝反感。

但美黎欣赏刘连这种硬汉柔情的表达方式,简单而细微,可见他的真挚诚恳。而且他读不懂苏航的表情,说明他经验尚浅——这样单纯的男生,撇开实力和长相不谈,在这个年代已是很少见了。

美黎唯一担心的是苏航在实习结束之前改变想法。

远远地,粤然看着,禁不住为学生妹着急:笨蛋!不喜欢人家这么对你,你不会直接走开吗?这么呆着自己难受,旁人看着也不知所谓!看那些前辈们的眼神,几乎在催促着你们明天就派喜糖了!

还有美黎眼里深深浅浅明明灭灭的思度,也让人担心。

哎!笨丫头!

苏航自然是看不见这些各种各样的神情,也不知晓各人自顾自为她导演的剧本。她只是觉得难受。

刘连这样暧昧的举动,迟钝如苏航也觉察出了什么。

其实她之前倒是不反感刘连这个人,俗话说“女大当嫁”,刘连倒是理想的结婚对象。

可是他对待她的方式,苏航没来由地觉得……笨拙。

苏航不讨厌笨蛋,但她讨厌这些笨拙的举动。

没有原因,只是本能地反感。

可是单位不比学校,忽然地疏远会让人太难堪,如果考研成绩不理想,这个单位就会是自己最理想的机会,如果在这讲求人际的地方得罪了人,即使是刘连这样的新人,也不太好。

而且,她不确定是不是应该要考虑一下刘连。

哎!烦!

正烦着,刘连的筷子又伸过来了,将他的份饭里的鱼肚子都夹了过来。

苏航的眉头皱成川字形,夹回去不是,吃了它不想,几乎想立刻连饭都倒掉。可她当然不能这么做,只好尴尬地对刘连笑笑:“谢谢你,小刘。其实我吃不了的,你不要再把你的菜给我了。”

刘连咧开嘴笑:“没事儿,你吃!”然后忽忽地往正咧开来笑的嘴里扒拉白饭和青菜豆腐。

苏航想,要是这时她坐的地方能像演唱会舞台一样瞬间下降到地底多好……

粤然看不下去了。她决定上演一回“英雄救笨蛋”。

把饭菜留在原来地位子上,粤然大喇喇地走过去坐在苏航对面。苏航对她的到来表示不解,但流露出求救的意思。

粤然一乐:嘿嘿!小白兔别慌,大灰狼来救你了。

故意地伸长脖子,认真地打量和研究苏航碗里的菜,粤然忽然煞有介事地说:“苏航,你不是讨厌吃大头鱼的鱼肚子吗?说肉比较粗?”说完睁着大眼睛奇怪地注视苏航,顺便用眼角瞅了瞅瞬间尴尬的刘连。

“啊?是……是啊!”苏航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顺着承认了这莫须有的挑食。

呵呵,还好,你还不是太笨。粤然好笑地用眼神揶揄苏航。

苏航不好意思地笑,立刻又不怀好意地说:“要不,我都夹给你?”

去你的!那傻小子的东西你不爱吃,我就耐烦吃?“不要不要,不爱吃就扔了呗!还犹豫什么?”粤然一语双关。

苏航面露难色:刘连就在旁边,不好做得这么明显吧?

粤然才不管,满不在乎地就一把拉着苏航起来:“来,我帮你倒了!”然后拿起苏航的碗走到垃圾桶旁边,把鱼一块一块扔了,扔完,还顺势将苏航的碗放在自己饭碗旁边,招呼愣在原地的苏航:“过来陪我吃饭啊!你不是说年二十九回家是为了陪我吗?”

不管这么多了……苏航把剩下的盘碗也挪过去,和粤然坐在一起,长长地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她甚至不敢回头看刘连的脸色。

跟刘连隔着一个空位的美黎笑了,转过头问刘连:“小刘,最近忙么?”

粤然看见,指指美黎给苏航:“看!你不吃大头鱼,自有人想着吃,亏你还怕得罪人!”

苏航看见美黎柔媚的笑,忽然明白了什么,有些忐忑,“其实,我也不完全是不想吃。”

粤然愕然:“难道,你考虑接受他?”

苏航苦着脸,“倒也不是。可是他的确算是不错,不是么?”

粤然气结:“得!算我的红脸白唱了!你回去吃你的大头鱼吧!”

“不是!我只是不确定。”苏航小声地将那些心里千回百转的想法告诉粤然。

粤然几乎没笑死。

“你还想那么多啊?你的脑袋有多大?”粤然没好气,“你只需要问问你自己,对他有感觉不?”

苏航认真地想想,低下头用筷子挑着碗里的饭粒,“我只觉得讨厌他夹菜给我,帮我擦嘴什么的。别的感觉没有。”她又想起同学笑话她的那个词:“情冷感”。

粤然了然,眼珠子一转,夹了一筷子自己的菜到苏航碗里,又伸手揩一揩苏航干净的嘴角,严肃地问:“怎么样?有讨厌的感觉吗?像讨厌那个傻小子一样?”

苏航为这一连串动作一呆,听见粤然问,想都没想就摇头。

粤然笑:“那不就行了?他不是你的那杯茶!”语重心长地说完,心里继续嘀咕:“这丫头的唇似乎挺软呼的?”

苏航继续发呆着吃饭。

在她们不远的地方,云哥的双眼在镜片后闪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很快地,春节放假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