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章 料峭

2012-08-29

年初七。

粤然待在家,窝进沙发里看热闹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重播,想起明天又要上班,没来由地觉得困倦:如果每天能睡到自然醒,多好!不知道那个傻傻的学生妹会不会按时回来?要是她也在,实习还不至于那么闷。

苏航依时踏上回Z市的火车,如果运气好,火车不晚点的话,傍晚时分就能到站了。临出门前,妈妈问她,就这么想回去实习单位吗,也不在家多待几天?

实习生在家赖几天怕是没有人会追究的,但苏航还是想早点回到Z市,因为,离考研成绩“宣判”的日子已经不远。

至于想不想实习的单位,苏航觉得,一半想,一半不想。

想的一半,是因为工作,即使是琐碎的工作,能体现人的价值,也叫人安心,并且,还有漂亮如美黎灵巧如粤然这样的朋友。

不想的一半,则是因为刘连带来的尴尬。

初八,后实习生活依时展开。

十五还没过,年味正浓,被年节热闹气氛感染的人们自然地互相拜年恭喜,前辈们毫不吝啬地给实习生们大小不等的红包,所以说公道自在人心,苏航和粤然领到的大部分是“红牛”。

在下楼午饭的电梯里碰见,粤然兴奋但小声地对苏航说:“怎么样?过几天周末我们出去撮一顿?”

苏航胆小地看看周围的人,轻轻地点了点头,和粤然默契地笑。

也许是假期恢复了元气,也许是本色百折不挠,总之刘连又坐在了苏航的身边。

苏航警惕地吃着,提防可能莫名空降的荤素菜品……还好,刘连没有动作。他们恢复了友好而平淡的交谈。

“不可操之过急,要循序渐进!”这是过年和兄弟们喝酒的时候刘连得到的忠告。何况还有一个比苏航漂亮得多的美黎,对他也不错。

真的不必着急。

但苏航还是有点避之惟恐不及,午饭开始缠着粤然——只有跟她坐在一起,当刘连过来说“请让一让”的时候,他不会得到能够容纳他身躯的空位。

安全感,有时坐在粤然身边,苏航脑海里会冒出这个词。

她们之间的谈话进化了,开始不只是粤然挤兑憨厚的苏航,渐渐地开始比较“正常”的交流,交流着工作、专业和考研的心得。

粤然觉得,苏航真是个怪人,有的时候单纯得有点缺心眼儿,但在专业这类问题上,却很有她的一套,还好自己也算得上“有两把刷子”,跟她在专业上较劲儿稍微能打个平手。

苏航佩服粤然,一开始就挺佩服的,越来越佩服。但始终对她的伶牙俐齿不敢恭维,每次俩人掐起来,苏航就恰到好处地先行认输,不让战火无限制蔓延。所以每次粤然最狠的几句嘴刀都没有机会出手。

莫非这就是传闻中的“以柔克刚”?午休时间,粤然待在办公室瞎想。本专业的女生多是争强好胜的,像苏航这样甘心在战果未出之前认输的人孰不多见,大部分都是道理胜不了音量来补救的主儿,就好像佩文。

佩文,哎!过年的时候,粤然想着好歹同学朋友一场,发去短信问候拜年,她却以恶狠狠的语气教训粤然说,如果真念旧情,自不必说这些套话。弄得粤然好没意思。

广东人说,“日头吾好讲人,夜间勿要讲鬼”,怕是连想一想都不要的。

粤然的手机震动了,来电显示只有两个狰狞的宋体字:佩文。

初一刚过没多久吧,十五也暂且还没到呢,粤然叹一口气,按了接听键。

“佩文,新年好!”

“新年好!粤然,过年开心么?”

“还好,你呢?”

“我……不好。”佩文声调里忽然就有了哭腔。

“……”粤然不想问,她猜得到佩文接下来要说什么。

“你不问我为什么不好么?”

“你会说的。”粤然苦笑,明明迫不及待想说出来,却还等着别人问,难道这是“设问”的新定义?

“粤然,我……想你。”佩文的声音幽怨。

粤然听来却是极难听的笑话。何苦来?“工作找得怎么样?”她想岔开话题。

“没有怎么样,没有心思找。”佩文不依不饶地将话题圈定。

“那你以后怎么打算?”粤然只好顺势而为。

“粤然……你有什么建议?”

“哎……”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也是什么都不想说,粤然轻轻叹气,“还是找一份工作吧,虽然过了年机会没有年前多,但总还有些好机会的。”

“……”佩文竟罕有地沉默下来。

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大学四年,如果自己早点拒绝佩文,她也不至于此时连一个倾诉的老友也没有。

佩文不说话,粤然也就沉默着,一个人迷惘的时候,总把善意的建议也听成讽刺,路总是自己找到的,旁人事实上帮不了什么。

“粤然,如果我那时和你一起考研就好了。”

粤然笑,“怎么好?”

“……或许,那样我们就能顺理成章继续在一起。”佩文哭了。

“佩文,我必须说明,我们从没有在一起,这是你单方面的认为。”粤然终于觉得必须不加婉转地说得清楚明白。

“可是,你以前从未否认过!”那边的声调忽然就歇斯底里起来。

恰在此时,下馆子回来的菊姐和云哥推门而入,粤然见了,用手握了嘴,小声对电话说:“可你之前也没问过,难道我无缘无故申明?我要工作了,就这样吧!”将电话挂断。

哎!每次说到最后,难免都是不欢而散,既是症结这样一致,何苦又要屡次相询同一问题?

烦躁地忙了一会儿,菊姐手边的电话“铃铃”响个不停,可她看着手里的卷宗就是不接——接电话是实习生的工作。

谁说时下社会并非等级森严?

粤然立刻站起来,跨一大步过去,拿起听筒:“你好!”

“粤然!”是苏航柔和温润的声音。

粤然心情顷刻快活起来:“是我。”语调还是平缓无波。

云哥和菊姐同时抬眼看看粤然,对有电话直接找实习生而稍感莫名。

“有什么事?”粤然当作没看到,向着电话问道。

“你不是说周末出去撮一顿?今天星期五啦!”苏航快活地叫。

呵!对,她是说过,恍然大悟地,粤然“哦”一声。

“‘哦’什么啊?我们是今天晚上去还是双休日另约时间去?”苏航不耐烦。

“当然是今天去,择日不如撞日嘛!”粤然说,正不痛快呢,跟傻傻的学生妹聊天也许能轻松起来。

“好!”苏航爽快地答,“拜拜!”也不等粤然回答,自顾自把电话挂了。

粤然倒是不介意,挂了电话美美地等下班。

时间一到,从楼梯爬上28楼,正看见等电梯的苏航,拽着就往楼梯跑。

“你疯啦?”苏航挣开,“你想走28层楼的楼梯?”

“怕什么?又不是上楼梯,不费劲的。”其实粤然是实在不想应酬其他人了,特别是云哥,她觉得他好像对她和苏航的交好不太乐意。

“上山容易下山难,你没听过呀?这么多层,转下去头都要晕了。”苏航抗议。

“走一下嘛,坐一天了!”粤然摆出大多数女人都会买账的说法。

果然,苏航只是噘嘴,却不吱声了,跟着她一级一级地下楼。

到了一楼,两人都有些头晕眼花,晃悠着脑袋相视一笑。

又是一路不着边际的闲聊,也忘了商量吃什么,不知不觉就到了曾经一起晚饭的火锅店。

看着店门熟悉的招牌,苏航忍不住傻笑,粤然看着也想笑,揉了揉肚子,小声对苏航说:“今天我们都点牛羊套餐?”

苏航点点头,两人比赛着奔进去找座位。

还是上次那个侍应生,过年了,可他还是面无表情。苏航附在粤然耳边小声说:“你看他,好像不是不想笑,是笑不出来,难道这么年轻就打了肉毒杆菌?”

粤然忍不住,“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侍应生似乎觉察被人议论,张望了一眼。

两人都住了嘴,沉默着。

沉默着也舒服,粤然心里这样感觉。悠扬的乐曲声响起,是粤然的手机。看来电显示,却是佩文。

说的又是那解不开的结。

眼见苏航知趣地听起MP3,粤然对电话那头的纠缠不耐烦起来,“佩文,你自己不想开,没有人能帮你。说到底,我并不欠你什么。”径自挂了电话,脸上犹自存了一层怒气。

奇怪,是因为锅底还没端上来么?怎么火锅店里还这样冷?

苏航闭着眼睛听MP3,因为拿不准粤然什么时候讲完电话,暂时没有将耳机拿下来的意思。粤然看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呵!看来她并不觉得冷。

受不了看她独自享受音乐惬意的样子,粤然伸手过去将耳机抓下。

苏航立时圆睁双眼:“你电话打完啦?”

“对呀!你是不是接下来要问我谁打来的?”粤然没好气地说。

“吃饭时间,是你老妈吧?要不就是你的男朋友,追求者?”苏航想起自己还不知道粤然有无男朋友,趁机试探。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