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一章 如果

2012-08-29

哈!这丫头,想试探我的底细……粤然心领神会,打算佯装不知道,老实地回答问题。

苏航是可以信任的,粤然这样觉得。

“是我的追求者,可她曾经以为已经把我追到手了。”粤然说,说完,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真得怪自己当初没狠心说清楚。

苏航愕然:“还有这种自以为是的傻小子啊?你有没有心他看不出来?还是看出来了故意死缠烂打?”苏航对粤然抱以深切的同情。

粤然笑,心里想:小丫头,顶住啊,马上就有重磅炸弹了。敛一敛笑容,平静地说:“不是傻小子,是傻丫头。”

傻……丫头?

苏航一怔,没见过,也听过,很快明白过来,不知所措起来:该给她什么回应呢?偷眼看看粤然,她正瞪大了眼睛等着自己的反应,少有地,眼里有一丝紧张神情闪过。

苏航不明白,粤然紧张什么呢?该紧张的是自己啊,如果表现得不适当,会让她误会自己有偏见的。憋了半天,觉得耳根子都热了,轻轻从嘴里嘟囔了一个字:“哦!”

哦?这是什么意思?粤然糊涂了。不过看苏航的神色,倒是十分紧张,可又不像是某些人那种一旦意会就想逃开的紧张。

算了,不管她是哪种紧张,至少她没有发表任何评论。粤然决定由着苏航,不管她怎么想。恰好这时一人一锅的锅底上桌,她就叫侍应生快点把套餐端来。

反正话说开了,饭还是要吃好。

忽然苏航惊呼一声:“啊!”粤然吓了一跳,莫名地看着,却见苏航圆睁了双眼转过头来盯着自己:“那岂不是更麻烦!”

“什么~?!”粤然嘟囔,不明白苏航的意思。

“我是说,傻丫头……比傻小子……更麻烦。”苏航窘迫地说——她好不容易才想起这一点,觉得既可以向粤然表明立场,又不使她有被自己特别视之的感觉,“女人对感情不是通常比男人更固执么?她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走你吧?”一口气说完,苏航也不知道这些话的意思粤然能不能懂,紧张地观察粤然神色的变化。

“……”粤然木着脸沉默。

完了,我的表达果然有问题——苏航正在心里懊恼,突然……

“哈!哈哈哈哈!……”思索着苏航的话,看着她的脸越来越红,仿佛小苹果就要变成蛇果,粤然不可自抑地大笑起来,笑得鼻子也酸了,笑得眼泪也要流出来。

她怕自己误会她轻视这样的感情。

她也怕轻率地表示理解让自己难堪。

她又希望自己明白她,明白她的理解和接纳。

所以她这样说。

将同性恋和异性恋横向比较,这样来表示她的并不反感。

她还害怕自己不明白。

所以她紧张。

苏航,你真的很善良。

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不在乎别人是否理解,刚才就差一点,也要把苏航划归“不在乎”的人群。

但那个傻丫头,却苦心在乎自己的感受。

苏航,呵呵,难怪前辈们都喜欢你,你对自己傻,对别人却是善良地用心。

粤然笑着,心里真切地体味到一种感动的冲击。

苏航听着听着,觉出粤然的大笑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她也跟着轻轻笑起来,虽然她还是不确定粤然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

两个年轻女孩在饭店里傻笑,侍应生和稀少的几个客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她们还是故我。

笑够了,粤然停下来调顺呼吸,说:“对呀,很麻烦,她很不想放过我。”

苏航替粤然一叹,随即说:“你也真是的,怎么会让人有这样的误会?”

粤然呆,连苏航也会这样想,果然终究是自己处理得不当?“嘿!你是我的朋友吗?怎么帮着别人责备我?”

我是她的朋友吗?苏航问自己。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无疑,现在是亲近的。“是朋友才直言不讳嘛!这你都不明白?”苏航噘嘴,又看着侍应生端上来的食物两眼放光。

“呵!尽往自己脸上贴金吧,你就!”粤然不屑,高兴地看着烧滚的锅底,琢磨着先放肉还是蔬菜。

在沸腾氤氲的食物香气中,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

粤然想问问苏航,她是怎么理解的。几次欲言又止,又想,还是不问了。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也无须多问的。

苏航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疼不痒地想些奇怪的念头,“粤然,你和她……原来是好朋友吗?还是一见钟情……她对你?”

粤然认真地想想,“一般的同学,不过别人看起来我们挺好的。”

“哦~那就是算是好朋友了?”苏航感叹,“哎!她怎么忍心?”

“什么?”粤然问,心里想,这个苏航,又想到什么莫名其妙的怪论点了?

“好朋友,硬要发展恋情,要是不成,岂不是朋友也做不成了?太冒险了!”苏航一副悲天悯人的傻样儿,“聊得来的好朋友多难得呀!”

“……”仔细想想,苏航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粤然沉默着:如果佩文没有那个意思,也许她们真的一直是不错的朋友,可以一起逛街吃饭的那种。哎!算了!都已经是这样,不必再多作思量。粤然劝自己。

再看看苏航,她虽然在细嚼慢咽,但似乎还在考虑什么,粤然忽然笑了:“哎!哎哎!我的事情,你干吗想那么多啊?”

苏航听见问,想想确实也是人家的事啊,失笑,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那我们吃东西吧,你看,我现在涮羊肉能很熟练地掌握火候了,涮出来既熟又嫩的……”忙忙地岔开话题。

粤然突然想起年前跟苏航第一次打火锅的时候,苏航说的话,问她:“苏航,你刚才说,好朋友发展恋情是冒险的?”

“对呀!”苏航清脆地应。

“可是之前我问你跟刘连的事,你不是说一见钟情之类的也不靠谱吗?”

苏航几乎要噎住:“对,我是觉得一见钟情不靠谱,但是粤然,我再次澄清,我跟刘连没有任何事。”

看着苏航忙不迭要跟刘连撇清,粤然乐了,一会儿又疑惑:“那,在你看来,两个人一见钟情不靠谱,好朋友日久生情又太冒险,那什么时间合适?”

“这……”,苏航一怔,心想:我怎么知道?之前的论调不过是依着第一感觉而已,具体什么时机适合,她还真没想过。

粤然看她哽住了回答不了,故意更加期待地看着她等待答案。

苏航少不得胡诌:“那就在即将熟悉又没有变成好朋友的时候呗,就好像涮羊肉,熟而未老的时候最好最嫩,前景一片大好!”说完还很对自己信手拈来的比喻有点自鸣得意。

“哈哈~!”粤然大笑,“恋爱跟涮羊肉竟然能互通?苏航啊苏航,你可真神了!”边笑边看着苏航得意露骨红扑扑的脸蛋,心中忽然冒出一个鬼主意。

“苏航,你说得对!”粤然忽然严肃认真地表示赞同,倒吓了苏航一跳。

紧接着粤然双手握起苏航靠近自己的那只拿着筷子的右手,苏航彻底被她唬住了:“粤然,你要干吗啊?”

苏航筷子上还夹着一片羊肉,粤然憋着笑权当没看见,认真地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双眼,郑重地说:“苏航!我们现在已经算熟识了,却还不算好朋友,在这个难得的时机,我们在一起吧!”说完用力地憋着笑,维持表情的逼真度,等待着苏航的反应。

这丫头要窒息了,真的吓傻了,看见苏航圆睁的双眼微张的嘴唇,脸又快要从苹果进化成蛇果,粤然在心里笑得跟放烟花似的,脸上却还是维持严肃认真的期待状。

“粤然……我不是不……喜欢你。”天知道这句话她是怎么挤出来的,苏航小心翼翼地说:“可是,我们认识得还很短时间,很多事情不了解啊!”呼!终于说完了,这样应该够婉转吧?

“那你说,要认识多久才够了解?”粤然忍着笑,肚子都快抽了。

“至少,一两年吧?”苏航试探着说。

“天啊!一两年?”这下换粤然被吓着,“苏航同学,你一定是穿越来的人吧?从古代穿越来的?是理学束缚甚紧的宋代,还是礼教登峰造极的明清?大概不会是还算开明的唐朝吧?”粤然感叹,一两年,普通的情侣早就完成相识——交往——身心互托——结婚生子或分手离婚的全过程了,对于苏航来说,才能换个开始?

逗古代人是需要心理承受能力的,还是就此罢休吧,也乐够本儿了。拍拍苏航的手背哈哈一笑,粤然说:“别慌,学生妹,刚才我逗你玩儿呢!”

“真的?”苏航将信将疑,看粤然神情瞬间恢复如常又带有俏皮戏谑的神情,才相信了,呼呼地松了好几口气,脸上的神情却仍旧是窘迫。

粤然看看苏航,听其言观其行,大概猜得:这丫头肯定也没有正经恋爱过。看来她单纯得很彻底。“苏航,你说说,到底怎样发生的恋情才算理想?”粤然认真地问,她忽然很想知道苏航对感情确切的想法。

苏航认真地想了想:“其实我还是倾向于日久生情。不过呢,需要双方足够默契足够勇敢也足够负责任,一旦开始就不要轻易放弃,断了后路一往无前。”她确定地说,“真诚而恒久的爱情,应该需要很多心血灌溉吧。”又概叹地遐想起来。

粤然静静地听着苏航的话,她听到一种认真的期待和笃定,忍不住歪头看看苏航,若有所思。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