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二章 结束?

2012-08-29

春天,雨越来越绵密,时间在泥泞路途中留下清晰的脚印。

二月中旬,粤然的毕业实习到了完结的时候,该要带着师傅和领导的评分和评语回学校交差了。

仿佛忽然间就结束了。

云哥熟练地打了98分,老练地说,98分正好,表示很优秀,但仍有进步空间,如果给99或100就太满,有造假倾向了,“以前来的所有实习生我们都这么给分的,除了特别不好的会给95以下”。

菊姐从电脑文档里调出一段“万用实习评语”:“该生在本单位实习期间,勤勉扎实,勤奋好学,很好地完成了领导交代的工作……很好地展现了自身的专业素养和工作能力,特此证明。”全是好话,也是空话,放谁身上都行。

然后他们就开始自己接电话,自己打印复印,自己做过去四个月来粤然为他们做过的所有琐碎的重要的工作。

一瞬间,粤然清晰地感知,自己对于师傅们来说,和“以前来的所有实习生”一样,存在最好,不存在也没什么。

心里忽然有些空落。

在电梯遇见苏航,她的笑还是一样浅浅的,和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

但实习最后的这段时间,对于苏航,粤然还是觉出了两样来。

因为熟识么?又或者,是默契?

说不上来,只是好像等电梯的时候,就在期待着开门的一刹那,那张圆圆的笑脸,如果没有,心就一直悬着,直到在食堂看见她沉醉美食的模样。

呵!“美食”,食堂的饭菜,自己明明曾经感觉味同嚼蜡,但苏航对之的欣赏也使人觉出了它的美味来,好吧,姑且算作是美食。

粤然笑了,她竟然记得这么多细节,那双闪着单纯光芒的眼睛,那些奇怪的论调……四个月,仿佛真的才刚觉出些什么来,就要从此别过。

也就是苏航这样的笨蛋吧,跟她交往才是这样的慢节奏。

如果是另一个聪明的灵巧的跟时代同步的女人,她粤然早就什么程序都走完了,要么老夫老妻,要么一拍两散。

跟这样古人似的学生妹做朋友,连带自己的耐性也好起来。

和苏航的交往,仿佛什么也没有过,既没有浅吟低唱,也没有开怀畅饮,只有那些在单位食堂安静平常的午饭时光,下班时分夕阳余晖中的缓慢踱步,和电梯里,越来越默契的相视一笑。还有,还有仅有的两次火锅晚餐。

想起苏航,粤然终于觉得实习生活真实地存在过。

其实她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又仿佛有些什么,丝丝缕缕地绕着人的心,叫人觉出一种不舍来。

粤然甚至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一直没有干脆地出手,把这个笨笨的傻丫头掰弯了事?

是在犹豫么?掰还是不掰,真的是一个问题么?

还是,自己其实希望随着苏航的慢节奏,慢慢地走,慢慢地看?

真应了那句小时候听过的歌词:“慢慢地陪着你走,慢慢地知道结果……”可是,忽然之间,匆匆忙忙,实习结束,她们连相处的平台都不再有。

将来?换了环境,换了身份,谁如何,谁知道?

这个年代,哪里容得人慢慢来?

粤然低头看着脚尖,摇着头无奈地嘲笑自己。

“叮——”,28楼,到了。

粤然走出电梯,没来由地感到一种寂静的寒冷,比起26楼摆满水仙花富贵竹人人说说笑笑春意盎然的一处,这28楼的二处简直是异时空的死寂。按着处室办公室的分布规律去找内勤科,粤然一路走去,脚步也不自觉地放轻。

路过一间一间的办公室,全是各自伏首在办公桌前埋头苦干的人,好不容易,终于看见正埋首在一圈卷宗中辛苦规整的苏航。

如果不是那一头闪亮的黑发和一身杏白色的套装,粤然也分辨不出那是苏航,因为卷宗叠加的高度盖住了她的脸。

苏航手里的文件纸随着她熟练的翻检而哗啦啦地响动,没有觉察粤然的到来。

粤然也就不作声,站在门口,看着她忙碌。心里默默地问:苏航,对于你来说,实习是怎样的回忆?我是怎样的存在?

美黎的办公桌在苏航后面,科长莲姐坐在更后面——粤然笑,果然,哪个科室都一样,正对着门口的办公桌,都是让给新来的科员或是实习生,老资格的都躲在后面,吃零食或者偷懒,不那么容易被领导发现,只让新人们兢兢业业。

美黎站起身来要去找装订机,抬头看见粤然,大眼睛闪出了然的神情,伸手拍拍苏航的肩膀,朝门口努一努嘴,笑着走开了。

美黎确实是漂亮,粤然想,可总觉得她的笑有些深。将眼神收回来,粤然看见苏航朝她笑着招手,这瞬间她满意地感觉着,苏航对自己的到来意外且惊喜。

苏航拉粤然到楼梯间,轻轻掩上安全门。

就要中午了,楼梯间的窗户透进来真切温暖的阳光。

“你怎么跑上来找我?什么事呀?”苏航还是拉着粤然的手,高兴地问。

粤然忽然有些不忍心说,但还是说了:“我来向穿越的古代女子辞行呀!”

“什么穿越古代乱七八糟的?”苏航皱一皱眉,不太明白,只是听见“辞行”,就莫名地有些烦躁。

“我的实习结束了,今天。”粤然一字一顿地说,然后看着苏航脸上浮现出怅然若失的神情,她的心里竟然隐隐地有些欣喜,又有些不忍。

苏航觉得失落,不甘心地在心里计算着:“不对呀?毕业实习不是规定了要四个月么?你怎么三个半月就走?真赖皮!”她竟然骂粤然赖皮,说完又觉得用词不当,尴尬地皱了皱鼻子。

粤然真想伸手去刮苏航皱着的鼻子,听见“赖皮”两个字,真是好气又好笑:“谁赖皮呀?我可比你早开始实习半个月!你忘了?”真不知到底谁赖皮。

苏航想想,确实如此,没什么可说了,情绪低落起来。

粤然捅捅她,“怎么不说话啦?你老朋友我要走啦,回南京耶!”故意夸张地模仿偶像剧腔调,粤然也不知道为什么。

“回南京?为什么回南京?”苏航眨眨眼,又一次不明白。

“你傻呀?我实习完了不用回去交报告?不用论文答辩不用办理毕业手续?”

“哦!”苏航不好意思起来,她忘了粤然的学校在南京。忽然,两只眼睛又放起光来:“那你办完毕业手续也还会回来咯?你家在这里!”苏航觉得粤然终究要回到这个城市,好高兴,“那我们不还会见面吗?你辞行个什么劲儿啊?”

粤然笑了,她果然是不舍得自己。“那可说不准,谁知道呢?我也不一定非回来不可。再说了,你家也不在这,你就一定留在这啊?”

“这……”苏航想,如果研究生考上了,就肯定会留下来的,可如果考不上要找工作,就真的不知道了……

对于将来,她们只能努力,却未必能够决定。

“哎!这毛病,老当着我陷入沉思,当我是透明的?”粤然看着苏航脸上时晴时阴,就知道她在想事情。

苏航回过神来,安静地看着粤然,“那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当是给你饯行?”

粤然点点头。

午饭的时候,她们特地找了个安静少人的角落,慢慢吃,却是不知说什么好。

彼此都觉得分别太快,却又说不出为什么这么觉得。

吃完了,回收餐具,两人同时想起第一次在食堂的交谈,笑了。

“现在就收拾东西走么?”苏航问粤然。

粤然不以为然:“有什么可收拾的,不过是实习生,又不是辞职或被炒鱿鱼,还要收拾纸箱子呀?”

苏航忽然有些忧伤——她们真的只不过是这里和彼此匆匆的过客么?

“那你不上去了?直接就走?”苏航问。就在食堂门口告别,倒是别致。

粤然想了想,“不上去了,云哥菊姐他们都要午睡,免得吵着人家。”看着苏航怅然,又说:“我送你上楼好了,看你愁眉苦脸的。”

苏航点点头,沉默地等电梯。

在拥挤的电梯沉默着,苏航打量粤然,弯眉毛,大眼睛,高鼻子,嘴巴略有些大,皮肤却光滑白净,戴着眼镜,长长的马尾辫,个子也高,一副知性美女的标准长相,个性却活泼潇洒。

如果能再深交,她或许会是我的好朋友。

苏航呆呆地想。

粤然陪着苏航走到办公室门口,潇洒地说:“拜拜!”转身就走。

未几,听见苏航叫:“粤然,等一下!”

粤然回头,看见苏航拿着一个小小的徽章递给自己,真诚地说:“这个,是我的校徽,呃……你就,留个纪念吧!”

粤然一开始想笑,苏航啊,什么年代了?还有人送这种东西给人啊?但看着苏航真诚的脸,她鼻子酸酸地,居然不想再取笑。轻轻地接过苏航的校徽,粤然心里安静得连“谢谢”都说不出。

“祝你考上研究生,或者……找到好工作!”苏航给粤然一个圆满的祝福。

粤然点点头,鼻子更酸。

苏航挥挥手,转身回办公室。

看着杏白色的背影慢慢走远,粤然忽然问:“学生妹,你考研考的什么学校?”

“L大。”苏航回转身,“再见!”再次挥挥手,走了。

L大。

粤然握了握手中苏航赠与的小东西,笑了。

也许,真的有再见。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