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章 真的是你!

2012-08-30

“面试成绩一周后公布在各招生学院布告栏”——对于苏航她们翘首以盼的结果,L大的研究生院网页就这么挂着一个悬浮,仿佛考生们的心还不够悬。

煎熬的一周。

苏航决定这一周拼命地参加招聘会,在结果出来之前拿个OFFER在手上,那么,无论结果怎么样,心里都不会打鼓。

要是梦想暂时失落了,好歹我还有饭碗。

再说找工作是大四学生的社会成年礼。没有见识过如花如树的人才在招聘会上像市场里的烂白菜一样的蔫着,就不会从天之骄子的美梦中真正醒来。

邻近毕业的时节,宿舍里的人对苏航多少有点疏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苏航没有跟她们一起啃过那些苦头。

她们才不管苏航独自奋斗中更加难耐的那种寂寥呢。

现在,她们大多已经有了眉目,却还在寻找更好的归宿。

六个人都在宿舍,却只有电脑主机的风扇声呜呜呜地响,没有人说话。

苏航已经在网上看了半天,发现似乎最近的招聘会很少,平均每天只有一场,而周一的那一场还在两小时车程以外的郊区举行。

那岂不是要早晨六点半之前出门,才能赶上第一批进场?如果中午才到场的话,许多招聘单位已经处于半收摊状态,去了也就能跟几个冷门单位聊聊天,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苏航可不想第一次找工作就面对半收摊状态的招聘会。

可是六点半,坐什么车呢?苏航没头没脑地在百度上搜。

“啪!啪!啪!”申风媛踢着拖鞋从苏航身后走过,忽然脚步慢了下来,苏航知道,风媛同学又在看她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什么信息了。

申风媛是标准的“毕业症候群”患者:时刻打听、窥视、关注他人在做什么,同时又尽量遮掩自己的打算和行动,搜集信息,同时对信息保密。她本是娇小可爱皮肤黝黑的一个俏皮女生,跟苏航也算是好朋友,但自从进入毕业时节就变得沉默寡言阴阳怪气起来,发现苏航专心考研对她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就跟苏航疏远,转而跟父亲在H城担任领导职务的刘云成了“好朋友”,去H城的招聘会坐的也是刘云父亲派来的公车。

起先苏航很为申风媛的转变伤了会儿心,后来也就看淡了,非常时期,就业又这么紧张这么难,人家多为自己打算也是正常的。

其实苏航还挺佩服申风媛的,冷淡和热情转化得这么快这么自然,这种本事,她大概要重新投胎才能有的。

只是这种朋友是再也不能消受了,苏航也渐渐收起对她的信任。

此时留意到申风媛在自己身后刻意慢慢挪动脚步,眼睛却分明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苏航干脆地一扭头,直视申风媛犹自盯着电脑屏幕的双眼,含笑默默。

申风媛一惊,收回眼神,阴郁地看一眼苏航,就要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

“风媛!”苏航笑着叫住她。

“什么事?”申风媛头也不回,回到自己的桌前坐下,动作可比刚才连贯得多。

“明天的招聘会,学校派的收费大巴你知道在哪里坐吗?”苏航轻声问。

申风媛的腰板直了直,还是没有回头,“唔……不清楚哦。”顿了一顿,转过头来打量苏航,似乎想要开口问什么。

“那你明天去吗?”苏航抢先,她知道风媛想问什么。

“呃……”申风媛身子连眼珠子一起僵了僵,“不去,郊区的没意思。”声调倒是平静潇洒。

苏航想笑:现在的人狡猾的时候不再是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而是刻意地停留在某个点一小会儿——人类的进化。“哦!那我问别人吧。”苏航好脾气地回应。

“苏航,你……要找工作了?”申风媛试探着问。

“是的。”苏航回答得简短,也直接。

“你研究生没考上?”申风媛又问,声调急切,而分明有着快感。

寝室里其他四个人敲击键盘和按动鼠标的声音也忽然静止,却只有刘云回过头来。

苏航知道,她们都在期待她的答案,对申风媛问题肯定的回答。但是,至于这么明显么?她有些闹心,甚至有些心寒:你们以为我真的单纯到笨么?她没有动,面无表情地看了看申风媛,忽然,微微地笑了一下算作回答,然后回头继续百度。

对于非善意的“关心”,不否认也不肯定,是最不违心也最给对方面子的方式。

所有人都愣了,除了苏航。

曾经单纯直接相信她们每一个人的苏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捉摸?

其实她们都知道,只是她们都不肯向她们自己承认。

但是苏航承认,并且自认是自己错了——不管你信任谁,都要有所保留,尤其是不能交浅言深。因为太容易得到的信任和情谊,总是容易不珍惜。谁都一样。

是自己懂得人情世故太迟了,苏航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感觉到气氛的僵持,但她不想管,也管不了。

申风媛呆立一会儿,无奈地又回身坐下,倒是刘云,还是呆着忘了把头转回去。

苏航笑,其实刘云虽然常常仗势欺人,性格中也还是有简单憨直的一面。

见刘云仍然定定地注视自己,苏航就笑着问她:“刘云,你知道明天学校派去招聘会的收费大巴在哪坐吗?”

刘云的大眼睛忽闪了一下,SIZE跟眼睛很相配的嘴巴和鼻子又轻轻抽动了一下,似乎思想斗争完毕了:“知道啊,在小西门,你打算几点去?”

“六点半吧。”苏航不假思索地说。

说完就笑自己,还是不够“深沉”啊,刚问了点事,自己的打算就被人套了去。

刘云“哦”了一声,还想说什么,大眼睛又忽闪了一下,忍住了。

清晨,六点,天还没有亮,苏航就起了床。

蹑手蹑脚地梳洗收拾,将读美院的高中好友帮忙设计的简历收进大包,又蹑手蹑脚地出门。

走到小西门,苏航看见整齐地停着四辆旅游大巴,车头贴着写着“招聘会收费大巴”字样的纸,没错了。看一眼手表,已经六点四十五了,已经有几个同学在等,小声地议论着,司机迟到了。

七点,司机终于来到,向焦急等待西装革履的同学们大大咧咧地道歉,开了车门让大家上去,却不开车。“要坐满才走!”他大声吆喝着,引来车上的同学们一阵叹息。

苏航看见申风媛气喘吁吁地赶上车。

申风媛找座位的时候才看见苏航,尴尬地笑,却还是坐在她旁边。毕竟是室友同学,到了外面,总是比旁人更亲切些。

“我想赶七点的车。”申风媛窘迫地说,好像是解释,又好像不是。

苏航了解地笑笑。有的人之间,得过且过也就算了,不必较真。

一路无话。

到了招聘会现场,果然是人山人海,还只是清晨八点。

虽说在郊区,但所有招聘会都一样,毕业生比招聘岗位的百倍还多。

难怪报纸报道有的女生在招聘会现场就哭了,许多男生也穿着揉皱的西装在走出招聘会的时候叹息连连。

谁还认为大学生是天之骄子?

那些在包分配年代走过来的人们,其实没有资格说80后90后不坚强。只是每一代人需要承受的内容不同而已。

感知并承受梦想被挤压的痛楚,才会更懂得珍惜将来的收获吧。

苏航觉得自己没穿至爱的杏白色套装而改穿黑色实在是太英明了。

甚至没有化妆都是一种幸运——无妆总比花妆干净。

挑挑拣拣,苏航投了5份,根据之前的了解,她今天投得算是数量可观了,多少毕业生排两三个小时的队只投出了一份。

幸亏来得早。

用人单位的人耐性都还好,聊得也认真。

苏航当场就得到了一个上门面试的通知,是下周三的,刚好是研究生面试成绩公布的第二天。虽然不是正式录用的OFFER,她也够高兴的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她对自己说。

奔奔波波六七天,苏航拿到了几个意向,却没有一个正式的OFFER。她心里清楚:许多同学奔波半年一年才有一个令人振奋的结果,自己才为此奔走了一周,真不可异想天开了,所以倒也接受现状。

对于苏航来说,按照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定律,还是期待考试结果更实际。

好在只需要再等待一个晚上。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晚,苏航是真正的辗转难眠。

天亮,苏航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早早地搭车来到了L大。

那片青葱草地绿得叫人心疼,苏航默默地祈祷:一定要考上啊!一定要考上啊!一定要考上啊!……一边神婆似的念念有词,一边低头快步地走,忽然发现,自己又找不着北了。

“苏航!”身后有人叫她。

是郁杰,粉红色毛衣,蓝色牛仔裤,一头栗色的卷发飘飘,眼神灵动。苏航看着她恍惚想起一个人。

郁杰笑吟吟地走过来,搭着苏航的肩膀,仿佛是认识很久的老熟人,“去看成绩?我们一起吧?”

苏航点头,和郁杰一道走,就不用担心迷路了,“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苏航想。

也许因为有大片的青草地和许多老树,L大早晨的空气很清新,苏航安静而贪婪地呼吸着。

转头看看郁杰,沉默地相视一笑。

看见学院的红砖仿古大楼了,远远地就看见一群人站在布告栏前面指指点点叽叽喳喳,苏航的心脏擂鼓似的“咚咚”直跳。

太过于关注远景,以至于近景都有些模糊了。

忽然,模糊的近景里跳脱出一个绯红色的高挑身影。

苏航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将视线从远处拉回,她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绯红色的毛衣衬着白里透红的面庞,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神色沉静,苏航惊喜地笑了。“粤然!真的是你!你也考的这所学校?怎么不早说啊?什么专业?面试那天,我看见你了,不过只有背影……”

“来看成绩吧?”粤然沉沉的声调打断苏航,脸上有一点笑意,但苏航却觉出有一种……苦涩?“你上了,我在Z专业看见你的名字了。”粤然平静无波地告诉苏航,“恭喜你。”声音低沉,但是真诚的。

“真的?!”苏航毫不掩饰地脸上心里乐开了花,留意到身边郁杰漂亮的脸蛋有些紧绷,忙又转头问粤然:“这是跟我考同一专业的同学,叫郁杰,你看见她的名字了么?”一脸期待。郁杰也默然期待地看着粤然。

粤然脸色一沉,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苏航:“不知道!我只留意到你的名字!恭喜你,我走了。”

苏航听出这明显的不悦,怯怯地“哦”了一声,看着粤然擦过自己的肩膀。

郁杰不屑地笑笑,拉着苏航继续往前走了两步,苏航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蹬蹬蹬”地往回跑。

“粤然!”苏航叫,喘着气拉住了闷头往校门方向大步流星的粤然,“你怎么样?”

站定,粤然看见苏航脸上真挚单纯的神情,心里想:“几个月没见了,还是一样笨笨傻傻!”心情禁不住更加低落,挤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平静地说:“我没上。”

怎么可能!苏航不可置信地呆在原地,也不知说什么好,只顾圆睁着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着粤然。

粤然轻声说:“你快去看你的成绩吧,好像接下来还有一些程序要走,快去吧。”她不想看见苏航对她流露这种表情,将手中的提包往肩上一甩,大步流星地走了。

苏航看着粤然的背影,呆了半晌,忽然觉出一种落寞寂寥来,将自己考上的快乐心情都冲淡了。

我请你吃饭吧……苏航想对粤然说,但又忍住了。这不是一个好时机。

回头看看,郁杰还站在原地等着自己,苏航挤出一个微笑,慢慢地往前走。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