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ed Girls - 正直好青年与虚伪女流氓

2012-09-08

“学数学有什么用?闲闲没事做的时候,学政治的还能泡茶喝喝,聊些国际政治形势什么的。学数学的,总不能说‘啊,好闲,我们来解解这道方程吧?’”

季安希盯着面前空白程度达到80%的数学试卷,脑袋里浮现出了她们数学老师说过的这番话。

这朵奇葩的老师10分钟前甩给了同学们一句“不要老是上课,上课多没意思啊!”,而后就潇洒地转身离开了教室。

觉得自己脑容量小得塞不下“数学”这两个字的季安希情愿看着那些字母与数字遁入空门,也不愿开启大脑的思考回路。

发呆发得累了,季安希开始打量周围的人。

她的同桌,蠢睡教教主夏纯水不出意料地已经睡死了。

夏纯水这个名字有两个解读,可以解做“夏春睡”,也可以解做“瞎!蠢睡”。第一个解释由于“这个不科学!何止夏春,阿蠢她明显一年四季都在睡!”这样的理由而支持率不高。所以得到公认的是“瞎!蠢睡”这个解释。顺便说句“瞎!蠢睡”是“瞎!怎么会有人蠢得睡成这样!?”的缩写。

季安希无聊地玩弄了一下同桌的马尾之后,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周围。

不远处的徐觉也一样睡得死死的。

看着徐觉埋在手臂的头颅,季安希安下心来,开始带着十分微妙的心情凝视着徐觉。

那件事已经过去几天了。

徐觉脸上的医用胶布以“被猫抓伤”的借口掩盖了过去。或许是平时的猫痴形象和正直爽朗好青年的形象太过于深入人心,大家并没有表示过多的怀疑。

而艳彩和那个女生,在那之后再没有出现在季安希的视线中。

徐觉事后的表现并无异样,依旧是亲切大方,爽朗热情的大众情人。对待季安希的态度也是和从前一样,但演技水平只是跑龙套水平的季安希看着那偶像般的笑容却无法再回以自然的微笑了。她总是小心翼翼地跟在李诗君或者周凛身边,避免与徐觉的单独或直接接触。

正所谓“情寓于中,必然要发之于外”,总统套房事件的隔天,郁闷了一晚上的季安希在课间小集团举办零食聚会(徐觉因与周公约会而缺席)的时候开口了。

“呐,如果当自己一个人待在厕所隔间的时候,听见外面有女生被群殴了,你们会怎么做?”

“。。。。。。。”

“。。。。。。”

“。。。。。。”

众人默默地将蕴含着不同思绪的视线投向季安希。

最先开口的是李诗君。

“阿睡,你怎么了?不是遇上那种烂俗狗血的情节了吧?”

“..没啦..怎么可能会遇到?!..只是最近看了本小说,然后就想到这个问题了。”

季安希有些慌张地回答道。

由于她日常中树立的爱做梦的文学少女形象,大家接受了这个解释。

“这样啊..唔,我呢..”安心下来的李诗君出乎意料地对这个话题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她相当认真地思考着。

过了一会之后,她缓缓地开口了,“我可能会待在里面,等到她们走了之后才出来。然后看我有什么能够帮那个女生的,再去做。”

“……”季安希愣了一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愣一下,但是她确实愣住了。季安希感觉到自己的笑变得有些僵硬,喉咙也有点干涩。

她调整了一下僵硬的脸部肌肉之后,挂着一贯的有些傻气的笑容问道,“..不出去帮那个女生吗?”

“帮不了啊。肯定打不过的。而且会惹事的。出去了也帮不了什么,最多就两个人一起挨打。”

季安希明白这是合理的回答,如果让她去思考,这也会是她得出的最合理的答案。

但她总觉得不够,哪里不对,她觉得自己所寻求的不是这个答案。于是她看向其他人。

但是夏纯水和李诗君的同桌张文薰也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娇小的张文薰笑着说,“也就只能这么办了吧?”

那之后季安希还问了很多人。

 

“嗯..默默地走出去,然后再叫一大堆同学来上厕所。”

“..这样的话,会被那群人记住的吧。而且不一定走不走得出去。”

“…那,有带手机吗?有带手机的话可以发短信叫同学们过来。”

“..没有带手机。”

“这样啊..哎呀!怎么不带手机,带手机不就好了吗?!”

“..呵呵..”

“..这样的话,估计我也是会蹲在厕所里,等到结束了才出来,看怎么才能够帮助那个女生。”

“..这样吗?”

“…只能这么做了..哎,要是有带手机就好了。”

 

 

“阿睡,虽然觉得对不起那个女生,但是认真思考,我还是会蹲在厕所里,等她们走之后再出来。“

“嗯..大家都这么想呢。”

“..逞强的行为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出来之后再带那个女生去医务室吧。”

 

季安希有些意外地得到了大家相当认真的答复。她觉得大家都是很善良的人,也觉得得到这样的答案是很正常的。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吃惊。她所希望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呢?她也不知道。

在所有的回应中,最让季安希印象深刻的是周凛的。

周凛认真地思考着,原本的笑容也在思考中慢慢还原成凶神恶煞的面容。过了半响,她像是认命了一般,再次露出傻气的笑容。

她说:“我会出去帮那个女生。大不了被打一顿。”

那是有点不像周凛风格的回答。虽然看起是一个大大咧咧,粗神经的人,但是季安希知道,周凛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在小集团面临什么问题的时候,她总是一改常态,异常理智地处理问题。这样充满着愣头青气息的回答从她口中说出来,有些奇怪。

周凛说完之后,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傻笑地敷衍着李诗君“你逞什么强啊?”的调笑。她说,“没办法啊。我不想一生留下那样的阴影。如果那时候我不出去的话,我觉得我会惦记一辈子的。”

“啊啊啊啊,我们周凛真是正直啊。正直得不得了!”

“哟~正直少女傻周凛!”

“正义使者!”

季安希看着有些恼羞成怒地和李诗君她们闹在一起的周凛,心中满是羡慕。并不是赞赏,而是羡慕。

“啊,果然是周凛啊。”她在心中这么想到。

傻笑着的周凛非常耀眼。

 

季安希知道那不是她的答案,所以她才会那么羡慕周凛。她知道自己成为不了周凛,所以她才会那么羡慕。她也觉得周凛的答案傻,可是还是忍不住羡慕。她也有点羡慕李诗君。她能够挺胸抬头地给出她的答案。可是季安希呢?季安希无法给出答案。她无法像周凛一样说“我会出去帮那个女生”,但她也无法坦然地说出“我会呆在里面,等她们走了之后才出来帮那个女生。”她觉得自己有点卑鄙。于是她就更加不想见到徐觉了。

 

回到主场,在我们七七八八地扯了这么多之后,季安希她们终于下课了。

今天小集团决定去新开的面店吃午餐。

季安希,李诗君和徐觉照例在学校大门附近等着陈清琳。

周凛在收拾好书包准备一起走的时候,被隔壁班的团总支抓走了。

“对不起,我忘了今天要开会!你们先去吃吧。不用等我了。”

在李诗君的白眼注视下,周凛走了,留给她们一个狼狈的背影。

而过了不久之后,李诗君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接完电话之后,摆出个可爱的笑容对季安希她们说,“对不住了,我爸妈来了,他们要和我一起吃饭。我就先走了。”

在李诗君走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不,或许只是季安希这么觉得。徐觉靠在围墙上,眯着眼睛注视着不断流动的人群,入神地搜索着美少女。

季安希张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拯救一下自己跳动的小心肝,但是张了半天也没能吐出一个字。在她觉得自己快忘了怎么说话的时候,她选择了求助场外观众。

“喂!阿小,你怎么还没来?等你很久了呢!”季安希从来没有如此地想要听到陈清琳的声音过。

“呃?..我不和你们一起去吃啊..我有发短信给阿凶,她没看到吗?”

“……………….”

迎面袭来的绝望感使季安希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当她的大脑还没完成重启程序的时候,徐觉就开口了。

“她们都不来啊。那我们去吃好了。”

季安希愣神地看着徐觉那亲切和蔼的笑容,脑中却响彻着一声怒吼“不想和你一起去吃!!!!这样的话说不出口啊啊啊啊啊!”

 

 

先不论季安希的担心,这顿午餐还是吃得相当正常的。面挺好吃的。不过身为米饭党的季安希始终保持着“南方人就要吃米饭。米饭才是正道!”这样的思想。

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徐觉说着话,时不时地偷看徐觉的表情。

终于吃完那碗价格5元,牛肉3片,青菜4片,面条分量十足的牛肉面之后,季安希缓缓呼了口气。

在她以为这场煎熬终于可以结束的时候,徐觉这棵水仙却毫不留情地开始释放毒素了。

徐觉出乎意料地在季安希准备买单的时候拦住了她。

徐觉露出与往常那大众情人款不一样的笑容,眼睛绕有深意地盯着季安希。

“我请你。”

“…为什么?”季安希像小动物一样的本能,或者说像少女漫画中女主角一样的本能察觉到了危险。

“上次在厕所,如果不是你的话,事情就不可能那么快结束。你认识那个带头的吧。托你的福,我也算是得救了呢。”

“……”

徐觉看着惊愕的季安希,眼角充斥着戏谑的笑意。静默了一会之后,像是欣赏完季安希惊愕的表情了一样,徐觉挑了挑眉,再次开口。

“啊,对了,你之后还去上操场偷窥我了是不是?这样可不好哦。”徐觉露出古怪的笑容,冲季安希摇着食指,“下次就不能这样了哦,季安希同学。”

季安希呆呆地看着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徐觉,心中的羞耻与愤怒在慢慢升腾。

“哦,还有,那件事我希望你不要到处宣扬。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以爽朗优等生的形象生活对我来说比较方便呢。就请季安希同学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吧,谢谢了。”

徐觉正直爽朗好青年的面皮被撕下,一副流氓的形象显现而出。

说完这番话之后,她不理愣在原地的季安希,潇洒地转身离去了。

季安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大脑的工作重新走上正轨,此时千言万语在她的心中凝成一句怒吼,

“你这个女流氓!!!!!”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