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者系列-自然的,慢慢地 - 番外:讨好奶奶是必需的哟!(下)

2013-07-07

 

 

 

 

 

 

 

 

 

 

 

 

成为淑女之路有多难走,看看熊舒嫣日渐消瘦就会知道,不过,有一点难走的地方,其实并不是要成为淑女,而是要每天每夜地讨好淑女之王的奶奶──萝微。

 

虽然萝微对她还是冷冷淡淡,忽地一两次对她大吼大骂是常事,而且训练还是那么的艰辛,可是,跟随萝微许久的仆人都知道,其实她开始对舒嫣有点软了下来,谁叫熊小姐的娇嗲功力不比幼时的陛下弱嘛!

 

最明显的就是,那天晚上之后,第二天的平衡木上铺上了薄薄的绒布,萝微夫人说是不想那头熊踩脏她的财产,却任何人都了解,那是让熊小姐走上去走得舒服服一点,至少不会因为木与皮肤的磨擦而受损。

 

而第二点超明显的地方,萝微消取禁止布丁进口的命令,虽则她却下令严禁官邸里有布丁,可跟喜欢熊小姐的仆人,特别是女性的,都会偷偷到外面买给她吃,萝微是知道的,却装不知道。

 

淑女的训练还是每天严格地进行,而时间也越来越迫近萝微的六十五岁的寿宴,冲冲一眼,已经到了寿宴前的一个月了。

 

萝微开始为寿宴的各方细节而忙碌,没甚么时间盯紧舒嫣,可她的视眼也替她盯着舒嫣训练,所以舒嫣进度是正常发展之中,而她每天晚上都会向舒嫣数一下功课,看看进度。

 

 

又是累得要命的晚上,训练室里还残余着光线。

 

「奶奶,我很困,今天就算了吧,我有好好练习的。」舒嫣的眼睛泛着打呵欠挤出来的泪水,站在平衡木的前面。

 

「少废话,想快点睡觉就跟我站上去一次过走完它。」萝微也很困,可是对着这一头熊,是该多花点时间,要不然她在宴会上真的比不上芃蒂的话……她不就要……

 

「是是,奶奶,妳真执着的。」舒嫣嘟起小嘴抱怨,不甘愿地爬上去。

 

「我执着!我是为了妳花多了不少精神!我执着!」萝微又火气上升,她认为执着有含意是指她真的老了!

 

「别气别气!气坏了我会心疼妳的啦~」舒嫣扬起笑容,她就爱看这位老人家要面子要得要命的小孩气样子。

 

「不用妳来心疼,多恶心的。」萝微尴尬地扭开了眼神,她的说话,总教人心甜。

 

「是是,奶奶,我开始啦~要看清楚哟~是我舒嫣最完美的猫步!」站在平衡木上,舒嫣在眨眼之后变了另一个似的,是跟她年龄、外貌完全相合的成熟样子,自信满满的。

 

她脚下是一双三吋高的高根鞋,单要站在幼得可怜的平衡木上已经够厉害,当她一眼地下也没偷看之下,真如人家名模在天桥走路时的自信冷艳的样子走完整条木时,萝微有点小意外。

 

原因,她昨天还会拐一下的。

 

「怎样,奶奶,我美呆了吧!」舒嫣在萝微还在发呆的时候便已来到她面前,又回愎她一贯的纯真的态度。

 

「美个头,还有待修正到完美。」萝微回神她退后一步,她那双等待她赞许的闪亮眸子,是教人疼惜的。

 

「呿,赞一下会要妳命哟,来嘛,奶奶,赞一个。」舒嫣嘟起小嘴,又再耍着嗲功,像小孩子的倒入萝微怀里磨蹭取暖。

 

「妳以为是“脸书”吗,甚么赞一个。」萝微可是很追上时代潮流的。

 

「啊~奶奶很幽默,不如这样,我弄个赞的印章给妳,妳觉得我赞就往我脸上盖一个!」

 

「疯,那不是淑女的表现,驳回。」萝微已经没有因为她爱抱着自己而推开她,反而开始习惯了她亲蜜的表现。

 

「呿,又是淑女,那就奖我吃一杯布丁。」

 

「我说过官邸里不能有布丁。」萝微甩开她,点住她的鼻子禁格说。

 

「呿,小气鬼。」舒嫣淘气起来。

 

「甚么,谁是小气鬼。」萝微本着淑女的风度,不想跟一个小孩子计教。

 

「奶奶,奶奶是小气鬼~」舒嫣用一双衰怨的目光射向她说。

 

「妳!」萝微真不知再说点甚么,这头熊到底是想讨好她,还是想激死她!她真怕再跟她相处,六十五岁的寿宴变白事!

 

「好嘛!给我吃一个……」抱怨完毕,舒嫣又装可怜的倒入她怀中讨好了。

 

「这……」面对她这种烂招数,萝微却恨自己已有一点心软,「只可以破例一杯。」

 

可是,破例一杯,在舒嫣心目已代表,她日后都可以撒娇光明正大吃布丁,而不用三更半夜吃了!

 

「不过。」萝微突然扬起一抺诡异的微笑说。

 

「不过!?」经过这么多个月的相处,舒嫣的危机惊号顿时在耳边响起。

 

「呵呵,跟我来学吃布丁吧,臭家伙!」如同卡通片里的剧情,萝微臂力惊人的抽住已想逃跑的舒嫣的后衣领,拖着她往餐桌那室去。

 

「啊!不要了!!!!!」舒嫣张开双手想找人求救,而眼光光地看着她被人拉走的女仆在后面忍不住笑起来,在她离开之前,只好给她一个鼓励的飞吻。

 

飞吻无疑是给舒嫣一个不错的飘飘然,可当她已被安坐在餐桌上,面前放了超级美味的布丁开始,她混身不舒服,明明大大一个布丁就在眼前,她却不能大口大口地吃。

 

「吃吧,看我多好,给妳吃我御厨亲自做出来的布丁。」萝微优雅地拿起小汤匙,一小口一小口地送进嘴里。

 

舒嫣盯着她吃得美味非常,可要学她这么“淑女”的吃,不如要她的命。

 

「怎么,不吃吗。」萝微擦擦嘴边。

 

「呃……吃,即使被妳鞭死手臂也吃。」舒嫣盯着自己的手背,真希望等会儿她的餐桌礼仪正确。

 

舒嫣仅记着所有细节,拿起了汤匙,颤抖地往布丁去。

 

忽地竹支就出现,她闭上眼睛,准备接受鞭下来的刺痛,可是,竹支没有打下来,只是轻轻地碰着她的手。

 

「妳的手抖甚么劲。」萝微稀有地温柔笑说,这个笑容,舒嫣觉得芃蒂这个地方跟她最像了,好看得很的笑容,她们是不容易让人看见,那当然,舒嫣是例外能得到芃蒂笑容的一位。

 

「没有,我才没有抖哩。」她的笑容,让她顿时安隐下来,手也不抖了。

 

「果然是小魔怪,那就继续,开始做得不错。」萝微弹了她额心一记,再捏捏她可爱的弹嫩脸颊,哎哟哟,手感真好。

 

这时候,门外站着了从某国度赶回来的人,不是谁人,就是一国之后,芃蒂。

 

吃醋这会事,是无分“敌人”是多少年龄和跟自己的关系是甚么的,无疑芃蒂跟许多爱吃醋的女人一样,对于自己的“东西”被“抚弄”,是多么刺眼的事情。

 

「咳咳,奶奶,手放开。」芃蒂拨动垂下来的发丝,以高傲者的姿势踏着高根鞋的咯咯声走进来,那是宣战的号角声。

 

「哎哩哩,是我亲爱的孙女儿~」萝微没有管她的警告,还是一样捏着舒嫣嫩滑的脸。

 

「啊~芃蒂~」舒嫣正想逃脱给她一个大拥抱之时,被萝微的余光盯住,让她只好乖乖的坐好。

 

「手放开,奶奶,妳捏痛她了。」芃蒂抱着双臂,冷冷地说。

 

「那有,我是疼惜她。」萝微还故意用力再捏一记。

 

是真痛了的舒嫣一点也不敢发出任何不满的声音,她知道,这种时候,她最好不要说甚么话,,两王(前任与现任)相遇,插进去必杀无疑。

 

「喜塔腊.萝微,她是我的,谁准许妳弄痛她。」芃蒂再近去,把舒嫣拉起来护在身边。最近她忙着处理奶奶的宴会之余,也要四周飞来飞去,见舒嫣的时间简直是少得可怜,而且她发现官邸里的女性物体都对她的舒嫣起了“非分之想”,真使人担忧的,

 

手托着腮边,萝微被挑起兴味地笑说:「哎哟,叫我全名了,芃蒂啊,淑女即使吃醋,也要吃得含蓄一点,妳太过火了,看来我是要给妳补课了吗?」

 

「我这叫爱的表现。」芃蒂收起冷寒的态度,她怎会真的生奶奶的气来,只是多个月不见舒嫣,一来就见到她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鬼混”,让她突然心情都垮下来。

 

「爱的表现……」萝微重复了几遍这句话,忽地带点感伤,可很快就消失在她眼眸里,她站起来,抚摸舒嫣的头,看着芃蒂道:「这么赶回来,都去休息吧,今晚我也可以当甚么也看不到,听不到。」

 

惊呆了的两人瞬时脸红热耳,看着奶奶离开的背影,忽然也觉得她其实也很可怜,或许她只是个很寂寞的老人家。

 

 

芃蒂回来那天之后,第二天又要飞走,从某个角度看,爱上这么一个忙的女皇,许多人都替舒嫣不值,可从舒嫣看来,过了一段时间再看到芃蒂,是一种珍惜的美丽,让她每天都有一百分的努力,去完成淑女的训练。

 

 

 

时间老土地流逝,终于有时间停下来喘气的时候,已到了寿宴当天的中午三点钟,下午茶时间。

 

在阔大的化妆间,一堆人在为今天的“主角”──舒嫣做准备,为甚么不是萝微而是她是主角,因为,全官邸里的上下,都想知道比赛的结果,到底舒嫣能否做到跟女皇陛下媲美。

 

坐在一边的萝微满意地点点头,看着化妆师为舒嫣左弄一点、右一弄一点,渐渐地,她开始看到一个象样的“淑女”在眼前了。

 

吮着花国顶级红茶,细味地咀嚼厨师精心制作的点心,人生,多享乐啊。

 

静待了两个多小时,在宴会开始前半个钟头,全世界最顶级的化妆师高呼了一句……

 

「完美!真的完美!夫人,看,看看她。」化妆师拨开人群,拉起舒嫣站到萝微面前去。

 

萝微盯着眼前的熊舒嫣,挑了挑眉,心里是不敢相信,她在外表方面,已经有可能胜过芃蒂的光芒了。

 

「还好。」萝微故意冷淡地道,可眸子中的闪亮,已出卖了她的内心世界。

 

「嗄~这也算还好吗!我觉得很不错耶~」舒嫣一开口,漂亮的指数顿时急降,四周为她轻叹的声音也立刻止住,飘扬的花朵处处也一下子熄灭。

 

化妆师为此而头痛地沉思,他已经做到最完美,可是熊小姐的个性就是她最大的缺点。

 

「熊小姐,妳不能就妳的外表,在说话方面成熟一点,而且……虽然我觉得已经把妳弄得最完美,可是总觉得妳身上有那一点是怪怪的。」

 

化妆师抓着头发,真是看不懂了。

 

其他人也有同感,都点点头,也跟着讨论到底那儿有问题。

 

而只有萝微一眼就看出来,她放下杯子,严肃地指着舒嫣说:「熊舒嫣,收起妳的白痴笑意。」

 

舒嫣呆了呆,也照做了,可她脸上还是残余一点纯真的笑容。

 

「不许笑。」

 

「我没有笑。」

 

「妳有笑!」

 

「可是人家真的没有笑了!」舒嫣嘟起小嘴。

 

「那……」萝微想了想,然后说:「想一下如果芃蒂被人抓走了,妳面对敌人时候的感觉。」

 

舒嫣闭上眼睛,在脑里回想起当时芃蒂真的被抓时,她的感觉,然后面对该死的敌人的时候,恨不得杀光所有人的感觉,混和在一起之时,她终于重新张开了眼睛。

 

在场的人为她此时脸上的表情而吓呆,然后互相而视,而萝微则最满地端起杯子吮了最后一口红茶,她站起来,打扮仆实却有低调华贵的她挑起舒嫣的下巴端详了一会,满意地扬起邪昧的笑意……

 

「出去吧,我最完美的淑女,妳将会成为全场最耀目的焦点。」

 

舒嫣没有说话,只用同一张让人惊艳的脸容点了点头,跟踪萝微走出这间房间,走到长长的楼梯端末去。

 

其他人也跟随之后,心想,这一晚,一定很精彩了。

 

=  =  =  =  =  =  =  =  =  =  =  =  =

 

堂皇的布置,楼高超过十米的天花板中间,吊挂着一盏耀眼嚣张得的水晶大灯,暗红色的地毯、一张又一张放着鲜花的餐桌、服务生为各位端着香槟,这,便是传说中,“有钱人”的派对。

 

宴会已来了许多嘉宾,四周细碎的谈话声是热烘烘的,他们一心都等待今天喜塔腊女皇的出场,他们认为,甚少出席这种场面的喜塔腊女皇,一定会为今天特别的日子而打扮出众。

 

也有多少某国的王子或是富可敌国的石油公子打算今晚追求心目中美丽非常的女皇,想娶得一个“背后势力”强得无话可说的女皇。

 

虽然,芃蒂女皇已多次明示她心中另有人存在了。

 

时间踏正七点钟,大灯突然熄灭,有许多穿着整齐燕尾西装的男服务生,手中端着一点烛火,从大门口慢慢走进来排成两列,此时变得很安静,一盏射灯比地就射向楼梯的顶部,出现的是……

 

「各位来宾,欢迎来到前任女皇-喜塔腊.萝微,也即是在下的奶奶的六十五岁寿宴,若招呼不周,请多多包含,现在请奶奶出来说几句话。」

 

掌声齐起齐落,芃蒂轻微点头算是跟低下的来宾打一个亲切的招呼。

 

「芃蒂女皇陛下,请。」旁边是她的助理,也是一身银色的燕尾西装,伸出载着白色手套的手,弯下了腰。

 

「谢。」芃蒂把手塔上去,在昏暗中人群的闪亮的目光之下,随随地走下楼梯,射灯跟随着她移动,全场的人,特别是男性,都为她完美的打扮而迷倒。

 

可是,他们总觉得,她在这场合应该穿一些比较设计突出的裙子才对,不太明白她怎么要穿这种“闪亮度”较平淡的裙子。

 

但,她现在那套简单白色蕾丝层迭式单调小洋短裙,也足以够突出了她最捧的长腿优点,光滑的长腿衬托一双闪钻的高根鞋,加上她站出来的王者气势,淡笑的冷清脸容,是明亮四射的冷质美人,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接着,是今天真正的主角──喜塔腊.萝微致词。

 

致词内容简短有力,带点幽默却动听亲和,到底是她自己随意的说话,还是有人在背后已替她作好,真不得以知,而作为结束语是响亮的,可最后的几句故意的话,却是今天的重点戏码。

 

「舒嫣,跟我下来吧,来结识一下新的朋友。」萝微横视下方的所有人,嘴边微扬,伸出手来,旁边的助理飞快地扶着,而跟随之后,灯光故作地打落在之后的人身上去。

 

舒嫣也伸出手去,无名指上载上了一指椭圆形的闪赞戒指,在射灯之下,闪闪生辉,同样被服务生马上上前参扶,从楼梯顶端跟在萝微的身后下来。

 

故意的安排已让全场的嘉宾的焦点落在舒嫣身上去,一套娇丽却华丽的紫色洋裙下摆是飘气扬逸,犹如洋娃娃最爱被人套上的裙子一样带着可爱的弧度,上半身却是无带低胸设计,脖子载上一条简约的水滴形钻石项链无疑是提升视觉的点缀……

 

若不提服装是这么地跟舒嫣合衬的话,那不如讲一下她天然系的视觉感观的地方。

 

那是一副冷得无比深寒的艳丽脸容,眼眸寒冷闪艳绝活,嘴角若有似无的冰冷讥笑,再也没了那种有意无意之间的傻气,一头如洋娃娃的高贵鬈动弹跳的发式,虽然与她脸容的冰冷显得背道而驰,可加上今天的打扮,她身上的矛盾反而让她更显女人味道,就像一位冷艳让人难以靠近的权力者一样,所有人都要退以避之。

 

楼下的人都纷纷在讨论她是谁,为甚么前任女皇会特意这样的铺路介绍她出场,是巧合,还是,里面另有目的?

 

无人知道,只知道眼前的女人是多么让男人心动、女人羡慕也倾慕。

 

 

已藏在暗角的芃蒂也是今天第一眼看见这个舒嫣,满意地点头,满意地弯起笑容,她今天可是故意穿了一条最低调却不失大场面的裙子来降低自己女皇的气势,现在她在想啊,其实她不用刻意吧?

 

舒嫣这个模样已经足够胜过她一点了,哎哩哩,她真有眼光,掘了个宝在自家官邸收藏,不仅样子美呆(指打扮起来的时候),而且出奇的有钱有势,外加超级机械天才哩!

 

赚了,赚了!

 

「呵呵呵呵,熊小姐真漂亮啊,看来,比赛有得看了,不过啊,陛下,妳犯了一点规。」跟在她身后、本来是跟随萝微的三位女仆站在她身边。

 

芃蒂拿着香槟挑了挑眉角,「那儿犯规了,女仆长。」她的眼眸还是注视着那闪闪生辉的她。

 

「明知故问啊,陛下。」女仆长又一记深层的笑容。

 

「切,多事,今天妳敢说我穿得不够好看吗?」她略带呵责,也有警告的语调。

 

「陛下,在下想说……」女仆长又偷笑一记,故意停顿。

 

「说甚么?」

 

「在下想说,即使妳穿得更漂亮,应该也不及今天的熊小姐。」

 

「放肆,妳意思我比那只熊丑!?」芃蒂顿时转过身来,手中的香槟的浅黄色液体左右危险地摇摆,几乎要溅出来。

 

「陛下,在下没有这么说,呵呵呵呵,我们要先行告退了,还有许多功夫啊。」三位女仆在惹怒了女皇之后,敢一走了知,其实,她们也是萝微派来要灭一下自己孙女的气焰。

 

要不然,她们那敢这么做!

 

「该死,一定是那个老太婆!」她也不笨,远眼看到萝微往这边看,一眼就知道是她的命令!

 

不过啊,她心情很快转好,因为啊,那头熊一定能赢了吧?

 

 

 

 

相反辉眼之处,舒嫣被许多名人包围,特别是年轻还单身的男性动物,都对她一见倾心,想上前结识,这是一个考验。

 

舒嫣紧记,即使多么觉得“他们”很烦,也得忍,接着要礼貌地拒绝。

 

「小姐,在下是阮世民,阮氏集团行政总经理,请问芳名是甚么?我很想和妳做朋友。」

 

才十分钟,他是第二十个走过来了。

 

舒嫣多么想直接给他一拳,可脸上还是露出平淡的冷调,因为奶奶说不能笑!嘴边轻微弯了弯,娇柔却带点坚决的道:「阮先生,我叫舒嫣,姓是熊,很高兴认识你。」

 

她主动伸出手,让男方握,这也是一种西方式的礼仪。

 

「如果可以的话,在下想请妳跳一支舞。」那男的已伸出手去邀请,他也是第二十个这样做,不过前十九个都拒绝了。

 

舒嫣看了看这男的,奶奶说,当淑女不能每一个男人邀舞都答应,至少要挑一个跟自己配衬且自己看起来觉得舒服的。

 

感觉不错,浓浓的眉毛让他看起来挺有稚气,高挺鼻子却很好看,眼眸像豆点,长相很不错看,所以,她首次伸出手去,笑着答应:「那我真的幸会了,阮先生。」

 

被拒绝的十九个男人在一边哀怨声响,而之后打算上前邀舞的则恨自己干嘛不快这男的一步,邀得美人共舞,或许宴会后更有一夜情上演呢!

 

舒嫣跟这男的在舞池上翩翩起舞,舞池的其他人也为他们这对很合衬的一双退开,整个舞池只余下他们。

 

萝微不知何时来到了芃蒂身后,低声对她下令:「芃蒂,衣服上犯规我也可以当看不见,这个时候,也请妳跟一个男人出去跳舞。」

 

芃蒂扭头瞪着她,带着不情愿,可又不能现场撒娇,即使她们身处的地方黑暗,也要防被人看到她没威严的样子。

 

「好吧,就……」芃蒂横视四周,好挑不挑,她扬起狡猾一笑,指着那边样子平淡呆板的男人说:「就他吧,我喜欢他的样子。」

 

「又犯规了,哼。」萝微不禁一笑,她这个孙女儿,真教人头痛。

 

当芃蒂走过去跟他男的邀舞的时候,那男的几乎吓得腿软而跌坐下来,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想到一个女皇会跟自己邀舞!

 

音乐中途,芃蒂带领着那呆男走出舞池,此剧,他们才如梦初醒,是的,现场还有一个漂亮极的女皇啊!

 

可,她怎么会挑这个呆男做舞伴!

 

真羡慕死他们了。

 

自然优雅的舞步比上舒嫣有点僵硬的,相比之下,当然舒嫣马上被比下去,可焦点当放回美女与俊男的话,那绝对地,舒嫣和那俊男这一对是略膀观众的目光的,即使芃蒂多么天仙下凡的漂亮,只转头看到那男的,闪亮的指数顿减一半。

 

音乐一眨眼结束,舒嫣和芃蒂分别脱离了男的手,对他们做了大方高贵的弯腰告退,多么完美,两个人,站在一起,才最让人难以躲开眼睛。

 

随后也有许多人想和芃蒂或舒嫣跳舞的男人,却都被拒绝了,萝微抓来了她们,又再一边碎念起来。

 

「舒嫣,刚才妳跳错了知不知道,幸好对方经验十足,要不然妳一定出糗了,芃蒂,妳一心就跟我过不去。」

 

「对不起,奶奶。」舒嫣微嘟小嘴,可一眼被瞪,顿时收回去。

 

芃蒂则轻松耸肩一笑带过,接下来她挑起舒嫣的下巴,语气醋劲道:「那个男人,是否想死十次,敢把我的东西搂得那么紧。」

 

「妳又吃醋啦,是奶奶说的,淑女要挑自己看对眼的,那男人挺对我眼,我特别喜欢他那对眉毛,妳有没有觉得很像一对毛毛虫!哈~」舒嫣禁住大笑,注重外表地捂住小嘴。

 

「哦,看对眼的,那如果我刚才挑一个好看的男人,妳会怎样?」芃蒂不满地弹她小鼻头。

 

「马上踢开他。」舒嫣皱眉说。

 

「真感谢妳,会踢开。」多讽刺,她就是知道她的个性,所以才故意挑个平凡加呆的,而这头熊就肆无忌惮地挑个帅的,真不公平!

 

 

到了用餐时间,萝微也是特意把她们二人按排一同坐,目的当然也是从外界的人的反应间,得出谁比赛的结果。

 

餐用到一大半,已经是甜点时间,萝微此时扬起甚至诡异的笑容,芃蒂立刻感到不详,当服务生把甜点捧出来之时,她低吟一声,冷盯着萝微,低压道:「真狡猾啊,老太婆。」

 

萝微则回应:「彼此、彼此。」

 

服务生捧出来的甜品,不是甚么得奖的顶级作品,只是一款外表看起来最简单不过的焦糖布丁,不过布丁也是出至大师级之手,味道可以想象会多么美味。

 

焦糖烧得焦焦脆脆的,与冰冻的布丁配合到天上人间至极,虽然平凡,可就非常吸引人去品尝。

 

舒嫣眼眸已没了冰冷,展示的是如同星星的闪亮闪亮,她脑里告诉自己要忍住,所以她才不第一时间一口吃光美味的布丁!

 

「熊舒嫣,给我冷静一点。」芃蒂担忧的马上低声警告。

 

「我已经很冷静了。」舒嫣的样子也开始变调,有着昨天还天真傻气的味道。

 

「收起快要流口水的笑意,马上。」芃蒂在桌子低下,用力捏她。

 

「呃,很痛啦。」这一记真痛,舒嫣顿时又变回刚才冷艳的她,只是眼眸始终还是闪亮闪亮的。

 

各人都开始享用,舒嫣才慢慢地拿起小汤匙,忍着大口大口的口感,只小小地送进嘴里,动作娇媃高贵,看了也惹人怜爱。

 

布丁才吃到一半,忽然有个身影跳了出来,拿着一杖戒指,跪在芃蒂前面,那男人脸部紧张冒汗,神绪有点失乱地大吼大叫道:「芃蒂,嫁给我吧,妳是天注定生下来是我的老婆,妳是我的,妳是我的,不是别人的……」

 

「先生,请冷静一下,第一,我一定不会嫁给你。」芃蒂斩钉截铁就说道。

 

「不可能!妳是属于我的!不可能!妳要嫁给我!我要妳戴上她!」男人扑向芃蒂,四周的保镳在暗角走出来栏截,可男人左穿右插的根本抓不住。

 

「芃蒂!载上它!!!载上这指戒指,妳就是我的了!」男人抓住了芃蒂的手腕,用力拉扯到他怀中钳住,而他手中,竟然拿着一杖戒指的同时,突然多了一把餐刀!

 

「放开我,你已经弄痛我,还有,谁要嫁给你,请你别妄想。」芃蒂冷冷的住由他操控,那怕自己脖子上的餐刀就被他错手割下来。

 

「别动!全部别动!要不然我就杀死她,然后自杀!啊!这主意不错!芃蒂,我们就到天堂或地狱,做一对完美的夫妻!」男人精神开始混乱,手还抖得厉害,锋利的刀锋已紧贴在芃蒂的喉咙之上,保镳们根本不敢动一丝毫。

 

萝微被瞬间带离一段距离,但她十分担心,没了女儿,她不能没了这个孙女,纵然她比女儿更爱跟她闹脾气、回嘴等。

 

「就一起死吧!!」男人举起餐刀,高度真的要插割下去,可才到了半空一半,他的手动不了。

 

舒嫣眨眼间来到男人的身后,一手把他的手臂抓住,五指用力一捏,已到达她的皮肉去。

 

「妳是谁!啊!」

 

咯一声,舒嫣把他的手臂扭脱了臼,自然的痛得松开了芃蒂,退后了几步。

 

「谁要嫁给你?」舒嫣上前走一步,「谁是你的?」再往前走一步「谁又要跟你一起上天堂……」又走前一步,到了他面前「或……下地狱?」

 

冷寒指数比刚才提升了好几万倍,场内男女被她身上发出的寒气止住了声音,虽则她背了住所有人的眼睛,可他们就是连呼吸都得轻声,不敢太过用力,那怕一但用力一点,就会被那背影如恶魔的身影瞬间撕杀。

 

「走死吧!谁阻碍我就得死!」男人或许精神一早有问题,他用另一只手拿起餐刀,往舒嫣刺过去。

 

「可怜的小毛虫。」舒嫣闪开他的简单直线攻击,躲到男人的中怀的空间,左手又再用力把他拿刀的手扭脱了臼,右拳往上一勾,直接击中男人的下巴,男人整个人飞起,再跌落地上,顿时失去意识。

 

可舒嫣似乎已是恶魔上身,她不满足地足到男人身边,蹲下去捏住男人的脖子,脸上露出魔鬼般的寒笑道:「或许,你才是要下地狱的。」

 

手才用力一捏,她就被一个呼唤制止了。

 

「舒嫣,放开他,够了。」芃蒂摸着她的脸,把她在男人脖子上的手,悄悄甩开去。

 

似是从另一个世界醒过来,她很快忘却一切的怒气变回以往的舒嫣,紧张的捧着她的脖子端详说:「有一点伤痕!」

 

「没事的。」摸摸她的小头颅,这个天真如小孩却十分紧张她的,才是她最爱的熊舒嫣。

 

「哼,我真想把他杀了。」舒嫣再怒瞪躺在那边的男人。

 

「别这么想,他一时想得太极端才会精神失了点常,乖,起来吧。」芃蒂牵住了她的手拉她起来,当两人再对着四周的人的时候,情况似乎比想象更中……

 

是糟糕?还是更好了?

 

她们都不得而知,只知道好的是没有男人想再接近舒嫣,更加没男人想接近芃蒂,而糟糕的是,传媒把芃蒂“深情款款”摸着舒嫣和她们手牵住手带着幸福微笑的那两张相在第二天登了出来。

 

标题还起得挺暧昧不明,让外界许多人有更多的猜测遐想。

 

 

然而,最后生气又无奈的是萝微,这场“比赛”到最后没有谁胜谁输,因为啊,外界对她们两个人的评语是相对地好,而且总把她们拉起来一起赞,根本没有任何一方被批评。

 

算了,萝微在沉默中似是答应了她们继续“走在一起”,同房同床的禁令也在当天宴会晚上被她们俩人自动解除,从此舒嫣和芃蒂就变得放肆无道了。

 

 

难舍难离的一个星期天后,在私人小型飞机场上,芃蒂和舒嫣搂成一团,热吻重演又重演,害保镳们都选择站得老远的不敢多看。

 

「要走了,要不然赶不及欧洲那边的联合会议。」芃蒂再次轻吻她。

 

「鸣鸣……我会想念妳的,妳到了就要打给我哟。」多么像日剧里的老土对白。

 

「知道了,妳说了许多遍,倒是妳,别给我乱来一堆,特别是人家向妳表现出异常亲密的时候。」她还是先警告一下她才安心。

 

「知道啦,妳也说了许多遍!」呿,她那有乱来,是她们要追着她跑,干她甚么事呗。

 

「好啊,不关妳事,那我也出去跟别人鬼混一下,也不关我的事,是他门勾引我。」芃蒂倒是很了解她的“心声”!

 

「妳怎会知道的!?太神奇了了~」被拆穿西洋镜,舒嫣立刻又装出让人怜爱的样子来。

 

「别装这副样子,令我会想立刻把妳吃掉。」弯下腰,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说。

 

「咯咯咯,昨天妳吃掉啦~」舒嫣脸红又俏皮说。

 

「笨蛋~」叩她脑袋一记,接着甩开她的手,背着她说再见。

 

看着她登上飞机,机门关上,接着飞机引擎刺耳地开动,舒嫣才舍得被人拉走,回到安全地方目送心爱的人飞上天空。

 

 

「唉,命苦,她怎么这么忙啊。」舒嫣慨叹一声,可耳朵突然被扭住。

 

「对啊,妳是命苦的,小家伙,跟我来。」萝微一直都在,只是给她们俩一点私人的离别空间。

 

「啊……跟妳去就一句,不用用扭的吧?」舒嫣摸着发烫的耳朵,嘟起小嘴抱怨。

 

「不用扭的?那妳会真的上心跟过来吗,想必心还跟着芃蒂飞走啰!」萝微捏捏她脸,却不其然的牵住了她的手腕。

 

「切,对,我现在只有肉体留在这里,灵魂早就跟着芃蒂了~」舒嫣跪下来,看着远远还余残一点黑点的天边,摆出一副罗密欧的招牌甫士。

 

「浮夸!」萝微笑着叩了一记她的头颅。

 

「呿,这叫演技!」舒嫣站起来,反驳。

 

「演个头,跟我来,陪我去晒太阳。」

 

「啥!?」舒嫣眨了眨眼睛,晒太阳!?

 

甚么东西啊!

 

 

 

一到夏天,萝微挺爱到喜塔腊最美丽的海滩晒晒太阳,所谓晒太阳,她也只不过待在一把防紫外线的特大太阳伞之下感觉一下阳光蓝天的舒服而已,要不然她这个年纪,一晒,甚么纹和斑都出来哩!

 

爱美的淑女始祖,怎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至于舒嫣一听见来海滩,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换了一套泳衣,套上一个游水圈准备要下海跟阳光蓝天加海水玩玩游戏。

 

「回来!」萝微拉住她的泳衣,泳衣的拉力把舒嫣被扯回去跌在她沙滩椅的侧边。

 

「靠!」舒嫣吐出一口沙来。

 

「怎么啦!奶奶~」舒嫣故意把满手臂的沙手往萝微身上贴。

 

「脏死了!」萝微又躲又笑,跟她一起,真快乐。

 

「奶奶,我都只能在这里哟。」舒嫣指指太阳伞的范围。

 

「当然,要不然那叫陪我。」萝微指指旁边的空椅子,她已很仁慈的吩咐人也跟她买一杯冰凉饮料。

 

「呿,闷死,来海滩一定要游泳。」舒嫣嘟起小嘴,一肚气的躺在沙滩椅子碎念着该游泳的哲学。

 

 

萝微听着她碎念,嘴边微微弯起,之后戴上墨镜,闭上眼睛……

 

此刻,她竟然觉得,芃蒂选择这只怪物也许是对的。

 

 

寂静到黄昏,舒嫣这时被凉风吹醒,她打了个呵欠,没想到她就这么地睡着了,看着旁边的空椅子,奶奶不见了!?

 

正当想大叫奶奶被绑架了之制,她看到奶奶披着披肩,搂着双臂,在残阳的昏黄映托下,背影看起来特别寂寞孤单。

 

舒嫣静悄悄地来到她身边,为她披上外套。

 

「奶奶,在看甚么。」舒嫣像她女儿般把她搂住。

 

「干嘛,玩亲情?我可没说接受妳的哟。」点了她的鼻尖,却没反对她把自己挽着。

 

「呿,固执的老太婆。」芃蒂教的,必要时要称呼她为老太婆。

 

「找死!」萝微装生气的叩她一记,当然知道这大逆不道的称呼是从自家孙女儿学来的。

 

「奶奶,妳很寂寞吧,芃蒂总是飞来飞去。」

 

「是妳比较寂寞吧?」捏她小鼻子。

 

「唉~我命苦,独守空房,都没想到我体内的热火每晚都烧得……啊!痛的啦!」头又被叩一记。

 

「谁叫妳说这种下流的话。」对着她时而故意的狂妄说话,她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生气。

 

「好啦,对,有时候会很寂寞,不过当她回来的一刻,那种冲动是比寂寞更加强烈,所以我选择留在这里等她好了,奶奶,妳可知道,我的小船才两三小时就可以去她去的地方呢!」话来,她的小船很久没用过了。

 

「笨,不过我了解。」萝微一时感触,眼泛泪光,她想起了她女儿。

 

「奶奶,别哭,还有我!」舒嫣又再女主角上身,电影式感动的拥抱她,再电影式的呼喊。

 

「笨熊!」萝微真的流下泪珠,可为她夸大的行为却笑着。

 

「嘿~奶奶,所以话说回来,妳要接受我~」舒嫣趁火打劫去。

 

「好!」

 

「啊!?我有听错吗,妳说好!?」舒嫣惊讶的看着她。

 

「我真的说好,不过……」萝微又看着远方,弯起一抺深意的狡猾笑容。

 

「不过甚么,我任何条件都答应!」

 

萝微指着两边的口岸,随意的口吻道:「其实,我比较黑色的那部高达。」

 

舒嫣看着被屹立在喜塔腊国边境海岸的两部基拉和阿斯兰的高达,由于不想下次芃蒂一句谁的高达比较帅之下,她决定两部都弄出来,花了她几个月时间。

 

现在……

 

「奶奶,我可否说,只有这个不行?」

 

「妳说哩。」萝微挑挑眉,接着道:「不行没关系,明天起给我滚出国境。」

 

 

「好啦!黑色就黑色啦!!!!!别这样!」

 

 

 

 

萝微已渐渐走远,她脸上依旧带着无比的笑容。

 

 

 

 

 

 

哎哩哩,这小家伙真有趣!

 

 

 

 

(完!)

作者有话说:

终于一口气更完这部挺久之前的文..

 

 

连小伍的故事都完了我才记得更这里的文啊…

 

看来我得勤力一点才行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