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 - 32

2013-03-15

小石安第二天就回学校了。她许诺我,等到第一场雪下了,就带我去她家。

有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小石安。她很有诚意的答应了我,我就不能再那么斤斤计较她隐瞒我的事。冬天的第一场雪,再怎么晚,也不会太晚。既然想要不计前嫌,就得拿出代价和勇气。

知识的力量是可怕的,小石安用了巧劲与智慧。那一场雪,我等到小石安期末考试,再等到小年过后,酒吧提前贺岁,它才姗姗来迟。这是后话。

我从来没有派人去调查过小石安。也许是因为那时心中存了一个念想,希望小石安是与众不同的。那条深深的小巷,我迟迟走不进去。它就像小石安一样,自骨子里带了“生人勿进”的气息。越是神秘,就越是引人入胜。

像我这样的人,浸泡了太多的酒和毒气,本来就自顾不暇,活一天是一天。而像小石安这样的人,纯净美好,未来对她来说才刚开始。我是一个Les,一个有着不堪糜烂过往的Les。我从来不后悔自己做过的每一个选择。人若总在选择之间徘徊,错过的只怕再也不能找回来。没有什么东西是长久的,抓不住,就放弃。如此简单的道理,却让那么多人痛苦。人们啊,习惯于在做了错误选择后,一脸无辜:“我是迫于无奈。”

这真是一句令人难以忍受的话。说出来,就像喝了混杂在一起的各色美酒,由内至外的讨厌。可是讨厌归讨厌,就是让人恨不起来。

 

小石安最后去拿成绩单,是我送她过去的。在车中等待良久,当我看见舒媛与她共同出现在校门口时,心中陡然一跳。

舒媛似乎在和小石安说着什么事,神情很是激动。小石安听了一会儿,微笑着摇头。然后过来一个穿着臃肿的人,是阿静。她们似乎在劝小石安,小石安只是摇头。最后她们无奈的走了,小石安站在原地,风吹起她的头发,好不寂寥。 

我等着她过来。舒媛和小石安在同一个学校,却是我没想到的。看样子,她们关系不是朋友也是同学。小石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大爱说自己的事。因为她性子和善柔静,爱聆听,少诉说。我虽然喜欢插手她的生活,但也仅是她的衣食住行思,其他的很少管。对于我来说,将来她是要和我在一起的,不会有意外,而且必须保持顺其自然的样子。如果我强求她心中只存我,别说她,就算我也不会信。毕竟小石安需要一个缓冲的过程,除了爱情,她可以像正常的少女一样享受生活。过早承受异样的眼光,有我一个就够了。

但是她不能和舒媛有联系。其他任何人都可以,不能是舒媛。她身上有太多的危险,不来自她本人,也会来自她背后的人。小石安,你怎么可以轻易招惹这些人?

小石安又在和李老头说话,我看四周没什么人,就下了车走过去。小石安远远地看见我,挥挥手。我走到她面前,干冷的空气令人眼睛涩涩的挺难受。

“怎么这么久?”

“老师留我说了些事,同学也……”

“弄好了就走吧。”

“嗯。”

李老头的核桃脸皱的厉害,虽然面无表情,可是那双黄浊的老眼却是精明彪悍。他对小石安充满了保护欲,对她很严格,对我也总是摆脸子,倚老卖老。要不是看他年岁已高,我是不会客气的。他身上一股子清气,不爱钱财,不重奉承,又臭又硬,啃得人牙酸。试过几次后,我也是“李老头李老头”的叫他,哪怕小石安站在跟前。

他冲我们轻轻挥了一下手,小石安就说:“爷爷,我们走了。”

我拉着她的手就要走,小石安却轻轻扯了我,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我。我只得说:“李老头,明年见。”

老头子却一点表示都没有,嘴唇动了动,转身走开。我见状也不理会,冷哼一声。

回到车上,小石安边系安全带边说:“千,你不能这样。”

我疑:“姐怎样了?”

“爷爷很喜欢你,可是你总是不好好说话。”

车颠簸了一下,有点晃。

我稳稳心神:“小石安,你越来越爱说笑话了。”

小石安说:“我没有说笑话啊。”

“那老头子拽的好像他是校长,这叫喜欢?”

小石安“哦”了一声,恍然大悟般说道:“千,你误会了。爷爷不是校长,校长是他儿子。他说你很特别,特别符合他老人家的胃口。他很喜欢你,不是说出来的。因为你总是不理他,爷爷有点不高兴。”

我笑了,摇摇头,“校长是他儿子啊,老了不想清福,做什么门卫,难怪百毒不侵。”而小石安居然能和他相处得像祖孙一般,却也是迷。我是不管这些的,小石安有人疼爱,总归是好的。

车开了不久,我无意从后车镜里看见一辆黑色的“米基斯”。这种车是新款,在A城少见得很,却不知道是谁的。我转了弯,那辆车跟着转了弯。我脸色冷起来。

小石安说:“千,这个寒假欧阳老师办了一个中学补习班,然后找我做助理,当作兼职。”

我说:“不去。”

“我觉得挺好,就是发发东西,做些课件,不累,工资也……”

“我介绍个更好的。”

“我已经答应欧阳老师了。”

“……所以你只是告诉我,不是问我?”

小石安轻笑两声。我也笑了。车里挂着的两棵玻璃薰衣草撞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冰冰”声。小石安的面容,眉目如画。

我说:“小石安,靠在椅背上,抓牢。”小石安一脸不解,但是动作却没含糊,按我说的做了。她一言不发,看着我。我安慰似的朝她一笑:“有人跟着我们,甩掉就是了。”

我猛地拐弯,然后加速。后面那辆车刚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速度加起来紧跟着,甩都甩不掉。两旁的树木飞速而过,寒风呼呼刮过,地面干裂,枯叶飞舞。两辆车竞赛似的跑着,好在这条路车流量小,没有什么困扰。而且我也不明白,那辆车为什么紧跟着不放。在Y城,我虽然过得随性放纵,却不记得,得罪过有能力开这种车的人。

不过,三老板的话……

我慢慢放缓了车速,最后停下来了。附近有一个购物广场,想来不会出什么大事。

我握着小石安的手,看着后视镜。小石安反握住我的手,软软的,温凉的。后视镜里出现一个人,气急败坏地走过来。

我有些哑然,居然是舒媛。

舒媛砰砰敲着我的车窗。我摇下来,手臂撑在窗口,看着她。

“喂,你干嘛开那么快?!”

“原来是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舒媛脸一时间尴尬无比,“谁跟着你们了……你们下来下来。石安,你下来。”

小石安脸上也很惊奇,“舒媛,是你跟着我们吗?”

“都说不是了,我们是担心你才过来的。”

小石安和我对看一眼。薰衣草又开始“冰冰冰”的响起来。

最后是大家一起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点了饮料,大眼瞪小眼。原来舒媛她们离开了以后又回来拿掉落的东西,刚好远远看见小石安上了我的车。而且看起来很像我在强迫小石安,所以才会有后来的事。难道我每次拉小石安,都是这般强迫的姿态麽?

我喝着咖啡,慢慢靠在椅背上。舒媛和阿静又在小声争执着,小石安很无奈的笑。舒媛还是清凉装扮,仿佛永远不知道冷。最后她被阿静一推,才“嗯哼”了一声。

“千老板,我不是有意跟着你们的。因为石安是我的同学,我们就很担心,所以跟上来看看。”

小石安突然道:“千老板?”她看向我,幽黑的瞳孔,平静如水。舒媛奇道:“她是‘倾城’酒吧的老板,石安你不知道?你也太……”

小石安说:“哦,现在知道了。”舒媛和阿静同时摇头,被小石安淡淡的态度刺激到了。

我看小石安不像是生气的样子,放下心来。这些事慢慢给她解释,现在我只想知道舒媛想干什么。

“你们是什么关系?”舒媛单刀直入,毫不避讳,看起来也不像能忍的人。

“恋人。”

阿静突然“啊”了一声,“我果然没说错吧!”兴奋的表情,沾沾自喜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阿静!”舒媛无奈的看她。

“……哦。”

舒媛看看我,又看看小石安,黑亮的眉一扬:“千老板爽快!我虽然知道石安有一个秘密恋人,却不知道是你。我虽然知道你是拉拉,却也不知道谁配得上你。原来,都在我们身边。石安,你也太不仗义了,怎么能这样瞒着我们呢?”

小石安淡淡的笑着说:“你可是答应过我,不问的。”

舒媛把阿静一搂:“阿静,你看,各个都是不好惹的。”

阿静吐吐舌头:“你惹得起谁啊,早叫你小心了。”说完又伸手在舒媛的额头上按了一下,笑得很妖孽。看见我一直盯着阿静,舒媛不悦:“看什么?”

“我怎么觉得,阿静不像我初次见她的样子呢?”

小石安和舒媛同时笑了。小石安说:“千,我和你一样,第一次也被阿静的乖形象误导了。”阿静嘟着嘴说:“我一直都是乖乖女,对吧,舒媛?”舒媛摸着她的头发,“你这样变来变去,吃亏的总是我,乖个屁!”

我一口咖啡没喷出来,转移注意力,就看见了小石安的手。

小石安放在桌子上的手修长白弱,指甲全部都是干干净净的粉红色,一片一片覆盖在如玉的指头。我握住,小石安依然跟舒媛说话,只有阿静看见了,冲我咋眼睛。

舒媛问我带她们去“致贺词”的事情,我看了看小石安。阿静说:“石安,我们劝了你那么久,你都不跟我们去,现在你知道是千老板带着我们,够放心了吧。”

小石安的确不知道这件事,这段时间发生了这许多事,29号居然还没过,我差点都忘了。小石安转头问我:“千,你希望我去吗?”

这是什么话,还用问吗?

我说:“你去,姐就高兴。”

小石安说:“那就去吧。”舒媛吹了一声口哨,说小石安见色忘义,只听我的话。

咖啡已经冷了,手里的手也依旧温凉,舒媛和阿静又在争吵,仿佛永远吵不完。小石安说着几句公道话,舒媛不满的叫起来,年轻的脸有型漂亮。

我能让她们保持距离吗?她们能让我相信友谊吗?最后的结局,是伤害,还是相安无事,没人能够预测。如果有一天,舒媛发现自己只是拴在线上的蚂蚱,会崩溃吗?

我信奉及时行乐,可还是有一种不忍浮上心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