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一章:一见钟情

2015-06-23

这是一片寂静的山谷,处处鸟语花香,山谷的深处有一座庭院,庭院的门很是简陋,牌匾上用隶书写着两个大字‘无尽’。庭院门前左侧是一方水潭,水潭里的水清凉明净,一位身着白衣的美丽女子站在水潭旁边,手里捧着一些衣物,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无奈,静静的看着水面。

就在这时,水面突兀的出现一片涟漪,而涟漪过后水里募得闪出一阵阵红色耀眼的霞光,水面顿时有些沸腾,翻起阵阵白雾,让人看不清水潭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又不知过了多久,水面开始恢复平静,白雾也渐渐散去,只见一婀娜身影缓缓的从水里游了上来,该怎样去形容这女子呢?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样的形容用在她身上,都显的那么俗气,仿佛天地间所有的美好都集于她,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又太少。

女子缓缓移步来到水潭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纵身一跃,来到岸边,她的周身徘徊着一丝丝红色的光晕,女子拿过白衣女子手里捧着的衣物,简单的在身上一披,这是一件血蚕丝制作的袍子,后背的部分若隐若现着一只展翅中的凤凰,加上袍子的颜色和一摆一动的形态,好像这只凤凰浴在火中,随时都可以从袍子里跳出来,一冲飞天。白衣女子微微颔首,很是恭敬的站在一边。

“白兰,辛苦了,让你等这么久”语气里没有任何情绪,女子把遮掩在衣服里面的长发,轻轻一抚,犹如一斜月瀑倾倾而落。

“谷主”名叫白兰的白衣女子,毕恭毕敬的回了一句。眼波回转,全是对眼前红衣女子的宠溺之情。

红衣女子撇了一眼看着自己发呆的白兰,眉头有些微蹙,语气里带着疑问. “在想什么?”

白兰微微欠身,温柔一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今晚的食材.” 

红衣女子注视了白兰几秒钟,头也不回的向庭院里走去.

虽然无尽的门阁不是很气派,甚至有些寒酸,但因着门阁外山谷里特殊的风水格局,地理相貌,再加上诸多防御法阵,使这个无尽门在世人眼中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红衣女子就是这无尽门的主人---凤凡无

白兰看着那个背影,心里募得一阵心疼,这样的冷漠是从那个人走了以后才开始的吧,跟无一样美丽的女人,但是却红颜薄命。

“白兰姐 想什么呢?再不回来我可就要关门喽~”一位满脸稚气,模样大概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子在门边喊道。

白兰微笑,摇了摇头,罢了,不管无怎么对我,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会陪在她身边,怎么还乱七八糟的想起以前的事,白兰不急不慢的向无尽门走去。

“翠荷,长大了是不是,还敢威胁起我来了。”白兰走到门边,抬手捏了一下绿衣女子的鼻子,“哪有,谷主都回来了,您还在那里站着做什么,要不是我喊你,您不一定又站到什么时候去了,白兰姐,你最近总是走神哦。”翠荷摸着自己被捏痛的鼻子,两只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有些抱怨起来。

“小孩子哪来那么多话,谷主去哪里了?”白兰向院落里扫了一眼说到

“您这跟班的,主子去哪里都不知道。”

“喂,小丫头,是不是又想找打?嗯?”白兰举起芊芊玉手做了一个打人的姿势。翠荷连忙抱住自己的脑袋,指了指里面说到“别打,别打,谷主去了荷花庭~”白兰看了看不远处的荷花庭,放下手,有意剜了翠荷一眼,边走边说到“翠荷一会儿拿些点心过来”翠荷冲着白兰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悻悻的关上大门。

一抹红色的身影坐在荷花池的边缘,如玉一样的皮肤,光滑洁白,葱葱玉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动着池水。红色的长袍,微微滑落,半边香肩裸露在外,白兰走到无身边,微微欠身,“谷主”

“有多久没出无尽谷了…”无的声音很寂寞,像是在跟白兰说话,又像是在跟自己说话.

“谷主,六年了.”白兰看着眼前人完美的侧脸,又是一阵心疼.

无抬头看向白兰,白兰浑身一颤,又是这种眼神,那双眼睛在自己眼里曾经是邪恶,调皮,妩媚,生气….而现在剩下的只有冷漠和空洞.白兰不着痕迹的移开双眸看向别处.

无看着白兰躲开的双眼,缓缓站起身,抬起手捏住白兰的下颚.让她的脸尽显眼底。

白兰身形一震,脸颊微烫,眼睛有些飘忽不定,无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墨黑无澜的双眸,冰冷深邃。白兰索性闭上双眼,不去回望。

“谷主,白兰姐,你们在干嘛?”翠荷端着一些点心,突然出现在荷花庭。

无的双眸瞟了一眼翠荷,放下了托着白兰下颚的手,转身看向荷花池,白兰暗自长舒了一口气,接过翠荷手里的点心,说道“翠荷你先下去”

翠荷疑惑的看了看这两个人,挠了挠头,转身离开了。

白兰端着点心走到池边的小亭子里,把点心一一摆放在石桌上,刚才的场景让白兰还有些余悸。

“有些事,该来终究是要来的。”无说完,脚尖轻轻一点,跃池而过.消失在了荷花庭.

白兰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微微怔住。

翌日清晨,翠荷听说谷主要带着白兰出谷,很是不愤,在白兰面前又哭又闹的,“白兰姐,我从进无尽谷就没出去过,这次也带上我好不好~求求你了,你跟谷主说一声,我保证乖乖的~”翠荷摇着白兰的玉臂,眼神里满是祈求的目光。

白兰刚要说什么,无出现在两人身后,清冷的说到“带上她吧” 翠荷听到这句话,高兴的雀跃起来,白兰一把拉住她,说到“出去以后,不要给谷主惹麻烦,不许离开我三步以外!”

翠荷满脸阳光的重重点了点头,“只要带我出谷,白兰姐你说什么我都听~”

白兰宠溺的刮了刮翠荷小巧玲珑的鼻子,嗔怪的剜了翠荷一眼,没再说什么。

有些冥冥中注定的事,于其躲不过,倒不如坦然面对。

就这样,三个气质各异,身材相貌具佳的女子来到了一处城镇,很显然无在这样突然热闹的地方有些不适应,苏眉一直微蹙着,白兰有些担心的一直观察着无,而翠荷像被笼子里放出来的小鸟一样,左顾右盼蹦蹦跳跳的。

“白兰,去找一家干净点的客栈,我有些累了.”无被那些人盯的心里有些烦躁,白兰略微点头,向前走去。

翠荷看了看路人注视谷主的目光,尤其是那些男人,口水都快流了一地了,心里很不爽,刚要对谷主说些什么,只听身后街道突然吵嚷了起来,定睛望去,原来是一匹受惊的马远远的向这边冲了过来,马上面坐着一位看不清什么模样的人,只模糊看清那人穿的很是破烂。

“快让开,我的马受惊了,快让开!”马上的人一边叫喊着,一边做着手势。

翠荷看见那人带着一路的尘土向这边奔来,在旁边焦急的说着“谷主,我们快闪开吧!”

无心里已经够烦的了,看见这样的场景略略有些气恼,受惊吓的马越来越近,马上的人看见前面一红一绿两个背影,怎么不知道躲开啊!“喂,前面两位姑娘,快点让开啊!”

无苏眉微微一挑,只见快要冲到跟前的马,一个后翻,马上的人儿很恰到好处的跌落下来,熙熙攘攘的路面顿时恢复了平静。

“哎呦,摔死我了~”那人坐在地上,摸着吃痛的后背,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翠荷已经大步走到那人面前,张口就骂“哪里来的野蛮人,骑着马到处乱撞!没长眼啊!”那人脸上和身上的衣服一样,脏兮兮的看不出来长什么模样,只是那一对灵动的双眼,一闪一闪的很是委屈“姑娘,不是我没长眼,是马儿受惊吓了,它没长眼啊。”

“你!!”翠荷生气的指着地上的那人,气的说不出话来,那人在地上捂着自己吃疼的腰,也没有抬头看。

这时无,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微微倾下前身,看着地上的那人,说到“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们没有受伤吧?”那人边回答着,边抬起了头,看见此时眼前的人,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世间还有这么美的女子吗?而无在看到此人面容的时候,也微微一愣。

“喂!你不光野蛮还是个好色之徒!快把你鼻血擦干净好吗?脏死了!”翠荷看着那人竟然在看到谷主的时候流鼻血了,心里一阵好笑。

那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赶忙用衣袖去擦,而无在此时也回过了神,眼底里竟然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无起身说到“翠荷我们走吧。”说完就要转身离开,那人却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说到:“姑娘,我叫尘萱!”

“喂,谁管你叫什么啊!快走开!”翠荷嫌弃的白了一眼这个自顾自介绍自己的家伙。

无莞尔立定,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凡无” 说罢头也不回的,向客栈方向走去。

翠荷明显一惊,天呐,发生了什么,刚才是谷主在说话吗?翠荷回过神赶紧跟上,尘萱看着无那红色的背影,长袍上若隐若现的凤凰,嘴里喃喃到“凡无….”

白兰在客栈门口等着迟迟未到的两人,心里有些焦急,刚要去寻,抬眼一望,远远的看见两个身影出现在眼帘,白兰马上迎了上去,刚要开口教训,翠荷却突然急急的拉住白兰的手,说到“白兰姐,刚才我跟谷主遇到一个很奇怪的人哦!那人看见谷主竟然流鼻血了!当然我们谷主这么美,谁看到都会情不自禁的,太好玩了。”

白兰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看到无似乎在听到翠荷叙述那人流鼻血的时候,眼底有一丝笑意,白兰更是奇怪了,什么人能让咱们这已经六年没有笑过的谷主大人…

翠荷还在叽里呱啦的说着,而白兰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了,看到无心情大好的样子,白兰心里虽然疑惑,但也很开心,“好啦,不要说了,快回客栈吧,走了一上午你不累不饿的吗?”翠荷被白兰这样一提醒,肚子也跟着符合了一声,“嘿嘿,白兰姐你不说,我都不记得了,吃饭喽~”

无轻轻拿起白兰的手说到“走吧”白兰顺从的跟着无向客栈走去,而就在三人谈笑之间,远远一双灵动的双眼,一直在注视她们。

进到客栈,无没有停留直接向客房走去,白兰唤来小二,吩咐到“打一桶热水到刚才上楼那客人的房间里,顺便做一些小菜给那位穿绿衣服的小姑娘。” 

白兰交代完一切后,走到客栈门口,从刚才无和翠荷回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们,而且连她都感觉到了,谷主不可能没有察觉,难道是谷主故意让那人尾随过来的?

小二提着热水走到房门前,“客官,热水打来了。是楼下一位姑娘吩咐的。”无这时正在解开腰间的束带,轻轻应了一声。小二推开房门,正好看见床边婀娜的女子在解衣带,红色的长袍已经微微滑落到她那略显瘦弱的双肩,露出吹弹可破的玉肤。这香艳的一幕小二顿时看呆了,无有些不耐烦的说到“看够了没有?”小二被这冰冷的语气吓的一哆嗦,连忙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房间被腾腾而起的热气笼罩着,无褪去身上的长袍,坐进了浴桶里,眼眸微闭,像是睡着了一样,不知过了多久,客栈的窗户悄悄被打开,尘萱探着小脑袋,一双灵动的眼睛四处寻找,轻轻一跃,进了房间。无嘴角微微上扬,慢慢潜入水里…

作者有话说:

稍微把故事的主线改了一下,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肯定是巧合!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