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二章:自投罗网

2015-06-23

尘萱左右盼顾,心里纳闷,明明记得她是进了这个房间的,怎么会没有人呢?不知不觉来到角落,看见屏障上随意挂着的红色长袍,走到浴桶边向里看去,衣服在,人去哪里了?

正在尘萱聚精会神的向浴桶里张望的时候,无突然从水里冒了出来,身上没有一丝遮拦,上身完全暴露了出来,那丰盈的双峰,正好挡在尘萱的眼前。

“你是在找我吗?”无嘴角略带玩味。尘萱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吓了一跳,愣愣的站在那里,慢慢抬头,对上无的眼睛,赶忙捂住自己的鼻子,完蛋了,又流鼻血了,惊慌之下就想赶紧离开。

无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偷看别人洗澡,被发现,想逃?”

尘萱挣扎着,急忙解释起来“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啊?不是故意?想不到你一女子还这么好色。”无深邃墨黑的眼眸里透着一丝狡黠。

尘萱听到无这样说,脸顿时红到耳根,说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无玩味更浓,松开了尘萱,又坐回浴桶里“转过来吧,我又没有怪你的意思。”

尘萱脸红红的转过身,看见无坐在浴桶里,眼里竟然有一丝失望。无一边撩动着水,一边若无其事的说到“怎么?你还想看我?”

尘萱急忙低下头,眼睛不知道该放到什么地方,现在的尘萱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一阵沉默过后,无趴在桶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人生动有趣的脸,忽又抬手勾住尘萱的腰带,慢慢把她拉了过来,还没等尘萱反应过来,无手一用力,便把那腰带扯了下来。

尘萱被无这举动又惊了一惊,无的弯眉轻轻一挑,“一起洗怎么样?”摄人心魂的眼神加上热水的蒸汽,衬的那人更是妩媚动人,尘萱顿时心跳加快,一起洗?她是说要跟我一起洗?!想到那香艳的一幕,尘萱再也把持不住,刚刚止住的鼻血,顿时如那开闸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

无看着尘萱的样子,心里一阵无奈,淡淡的说道“按你这流鼻血的量和次数来看,可是会死人的。”

死也是被你害死的啊,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迷人吗?还总是这样,又是不穿衣服的出现,又是说这样的话,尘萱心里那个哭啊。

“你在扭捏什么?不想?”无眼里的笑意全无,瞬间冷掉眼眸。

尘萱看着说变就变的无,赶紧开始脱衣服,无虽然冷着脸,但是看这人脱衣服的样子甚觉好笑,眼角又不自觉的微微弯了下去,带出一个似有似无的笑。

无一把勾住尘萱的脖子,把她带入水里,自己却在尘萱还没有从水里挣扎出来的空隙,从里面跳了出来,拿起屏障上的长袍遮住自己欣长的玉体,随后笑意更浓的看向慌张从水里挣扎着探出头来的女人。

尘萱把脸上的水渍抹去,正好看见无在阳光下略带妩媚的笑容,想起第一眼看见如此美貌的女子,自己出糗的竟然流鼻血,随后就是这女子玩味的表情,冷漠的表情,生气的表情..虽然都很美,但都不及这笑容,尘萱喃喃的说道“好美…”

无马上收起笑容,恢复成平时冷漠的样子,尘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样的笑容她还没有看够,怎么又换成了这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想从水桶里爬出来,无却冷冷的说到      “洗干净再出来”听到这样的话,尘萱只好乖乖的又坐了回去。

无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轻轻唤了一句白兰。白兰在门外回应到“我在,谷主有什么吩咐?”

“去找件衣服拿过来”无撇了一眼在水里奋力洗刷的尘萱,又说到“拿你的衣服过来就可以”心里却嘀咕了一句,小色女发育的挺好嘛。

白兰应了一声,随即离开,待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些衣物,轻轻叩了叩房门,无在屋内慵懒的说道“进来“

白兰推门而入,看见谷主正悠闲的斜躺在床上,玩弄自己的头发,而屏风后面的浴桶里有个人影正在洗澡,这个气息很熟悉,就是一直尾随谷主而来的那个人。白兰捧着衣服,说到“谷主,衣服拿来了”无轻嗯了一声。

而屏风后的尘萱想着这是那人用过的洗澡水,现在自己泡在里面,心里就一阵美滋滋的,水里还有那人淡淡的体香味,真想泡在里面永远都不要出来,根本就没注意到屋子里又多了一个人。

又等了一阵,无将把玩的头发向后甩去,眉毛微蹙,不耐烦的说“你想泡多久?还不出来?”  

“哦哦!马上就来!”尘萱慌张的从桶里爬出来,刚要捡地上的脏衣服穿上,无手指轻轻一动,却把尘萱的衣服从窗户扔了出去,就一眨眼的功夫,尘萱急忙追到窗边伸手想要抓住掉下去的衣服,却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看着,美女大人,那是我唯一一件衣服啊!可忽的想到什么,马上用手捂住自己的上身,糟糕啊,没穿衣服!而这时从窗户外吹进一阵冷风,冻的尘萱打了一个冷颤,淡淡的兰花香味从身后飘了过来,一件白净的衣服披挂在了身上。

“快穿上吧,小心着凉。”

好温柔的声音,尘萱抓住衣服匆匆的穿上,慢慢的转头,白兰浑身一颤,手里剩下的衣物掉落在地,“锦…” 

“锦?”尘萱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位像仙女一样的白衣女子

白兰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莞尔微笑到“没什么,姑娘快把衣服穿上吧,不然会着凉的。”尘萱马上展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捡起地上掉落的衣服穿了起来。

无看着穿戴完以后的尘萱,踱步走了过来,用手托起尘萱的下颚,“想不到小色女,洗干净以后这么美丽动人。”尘萱被无这样看着,又听无说这样的话,脸颊泛起一团红晕,羞涩的笑了笑,再美也比不过你一分一毫。

无看着害羞的尘萱,竟有一丝晃神,尘萱羞涩了一阵以后,抬眼看向无,刚才还一脸玩味的表情却换成了一副她看不懂的神态,透露着丝丝哀伤。尘萱心里仿似被针扎了一下,有些疼,有些慌张,她怎么了?为什么而哀伤?

无回过神来,放下托着尘萱的手,转过身说到“以后你跟着我”清冷的语气,没有任何情绪,和刚才的无判若两人,但是有着不容抗拒的威力。

“哦~”尘萱还在琢磨刚才无的模样,想都没想就应下了,可待尘萱反应过来,激动的尘萱拉住无的玉臂,“你刚才说让我跟着你?我没听错吧!?”。

无不耐烦的甩开尘萱的手,没有说话,径自转身走到桌边,白兰这时却微笑着,牵起尘萱,说到“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我叫白兰,姑娘你的名字是?”尘萱收起略显失落的表情,回以微笑“我叫尘萱”

两人刚想再说些什么,一旁的无却突然吩咐到“白兰,你去再要一件客房给她”

“是,谷主。”白兰恭敬的向无欠了欠身,然后略显抱歉的冲尘萱笑了笑,随后向门外走去。

尘萱看着关上的房门,想到现在这屋子里就剩下她跟她了…顿感有些紧张,低着头因着紧张,两只手搅来搅去,一颗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房间里出奇的安静,偶尔抬眼撇一下站在自己几步不远的无。

一阵沉默过后,无缓缓转身一步一步又走到尘萱面前,尘萱更是心跳加快,她要干嘛?无目不转睛的胶着尘萱的脸,缓缓抬起玉臂,尘萱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低着头,脸红的像是快要烧起来一样,“啪”是窗户关上的声音。

无冷哼了一声,踱步到床边,背冲着尘萱躺了下去。

只是来关窗户的吗?尘萱看着无躺在床上,凹凸有致的玉体,墨黑色的秀发犹如瀑布一样,一部分不安分的滑落到床边,再想起她的一颦一笑,如魅如幻,双脚竟然不听使唤的向无走来。

“想死吗?”清冷慵懒的声音,嘤嘤而出,尘萱只觉那声音都酥到骨头里了,双腿有些发软,可这样的一句话…尘萱赶紧退回到自己刚才站的位置,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摸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小心脏。

又是一阵难捱的沉默,就在尘萱觉得自己快要疯的时候,白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外,“谷主,客栈的房全满了,没有订到。” “谷主,听说您又收人了?在哪里在哪里?让我进去看一下~”翠荷也雀跃的跟着白兰过来了。

尘萱如是大赦般长吁了一口气,无慢慢的一只手撑起身子,撇都没撇尘萱一眼,“进来吧”一声通行,翠荷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一眼就看见站在窗前的尘萱,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可是待看清楚此人的时候,“哦!!!是那个野蛮人!叫尘什么…”翠荷指着尘萱愤愤的说

“萱,我叫尘萱。”尘萱露出一个超级无公害的微笑。

翠荷刚要说什么,白兰却走了过去,一只手搭在翠荷的肩膀,说到”尘萱,这位是翠荷,是无尽门年纪最小的一位,被我宠坏了,你不要在意.”说罢就嗔怪的瞪了一眼翠荷。

“无!尽!门?!”尘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传说里才存在的门派?

无尽门在无尽谷那个好似仙境的地方,世人只听说却从来没有进去过,而无尽谷的谷主被人们传说的神乎其神…

尘萱将头不自然的扭向床边,无慵懒的动了动脖子,眼波妩媚,嘴角微微扬起,如邪魅一般的笑魇,勾人心神.

可那笑也只是一刹那,当白兰和翠荷也顺着尘萱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无又恢复平时清冷的样子。这一切全看在了尘萱的眼里,听白兰跟翠荷喊她谷主,这个情绪变化比翻书还快的女人,性情捉摸不定的女人难道就是无尽谷的谷主!?

“白兰,你是说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吗?”无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水喝了起来.

“是.”白兰回话.

“翠荷晚上跟她一起住怎么样?”无在说到她的时候拿眼角瞟了一眼尘萱,翠荷一听谷主这样说,马上嘟着嘴跑到白兰身边,一把抱在白兰盈盈一握的纤腰上,带着哭腔说”谷主,不要, 我要跟白兰姐一起住.”

白兰温柔的摸着翠荷的小脑袋,心里却想,如果谷主跟尘萱一起住的话,谷主一定会‘吃’了尘萱,“翠荷,出来的时候你不是说会听话的吗?现在怎么又耍起小性子来了?”

“话是这样没错,可是人家真的想跟白兰姐一起住!“翠荷说罢又往白兰的怀里钻了钻。

无放下手中的茶杯,闭着双眸很平静的说到“翠荷,我对小孩也可以很残忍。”

翠荷一愣,马上放开了白兰,大步走到呆立一边的尘萱面前,拉起尘萱的手就往外走,”谷主,白兰姐 你们休息,我跟这家伙回客房了.不打扰你们了~~”

临出门的时候,尘萱看了一眼那个让人又怕又忍不住喜欢的人,而此时的无微微睁起双眼,也看向尘萱.而那眼神,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说’小白兔,你已经被我盯上了~’

待两人出去后,无继续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吹去茶水散发的热气,悠闲的喝了一口,白兰看了一眼无,怎会不知道她的心思,更何况这个尘萱跟那个人长的竟然如此相像.白兰轻移莲步,把门关好.

无看着白兰关门的背影,”这一路有的玩了.” 白兰在听到这句的时候,微微一怔,轻叹道”她那么单纯,谷主你怎舍得?”

无端着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顿了一顿,随后冷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茶杯,移步到白兰身后,玉手轻抬,抚起白兰的一缕青丝,慢慢欠身将唇移到白兰耳边”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句几乎是用气呵出来的话,让白兰身体微微颤抖,险些站立不稳,只好一只手扶住门,尽量让自己镇定“我已经向客栈老板打听过了,尘萱她是个孤儿,自幼靠帮着镇上的人做些零活换些吃的穿的,她那么善良单纯,谷主你不应该把她当玩具一般。”

无慢慢站直身子,一只手抓住白兰的手臂,扳过她的身体,唇边带着似有似无邪魅的笑,白兰被无突然的举动,惊了一惊.

“我怎样对她,好像跟你无关吧?”无脸上闪过一丝愠怒,又说道“你没资格管我做什么,别忘了你不过是龙家派来给我的奴婢。”无忽的自嘲的笑道“亦或者是他们派来监视我的人罢了。”无放开了白兰,走回到桌边,又斟了一杯茶,兀自的喝了起来。

看着无那清冷的背影,白兰无力的坐到了地上,说到“二十年了,你竟然是这样想我。”苦笑了一声, 白兰站起身,慢慢的走到无的身后“就算我是龙家派给你的奴婢,但是我从来没有向他们透露过任何关于你的事,因为我也是个人,我也有七情六欲,我知道你心里只有云锦小姐,但是我不在乎,我只想陪在你身边,如果可以我想陪您一直在无尽谷生活下去,但是…”白兰此时已泪痕满面,双手死死的握住,“但是我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无将茶杯停在半空中,随后缓缓转身,嘴角轻扯出一丝苦笑,抬起衣袖替白兰擦拭了脸上的泪痕“休息吧..”

白兰微微翻身,看着躺在身边的无,手不自觉的去触碰那人清妩绝美的脸庞,二十年的陪伴,我却始终不懂你,心疼你,却什么也做不了,白兰眼角又泛起一团水雾。

这时无悠悠的说到“别担心,我很好,但终究是辜负了你对我的情。”

白兰微微一愣,随即释然一笑,一呼一吸间享有着无身上淡雅幽兰般的体香“能在你失意时陪着你,白兰已然知足了。”

作者有话说:

故事的行进有点慢,因着新改的主题大纲有点乱,我偶尔自己也会懵圈。

也因着故事的内容有些压抑,所以突然出现好玩的地方,我会多写两笔,以防各位看官看完以后心情沉重。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