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三章:谷主大人万安!

2015-06-23

话说翠荷拉着尘萱回到客房以后,松开尘萱的手,就去床边奔去,把一些被褥扔到地板上,说到”野蛮人,你睡地板,我睡床,就这么决定了!”

尘萱关上房门,开心的跑到叉着腰趾高气昂的翠荷面前,”以前我都是住在破庙里,睡在庙里的草垛上,现在竟然能住在客栈,还有棉被跟枕头,我想都没想过.”

翠荷在听完尘萱这句话以后,马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尘萱,脸上划过一丝悔愧,叉在腰上的双手也不自然的放了下来,趾高气昂的样子也没有了,但让她跟一个刚认识没几个时辰,又做出那么多’离奇’事的野蛮人马上睡在一张床上,她还是做不到.只得悻悻的哼了一声,倒在床上抓起被子胡乱的盖在身上,背冲着尘萱”睡觉!”

尘萱看着翠荷这个样子,心里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这小姑娘还蛮可爱的,看着地上的被褥,尘萱长吁了一口气,欢笑着收拾了收拾,躺了下去,漆黑的夜,尘萱看着房顶,脑海里全是那人的影子.然后眼皮越来越累.没多久也沉沉的睡去了.

翌日的清晨,尘萱早早的就醒了,想着昨晚梦里一直出现的身影,恨不得马上就跑过去见她,从被窝里慢慢的探出一双灵动的大眼,左右看了看,听见翠荷平稳的呼吸,知道她还在深睡,小心翼翼的从被窝里爬出来.蹑手蹑脚的起身,走到门边,拉开门闩,轻轻的关上房门,一串动作下来,没有任何声响.

而就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碰巧让刚打了一脸盆热水的白兰看见”尘萱,这么早就起身了啊?”尘萱听见声音,立马冲白兰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身后,然后立马小跑到白兰身边,小声的说”翠荷妹妹还在睡觉,不要吵醒她,她脾气很暴躁”

“暴躁你也得受着,谁让你是个‘新人’”

尘萱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浑身像过电一般,连忙转过头,看见无完美的身形,正在背对着自己低头系腰带.真想立马飞奔过去,抱住她~可是昨天她已经领教过这个女人阴晴不定的本领,实在不敢贸然前行,更何况她是无尽谷的谷主,一不留神,她正当防卫把自己打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白兰看着尘萱生动的面部表情,噗哧一下笑出了声”过去吧,没事的”尘萱闪动着双眸,看了看白兰,白兰微笑点头,尘萱终究还是没有做出心里所想的,小心翼翼的走进屋里,无其实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尘萱身上,系上的腰带解开又系,怎么都没有白兰系的好看。

“白兰,来帮帮我。”无放弃一般的把金色的丝带扔到桌子上,抬起双臂,等着白兰过来,白兰放下手里的脸盆,“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你连衣服都不穿了吗?”白兰温柔的拿起桌上的丝带,认真的给无系在腰间。“在我不允许你离开的情况下,你不会不在的。”

白兰剜了一眼无,无奈的摇了摇头。尘萱在一旁看着,心里顿生一股失落,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谁准你离开了?你现在是我的奴婢,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无抚了抚衣服,转身饶有兴趣的看着尘萱,但是语气却是清冷平静。

“我…我…我没有”

“没有?身为下人拿后背冲主人说话,已经是不恭不敬了”

尘萱低着头,缓缓转过身,“无..”刚要说什么就被无打断了。

“无是你叫的吗?白兰跟了我二十年,她都喊我谷主,更何况你一个刚进无尽门的新人。”

尘萱的眼泪在眼里打着转转,心里委屈到了极点,以前做小乞丐的时候经常被人侮辱打骂,本来觉得习以为常了,可从这个人嘴里说出来,她的心里却很难过。

“哭了?”无讥讽的笑了笑,两手交叉在胸前,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走到尘萱面前,“这就受不了了?”

白兰担心的看着尘萱,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因为无不喜欢在自己说话的时候别人插嘴。如果让无生气了,后果可能会更严重。

“我要回家”尘萱明显底气不足的嘤嘤说到

“回家?”无一步一步的走到尘萱面前,带去的是每走一步,令人窒息的气场压迫。

尘萱本来颤抖的身体,在无慢慢逼近的时候,却突然抬起头,对上无的目光“是!我要回家,不跟你了!”说完,眼里虽然噙着泪花,但倔强灵动的大眼毫无畏惧的看着无,心里却想反正我就是个多余,是个被父母抛弃的孤儿!要杀要刮随你便!本姑娘不伺候了!

“你说什么?”无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看过,心里顿时火冒三丈,神态更是阴冷。

“我说!我不跟你了!本姑娘不伺候了!”尘萱又不知死活的说了一句

这时的无身边已经出现红色的光晕,眉心处淡淡闪现出一只小凤凰的金色印记。

“谷主!尘萱是刚来的,她还不适应。你放过她这一次吧”白兰看到无周边红色的光晕,急忙跑到两人中间把尘萱护在身后。

“白兰你躲开!”无蹙着眉,虽然是在跟白兰说话但眼睛始终冷冷的盯着尘萱。

白兰低下头,但仍然把尘萱护在身后。

时间好像凝滞了一般,无拿眼角看了一眼白兰,红晕和媚眼间的凤凰印记随后消失,把白兰拉到一边,精致美奂的脸凑近尘萱,尘萱仍然死死的盯着无。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喜欢,还有你既然答应进无尽门了,除非你死,否则休想说离开的话。”

“你你你不讲理!”

“理?在这世上,我就是理!”无冷笑着抬手抚摸着尘萱的脸颊,莞尔说到“其实,我对你很好了,换做别人早就杀之而后快,以后小心点,说不准哪天心情不好,就给你…”

尘萱浑身起了一层小米疙瘩,还没等尘萱有所反应,无大步走到桌边,利索的坐下,用命令的口吻说到“我饿了,那个谁去楼下要食物上来!”

“啊!?”

“我说我饿了,你没听到吗!?”无用手托着脸颊,很耐心的看着尘萱又说了一遍。那样子有嚣张有玩弄,看在尘萱眼里很是可恶,可怎么也讨厌不起来,看着那绝色的面容,尘萱最终还是屈服了。

“是!谷主大人!”尘萱转身出屋。

白兰松了一口气,或许尘萱真是特别的存在,换做别人哪怕是翠荷,在说出那句我不跟你的时候就已经命丧黄泉了吧。

相安无事的吃早餐,翠荷也在早餐端到无房间的时候才醒来,无,白兰,翠荷坐在桌上吃饭,而尘萱在旁边站着伺候,用无的话说,这是对尘萱的惩罚,因为她在自己心情大好的上午说了让自己不开心的话,所以罚她不许吃早饭,只能看着大家吃。

尘萱眼巴巴的看着,咽了咽口水,这一举动被无看到了,无很温柔的说到“想吃的话,让我轻轻打一巴掌就可以吃了~”

尘萱立马轻咳了一声站直了身子,让你轻轻打一下,我还有命吃吗?

白兰看着逗趣的两人,掩嘴偷笑。吃完早饭,翠荷像只小鸟一样一刻都坐不住,匆匆跑了出去,尘萱收拾着桌上的残刚剩饭,心里一阵委屈。

这时候白兰小心的走到尘萱身边,偷偷的塞给她一个馒头,尘萱惊讶的看着白兰,白兰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无。

尘萱心领神会,白兰姐,你真是善良的仙女姐姐~尘萱在心里对白兰感激了千万遍,继而赶紧继续收拾。

“谷主,我们是今天赶路还是再逗留几日?”白兰轻移莲步走到无的一旁

“赶路,不能让我未来的夫君等着急了。”无依旧无任何起伏的说着

什么?她有未婚夫?尘萱在心里惊呼,可手也跟着紧张了一下,一摞刚收拾好的碗筷很飘然的落在地上,发出刺耳的碎裂之声。

糟糕!又犯错,肯定又会被她数落一番了! 尘萱忙蹲下身要去捡地上的碎瓷片。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起来。一瞬间的事,尘萱回过神,略带惊惑的看着那人。

“尘萱,这些碎渣不要碰,会伤到手。”白兰也走了过来

无甩开尘萱的手,好像刚才紧张的人不是她一样,悠悠然的走了出去。尘萱看着无的背影,是因为怕碗碟的碎片割到我的手吗?刚才那一瞬的神态…

“我没事,没有碰到~”尘萱回神对身边的白兰展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心情突然大好。她竟然紧张我~

白兰略带责备的看了一眼尘萱,“你呀,是不是在听到谷主说未婚夫才这样的?”

“啊?白兰姐你怎么知道?”话刚一说出,尘萱就后悔了,害羞的低着头。

“不要想太多,事情并非如此。”白兰温柔的解释到

尘萱双眸带着疑惑,一闪一闪的胶着白兰,白兰只是微笑,没有说什么,轻轻点了一下尘萱灵巧的鼻头“我想你自己去慢慢了解谷主,而不是从我这里。”

白兰顿了一顿,拉起尘萱的手说到“走吧,要去那个地方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不能在这个小镇多停留。尘萱有没有要告别的朋友?去说一下?”

尘萱还在纠结白兰的那句话,略带失落的说道“她对我好凶!我怎么了解啊。”

“是吗?那你喜欢谷主对你凶还是喜欢她对你不理不睬?”白兰反问到

尘萱思考了一下,急忙说道“额…还是对我凶一点吧,我希望做到让她开心,不喜欢她板着脸冷冷冰冰的样子。”继而又道“对了,白兰姐,我没有要告别的朋友,我一直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但是我要去庙里拿我的宝贝!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尘萱还有宝贝?等会儿稍微收拾一下就会启程了吧。你以前住的地方很远吗?”

“啊?那白兰姐我不跟你聊了,你看到谷主大人跟她说一声,等一下如果我没回来,记得等我!”尘萱说完,拿出袖子里藏着的馒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做了助跑的姿势,就冲出了房间。

白兰看着尘萱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她这么单纯,谷主你应该不会忍心伤害她的吧。

翠荷在客栈门口看着形形色色的行人,玩的不亦乐乎,突然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再一回神,就看见那身影已经跑出去几十步远“哇,野蛮人的‘凌波微步’?这么着急去干嘛?投胎吗??”翠荷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喃喃的说到。

无回来的时候看见屋子里就白兰一人,“她呢?” “去拿宝贝了”白兰无奈的笑了笑。

“宝贝?你没告诉她我们要起程了吗?”无好看的柳眉微微蹙起。

“好像对她很重要,谷主,到下一个城镇还有很远的路,我去找辆马车”白兰想替尘萱多争取点时间,按无的个性这种先斩后奏的办事形式,肯定会抬腿就走,不会等她的…

无纳闷的看着从身边走过的白兰,在帮那个家伙争取时间?

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无和白兰坐在马车里,翠荷在外面驾车。退房的时候白兰跟掌柜的嘱咐了几句,如果有一位姑娘来询问她们的去处,就告诉她,她们在城门外等候。  

无闭着好看的双眸,表面虽然风平浪静,但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的脸色是越来越臭。

“野蛮人是怎么搞的?这么久还不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她那么笨!”翠荷在外面说到。

出事?无的眉毛动了动,白兰心里也有了些着急。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银铃般的声音“谷主,白兰姐~~翠荷,我来了~~”

听到此人的话,无睁开双眸,“翠荷,起程”

“啊? 哦!可是野蛮人还没上马车呢”翠荷说到

“起程!”无又加重语气的说了一遍,翠荷浑身一颤“驾!”马儿得到命令不急不慢的向远处小跑着,而尘萱眼看着就快要到马车前面了,看着突然奔走的马儿,更是着急。

“谷主大人!等等我啊!”边追边喊

“你追的上,就自己上来,追不上就跑着到下一个城镇吧!”无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

啊!?让我跑到下一个城镇!?尘萱大口喘着粗气,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无奈抹了一把脸上的香汗,继续追赶。

翠荷驾着马车,听到谷主这样说,开心的大笑起来,而白兰则担心的撩起马车的车帘看了看尘萱。

人的脚程怎么能跑的过马儿,眼看着马儿越行越远,尘萱是又急又气。

小溪边,无坐在一快干净的石头上,看着四周的青山绿水,享受着山间的清风,翠荷和白兰拾着干燥的木柴,已经是正午了,白兰担心的看了看来时的路,还是不见尘萱的影子。

“白兰姐,还在担心那个野蛮人呢啊?放心吧,谷主说在这里停留休息,肯定是在等她的,不用担心,我刚才驾车的时候不是很快,落不了太远的”翠荷笑着安慰到

“尘萱的体质跟咱们不一样,这么远的路,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受得了。”

“没关系啦,顶多就是会累一些。死不了人的~”

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的工夫,尘萱拖着疲惫的脚步,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里,白兰马上扔掉了手中的柴禾,刚要奔过去帮她。

“站住,让她自己走过来”无双手向后支撑着身子,头微微向后仰着,闭着眼感受着阳光的沐浴。如果是正常情绪下的尘萱看见这样的无,慵懒妩媚,阳光下的凤凰,即高贵又温暖,肯定又会流鼻血了吧,可…

白兰闻言,只得乖乖的站在原地,边拾干柴,边时不时向尘萱那边瞬两眼。

尘萱一瘸一拐的走到马车边,扶着马车顿了一顿,随后气愤的径直走到无身边,眼睛狠狠的盯着这个在阳光下惬意享受的女人,精致妩媚的侧脸,看在尘萱的眼里,是那么的可恶!

“我不喜欢等人”无悠悠的开口,看都没看尘萱一眼。

尘萱就那么盯着无,什么话都没说。“再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又是很平静的说了出来,可翠荷听到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谷主一向是说到做到,她曾经领教过,所以暗暗的替尘萱捏了把汗。

尘萱一听立马腿一软,险些跌倒,自己那么远跑着过来,累个半死,这个女人竟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还说这样的话吓唬自己,鼻头一酸,哭了起来。“你是不是人啊!?”

无这才微微转头,淡淡一笑回答到“不是”

尘萱心里那个气啊,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翠荷看到这情景噗的一下差点笑出声,赶紧拿手捂住嘴,白兰也怔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唉~天气这么好,今天中午吃点什么呢~”无伸了个懒腰,完全不理会嚎啕大哭的尘萱,眼眸一转,手指微微一点,从溪水里飞出几条活蹦乱跳的鱼儿,掉到地面上。

一只鱼儿刚好落在无的手里,稍运凤凰真气,无的手上好像有一团无象之火,蹦跳的鱼儿瞬即冒着热气,熟的外焦里嫩。无拿着香喷喷用凤凰真气烤熟的鱼儿,从石头上走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尘萱。

“闭嘴,不许哭”

尘萱不理无的命令,比刚才哭的更大声,无把鱼拿到尘萱面前“再哭,鱼就给别人吃了”这个诱惑果然好使,尘萱立马停住了哭泣,泪眼朦胧的抬头看了看无,背光的原因看不清无此时的表情,又看了看眼前的香喷喷的鱼。

鼻子一抽一抽的问到“我可以吃吗?”

无没有说话,只是把手里的鱼又向前递了递。

尘萱愣了一下,随后夺过无手里的鱼,好像怕下一秒无就会反悔一样,没做任何停顿,直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白兰跟翠荷看着两人相安无事了,就去捡其余的那些岸上的鱼,开始生火准备弄午饭。

无看着没有一点吃相的尘萱,揶揄的说到“你是饿死鬼投胎的吗?看你的吃相,真是人不可貌相。”

尘萱白了无一眼,口齿不清的反驳到“你管我?人家饿了吗,早饭就吃了一个馒头,当乞丐都没有这么落魄过!”

无慢慢蹲了下来,漂亮的眉毛轻轻一挑,饶有兴趣的盯着尘萱。

尘萱被无看的心里毛毛的“喂,敬爱的谷主大人,能不能不这么‘诱惑’的盯着人家吃东西?”

“你吃你的,我看我的,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啦!你会让我分心的,这么好吃的鱼,我想仔细品尝~”

“什么话,我又没说什么,怎么会让你分心?”

“你…”

“我怎么了?”

尘萱没有回答,只是愤愤的哼了一声,转了转屁股,背冲着无又开始吃了起来。

无先是一愣,随后又走到尘萱面前半蹲了下来“怎么?看到我会倒你的胃口吗?”

尘萱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里想,比起吃鱼,你这样盯着我,我更想吃你。

无含笑着,意味深长的看着尘萱“原来是你想吃我啊?”

“咳咳咳!”尘萱差点被鱼刺卡到,天啊,这个女人,‘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了吗?尘萱突然红着脸,不敢直视无,灵动的双眼开始闪闪烁烁。

“既然都那么想了,现在害羞是怎么个情况啊?”无笑意更浓。

尘萱心跳加快,喃喃的说到“你不好吃…”

“你吃过?”无贴的更近。带点挑逗的说到。看着尘萱清秀红嫩的小脸,因为吃鱼油腻腻的小嘴,闪闪躲躲的样子,啧啧,到底是谁在诱惑谁。

“谷主大人…”

“怎么?”

“你再这样,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无听到这句,拿眼角瞟了一眼在不远处的白兰跟翠荷,凑到尘萱耳边嘤嘤说到“你敢吗?”

尘萱只觉的耳朵痒痒的,突然身体好热,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见尘萱此时的模样,突然大笑起来,起身向马车的方向走去,尘萱看着无妖娆的背影,走了?谷主大人这又是哪一出?

白兰翠荷收拾完午饭以后,又唤来尘萱让她再多吃一些,无则在马车上悠悠然的睡觉。

“野蛮人,你到底拿的什么宝贝啊?”翠荷咀嚼着鱼肉,好奇的问到

“哦,也不是什么宝贝,只是这个东西一直陪着我,我想可能是父母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所以不能丢掉”

白兰拿着净水坐在尘萱身边,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说到“那就好好保存,或许有机会能找到他们”

原本嬉笑的尘萱,突然连上闪过一丝苦涩“怎么可能,他们当初就把我扔在山里让我自生自灭,就算找到他们又能怎么样?”

白兰看着突然情绪低落下去的尘萱,马上转移了话题“对了,萱萱,谷主她并非有意针对你,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尘萱在听到谷主两个字的时候,马上恢复平时的样子,有些敌意的看了看马车,说到“我看她就是故意的!咦?谷主大人不吃饭的吗?”

白兰看着尘萱在说到谷主的时候,那愤愤的样子,不由无奈的笑了笑。

“野蛮人,你不知道打是亲骂是爱么?我看那是谷主喜欢你~”翠荷说完吃了一口手里香喷喷的烤鱼,又说道“还有谷主,不用吃饭的啊,谷主她…”

“咳..”白兰突然掩嘴轻咳了一声,示意翠荷。

翠荷马上意会到自己言失,开始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吃起鱼来,不再多话。

尘萱看翠荷的欲言又止,虽然疑惑,但没再多问。而是尘萱不平的说“她那是喜欢我?翠荷妹妹,我可是刚刚跑完几十里路唉,而且还被那人威胁,要不是我怕死,早就偷偷的跑了!”

“额…”翠荷无语的看着尘萱。

白兰笑着摇了摇头,这时马车里飘过来一句似有似无的声音“那现在就把你腿打折,断了你的念想,你觉得怎么样?”

虽然这句话说的很温柔,但从那人的嘴里飘出来,尘萱只觉后背发凉,怯怯的回了一句“谷主大人,干嘛偷听别人说话!”

“你不说,我就不会听到了”

尘萱冲着马车的方向做了个鬼脸,没再说什么。

吃完午饭,几人简单收拾了一下,继而向着下一个城镇出发,无跟白兰坐在马车里,尘萱和翠荷在外面驾车,因为尘萱风尘仆仆的奔来,带来的不只有她去拿的宝贝,还有一身的汗臭味,无很是嫌弃,在尘萱下一次洗澡前,不要靠近她。一路的颠簸,尘萱靠在马车上昏昏欲睡。

作者有话说:

这前几章是根据以前的那部作品改的,字数有写参差不齐,后面会好一些。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