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心录凡尘篇 - 第四章:玉玲珑

2015-06-23

夜幕降临,终于到了鞣城脚下,尘萱睁开懵悻的双眼,天已经黑了吗?咦?淡淡的兰花香,尘萱的身上盖着一件薄薄的白色外套,怪不得自己没有被夜晚的湿冷冻醒,原来是白兰把自己的披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尘萱将披风小心的叠起来,谷主大人,白兰姐,还有翠荷她们去哪里了?尘萱围着马车转了一遭,仍没有看见她们的踪影。

“喂~~野蛮人,我们在这里~~”是翠荷的声音,尘萱顺着声音的来源慢慢抬头向城楼上看去。

“哇!翠荷你们怎么上去的?我怎么办?干嘛不走城门?”

“谷主说,城里有妖物,在城门四周设置了符阵,哎呀,不说了,说多了你也不懂,总之你先上来啊!”翠荷喊到

尘萱看了看光滑的城墙,这哪有可以下手攀爬的地方啊!?试了几下,没爬几步就跌落了下来。

“哈哈哈哈,野蛮人你好笨!”

“你还嘲笑我,我不会武功,哪能跟你们一样,说飘就飘上去了!”尘萱气愤的跺了跺脚,手捂着吃疼的臀部。

“那怎么办,我这么小,弄不上你来,谷主跟白兰姐去找那妖物的行踪了。对了,野蛮人你等一下,我去找绳子。”翠荷说完就跑开了,任尘萱怎么呼喊也没有用。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城楼上出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戏弄的说到“怎么还在这里?”

尘萱抬头一看,夜色太黑,看不清楚城楼上人的面容,但是这个声音,尘萱永远都忘不了。

“不说话?那你一个人在这城外待着吧。”说罢无就要转身离开

“不要,谷主大人,我是不是你的奴婢啊!?”尘萱焦急的说道

“然后呢?”

“把我弄上去!既然我是你的人,你要对我负责啊!”

无把衣袖轻轻一甩,鄙夷的说到“负什么责,你也只是我的奴婢而已,不是我的人。”

“那那那我答应你,你把我弄上去,我让你看看我的宝贝!”

“不稀罕。”

尘萱心里那个气啊“那我不上去了!我回马车上睡觉!等第二天城门开的时候我自己走进去!哼!”说罢转身就向马车那边走去,利索的钻进马车里,把白兰留下的披风扯开盖在身上,想不到这马车里这么温暖,空间也蛮大的~还有软垫子~尘萱满足的躺下。

无看着尘萱钻进马车里,微微蹙眉,脚尖轻轻一点,从城楼上飘然而下,走到马车外面清冷的说到“你给我下来”

尘萱听着无的声音就在车外,马上裹紧了自己,闷闷的说到“不要!”

“下来!”

“不要!!”

无跳上马车撩起车帘,欠身走了进去。看见尘萱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气就不打一出来,尘萱感觉无走进马车,翻了个身,拿后背冲着无。

“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我没那么多耐心!”无不耐烦的说到

尘萱不说话,只是瘦小的肩膀微微颤动,无看着尘萱颤抖的肩膀,以为她怎么了,慢慢向尘萱靠了过去。

就在无刚要伸手拉开披风的时候,尘萱突然转身扑向无,因为没有防备,无被尘萱扑了个正着。

“哈哈~上当了吧~”尘萱按住无的双手把她压在自己身下。

无眉头紧蹙,按压着怒火“活的不耐烦了?”

尘萱看着无那冷抚的绝美面容,忽的有些失神起来,那感觉竟有些熟悉。

无看着发愣的尘萱,皱了皱漂亮的眉头,微微一用力挣脱开,反手拉住尘萱,把她一起拉出了马车外。

“以后再跟你算账,竟敢轻薄我!”无边说,边拉着尘萱向城门上飞去。

尘萱回过神,马上开始挣扎起来,明明刚才那人还在我的身下,现在却忽的被她反擒,心里很是不满“放开我~都说不跟你去城里了!”

“别废话,白兰她们出事了!”无紧张的看向城里的某一处,脚下一刻不停。

“啊?白兰姐出事了!?”尘萱也严肃起来,任由无拉着自己向那个地方奔去。

无突然放慢脚步,稍稍拍打了一下身上红色的凤凰长袍,脸色恢复到平静,尘萱疑惑的看着无,在无身后也学着她的样子做了起来。“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插嘴说话。”无小声的嘱咐到。

拐了几条街,两人来到一处‘歌舞升平’的地方----宜春楼

“妓院?!”尘萱虽然不认字,但是那门口站的那些花枝招展,浓抹艳妆的女人在拉客…

无走到宜春院门口,抬腿就往里走,尘萱怯怯的跟在无身后。

本来应该女客止步,但是由于气场的问题,再加上无那与生俱来的绝色面容,妓院的妓女跟嫖客都看呆了。

无在大厅没有停留径直向后院走去,妓院的龟公忙走到无的前面“姑娘,本店不接待女客,您请回”

“开门做生意,哪有不接客的道理?”无轻挑苏眉

“这,可是..”龟公很是为难,可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把你们老板玉玲珑叫出来”无,冷哼了一句.

“这这这…”龟公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狗不挡道,给我让开”无眼神里透露出不可抗拒的威严.龟公吓的连忙躲到一边.

无刚踏进院子中,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呦,我以为谁呢,原来是无尽谷的小麻雀出谷了~~”

“哼,人还没到,先闻到一股狐骚味,晦气!”无说完抬起宽大的长袖,在身前扫了扫,亦是驱赶’味道’

“哎呀讨厌啦,人家哪有狐臊味,你闻闻,明明香香的嘛~”看似一缕轻纱从天而落,可是定睛一看,却是一位妖艳妩媚,身材婀娜的俏女子,举手投足间尽显风骚,一眸一笑间透露妖媚。

只见这女子正好‘飘落’在无的面前“小麻雀,你闻闻~香不香?别老冤枉人家”说罢,竟倚靠在了无的身上。

尘萱本来觉得这女子很好看,很好玩,竟然叫谷主大人小麻雀,可是这直接倚在谷主大人身上,她就不依了。刚要说什么可想起无之前交代的,只能强忍住脾气。

“玉玲珑,你这宜春院不是不接待女客的吗,你这骚给谁看呢?”无揶揄的说到,没有躲开。

“哎~呀~ 你例外,谁让你长了一张让男人女人都爱的漂亮脸蛋呢,来,让姐姐摸一摸,多年不见有没有长胖~长太胖就不好了,这麻雀飞不起来,可就成家鸡了~”说完就双手勾住无的玉颈,整个贴了过来。

无嫌弃的微蹙着眉,“别废话,把我的人交出来?”

玉玲珑撒娇道“你看你这不讲理的样子,别冤枉我哦~”

无漂亮的眉,挑了一下,一把拉住玉玲珑不老实的手,眯着眼睛看着玉玲珑。

“还是那么粗鲁,别跟男人一样,对女人温柔点行不行~”玉玲珑娇嗔到

“你算是人吗?你个九尾妖狐”无冷哼到

玉玲珑把手抽了出来,摸着无完美的脸颊,说到“你在戳人家的痛处对不对”可怜巴巴的盯着无。

“臭狐狸,你想怎么样直接说,把我的人放了,要打,我奉陪到底。”

玉玲珑无趣的白了无一眼,顺手捏了无的鼻子一下“都几千岁的人了,张嘴闭嘴的还打呀打的,调皮~”说完,放开搭在无玉颈上的手。不过莞尔一笑,狐媚劲儿又上来了,小声问到“除了打架,能不能有个别的条件?”说完眼神挑逗的睨了睨阴着脸的无。

“你想怎样?”

玉玲珑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随后眯着眼,伸出一根手指,坏笑着,从无眉心的地方,慢慢往下滑,在无的唇边微微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下,滑过若隐若现的沟壑,平坦柔软的小腹,最后手指轻轻一勾,勾住无系在胯间的金色丝带上。

“陪我一晚,我就把你的人放了~”

无看着玉玲珑勾在自己丝带上冰清玉洁的手指上,做了个恍然大悟的神情,莞尔一笑到“陪你一晚?”

玉玲珑又是一阵轻笑,勾着无的丝带就要往自己的阁楼走“难得逮到你一次,我可得好好把握机会。”

还没等无甩开,尘萱就一把把无拉了回来“喂,你你你别碰我的女人!“

玉玲珑明显一愣,仔细打量着眼前之人,又拿那双桃花眼扫了一眼还是面瘫状态的无“哟,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这儿怎么还有一个人呢!?谁放你进来的!?”

“我自己长着腿呢,当然是我自己进来的!我警告你,你赶快把我白兰姐和翠荷妹妹放出来!要不然我拆了你这破妓院!”尘萱明显底气不足,刚才一时情急说了那样的话,虽然无暂时没有什么表示,但自己心里却虚的紧。

玉玲珑睨了尘萱一会儿,眉头一皱“来人啊,把这丫头给我赶出去~“一声令下,院里突然出现了几个莽夫壮汉把尘萱和无围了起来。

无见状不着边际的把尘萱拽到了自己身边“要动手?”

“小麻雀,你够了!你没听见这丫头说要拆我的宜春楼吗!?”玉玲珑看着无把尘萱护在一边,气就不打一处来。

无轻咳了一声“你别欺人太甚。”说罢无就冷了冷眼眸,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玉玲珑浑身打了个冷颤,这小麻雀还是那么容易生气,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那群莽汉都退下了,随即气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谁欺负谁!”然后看着无牵着尘萱的手,堪堪的捂住心口,很是伤心的说道“小麻雀你个没良心的,这么久没见面,一出现就给我眼睛里揉沙,心痛啊“

无松开尘萱,笑了笑“彼此彼此。”

玉玲珑嫌弃的瞪了无一眼,没好气的来了一句“跟我来吧。”

玉玲珑慢悠悠的走在前面,忽的想到什么,笑意甚浓的说道“你的人暂时没什么危险,不过我给她们吃了点东西,一时半会儿怕是醒不过来,小麻雀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在我这宜春楼住一晚~ ”

无冰着一张脸,淡淡的回到“我介意。”

尘萱也马上附和着来了一句“我也介意!”无皱着眉剜了一眼尘萱,怎么哪儿都有你。

玉玲珑依旧是那副妖媚中带着嚣张的嘴脸,“介意也得在这儿住,这城里不太平,可是有别的妖物哟”

“哦?此话怎讲?”无不解,进鞣城之前就感觉到这里妖气冲天,带着白兰和翠荷来查探,谁知道是这万年狐妖在这儿,也不怪白兰和翠荷会被她押起来,如果是自己跟她动起手来,也是没有多少胜算。但是这城里竟然还有别的妖物,玉玲珑怎会允许有人在她的地方兴风作浪。

玉玲珑突然顿住身子,一双桃花眼难得的严肃起来“别告诉我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无瞬也不瞬的回看玉玲珑“看见作怪的妖物,我手痒。”

玉玲珑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可是这只你惹不起,你没看到我都忍气吞声的跟他和平相处么?”

“那是你,我可没那么善良。”无说罢绕过玉玲珑向一处阁楼走去,尘萱也紧跟其后。

“别怪我没提醒你哦,这只真的很厉害,你打不过他的。”玉玲珑大步追上无。

“谢谢提醒。”无走上阁楼,看见白兰和翠荷双双躺在床上,两人面色红润,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替二人又盖了盖被褥,随即转身对尘萱说道“你留在这儿照看她们两个。”

“谷主大人,你要去哪儿?”尘萱一路上听着玉玲珑和无的对话,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这世上真的有妖物吗?

无清冷的觊了尘萱一眼“这不是你该管的。”说罢就向着阁楼的楼梯处走去,尘萱刚要追上去,无冷语道“不许跟过来。”尘萱立在原地,不再动弹。

玉玲珑看了看尘萱,随后马上也跟着无下了阁楼“喂,小麻雀等等我!”

尘萱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突突,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作者有话说:

我重新规划了玉玲珑这一角色的作用,但依旧没能改变她逗比狐生的命运,我尽力了- -

本章节积分:2,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2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